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二十六章 回归本性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一年多不见,英子长高了很多,而且也越来越漂亮了。她看到陈心宁非常高兴,粉嫩嫩的小手一只抓着陈心宁的手不愿意撒开。

陈心宁抱着她开心的在她脸上亲了一下:“英子,想没想我?”

“想了,英子都有好久没有看到陈阿姨还有何叔叔了,你们都去哪儿了?为什么都不来看我。还有何叔叔,从我来到这里他一次都没有来过。”英子还是比较认亲的,当初她病重,是陈阿姨还有何叔叔在她身边照顾她,还给她花钱治病,在她小小的心里,似乎这两个人才是最重要的。

陈心宁抚摸着她的头发:“何叔叔他很忙,没有空来看你,不过我会告诉他,你很想他,让他有空就来看你好不好?”

英子点点头:“好的,阿姨,你什么时候和何叔叔结婚啊?”小孩子的想法就是这么简单,或许在她单纯的认知里,何少飞和陈心宁才应该是一对。

英子的话刚说完,陈心宁就感到了一束寒光笼罩住了自己。她扭头一看,果不其然,谷浩阳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这小丫头,看来她对何少飞的好感度要比自己好多了。

陈心宁忙吐吐舌头,知道他一定是又吃醋了,想着心里也有些好笑,他们都要结婚了,他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她站起来,挽着谷浩阳的胳膊笑眯眯的对英子说:“英子,我要跟谷叔叔结婚了,而且等我们结婚以后,会把你接到我们家里去住,你觉得这样好不好?”

英子晶莹的大眼睛看了谷浩阳一眼,马上避开了他的视线,这个叔叔眼睛里有一种很邪恶的东西,让她感到了害怕。

小孩子吗?谁对她笑,她就认为谁是好人,谷浩阳这个样子,也难怪英子有点排斥他了。

“怎么,不喜欢谷叔叔吗?”陈心宁又蹲下身子看着英子,知道这孩子可能还没办法适应谷浩阳这个样子。

英子低下了头想了半天:“我是想和陈阿姨住在一起,而且我也希望你来做我的妈妈,可是……。”她又偷偷抬了一下头看了一眼谷浩阳,忙把头又垂了下来:“如果你做了我的妈妈,那么他是不是就是我的爸爸了?”

“当然了。你不想有自己的爸爸妈妈吗?”陈心宁知道让英子接受浩阳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必竟浩阳这性格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改变的。

“想啊!不过我还是喜欢何叔叔。”小孩子当然是不会撒谎,她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陈心宁无奈的叹了口气:“英子,以后你也一定会喜欢上谷叔叔的。”

谷浩阳看着眼前的这一大一小两个人不停的聊着天,竟然有了一种被忽视的感觉,心宁看英子的眼神,满满的都是关切,这小丫头若是住进他们家,还不把心宁的爱都分走了,想想他的心里居然酸了起来。

由其是英子这么喜欢少飞,她把他和心宁当成了一家人,自己好像成了多余的了。

太阳快落山的时候,陈心宁才和英子依依不舍的分开,和韩冰打过招呼离开了。

只不过,谷浩阳这一路都没有说话。陈心宁知道他心里有点不高兴,当然不是不喜欢英子,一定是因为英子太喜欢少飞的关系,不过看到他居然和一个小姑娘怄气,她居然有点好笑了起来。

“我们回来的事少飞还不知道吧?要不要去给他一个惊喜啊?”陈心宁弯弯嘴角故意气他。

谷浩阳开着车,却忍不住横了她一眼,尽管他知道心宁和少飞他们之间没有任何的男女关系,可是少飞必竟是那么优秀的一个人,压力还是有的。

“你想见他?”他气呼呼的说。

“嗯,难道你不想见吗?”

“见也可以,明天吧!”

