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五十九章 她都知道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何少飞的婚期相至,何家上下都忙碌开了。反倒是卓雅没什么事可做了。

何少飞的身体恢复的很快,只是以后恐怕是要注意一下饮食了。所有的事情都由他来办,他可舍不得让卓雅跟着受累。

卓雅现在每天就是和沈君仪两个看着孩子,或者逛个街什么的。

婆媳两个的关系也迅速的升温,经过这件事,沈君仪算是彻底想开了,她那么的爱儿子,怎么就不能好好的爱他爱着的女人呢?更何况这个女人还给他们何家生了一个这么可爱的孩子呢?

黄昏时分,卓雅坐在花园里等着何少飞下班,这似乎已经行成了习惯,她愿意这样静静的等着他,看着他修长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她觉得这样才是她想要的生活。

想想妈妈这一辈子,她不由的感叹了起来,妈妈自从生下了他,就没过过一天的好日子,被自己最爱的男人设计陷害,最后哪怕是死,都没有和她说一句话,她的心里就难过了起来。

妈妈,您放心吧!我一定会幸福的!卓雅暗暗的说着,可是想到妈妈,她的眼里还是酸涩了起来,眼泪没有忍住的流了下来。

曾经没有人会在意她是否伤心难过,她也总是一个人默默的哭泣,谁会关心她呢?

何少飞的车开了回来,他每天都按时下班,这已经是他这么多年的习惯,现在更是如此了,必竟家里现在有个女人在等他。

只是他看着卓雅坐在椅子上似乎有些愣神的样子,心里不免微微一动。以前她看到他回来都是很快的迎上来的,今天有点不一样,她居然都没有发现也回来?

卓雅愣着神,突然觉得一道阴影压了下来,她忙抬起头,却看到何少飞站在她眼前,正低着头直视着她对上来的视线。

她眼中的一抹红刺伤了何少飞的眼睛,她为什么会哭呢?

“怎么了?”他伸出手温柔的擦着她腮边的泪水。看着她哭,他真是想要狠狠的惩罚自己,她在自己身边怎么也会哭呢?是自己哪里做的不够好吗?

卓雅忙把泪水吞回肚子里,换上了一丝笑容:“你回来了!”她温柔的打着招呼。

“卓雅,你有心事?”何少飞的手依然抚摸着她精致的小脸,她很美,美的让任何人看了都会想入非非,但是她是他何少飞的女人,一直都是,从来都是,可是他的女人不应该有这样的表情的,他拧着眉心。

“没事,就是刚刚想起了妈妈。”卓雅老实的说着,妈妈的一生是失败的,她把所有的心事都放在心里,从来没有和爸爸好好的谈过,所以他们之间的误会才会越来越深,而她不会和妈妈一样,无论什么事,她都不会隐瞒他,都会让他知道,这也是妈妈留给她的启示:爱一个人就要对他坦诚。

何少飞听到她的话,心里瞬间疼了起来,是呀,她从小生活在那样的家庭里,她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幸福的小女孩,可是却没想到最后伤她最深的人却是她最亲的人,而这么多年她一直以为的幸福生活不过就是一个阴谋,并且还是他的爸爸亲手害死了她的妈妈,过去的那些日子,她只能一个人默默的承受着这种痛苦,没有人分担,没有人倾诉……。

他伸出胳膊把她搂进了怀里,因为他是站着的,个子又很高,此刻的卓雅坐在椅子上被他拉进怀里,把脸贴在他腰的位置。

他身上有一股好闻的味道,是专属于他的气息,她伸出胳膊环住他的腰,默默的没有说话。只要靠在他的怀里,她就觉得非常的温暖。

“我陪你去看看她吧。”何少飞轻拍着她的后背温柔的说着,他的声音好听充满磁性,但是却莫名的让人安心。

“好。”卓雅简单的说着,这就是她爱着的男人,总是这么的贴心,有时候她在想,她前世一定是做了很多的善事,这一世才会遇到这么好的男人。

她的话音刚落,整个人就被何少飞抱了起来。

“你干什么?有人看着呢?”她脸一下子红了,少飞也不是二十几岁的年轻人了,怎么还会做这么冲动的事。

何少飞扬起唇角看着她:“不难过了?我们是不是该回去吃饭了,我有点饿了。”

经他这么一说,卓雅才反应过来,少飞现在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而且每天吃的东西都非常有讲究,少食多餐是原则,所以他每一顿饭都吃的很少,多吃几顿,这个时间,他应该是饿了。

“放我下来,你的刀口还没有长好,不能这么用力的,快放我下来。”卓雅挣扎了一下。

“知道我的刀口没有长好还乱动?”何少飞微笑的看着她,见她果然不动了,才不怀好意的在她耳边轻声的说:“什么时候才能给我生个小公主呢?”

