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五十七章 护着丈夫的女人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谷浩阳明显感觉到怀里的女人有些不对劲,不由的用力抱了她一下:“你究竟是怎么了?”

陈心宁听到谷浩阳说话,才回过神来,转头看着谷浩阳好半天才轻声的说了一句:“当年的我好看吗?”

“什么?”谷浩阳一下子没听懂她的意思。

“我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你觉得我好看吗?”陈心宁伸出胳膊搂着他脖子,急切的想要知答案。

谷浩阳凑近了她的脸,为什么她看上去有些紧张呢?她是想到什么了吗?

“你知道我在意的从来都不是你的脸。”谷浩阳又一次表明自己的心意,这个女人在担心什么呢?难道是和其他的女人一样担心自己会出轨?

“我知道,可是我想听实话。”

谷浩阳锁着眉头想了想:“是一个比较朴实的人。”那个时候姐姐才二十岁,青涩的很,病的那么重,脸色难看的不得了,就算不难看,也算不上好看吧?

陈心宁从他怀里跳了出来,急急的想要离开。

谷浩阳一时之间被她搞蒙了,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下子抓住她的手:“怎么了?生气了?”女人的心思还真的是很难猜的。

陈心宁刚刚一下子是想到了什么,所以才会突然起身,见到谷浩了满脸愧疚的样子,人一下子冷静了下来。

“没事,突然想到约了妈妈去逛街的,我先走了。”陈心宁忙解释了一句。

“现在?”谷浩阳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快要下班了,她们会在这个时候逛街?

“是呀,和妈妈说好的,她难得高兴,我就陪她逛逛,先走了。”陈心宁说完,捏了捏他的掌心,把手从他的掌中抽离出去,转身走了。

留下谷浩阳一个人站在那愣神,这个女人,现在怎么一点也不稳重了,风风火火的。

陈心宁出了谷氏大厦回到车上,掏出电话打了一个电话出去,好半天才有个懒懒的女声传了过来:“谁呀?现在还没到点上班呢?催什么催?”声音明显是有些不耐烦。

“吴楠楠,你现在在什么地方?我要见你?”她开门见山的说。

对方很明显是吓了一跳的样子,愣了好半天才说话:“陈心宁?你找我干什么?我被你害得还不够惨吗?你现在好了,嫁入豪门,做了阔太太,可我呢?不但被人抛弃了,连个像样的工作都找不到,都是你害的,你还有脸给我打电话!”吴楠楠一想到自己这么倒霉都是因为得罪了陈心宁,气就不打一处来,她只不过是帮她找到了家人而已,用得着这么报复她吗?

陈心宁不想听她抱怨,她打断了她的话:“吴楠楠,我有事问你,出来见一面吧,说不定我可以说服谷浩阳放过你?”

她的话有点份量,吴楠楠心中比任何人都清楚,谷浩阳认准的事没有人能改变,如果能够让他高抬贵手放自己一马,恐怕这世上也只有陈心宁能做到了吧?

“好,在哪见面?”

“妈妈,你在想什么呢?”英子看着一直坐在沙发上不发一言的陈心宁,有点好奇,妈妈今天的样子有点奇怪,平时妈妈都很爱和她聊天的,不知道今天是怎么回事,居然坐着发呆。

陈心宁听到英子叫自己,一下子回过神来,抬头看看时间:“没事,妈妈在想爸爸今天怎么这么晚还没有回来呢?”她微笑了一下,用来掩饰自己的心慌。

英子若有所思的点着头:“这些天爸爸好像是挺忙的,这么忙,爸爸会不会累坏了呀?”她有点担心爸爸的身体了,女儿和爸爸果然都是很亲近的。

陈心宁摸摸英子的头:“让小珍阿姨陪你去睡吧,妈妈去找一下爸爸。”她探下头去,轻吻了一下英子的额头,回头看了小珍一眼:“带小姐去休息。”

二十岁出头的小珍忙走过来,牵起英子的手温柔的说:“小姐,我们去休息吧,明天还要上学呢?”

英子有点担心的看着妈妈,嘟起小嘴,有点无奈的点点头:“好吧,妈妈,你一个人出去要小心一点。”英子嘱咐着,她比一般的小孩子要懂事很多。

“放心吧,妈妈会小心的。”

英子这才跟着小珍回了房间,这么小的孩子,懂事的让人心疼。

陈心宁不放心浩阳,打他的电话,他的电话提示不在服务区,浩阳几乎没有这样的情况,就算他回来晚了,也会打电话告诉她一声的。

她一直在等一个重要的电话,英国那边现在应该是白天,相信消息很快就会传回来的。到时候就能证明她心中的猜测究竟准不准确了。

她开着车,来到谷氏大厦,这个时间早就下班了,除了保安,公司里一个人也没有,陈心宁的心有点不安。

“夫人,这么晚了,您还来公司啊?”保安有点不解,这夫人平时都不怎么来,现在都快十点了,她怎么这个时间过来呢?