“现在还早,不如约少飞一起吃个饭吧?”陈心宁仍然不知好歹的说着。

她好像丝毫感觉不到他浑身上下的那股戾气似的,一再的惹怒他。

“说了明天!”他冷冷的回了她一句就再也不说话了,回了国还真是有很多事让他操心的。比如少飞,这小子,干嘛要这么优秀呢?他也是气晕了,居然嫉妒起自己的兄弟来了。

王阿姨看到他们俩个回来了,忙迎了出来:“你们回来了,夫人打过好几个电话,问你们有没有回来了。”

“有事吗?”陈心宁见浩阳不理人,只好她来问了。

“夫人说明天想和心宁去选一下首饰,明天你还有其他的安排吗?”

陈心宁看了谷浩阳一眼忙摇摇头:“没什么安排。”不过选首饰也不会选一天,总是有时间去见一见她想要见的人吧。

“浩阳,你不一起去吗?”陈心宁转头看着他,明显他是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我明天要上班,要不怎么养你?万一你在和别人跑了呢?”他闷闷的说着,心里真是不爽到了极点。

“不去算了,我和阿姨一块去。”陈心宁故作生气的回了她一句,不过他这个样子可比以前接地气多了。

王阿姨见他们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这样子太像是小俩口闹别扭了的感觉,看少爷的样子应该是活过来了吧。

谷浩阳看到王阿姨在笑,又看着陈心宁那无所谓的姿态,还真是有点火大,伸出手一下子抓住她的手腕把她带进房子。

王阿姨看着少爷拉着她上了楼,忙喊了一句:“一会儿吃饭了。”

“好的,王阿姨!”陈心宁一边被他拉着走一边回了她一句。

看来心宁不知道又说什么让少爷不高兴的话了。王阿姨心里猜测着,她晃晃头,回厨房做饭去了。

陈心宁被谷浩阳带进了屋子,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谷浩阳的吻就如火把一般把她吞噬了。

她整个人被他按在墙上,两个人的身子几乎是密不透风。

她用力的推着他,可是她越是反抗越是惹来他更疯狂的索取。

看来这一回他是真的生气了,她是那么爱他,无论他对自己做什么,她都不讨厌,只是现在,好像天还没有黑,而且还没吃晚饭……。

她刚刚有点走神,就被他抱在了床上,他就像是一头愤怒到极致,忍耐到极致,饥饿到极致的雄狮,此刻就是他彻底爆发的时候……。

等她醒来的时候,应该是第二天早晨了。她是被饿醒的,昨晚他们好像都没有吃饭。

阳光照在大床上,她眯了眯眼睛,想要伸出手遮挡一下阳光,却发现她浑身酸疼的厉害,连胳膊都抬不起来了,她的脸一下子红了。

可是浩阳他却明明不在床上,他去哪儿呢?他不累吗?

“醒了?”一丝深沉而充满魅惑的声音传进耳朵。

她扭过头看过去,谷浩阳穿着睡袍正站在床边微笑的看着他,他反而是一副神清气爽的样子,看来男人和女人的体力还是有些差距的。

不过看到他那有点色眯眯的表情,她还是忍不住把头往被子里缩了缩。

“别藏了,都被我看光了,还躲什么?”谷浩阳逗着她。

“你还说!”陈心宁忙打断他的话。

“今天不是要去见少飞吗?还去吗?”谷浩阳一脸坏笑的盯着她。

陈心宁动了一下身子,全身的力气都好像是被抽走了一样,别说下床了,就是翻个身肌肉也是酸疼的不行。

“你是故意的!”陈心宁气鼓鼓的说。现在她才明白,他说让自己明天去的意思,他就是不想让她去见少飞,现在她四肢无力不说,还有身上无处不在的吻痕让她怎么出去见人呢?

谷浩阳并不否认她的说法,而是坐在床上,把她从被窝里捞了出来。

“你干嘛?”她还光着身子呢?

谷浩阳抿唇一笑,抱起她走进了浴室。

浴缸里放满了水,而且上面还飘着一层的玫瑰花瓣。他这是要给自己洗澡吗?

