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五十三章 他的不安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谷浩阳埋着头办公,于小姐走了进来。自从老总结了婚,他脸上的表情比之前好看多了。

“先生,新来的秘书已经实习了一段时间了,我看她们的能力还可以,可以让她们来您这里上班了吗?”

谷浩阳点点头:“你看着行就让她来吧?”

“好的。”于小姐微笑了一下转身出去了,公司的业务是越来越多,她们的人手实在是不够,只能又招聘了几位。

不一会儿,于小姐便领着三个年轻的女孩子走进了谷浩阳的办公室。

“先生,以后她们会随时进来向您汇报工作,您还是看一眼吧?”于小姐想的很周到,不见一面,只怕先生还不认识她们呢?

谷浩阳放下手中的钢笔,抬起头看着站在办公桌前新来的秘书。

果然这几位秘书很年轻,身材也不错,长得也还算漂亮,于小姐挑人的眼光一向很好,这点谷浩阳很是放心。

“谷总好!”秘书们似乎因为终于近距离看到了这位超级帅哥而显得兴奋了很多。

谷浩阳微微点点头,他的目光扫过她们每一个人的脸,最后停留在中间那个女孩子的脸上。

这张脸,曾经是他最熟悉的。

“你留下,你们跟着于小姐下去。”谷浩阳摆了摆手。

另两个人有些失望的跟着于小姐出了门,本以为这位大帅哥会跟她们多说两句话呢?

谷浩阳看着站在自己桌前的女孩子微微眯起了眼睛:“宁欣?”

“是,先生,我是宁欣,是您的秘书之一,以后有什么工作您尽管吩咐给我做。”宁欣眼神中闪过一丝的兴奋,老总好像有点关注她了。

谷浩阳点点头,依然注视着她的脸,这世上还真的有长得这么像的人,他的神情有了片刻的恍惚。

“先生,我现在需要做什么呢?”宁欣看到他失神了,忙提醒了他一句。

“去给我倒杯茶吧?”

宁欣转头出了门,去了茶水间。她的笑容却在身后的门关上的一刻消失殆尽,一缕情绪爬上脸颊。

谷浩阳揉了揉微微有些疼的头,好久都没有出现在脑中的思绪好象又复苏了一样,宁欣,她的脸就象是一个符咒,出现在他眼前的时候总是让他回忆起以前的事,尽管他和姐姐已经结婚了,可是为什么还会让他心绪不宁呢?

电话突然响了起来:“谷先生,冯雪我们找到了。”

大力的声音传了过来。

“好,在什么地方?”

“我们把她关在何氏的一间旧仓库里。”

“好,看住了她,晚上我过去。”谷浩阳皱起了眉头,冯雪,她不但没有死,还来兴风作浪。她与少飞没有交集,为什么会偷拍少飞呢?她最恨的人应该是他,还有心宁才对。

想到心宁,他的心一下子抽紧了,他忙拿起电话给陈心宁拔了一个电话。电话铃声响了好久都没有人接,他的心一下子慌了。

他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今天她不是会去幸福之家吗?不行,他要去找她。

他刚走到门口,宁欣端着茶杯走了进来:“先生,您要出去吗?”

“嗯。”他简单的应了一声。

手里的电话适时的响了起来,看到来电人的名字,他忙一下子接起了电话。

“为什么不接电话?”他的声音隐隐夹着一丝的颤抖。

“刚才在工地,声音太吵了,没有听到,怎么了?有什么事吗?”陈心宁戴着安全帽,一手拿着图纸,一手拿着电话。

“没事,你待在那儿别动,我马上去接你!”

陈心宁看看手表,才三点多,再说她自己开车来的,不用他来接的。

“浩阳,还没有下班呢?再说,我可以自己开车回去的,出什么事了吗?”陈心宁听到他声音里的一丝焦急,难道是出了什么紧急的事情。

谷浩阳意识到自己的情绪有点失控,忙压了压语调:“没什么,就是想你了,在那等着我!”谷浩阳推开门走了出去。

原本他是一个出奇冷静的人,可是只要是牵扯到陈心宁,他的心就无法平静,他没来由的那份不安难道是因为她的关系。

宁欣看着谷浩阳与电话那头的互动,眼里的怨色更加的深了。

陈心宁听到他的话,脸一红,这个浩阳,上班时候是发了什么神经,居然说这么肉麻的话,好吧,他让她等,那她等着就好了。

再说在工地上看着他们把一片土坡推成了平地,用不了多久,这里就会出现一座现代化的小学,也是不错的一件事情。

她转头打量着四周的风景,这里她是非常熟悉的,必竟在这里生活了这么多年。

突然在工地旁边的一个乞丐引起了她的注意,远远的看过去,他好像腿不好,头发乱糟糟的,在地上翻找着可用的废品。

陈心宁走了过去,心中闪过一丝的不忍:“这里是工地,不安全,小心一点。”

乞丐听到如此温柔的声音,抬起头来,他的脸被厚厚的污垢掩藏起来,看不清原本的模样,但是在他看到陈心宁的时候,眼睛里的恨意一下子闪现了出来。

陈心宁注意到他残缺的一只手和他眼中的恨意,脑子里突然闪过当初的画面,有一个乞丐拿着刀追着她,想要杀了她。

陈心宁不由的一机灵,脸色也一下子吓得惨白,这个乞丐是当初那个抢自己包的人吗?她不由的后退了几步。

乞丐血红的眼睛盯着她,这个女人果然是越发的漂亮了,皮肤也是越来越好,若不是她,他如今怎么会变成这般模样呢?

