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六十五章 他会吐血而死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阿峰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小来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有小来不是死了吗?他这几个月来究竟到哪里去了?

谷浩阳心中有着诸多的疑惑,不过既然他们都回来了,那么他有的是时间可以问清楚。

警察接到消息很快的赶到现场。给他们三个人戴上冰冷的手铐。下半辈子他们会在监狱里度过,也许再无翻身的可能。

“走吧!”警察押着三个人,从他们的眼里似乎也看到了愤怒,眼前一片狼藉,孤儿院的墙被炸毁了大半,所幸没有伤到人。

孤儿院里的孩子和阿姨们吃了安眠药此刻正睡着,一起赶来的十几位医生对他们进行了仔细的检查并给打上了针,确定没有大碍,但是谁也没有离开,这些人不醒,他们哪个也走不了啊!

一切似乎都结束了。

秦露却在上警车之前回过头来,看着谷浩阳和陈心宁,嘴角不由的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她咬着鲜红的唇邪恶的笑了一声:“陈心宁,不要高兴的太早,你会失去他的。”

陈心宁一愣,扭头看着秦露,她已经穷途陌路了,还有什么资格说这样的话。

陈心宁冷笑了一声:“秦露,在里面好好的改造吧?希望下一世你会做个好人。”此时的她再也无法同情她了。

秦露咧开嘴笑了起来:“呵呵……,陈心宁,你以为我在说笑,以为我在吓唬你吗?我整成了你的样子,就是为了接近谷浩阳,我想尽了办法才走到今天,你以为我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你们,太天真了!”秦露眼神中闪过一丝的得意,就算她可以在监狱里呆一辈子,但是她或许还能活下去,但是谷浩阳?她的笑容更夸张了。

“谷浩阳这段时间难道没有不舒服吗?”秦露得意的问着。

陈心宁忙转头看了一眼谷浩阳,是呀,他这段时间胃不舒服,但是他说是因为太累了,吃饭不及时的关系。

“秦露,你究竟做了什么?”这一回陈心宁有点怕了,是呀,秦露费尽心思回来,接近浩阳,她计划好了一切,难道就这么轻易的认输了,还是说她做了什么伤害浩阳的事?

“我在他的咖啡里加了东西,喝够一个月的时间便无药可救,现在一个月的时间早就过了,只怕用不了几天,他就会吐血而死吧?”秦露疯狂的大笑了起来,笑的得意,也笑得绝望。

秦露的话让在场的人一下子都愣住了,全都转头看着谷浩阳。

何少飞眼神暗了下来,说起来,浩阳今天所承受的一切,起因却是因为自己。

卓雅则一下子握紧了拳头,当年父亲绑架了他,疯狂的折磨他,可是他都没有死,难道这一次是逃不掉了吗?秦露的话是真的吗?

小来阴鸷的脸上略过一丝凶残,如果谷浩阳有什么事,那么这一切恐怕都要怪他当初还是太心软了,他不应该只是毁了她的脸,而是应该拧下她的头。

“秦露,你胡说,这不可能!”陈心宁不信的摇着头,这个秦露一定是想要在自己心里埋一个炸-弹,就是让自己难受。

相反的谷浩阳则是一脸的平静,他握着陈心宁的手又紧了几分,这个女人太容易相信别人的话了。

“不可能,你马上就会知道了。陈心宁,若不是因为你,他就不会死,这世上如果没有你,就不会有这么多的事情,其实这件事情还是应该怪你,你就不该来到这个世上。”秦露恶狠狠的说道:“不过,这样也挺好,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死在自己眼前,这也是对你最大的惩罚了吧!”

秦露说完,满意的扬起笑脸,转身上了警车,是的,她不会让陈心宁好过的,她可以做牢,陈心宁她也可以伤心一辈子。

警车呼啸着离去,陈心宁浑身颤抖着一下子搂着谷浩阳的腰:“浩阳,我们去医院。”她怕极了,她怕秦露是真的疯了,疯了的人才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谷浩阳拍拍她的肩:“别怕,她是吓你的,你个小傻瓜,居然会信她,看来没有我在你身边,你会被人骗的团团转。”谷浩阳英俊绝伦的脸上显出了一丝的笑意,他怎么能让这个女人担心呢?