陈心宁想到这,脸更加的红了,不由的把脸深深的埋进他的胸口。她不是二十几岁的小女孩,可是让一个大男人给自己洗澡终究还是不好意思。

谷浩阳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妥,把她稳稳的放进浴缸,手指温柔的滑过她的肌肤。

“那个,我可以自己洗。”陈心宁觉得嗓子都要冒火了,难为情死了。

“不疼吗?”他的声音有点沙哑,他承认,过去的三十年中没有一个女人能勾起他最原始的欲望,可是陈心宁就可以,若不是考虑着她的身体吃不消,他可是不想放过她。

陈心宁扭过头去,不敢看他,疼死了,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疼的,还不是因为他。

“不然叫王阿姨来帮你洗?”他闪过一丝的坏笑。

“不要!”陈心宁忙抓住他的手,她现在浑身上下都被他种了草莓印,怎么好意思让王阿姨看到啊。

“那就乖一点。”他一边说着,一边认真的帮她洗着澡。

浴室里的温度瞬间升高了好几度,再这样下去,还真是有点危险。

“少爷,早餐我放在房间里了,提醒心宁别忘了吃啊?”王阿姨把早餐放在床头,说了一句退了出去。

这两个人,昨晚上都没下来吃饭,王阿姨自然知道他们现在是如胶似漆的时候,恐怕分开一会儿都会受不了吧。

年轻人谈个恋爱,让她这么大年纪的人都跟着脸红心跳的,她在想要不要请个假,回夫人那边住段时间。

洗完了澡,他用一块浴巾把她包了起来,从浴室里把她又抱出来,放到床上。

端起床头上的牛奶送到她唇边:“来,把牛奶喝了。”

“我自己来。”陈心宁可不想让他如此的侍候,还真是有点不太适应。

“你身子疼,再说你都侍候我那么久了,现在应该换成我来侍候你了。”他说的很认真,也许这就是他的想法吧。

以前就算他再在意她,心疼她,却极少温柔的对待她,在他的生命中,这部分是缺失的,所以他要用余生都补回来。

陈心宁见他真诚而又不妥协的样子,所以只好自己服了软,把他喂给自己的东西都吃了,明明自己就很饿。

“你不吃吗?”她见他一口都没吃,不由的问了一句。

“我吃过了。”他拿过纸巾给她擦擦嘴:“累就再睡一会儿吧。”

“那你呢?”陈心宁被他按在床上,拿过被子给她盖上,他这个样子好像没有要休息的意思。

“我今天去公司上班。”

“今天就去?”陈心宁侧头看着他,他来到衣柜旁,拿出要穿的衣服,脱掉睡袍,很快的换上了西装,转身走到床边。

穿着量身定制的衣服,他越发显得光彩照人了,仿佛所有的人在他面前都会黯然失色一般,当然也包括女人。

这就是她的丈夫对吗?就是十年前呆头呆脑的哑巴?陈心宁看着他神采奕奕的样子,脑子里居然有了片刻的恍惚,她都有点不确定了,这个人和哑巴真的是一个人吗?

谷浩阳扬唇微笑了一下,低下头,凑近她的唇边,充满磁性而略显沙哑的声音响在她的耳侧:“是呀,我要去为你打工了,在家乖乖的等我回来。”他说完,在她唇上印上了他的吻,才依依不舍的站了起来。

“不行,今天你妈妈要和我去选首饰的。”陈心宁红着脸,可是自己这个样子怎么出去见人啊。

谷浩阳邪魅的笑了一下:“我一会儿告诉她不要来了,你睡吧。”他利落的转过身子出了门。

陈心宁看着他的样子,或许这就是他十年前的样子吧?和哑巴不像,和十年后的他也不像。他回到了他最初的状态。

不过以前的他好像可是一个不良少年,那么他对她还会像之前那么的依恋吗?

她思索了片刻,不过她还是很累,一会儿的功夫就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