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六十四章 一直在找我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她观察了幸福之家好多天了,那个叫阿峰的凶狠男人不在,而工地附近的那个乞丐引起了她的注意,通过交谈才知道原来他也是因为抢了陈心宁的包,才被谷浩阳害的这么惨,她恶毒的想法迅速在脑子里面形成了。

她怂恿乞丐和她联手对付谷浩阳和陈心宁,可是这家伙明显是被谷浩阳吓坏了,他不敢,不去招惹他,他还可以活命,可是再一次去招惹他,可能他就只有死的份了。

为了能让他心甘情愿的帮她,她付出了多么惨痛的代价。她的身体一遍一遍被他占有,索取,这个恶心的让人想吐的男人,断了手,瘸了腿,可是那方面却一点也不受影响,为了报复陈心宁和谷浩阳,她豁出去了。

她也要让陈心宁尝尝这种滋味,被一个这么恶心肮脏的男人强要是一种怎样的撕心裂肺,想到报复后的快感,一切就都不重要了。

可是,陈心宁怎么会毫发无伤的出现在眼前呢?不可能啊?她离开的时候那个乞丐早就迫不及待了,她怎么可能逃的掉?

“怎么会这样?陈心宁,你怎么可能逃出来?不可能,一定是你在撒谎!对,一定是,你怕谷浩阳嫌弃你,所以你不承认对吧?”

秦露疯了一般的吼叫着,如果她的计划失败,那么她秦露岂不就是最惨的那个,她居然为了报复陈心宁把自己交给了那个乞丐……。

陈心宁在谷浩阳的怀里缓缓转过头,眼神复杂的看着她,秦露,原本你可以好好的生活下去的,可是却偏要这么极端,你可以伤害我,可是却不应该伤害那么多无辜的孩子。

“秦露,你想知道我为什么会逃出来对吗?”陈心宁的声音冷静的很,她的冷静让谷浩阳觉得无比的安心。

谷浩阳盯着陈心宁的侧脸,她的脸虽然有点脏了,但是却丝毫掩盖不了她的精致美丽,这个女人,也越来越坚强知性了,他在上一世一定是一个百分百的好人,可以在这一世遇到她。

谷浩阳的手搂着她的腰,黑色风衣裹在她的身上,那独有的味道让他的眼中充满了某些期待。

“是,我就不信!那个乞丐明明那么恨你,他不会饶了你的?”秦露咬着牙,红唇上似乎被咬破了,一缕暗红色的液体缓缓的划下嘴角。

“你说的是他们吗?”一道阴冷的声音仿佛是从地狱里传过来一样,在秦露的身后有一条人影一点点清晰起来。

大家都朝着对面看去。

一个穿着黑色衬衫黑色西裤,脚下踩着黑色的皮鞋,身材修长伟岸的男人出现在眼前。

他的脸上冷冷的,没有半丝情绪,脸色苍白,好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是来人间索命的一般。

谷浩阳看到眼前的男人,手一下子握成了拳头,手上的青筋凸起,眼神也瞬间明亮了起来。看到他,谷浩阳的心放到了肚子里,但是却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眼睛却涩了起来。

何少飞和卓雅看着突然出现并说话的男人,最重要的是他手上握着的一根绳子,牢牢的捆着两个男人。绳子在他修长的手里,而被他拖来的两个男人则狼狈极了。

秦露看到他的时候简直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她看到被他牵着,连走路都踉跄的两个男人,脸上身上到处都是伤,脸都已经被打变形了。

那个乞丐,还有那个帮自己的男人。

“你不是死了吗?怎么还活着?”秦露的眼神变得惊恐,这个男人对她而言,就是她一辈子的恶梦。到现在为止,她的梦里都经常出现他的身影。

这个男人的凶残,冷血,无情,没有人比她的感受更深。

那硫酸泼在脸上刺入骨髓的痛感,皮肉烧焦的味道一下子回到了脑子里,秦露崩溃的捂住头尖叫了起来,刺耳的声音在这个安静的环境里凄惨无比。

眼前的男人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他只是冷哼了一声,牵着这两个男人走到谷浩阳身边,把手中的绳子交给了谷浩阳身后的保镖。

“小来……?”谷浩阳松开了一直抱着陈心宁的手臂,注目打量着眼前的男人。

他似乎又瘦了,左脸上多了一道细长的伤痕,除此他还和以前一样,清冷,淡漠。但是谷浩阳却能明显的感受到他眼里放着光。不同以往的嗜血光芒,这一次谷浩阳却能明显感受到那束淡淡的隐藏在心底的爱的光芒。

小来看到谷浩阳好好的站在眼前,这么久以来,他不停的想像着谷浩阳会是什么样的状态,他以为他会一直疯下去,也以为他会和当初一样,即使心中有爱,脸上却依然冷冰冰的,不许别人的靠近,但是看到他,小来的心放了下来,陈心宁是一个了不起的女人,她让这个男人真的变成了一个正常的人不是吗?

