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五十六章 她的脸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等两个女人都出去了,谷浩阳才走到床边坐下,眉头皱了起来,表哥现在真是逊,这个样子实在是难看的很。

“怎么了?有话和我说?”何少飞瞟了他一眼,他真是太讨厌他这副目中无人的样子了。

谷浩阳点点头:“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有人把你重病住院的消息透露给了媒体。”他轻描淡写的说着,仿佛是在说着别人的事情。

何少飞的眼睛瞬间亮了一下微微一笑:“这个很正常,谁让我是名人呢?”

“我查过了,和龙裕无关,但是却和我们有关。”

“和我们有关?”何少飞愣了一下:“什么意思?”

“因为偷偷给你拍照片的人是一个叫冯雪的护士,当初因为她差点害死心宁,所以我狠狠的惩罚了她,但是她和你没有交集,为什么要害你呢?”谷浩阳放缓了声音。

“是有人想要害我们两个?”何少飞看了他一眼。

谷浩阳思索了片刻:“目前还是推测,我正在派人查,你想一想,我们两个人是不是同时得罪过什么人?我得罪的人太多,根本想不起来。”这一点他说的没错,从美国开始,他得罪的人就不计其数,有一些他早就忘了,但是少飞不会,他那么好的人,得罪的人应该没有几个。

何少飞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我哪里会得罪什么人?我可是一直规矩的很。”

说归说,他还是认真的想了一下,但是他不认为自己得罪了谁,而且还是和浩阳有关系的人。

谷浩阳不想让他太累,反正迟早他会查出来的。他站了起来:“算了,想不到就别想了,你好好休息吧。”他想要转身离开。

“你还恨她对吗?”何少飞冷冷的问着他。他自己知道,自己这个表弟没那么容易放下心中的仇恨的。

“是!非常恨!恨不得让她把心宁所受的苦统统受一遍!”他狠绝的语气没有半丝松动,他这个人一向就是爱恨分明,从不需要掩饰。

“她现在是我的女人,你不能动她分毫!”何少飞同样霸气的说着。

谷浩阳冷哼了一声,嘴角闪过一丝不耐烦:“除非你比我活得更久一点,否则你还真没办法阻止我。”他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的房间。

何少飞看着他的背影,低声骂道:“浩阳,你这个混蛋!”他嘴上虽如此说着,但心中却慢慢升起了一丝的温暖,这小子是怕他有事吧?明明担心自己的病,嘴还是这么的欠。

少飞从重症病房转去了普通病房,所谓普通病房便是VIP病房,里面的设施堪比宾馆,住在这儿也不算委屈。

半个月后,他可以出院了。虽然脸色依然不好,但是总算是活过来了,只是医生嘱咐他以后要按时吃饭,戒烟戒酒,定期来医院检查,反正一大堆的注意事项,何少飞没有听得太仔细,但是卓雅却把每一件都记在了心里。

大力大军那边很不给力,到现在为止也没有查到那个叫夏敏的人,夏敏很可能也只有个假名字而已,她在遇到冯雪的时候就想着利用她,所以连名字都是假的才对。

最让谷浩阳头疼的是最近竞标的几个房地产项目突然之间被人劫了胡,看样子对方应该是早就知道了他的标底,所以才会一击即中。

是谁有这个本事能猜到他的标底,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了。一定是有人透露出去的,会是谁呢?

头一次让他觉得打出去的拳就好像打在棉花上一样,软绵绵的,没有一点杀伤力。

宁欣端着咖啡走了进来,看到老总脸色并不是很好,她悄悄的走近他的身边,把咖啡放在他手边弯下腰柔声说:“先生,你累了吧?先喝杯咖啡提提神吧?”

谷浩阳抬起了头,看着眼前宁欣这张和姐姐当年如此相似的脸,心中闪过一丝理不清的情绪,但是他又说不出是什么?

谷浩阳端起杯子,还没等喝,突然电话就响了起来,他看见手机屏幕上的名字,忙打起了精神,接起了电话:“心宁,这个时间打电话,是不是太想我了?”他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这大概是他一天之中最高兴的时候了吧。

他的笑真的是非常的刺眼。

“浩阳,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少飞和卓雅的婚事定下来了,刚刚卓雅给我打电话了,下个月初,还有二十几天的时间,你说我们送给他们什么当贺礼才好呢?”陈心宁电话那头兴奋的说着。

谷浩阳却拧紧了眉头:“陈心宁,你给我打电话,就是想要告诉我少飞要结婚的事吗?这点小事就不能回家在说吗?你和我就没有话说?”他明显是一副吃醋的样子,少飞结个婚她高兴成这样,她自己结婚的时候都没这么高兴好不好。

陈心宁听到他语气不善,想着他那副阴气沉沉的脸不由的乐了起来:“好好,我不说了,一会儿我去找你,当面说。你工作吧。”陈心宁说着就想挂上电话。

“挂的这么急?你现在在哪儿?”谷浩阳一出门就是一天,还真不知道她一天到晚都忙些什么?