“谷先生他下班了吗?看到他出去了吗?”陈心宁询问着他。

保安想了想摇摇头:“这个我没有看到,不过这么晚了,先生应该是下班了。”公司里的人太多,而保安又好几个,他没看到,说不定有其他的人看到也说不定。再说老板和老板娘的感情好着呢?下了班他还不马上回家搂媳妇去啊?

陈心宁一时之间有点不知所措,她抬头看了看高耸入云的谷氏大楼:“那我上去看一下吧。”她一边说着,一边上了楼。保安自然不能拦她,跟在她身后也上了楼。

总裁办公室里亮着昏黄的灯光,门并没有关严,还留着一丝的缝隙。

陈心宁站在门口,刚想推门进去,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女人的声音:“谷先生,你轻一点,你弄疼人家了……”

什么情况?陈心宁的身子一顿,手停在了半空,一下子有些茫然。

身后的保安听到这一声娇滴滴的声音,整个人也一下子愣住了。这样子怎么像是老板在和别的女人有情况的样子。

可是不对呀,他们的老板一向冷漠,除了夫人,还从未见到他对哪个女人多看一眼,这是什么回事。他不安的看了一眼陈心宁,被夫人抓女干在床,这故事可够狗血的。

陈心宁的心脏不受约束的跳了起来,她相信浩阳,如果他是那种随便的男人,他也不会等了自己整整十年,不是什么样的女人都能闯起他心里的。

但是现在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她想不通。

里面传来男人的低沉压抑的声音:“你不想活了!”声音沙哑充满了魅惑,听得到男人的隐忍,真的是谷浩阳的声音。

“瞧您说的,是您一直拉着我不放的,还把人家弄的快散架了,现在怎么还怪起我来?”女人的声音温柔还带着一丝撩-人的气息。

突然什么东西好像被推到地上一般,发出了一阵杂乱的响声,陈心宁一下子握紧了拳头,不管里面的女人是谁,她都要亲眼看一看,是谁敢抢她的男人,是谁能让浩阳背叛自己。

“敢算计我的人,从来都只有死路一条……!”他的声音越发沙哑起来。

“能死在谷先生的怀里我心甘情愿!”女人不知羞耻的说着。

“哼!你有这个资格?”谷浩阳冷哼了一声:“你以为顶着这样一张脸就会让我对你刮目相看?你太低估了我对她的感情……!”

陈心宁的心一下子抽紧了,果然是她,如果不是因为她的那张脸,她怎么有机会接近浩阳呢?她一下子推开门,里面的情形不由的让她面红耳赤起来。

宁欣赤身果-体的坐在地上,显然是被人刚刚给推倒了,她正想着要从地上爬起来。

而谷浩阳则站在办公桌旁,胳膊用力的撑着颤抖不停的身子,他脸上的汗珠一串串划过脸颊,眼中布满了血丝,腥红一片。

衬衫的扣子被解开了好几颗,露出了他结实性感的胸膛。

脚下是被摔的七零八落的各种文件还有茶杯,电话,钢笔……,凌乱不堪。

“浩阳!”陈心宁看到他的样子,心里一疼,他紧紧的咬着牙,唇角上布满了血丝,是什么力量把他折磨成这个样子。

谷浩阳看到陈心宁朝着她走过来,忙伸出手阻止了她:“别过来!”他不应该让她看到自己这个样子的,他在她的心里本来就像是一个受伤的小兽一般,需要人的呵护,现在的他更是如此,而更要命的是,这一回,或许他会伤害她的。

陈心宁一下子怔住了,她停下了脚步,愣愣的看着浩阳,又转头看着正从地上爬起来的宁欣,她究竟对浩阳做了什么?

她扭过身子,走到宁欣身边,她的脸和自己当年很相似,相似到连她看了都有些别扭。不管她是谁,她怎么可以这样伤害浩阳呢?

她抬起了脚,狠狠的踹上了她的胸口。

宁欣没想到平时柔弱如水的陈心宁会踢她,不防备,被她踢倒在地。

她抬起头看着陈心宁,脸上一阵委屈,眼中也迅速的含着一包眼泪,看着楚楚可怜。

“夫人,是先生他,他抓着我不放的!”她说着,眼泪不由的流了下来,真是好演技啊!

陈心宁冷冷的看着她,咬着牙一字一句有力的说着:“不管你是谁?从今天开始,我不想再看到你,再让我看到,恐怕就不是踢你一脚这么简单了。”

保安都看傻眼了,他从来都没见过这么护着丈夫的女人,为了自己的男人,连这么温柔的女人都变得锋利起来。

宁欣收起眼泪,从地上爬起来,迅速的穿好自己的衣服,转身出了门。保安看着她出去,一时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站在门口一动不动。

“滚出去!”谷浩阳的声音夹着一丝颤抖和冷酷飘过来,吓的保安忙从屋里退出来,关上了门,今天晚上这是怎么了?他一边下楼一边挠着头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