小来的脸色缓了下来,不由的扬唇笑了笑:“听说你一直在找我?”他的笑温暖了起来。

谷浩阳点点头,眼睛不停的打量着他,这么长时间了,小来究竟去哪儿了?看到他好好的站在自己面前,谷浩阳似乎有兴趣知道这几个月他都是怎么过的了。

“嗯,想找你喝酒。”谷浩阳压住心里所有的好奇平静的说着,来日方长,以后他有的是时间向他了解一切。

小来微笑的点点头:“好啊!我也一直想着找你喝两杯。”他语气温和了许多:“陈小姐没事了,你放心吧!”他依然给谷浩阳吃了一颗定心丸。

其实他就算不说,在谷浩阳看到陈心宁身上裹着的风衣的时候,他的心里就有了这种猜测,他感觉得到应该是小来回来了,因为这衣服上的气息他很熟悉。

“我知道!”两个男人之间的交流并没有太多,彼此心照不喧就好。

陈心宁却看着被保镖架住胳膊的两个男人,那个乞丐她是知道的,可是另一个男人,看上去怎么也有点眼熟呢?

她走到两个现在疼的都要喘不上气来的男人面前打量了他们一阵,看向了那个男人皱了一下眉头:“你认识我?”

那个男人点点头,随后又摇摇头:“不认识,就是在建筑工地那见过一回。”

陈心宁垂眸想了想,哦,她想起来了,是上一次她在工地遇到这个乞丐的时候,也遇到了这个男人,他是工地的工人。当时他们好像还说过话。

“我和你有仇吗?”陈心宁忍不住的问道。

“没有……。”他吓坏了,对他来说,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会有这么一天,本来他待在工地上班挺好的,可是就是这个叫秦露的女人,她找到了他,让他帮她的帮。

本来他也不想的,可是禁不住秦露那美色的诱惑,所以就答应了她。而他所要做的就是在幸福之家里安置炸-弹。

以前因为他在矿山待过,对于**的制作有点经验。本来他已经胆战心惊了,可是当眼前这个穿着黑风衣的男人出现在他眼前的时候,他还是被吓坏了。由其是他象钢铁一般坚硬的拳头,差点没打死他。

“是她,是这个女人她让我做的,她说不会有人查到我的,她骗我,这一切都是她出的主意。对不起,求求你,原谅我,我再也不敢了!”他不停的哀求着。

陈心宁冷冷的瞅着他:“你不知道这里都是小孩子们吗?你不知道他们本来就已经很可怜了,就算你不同情他们,但是你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良心上就没有半点的痛吗?”陈心宁咬着牙,如果不是小来,如果不是阿峰,或许这里的一切真的就化成了灰烬,而那些孩子,和她有着同样命运的孩子也将被埋葬在这里,没有人能生还。

“当然,以后你会有大把的时间在监狱里好好的反醒了。”陈心宁直视着对方。

明明温柔精致的女人,此刻脸上却多了一份凌利之色,越是如此,也越发让人感到后背生寒。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若不是你,我怎么会做这样的事,都是因为你!”他疯狂的嘶吼着,拼命的想要挣开保镖的禁锢,想要冲到秦露的面前,现在的他好后悔啊!可是时间却无法后退,而等待他的会是漫长的监狱生涯。

保镖死死的按着他,让他动不了身子。而那个乞丐早就如同死人一样,半点生气都没有,他就知道,做了坏事都要受到惩罚的,想当初他做了那么多的坏事,被谷浩阳和小来砍断了手脚,而他们却没有把他送进监狱,而这一次,他无论如何也是逃不掉了。

秦露突然从地上站了起来,她诡异的尖叫着:“你是个笨蛋,你不是说你安的炸-弹没有人能拆除吗?可是现在为什么不灵了?”摇控器早就被他扔到了地上,看着这个没用的东西,她恨不得上去咬它两口。

她失败了吗?明明她算计好了,可是怎么会失败呢?她以为这一次她一定可以让谷浩阳和陈心宁两个人生不如死的,为什么?连老天都要帮他们呢?

阿峰微眯了一下眼睛,从鼻孔中发出一丝冷哼,阴森至极。

他那个小儿科的炸-弹根本不值一提,想要拆了它们只是分分钟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