“真的?”陈心宁还是有些不放心。

“真的,心宁,今天是少飞婚礼,他们也是从婚礼现场跑来的,现在难道不是应该让他们把婚礼继续下去吗?”谷浩阳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边不远处的何少飞和卓雅,是呀,自己这个表哥结个婚还真是挺麻烦的。

陈心宁这才想了起来拍拍额头:“对哦。”她松开抱着谷浩阳的手看向了卓雅和少飞:“我没事了,卓雅,少飞,你们也该有回去把婚礼继续下去吧。”

卓雅走到陈心宁面前抓着她的手,声音中夹着一丝的担心:“心宁,你没事就好,你和我们一起回去。”

卓雅就只有她一个朋友,所以她希望好朋友能够见证她的幸福。

陈心宁扬唇笑了起来“我晚一点到,韩阿姨和小朋友们现在还没有醒,等他们醒了,我马上就过去。”

事情结束了,可是到现在为止她还没有看到韩阿姨和小朋友,所以她很不放心。

卓雅点点头:“好,那晚些时候你可一定要来。”卓雅知道心宁有多么的在意幸福之家里的那些孩子,如果可以,她也想留下来陪着他们。

“卓雅,快和少飞回去,必竟结婚是一辈子的大事,长辈们都等着呢?”

卓雅点点头:“好,我回去,有什么事你可一定要告诉我。”卓雅精致的大眼中掠过一丝的担心,同时她看向了谷浩阳,虽然谷浩阳从未爱过她,可是自己却死心塌地的喜欢了他那么多年,情不在,担心还是有的。

谷浩阳的目光看了卓雅一眼,虽然淡漠,但是也没有那么冷了。

这是唯一一个伤害了心宁,却没有得到自己惩罚的女人,一直以来都是心宁在护着她,否则恐怕卓雅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心宁选择原谅她,而她们也成了好朋友,宽容的能量真的这么大吗?难得他会静下心来思考这个关于宽容的问题,这个以前他从来不会考虑的问题。

“我会的,卓雅,快回去吧,不然大家该担心了。”陈心宁催促着。

何少飞走过来牵住卓雅的手:“好吧,我们先回去,这里有浩阳和心宁没事的。”他转头看着谷浩阳:“今天我们要好好的喝一杯了。”

谷浩阳俊逸的脸上扬起了一丝笑意,原本这笑容只对陈心宁有的,此刻他居然对着何少飞笑了:“好的,不醉不休。”

看着何少飞的车队离开,陈心宁长出了一口气转回头看着谷浩阳:“浩阳,你真的没事?”

“没事。”他平静的回答着。

陈心宁隐隐觉得心里不安,可是看浩阳的样子好像真的没事的样子,她只能暂时放下心来。

“这一次是多亏了小来。”陈心宁看向了小来。

是呀,当那个乞丐的脏手抓住她的裙子的时候,她以为她就这么完了,没想到黑暗中突然闪过一道光,门被踢开了,强烈的光线一下子闪到了她的眼睛。阳光里走进来一个高大修长的身影,他伸出手不费任何力气的把乞丐拎起来狠狠的丢在一边。

等她看清小来的脸时,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人也虚脱了。她看着小来脱下自己的衣服围在自己的身上,转回身冷冷的看着那个快要被摔死的乞丐:“说,你还有同伙吗?”因为他相信,如果没有同伙,这乞丐怎么敢做这样的事。

“有,有。”他看到小来的时候整个人都被恐惧包围着,这个可怕的男人又一次出现在了眼前,上一次他打断自己手脚的情景瞬间冲回大脑,他苦苦的哀求着他,可是他根本不为所动。

在他痛苦凄惨的叫声中,他居然露出了一丝笑意,苍白的如同从地狱里爬出来的鬼魂的脸,就像是一个回来索命的恶鬼,如果可以,他宁愿永远不要再看到他。

他还是被叫秦露的那个女人给害了。

他知道还有一个在附近工地上班的男人也是秦露的帮手,他只能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小来。

以小来的能力自然很快的就找到了那个帮凶。所以才把他们两个人一起绑了来。

谷浩阳看着小来,这个陪在自己身边最长的男人,他早已不是他的保镖,他的手下,他是他的兄弟,可以把性命交托给对方的兄弟,感谢老天,他还活着。

小来清冷的目光没有怀谷浩阳有太多的交集,他反而是快步的走进了幸福之家。

陈心宁和谷浩阳也迅速的跟了进去。

阿峰早就把倒在地上的孩子和阿姨们抱到了床上,医生也在旁边小心的照顾,这次的事件太大了,居然会让这么多的人同时中了安眠药,如果剂量在大一点,可能都会出人命的。

也许秦露并不想毒死他们,她只是想威胁谷浩阳和陈心宁,或者是想把他们都炸上天,让他们一个个安安静静的死去未免有点太便宜他们了,她简直就是个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