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二十九章 谷家的男人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夜晚的海边,风有些凉,除了海浪声,再也听不到一丝杂音。

遥远天河里,星光闪烁。静静的坐在海边,心里倒是有了片刻的宁静。

何少飞喝了一口酒,火辣辣的味道刺激着他的胃,他皱了一上眉头,一丝疼痛果然如约而至。

医生嘱咐他了,以后尽量少喝酒,他的胃已经承受不了酒精的刺激,可是他从来都没有听医生的话,因为胃痛了,心就感觉不到痛了。

谷浩阳握着酒杯浅尝了一口,这酒确是好酒,只是他对这个也不感兴趣了。

“怎么?不好喝?”何少飞轻扬了一下唇角。

“酒很好,是我没兴趣了。”谷浩阳淡然的说着。他知道,从今以后他的生命不止是他一个人的,他还是父母的,还是心宁的,这些人都是需要他来保护和陪伴的人,所以他要更加爱惜自己。

何少飞轻点了一下头:“在国外的这一年,是不是很辛苦?”虽然这一年他没有去看过他,只是打了几个电话而已,但是心里也是时常的挂念着他。

“我还可以,辛苦的是心宁。”他眯起了眼睛。虽然他从未对心宁说过感谢的话,但是她为自己做的每一件事,他都记在心里。

他记得在美国,他光着脚顶着瓢泼大雨疯疯颠颠跑到了大马路上,一个人蹲在路边,找不到回家的路。

那时候他很害怕,他不知道自己想要干什么?不知道自己想要到哪去?他的脑子里是一片的空白,他觉得自己是要出去找人,可是他不知道自己要找的究竟是谁。

外面车来车往,却没有一个人停下来。人生最可怕的可能就是明明你的身边站着无数的人,可是你却是最孤单,没人理的那一个。

等到心宁找到他的时候,他早已缩成了一团。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回的家,只是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心宁守在床边,而她的胳膊好像受伤了,缠着纱布。

那洁白的纱布刺伤了他的眼睛,一定是她在接自己回来的时候撞到了或者是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

而那一次心宁病的很重,她发着高烧,浑身都烫的要命,可是她却微笑的对自己说她没事。

这一年,不知道发生过多少危险的,让他为之疯癫的事情。而心宁就像对待幼儿园的小孩子一样的照顾他,呵护他,每一件事情,他都深深的记在脑子里。

原来自己根本就不是一个好男人,他所说的爱她只是不停的向她索取而已。而现在,他要用余生来好好珍惜她。

何少飞看到他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他知道,他的脑子里,心里满满的都是陈心宁,在爱情的道路上,他算得上圆满了。

而自己呢?

他已经不再爱心宁了对吗?他会和她成为最好的朋友,他愿意看着她一直幸福下去。

谷浩阳扭头看着他,他自然知道了表哥和卓雅的事情,而这也是心宁的心病。

原本他没有打算放过卓雅的,可是现在他的想法有点变化了。

一缕烟味窜进鼻孔,谷浩阳皱了一下眉头,侧过脸看了一眼何少飞,他又点燃了一颗烟,他的烟瘾还真是挺大的。

“需不需要我帮你?”谷浩阳扯动了一下嘴角,连喷了两下鼻子。

“不用了,有的人注定这一生都不是你的。就比如心宁,无论我对她有多好,她还是会选择和你在一起,这世上的事从来都没有对错,只是选择不同而已吧。”他说的有些无奈。

是的,在他的生活和视线里彻底的消失,也是卓雅的选择对吗?她从来都没有相信过自己?

他的胃痛的厉害,汗珠从额头滚落下来。谷浩阳一下子夺过他手里的烟丢到一边:“别抽了,我送你去医院。”

何少飞摆摆手冷笑了一声:“不用了,我死不了。再说你认为我会听医生的话吗?”他无所谓的看着谷浩阳,也对,他非要这样的伤害自己,又有谁能阻止他呢?

谷浩阳回到老宅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家里的客人也都走了。本来他是想要回郊区大宅的,可是心宁却被老妈留在了身边,她不在自己身边,他怎么能睡得着呢?

他蹑手蹑脚的想要上楼回自己的房间,他觉得心宁应该睡在自己的房间里。突然一个冷硬的声音从沙发处传了过来。

“你回来了?”

谷浩阳一愣,忙扭头看了一眼沙发。原来是自己的老爸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正斜眯着眼睛看着自己。

“嗯,和少飞出去喝了点酒。”他只好硬着头皮转到沙发旁,坐到父亲对面。

怎么父亲的脸色如此的难看,好像一副很不爽的样子。

“你怎么还没休息?”谷浩阳抬手看看手表,都半夜了。

谷名川冷着脸皱了一下眉头:“你小子,自己的女人能不能看紧一点。”

“出什么事了吗?”谷浩阳被父亲说的有点摸不清头绪,是呀,这两个女人都不在,是睡了吗?