卓雅一听他的话脸立刻就红了,虽然少飞出院了这么多天了,可是因为他手术的伤口还在恢复中,所以就算他们每天晚上都睡在一张床上,除了亲吻之外,再没做过更亲密的事情。

他说想要生个小公主,难道不是想和她……。这样一想,她的脸就象是被人火灼伤了一般。

“你答应了?”见她不说话,何少飞忍不住的又问了一句。

“什么呀!你不要胡思乱想啊?”卓雅忙阻止他。

何少飞被她的样子逗乐了,英俊的脸上一抹邪魅的笑闪过,他低下头轻轻的咬了一下她的嘴唇:“好,先记着,以后可是要一并讨回来的。”

卓雅把脸深深的埋进他颈下,不敢再和他说话,她怎么觉得少飞时时刻刻都会把她带沟里呢?

念念小宝宝越发听话了,不哭不闹,粉嘟嘟的招人喜欢,吃过饭之后,卓雅就把他抱回了房间,哄着孩子睡觉。

何少飞则走进了书房,拿起了电话拔了出去。

“浩阳,听说你查到了!”何少飞敛起笑容,这些天浩阳的公司被抢了好几单生意,他自然也看出了问题。

那天他来医院问他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的时候就再也没问过他什么了,这个浩阳,如果他不问,他一定不会告诉自己事情的进展,既然是和他们都有关系的事,他怎么能袖手旁观呢?

他的脸色阴沉了下来,在这个地方,居然会有人打他们两家的主意,看来真是不想活了。

谷浩阳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边的陈心宁点点头:“是的,不过这件事情我来办就好,你还是安心的当你的新郞官吧!”表哥马上要结婚了,这种事还是不要打扰他才好。

何少飞自然知道浩阳的手段,他的办法可比自己的多,他微微扬唇:“小心一点。”

“我知道。”

谷浩阳挂上电话,看了一眼陈心宁:“你说她就是秦露?”谷浩阳的心一下子紧张了起来,他紧张并不是因为害怕这个秦露,而是当初他给秦露毁容这件事,他从来没想过让陈心宁知道,而现在她居然知道了。

她会怎么看待自己呢?她一定会认为自己很残忍,她会不会害怕自己?

看到他眼里的不安,陈心宁的心一下子抽紧了,是呀,浩阳给了那些曾经伤害过自己的人那么深刻的打击,每一件他都不想让她知道,可是她却每一件都知道了。

当初她也是因为他的凶残才想要从他的身边逃离,她知道真相这件事,让他感到了害怕。

小来之所以会选择死亡,恐怕也是因为小西的不理解和恐惧吧?她没办法接受这样的小来。

心宁,她也会不接受自己吗?谷浩阳的心乱了,胃里也跟着痛了起来。

“你怎么了?”看到他扭曲的脸,陈心宁忙扶住他的胳膊关切的问着。

“你不会离开我的对吗?”谷浩阳忍着头上的汗珠不确定的询问着她,他以为他和心宁之间不会再有任何的障碍了,可是现在他有点不确定了,因为心宁她必竟是善良的,而他不是。

他在怕什么?陈心宁愣了一下随后便明白了,虽然她不认为谷浩阳做的事都是对的,但是她永远不会离开他的,除非死。

“我当然不会离开你,浩阳,你怎么了?要不要看一下医生啊?”他明显是有点难受的样子。

谷浩阳伸出抓住她的肩,把她紧紧的按在胸前,嘴唇压下来,把她的唇给堵上了,这样会缓解他的痛,这样她就不会嫌弃他,不会离开他了对吗?

他心底深深的不安此时都表现在这一吻之上,明明他的胃就很痛,可是他却没有一点要放过她的意思,只有狠狠的占有着她,才让他的神经有了少许的放松。

属于他的空气充斥着她所有的感官,却并不暧昧,反而是多了一份化不开的绝望。

陈心宁最近的身体总是容易疲惫,在他疯狂的吻里,她居然不配合的睡着了。

看着她在自己怀里睡着了,谷浩阳眸色一暗,刚刚的胃痛让他无法忍受,而他向来没有胃痛的毛病,看来是这几天太忙了,都没有好好吃饭的缘故。

他抱起了陈心宁,轻轻的把她放到床上,自己随即一转身,躺在她的身边,手臂一圈,把她搂进自己怀里,而怀里的人翻了一下身,找了一个更加舒服的姿势继续睡了。

看着她的睡颜,谷浩阳默默的说了一句:姐姐,不要离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