看到她似乎受到惊吓的样子,他丑陋的脸上扯出一股阴阴的坏笑,他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唇,贪婪的表情恶心到了极点。

陈心宁吓的转身就跑,她想要跑回幸福之家,可是这个乞丐怎么会这么巧出现在这儿呢?还是他知道自己会经常来这里呢?

幸福之家里那么多的小孩子,她不能吓到他们。

她一边跑一边回头看着,发现那乞丐并没有追上来,也对,他腿和手都废了一只,怎么能跑过自己呢?看来自己真是吓傻了。

她站住了,四下打量着,除了工地上的机器声,她听不到任何的声音,这里真是空旷的很。

“小姐,你怎么了吗?”一个浑厚的男人的声音传了过来。

陈心宁吓了一跳,忙回过头来看过去,身边站着一个戴着安全帽的男人,应该是工地上的工人。

“没事,你是什么人?”

“哦,我在工地上班,刚才去了一趟厕所,看到你一个人跑过来,好像很害怕的样子,您是遇到什么事了吗?”他挺客气的样子。

“没有,你去忙吧?”陈心宁摆摆手:“谢谢你啊!”

“瞧您客气的。”工人说完转身回了远处的工地。

陈心宁长舒了一口气,这件事情究竟该不该告诉浩阳呢?告诉他吧,她担心浩阳会用更残忍的手段对待他,可是若是不告诉,这里将来是一所小学,孩子们每天在这里上学,会不会有什么危险呢?她觉得矛盾极了。

远处有车开过来,陈心宁站在路边,他知道,这个时候一定是浩阳来了,他来的速度还真是挺快的。

谷浩阳看到陈心宁站在路边,金色的夕阳撒满她的全身,人居然显得似幻似真起来。

他停下了车子,忙从车上下来,几步走到陈心宁面前,一下子把她抱进怀里,紧紧的,怕失去一般。

陈心宁因为刚才受到了惊吓,这会儿看到他,反而站不稳了,紧紧的抓着她的后背。

“怎么了吗?”谷浩阳感到她的身子在轻轻的颤抖着。

陈心宁还没有想好怎么和他说,只能摇摇头:“没事,我只是有点冷了。”

“冷?我看看。”谷浩阳忙把她轻轻推离自己,伸出手探向了她的额头:“是不是感冒了?”他说完,把她抱上了车。

“去医院检查一下。”他一边给她系上安全带一边说着,他的语气中明显是有些紧张,陈心宁的一切都牵动着他的心。

“不用了,我只是有点累了,回去睡一觉就好了,没事的。”陈心宁忙抓着他的手,她哪里是感冒了,明明是吓到了而已。

“还是检查一下比较放心。”谷浩阳可没那么容易听她的。

“我真没事!”陈心宁急了,她本来也不是那么矫情的人,可不想让他太担心了。

谷浩阳转头看着她,她的脸色明显是有些不好,还想要骗他。

陈心宁见他眼神中没有半分的妥协,不由的伸出胳膊一下子攀住他的脖子,在他唇上重重的吻了一下。随后她忙低下头,脸红的异常厉害,自己可是太主动了点,也不知道浩阳会不会嫌弃。

她的主动谷浩阳到很受用,他看着她垂着头一副难为情的样子,心跳的速度就快了起来,他承认,自己也只对这一个女人有这样的心跳,无论是十年前的懵懂少年,还是现在驰骋商场的天之骄子,他的心一直未变过。

他哪里甘心被她这样敷衍,随后大掌绕过她的后脑,嘴唇覆上她的,贪婪的尝尽她嘴里的芳香,若不是场合不对,他可不想这么轻易放过她。

陈心宁对他是一点抵抗力都没有,直到感到快要窒息了,谷浩阳才放开她,盯着她的眼睛。

她的眼睛染上了一层**,温柔的看着他:“浩阳,我想回家,好不好?”她的声音软了下来,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什么时候她的声音变的这么娇滴滴的了。

谷浩阳忍不住的笑了一声:“好,就依你。”他放开她,转头启动了车子,原来男人都禁不住女人对自己撒娇的。

车子开走了,乞丐却从山坡处探出头来,那个男人果然和她在一起,他简直就是自己的恶梦,如果他不死,他的梦一直都醒不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