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五十四章 他不敢赌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吃晚饭的时候,英子明显的是没什么胃口,她看着爸爸和妈妈,忽闪着一对明亮的大眼睛,好像有心事情的样子。

“英子,怎么了?”陈心宁摸摸她的头,这个小丫头,怎么感觉好像有心事了一样。

“妈妈,爸爸不是说你会给我生个小弟弟吗?这都过去一天了,怎么还没有看到小弟弟的影子,我都等急了。

今天在学校,我还跟同学们说我也马上就会有小弟弟陪我玩了,如果明天我告诉他们我没有,他们一定会以为我撒谎的。”

英子嘟着小嘴,真是看不出来,她对于弟弟的渴望会有这么的强烈。

谷浩阳看了陈心宁一眼,小孩子终究是小孩子,你能希望一个六岁的小孩子了解多少成年人的事呢?

陈心宁当然是不好意思了,昨天浩阳说要努力给英子生个小弟弟,结果就是拉着她一夜的缠绵,可是孩子,他什么时候会来呢?

谷浩阳放下筷子,看着英子俏皮的小脸,怜爱的笑了:“英子,小弟弟在妈妈的肚子里和你捉迷藏呢?只要你好好吃饭,乖乖的睡觉,说不定哪天他就想要出来见你了呢?”

陈心宁侧头看了一眼谷浩阳,没想到他哄孩子还真是有一套,不过此时的他嘴角的笑意是那么的善良温暖,看的她不由的也痴了。

英子看着爸爸一本正经的脸:“你说的是真的?小弟弟是在和我玩吗?”她有点相信的样子。

这孩子还真是天真的的很。陈心宁默默的叹了口气。

“真的,爸爸不会骗你的,那你现在要不要好好吃饭啊?”谷浩阳微笑的看着英子。

英子忙拿起自己的小碗,把碗里的饭一粒不剩的都吃进了肚子。

吃过饭,小珍带着她去洗澡,回了房间自己看了一会儿书就睡着了,可能在她那小小的心里觉得,只要自己听话,小弟弟就会很快的出现陪自己玩了吧?

陈心宁真是服了谷浩阳,连小孩子都骗。

吃过了饭,陈心宁洗过了澡,便被谷浩阳抱上了床,陈心宁羞红了脸,本以为他还要继续那个什么生儿子的活动,没想到他只是轻轻的吻了一下她的额头:“心宁,你先睡,我出去有点事?”

陈心宁不解的看着他:“这么晚了,你要去哪儿啊?”

谷浩阳微微一笑,拍拍她的肩安慰着她:“没事,只是公司里的一点小事,你早点睡,要不就等我回来陪我?”他坏笑了一声。

陈心宁脸一红,忙用被一下子蒙在脸上小声的嘀咕:“那你快去吧?”

谷浩阳扬起唇角,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睡个好觉吧?”他说完转身出了门。

转过身来的他脸上瞬间罩上一层寒霜,他拿出电话拔了一个号出去:“我是谷浩阳,调几个机灵点的人过来保护好夫人。”

大力大军站在仓库里,看着被绑在椅子上的女人摇了摇头:“你说你胆子这么小,怎么还敢做坏事啊?”

“两位大哥,你们说什么我听不懂,我只是一个护士,不敢做什么坏事!你们一定是认错人了!”她颤抖着声音怏求着他们。

大力吹了一下口哨,无所谓的看了她一眼:“你做没做坏事,一会儿就知道了,有个人你可能需要见一见。”

“谁?谁要见我?”她一下子就慌了,她不知道谁要见她,但是她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

果然,大门开了,一股强大的气场一下子笼罩了整个库房。

她泪眼婆娑的抬起头看着进来的人,昏暗的灯光下,一条修长的身影披着夜色的寒意出现在眼前。

她看到这张冷酷的极致的脸,一下子就崩溃了。眼前的这个人的冷血她比任何人都清楚,上一次,若不是因为那个女孩的突然出现,那个叫小来的人怎么可能放过她,她哪里还有命活到现在。

“冯雪?”谷浩阳阴森冷酷的声音响在她的头顶:“你怎么还会活着呢?”他心中比任何人都明白,如果不是小来有心放过她,她是不会活在这个世上的。

“我,我……。”冯雪牙齿打架,一句整话都说不出来了。

谷浩阳冷嘲的一笑:“就这点胆量,还敢做坏事?”他弯下腰盯着冯雪:“老实说话,何少飞住院的照片是不是你爆给媒体的?”他的声音不大,却压迫感十足。

冯雪一下子怔住了,她什么都没干,只是拍了几张照片而已,怎么会被发现了呢?眼前的人聪明的可怕。

“是,是,我错了,我只是一时觉得好玩才这么做的,求求你了谷先生,饶了我这一回吧,我再也不敢了!”

“好玩?我想你应该不是那么没有脑子的人,何家是什么人,是你能够惹事得起的?”谷浩阳半点也不相信她的话。

冯雪的眼神果然闪烁了起来,她现在后悔死了,怎么会答应那个人这么做呢?她一定是疯了,这两个家族,哪一个都是她惹事不起的,自己真是鬼迷了心窍。

“怎么?不想说?”谷浩阳的声音又暗了几分。

“我说,我说,有一个女人,她让我这么做的。”冯雪果然乖乖的交待了。

“是什么人?”