“我从幸福之家往回赶呢?在开车,不跟你说了。”陈心宁说着,挂上了电话。

谷浩阳盯着电话好半天才嘀咕了一句:“叫你去跟进学校的事,是怕你太闷,你还真把这儿当回事了?”他心里有点气,有那时间怎么不到公司来陪他上班呢?

宁欣看着他们两个的互动,眼底的一丝恨意再一次闪过,她温柔的声音突然响在谷浩了的耳侧:“先生,没什么事我先出去了。”

谷浩了点点头:“出去吧?对了,你去给夫人煮杯奶茶,她喜欢喝这个。”他并没有抬头,只是冷冷的吩咐着。

“是,先生。”宁欣转过身子,走了出去。原本微笑的脸孔瞬间冷了下来,同为女人,为什么做人的差距就会这么的大呢?

陈心宁把车停在了楼下停车场,兴冲冲的进了谷氏的办公楼。

一路上的员工都对她是毕恭毕敬,这让陈心宁还是有些不习惯,她低着头走进了谷浩了的办公室。

谷浩阳正在埋头工作,一缕熟悉的味道一下子环绕上他的肩膀,他微微一笑,伸出手抓住她从后背伸过来的手:“这么快?”

“嗯,想见你,怎么?你不想见我吗?”陈心宁把嘴唇凑近他的耳边轻声的说着。

温热的气息像羽毛般拂过他的脸颊,软软的,让他的身体不由的一颤:这人女人越发会撩人了。

谷浩阳伸出胳膊一下子搂住她的腰,轻轻一拽就把她拉到了腿上:“怎么?这么迫不及待的要**我?我可不是正人君子,我不介意在办公室里发生点什么?”

陈心宁脸一红,这个浩阳,嘴巴是越来越欠揍了。她把头埋进他的颈窝处:“我发现你可真是个流氓。”

“流氓不好吗?你不喜欢啊?”

“别说了,讨厌。”

“先生,夫人的奶茶煮好了。”两个人只顾着打情骂俏了,连宁欣什么时候进来的都不知道。

“放桌上吧。”谷浩阳并没有要放开陈心宁的意思,他也没觉得这样抱着自己的老婆有什么不妥。

陈心宁却是脸红到了极点,想要从他怀里坐起来,无奈谷浩阳胳膊圈着她的腰,愣是让她动弹不了。

宁欣点点头,转身出去。

陈心宁侧目看了她一眼,身上不由的一僵,这个女人怎么会在这儿上班?她心中冒出了某些疑问。

而她转身之际,眼里的那一份恨意却没能逃过她的眼睛。

“怎么了?”谷浩阳感觉到她身体僵硬的厉害,不由的拧了一下眉心。

“她怎么会来这里上班?”陈心宁的心跳了起来,她的心里闪过一丝的不安,这种不安从她第一次见到她就有了。

“哦,她是公司新招来的秘书,怎么?有什么不妥?”谷浩阳好奇的看着她。

陈心宁看着谷浩阳的脸,他脸上的表情很认真,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你确定不是因为她的这张脸?”

谷浩阳被问了一愣,起初他并不知道宁欣来应聘秘书的事,只是知道了,心里也没有那么排斥,上了班而已,他没有多想,但是另两位秘书却很少有这样的机会进到他的办公室里来,只有她,不让自己觉得烦,难道真的是因为她的这张脸?

陈心宁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某些东西,是呀,浩阳爱上自己的时候,她的脸是和宁欣一样的,但是现在,她的脸和原来一点也不像了,浩阳他难免会对这个和自己长得极像的女人有点特别的感觉。

可是,这世上就有这么巧的事,真的有人和自己长得这么的像?

陈心宁是经历过生死的人,她的脸被完全的毁了,在医院里待了那么长的时间,见过形形**因为各种原因整容的人,宁欣的脸到底是天生的,还是经过加工的,她一眼就看的出来。

所以她的心中有了不安,原本她以为那只是自己的胡思乱想罢了,可是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出现在了浩阳的身边,难道这一切都是巧合吗?

她的脸当年并不出众,如果整容的话,不是要整的更漂亮一些吗?

这段时间谷氏的生意被抢了好几单,而少飞住院的消息差点就暴光了,如果少飞当时手术的消息被做实,那么损失绝对是空前的,谁会和他们两兄弟有仇呢?谁又会把自己整成她的模样呢?

如此想着,陈心宁的心中的不安更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