“我媳妇非拉着你媳妇一起睡,你要我去哪里休息?”谷名川脸色一下子变得更黑了。

想着自己的老婆现在除了他还愿意搂着别的人一起睡,他的心情就极其不爽。就算是自己的儿媳妇又能怎样,这也不能抢占自己在老婆心里的位置啊。

谷浩阳听到父亲的话,果然眼底也有一丝黑线闪过。陈心宁,你居然去妈妈的床上睡觉了,看来有必要让你好好了解一下我们谷家的男人了。

他们谷家的男人对于自己的女人的占有欲是极强的,任何人都不许染指。

谷浩阳站起身来:“爸爸,你稍等一下,我把心宁带走。”

“你妈不会同意的?”谷名川有点无奈的叹了口气,他天不怕地不怕,唯一怕的就是老婆了,只要老婆不高兴,他就会像是犯了错的小学生一般躲在一边不敢出声。

“我有办法。”谷浩阳的眼中居然闪过一丝丝的调皮,这样的表情有好多年都没有看到过了。

谷名川还没从儿子这久讳了的坏坏的表情当中缓过神来,谷浩阳已经上了楼站在自己的房间门口。

陈心宁已经睡了,这一晚上她被沈清仪拉着不停的给人家敬酒,虽然她喝的并不多,但终究还是不胜酒力,有点醉了。

沈清仪坐在床上,身子靠在床头,看着此刻就躺在自己身侧熟睡的陈心宁,心里还真是感慨万千。

当年就是这个女人在那个没有人烟的地方陪着自己的儿子,不得不说,是她给了儿子继续活下去的勇气。

在面对儿子赠与她那么大一笔财富的时候,她不为所动,她所要的就是儿子好好的活着。这个女人爱自己的儿子是爱到极致了对吗?

她仔细的打量着她精致的脸,尽管她已经知道了陈心宁之所以整容的原因,但是眼前人的脸却是那么的自然,丝毫看不出动过刀子的痕迹,也或许她根本就没有动过刀子,只是修复了一下受损的皮肤吧。

现在的她怎么看这儿媳妇怎么顺眼了。她微微一笑,伸出手想要关了床头的灯,门突然开了,谷浩阳走了进来。

“嘘……。”沈清仪把手指放在唇上做出了让他小点声的动作,怕儿子的脚步声把她吵醒。

谷浩阳看着床上,陈心宁躺在母亲身侧,而且她们还盖着一个被子,也难怪父亲会不高兴,就是她看到了也实在是心里酸的很。

“你做什么?”沈清仪看着谷浩阳走到床边,伸出胳膊想要抱走陈心宁的样子忙小声阻止着。

谷浩阳看着母亲,这个被父亲宠坏了的女人,五十几岁了,依然美丽优雅。他轻声的说:“我抱她回我的房间。”

“不行,今晚她就睡在这儿,哪也不许去?”沈清仪眼神当中闪过一丝不悦,怎么回事?儿子也不听话了。

谷浩阳看着睡的正香的陈心宁,脸上还微微泛起了淡淡的绯红色,心里一由的一动,今天晚上若不能搂着她睡,恐怕他这一夜都会失眠的。

“妈,您还想不想抱孙子了?”谷浩阳一本正经的看着母亲,他知道母亲心里最想的是什么?

果然沈清仪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你是说你们要给我生孙子?”

“当然了。”

“可是她的身体……。”沈清仪知道她的身体不好,还得过那么重的病,就算是不能给她生孙子,她也认了,但是这终究也是有点遗憾。

“妈,她行不行也不是您说了算的,我们现在缺少的就是机会呀!”谷浩阳看到老妈眼里闪过的一丝希望的光芒,忍不住笑了一下。

“快快,把她抱走!”沈清仪忙摆摆手,示意让他快点带着他离开,那样子恨不得明天早上一睁眼她就能抱上孙子似的。

“那我走了?”

“嗯。”

谷浩阳轻轻的抱起了陈心宁,这家伙果然睡的很熟,到现在都没有醒的意思。不过她在自己怀里一向是睡的很安心的。

他低下头看着她,她的脸紧贴在自己的胸口呼吸均匀,鼻息中温热的气流扫过他的胸口,仿佛有一只小手在一下下的挠着自己的心脏,好吧,他还真的要快些把她带回房间冷静一下。

看着儿子宠溺的眼神看着陈心宁,沈清仪默默的念道:但愿很快就会有他们的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