“是我在国外认识的一个女人,她叫夏敏。”

“夏敏?”谷浩阳的印象中,夏敏这个名字他也是第一次听说。

“是的,我们在国外同一家医院住院,身边都没有人照顾,觉得彼此都很可怜,所以聊的很好,日子久了就聊到了彼此的事,没想到她说我们有共同的敌人,可以找机会报仇,可是我不敢,她说只要听她的话,一定不会有事的。”冯雪现在才明白过来,她是被人给利用了。

原本小来放过了她,警告她不要再出现了,否则下场一定是很惨的。

她在国外待的好好的,没有人认识她,若不是因为认识这个夏敏,怎么可能会出现今天这样的局面。

“她现在在哪儿?”谷浩阳的眼睛亮了起来,或许找到她,才能知道这其中的原由。这个叫夏敏的女人不仅是跟自己有仇,还和少飞有瓜葛,看来对商场上的事也蛮了解的,她知道利用少飞重病住院的事会让何氏受到重措,但是她又为什么说和自己有仇呢?她究竟是谁呢?

“我不知道,我回国以后,她都是给我打电话,我现在也不知道她在哪儿?我也不知道她究竟想要干什么?谷先生,我说的都是实话,求求你放过我吧?”冯雪哀求着他。

这个男人冷血无情,他真的会放过自己吗?她还会象当初那样的幸运吗?

她有点不敢想下去了。

谷浩阳看着她好半天:“上一次你差点害死了心宁,原本以为你死了,可是没想到你居然还活着,我很好奇你是怎么说服小来放过你的?”这是他最不解的地方,她究竟用了什么招数能让小来放过她,那就看看这一次她有没有这么幸运了。

冯雪想到当时的情景,恐惧的瞪大了眼睛,那个男人根本就是一块没有感情的木头,她怎么可能放过自己呢?

“是因为有一个女人,她突然来找那个叫小来的人,是她求他放过我的,那个女人应该是他的女朋友吧?只是后来我被打晕了,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我也不清楚了,我说的是真的!一句假话也没有!”

“女人?”谷浩阳微微眯起了眼睛,他的眼里浮现出小西的面孔,是她对吗?他记得这件事情之后小来烧了工厂,恐怕那时候他们之间就闹翻了,难怪小来那时候会说那些奇奇怪怪的话。

那个女人劝他善良,而他又不能违背自己的意思……。

善良?

谷浩阳的心中一颤,是呀!善良,他的女人也是一贯的善良。如果现在他杀了冯雪,心宁她是不是也会怪自己的。

小来因为这件事失去了心爱的女人,他也会吗?他不敢赌,因为无论如何他都不能失去心宁。

他转回身,看了大力一眼:“派人把她看住了,等这件事情查清楚了,在想想怎么处置她。另外,查一下她的通话记录,看看能不能找到那个叫夏敏的人。”

大力点点头:“好的,谷先生,我们一定会尽快去查的。”

陈心宁一个人睡着了,可是却做了很可怕的梦,她梦到了那个乞丐拿着刀一下一下扎向自己的脖子,她看到自己的血不停的涌了出来,她好怕,她挥舞着手大叫救命,可是却怎么也叫不出来。

“哑巴,救我!救我!”她突然大叫了起来,手四处乱抓着,突然一双温热的大手抓住了她的手,还有人轻声唤着她的名字:“心宁,心宁,醒醒。”

有人在摇着自己的身体,她好不容易睁开了眼睛,眼前的人影一点点的清晰了起来,果然是浩阳坐在床边。

“怎么了?做梦了?”谷浩阳个也胳膊搂着她的肩,拿过毛巾擦着她额头的汗,看她的样子,实在是吓的不轻。

陈心宁一下子搂住了他的腰点点头:“嗯,做了一个很可怕的梦,幸好只是梦。”

“那你梦到了什么?”他把头靠在也的头顶,一只手抚摸着她耳边的碎发,尽量让声音软下来,好似怕吓到她一般。

陈心宁这么半天才回过神来,她不知道该不该把今天遇到的事情告诉他,可是又怕以后小孩子上学会不安全,她想了半天才问:“浩阳,学校建成以后是不是会有保安站岗啊?”

谷浩阳愣了一下,不解的看着她,这个女人,她是怎么了?是有事瞒着着他吗?

“怎么会这么问?你觉得应不应该有保安站岗呢?”

“还是有比较好吧?这样外面的不认识的人也进不去,安全一点。”陈心宁有点心虚的说。

“你是遇到什么事了?”

“没有,电视上不是经常有这样的报导吗?有的人疯了报复社会,就拿小孩子出气,我只是有点担心。”

“真的只是这样?”谷浩阳明显是有些不信她的话。

“不然还能怎么样?你知道像我这样从小就没有安全感的人,当然想法要多一点了。”陈心宁尽力的说的轻松一点。

“那好,到时候我多安排几个保安就是了,老婆,你是不是该睡个美容觉了,还是想要等我一起睡啊?”他又露出了一副流氓的嘴脸。

陈心宁把他推离了自己,忙躲进被里,红着脸:“老公,今天晚上求放过行不行?”

谷浩阳被她的样子逗乐了,拍拍她的头:“好了,睡吧?明天要去医院看少飞,你去吗?”

“去,当然去了!”

她这么积极引来谷浩阳的一记白眼,少飞在这个女人心里果然是很重要,他的心口又酸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