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二十五章 我恨你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吃过午饭,陈心宁说带着谷浩阳去外面转转。她想要看看英子,所以要等到下午英子放学才行。

陈心宁挽着谷浩阳的手臂和他漫步在林间小路上。外面的空气真的非常好,她猛吸了一下鼻子,这里是她小时候生活的地方,每一处她都非常熟悉。

“小的时候我偷偷跑出了孤儿院,就跑进了这个森林里,那天下了好大的雨,雷声特别大,而我居然迷路了,那个时候我怕极了,蹲在一棵树下发抖。本来我是要出来找妈妈的,可那个时候只有我一个人,雨水把我浇的透透的,人也病了。

我后悔了,为什么要找妈妈?她都已经不要我了,如果她是爱我的,又怎么忍心把我一个人丢在路边不管我的生死。”

陈心宁平静的说着,仿佛现在说的都是别人的事情。过去这么久了,她早就已经释怀了。虽然她内心深处也曾想过想要找到妈妈,找到家人,可是没想到她的家人是那么的自私,对她这个被抛弃的女儿,根本没有半点亲情可言,他们只是想在她身上捞到更多的好处。

而且还不止一次的伤害她,伤害浩阳。她把他们拒之门外,在别人看来是有点不近人情,可是谁又能明白她从小到大,对他们心里的那份绝望呢?

谷浩阳突然停了下来,反而紧紧的握住她的手,心宁,你要说什么呢?和我在一起,依然无法让你忘掉以前那些不开心的事情吗?

还是你在怪我,怪我把他们囚禁起来。可是我已经让小来把他们都放了,只因为他们是你的家人,就算他们不曾爱过你,可是为了你,我依然给了他们机会。

陈心宁见到他满眼的疑惑,不由的轻笑一声:“我没事,我觉得伤心的事情都过去了,我和你都不应该在纠结过往,而是应该更加珍惜现在的生活。无论曾经是多么的痛苦,多么的让人绝望,但是我们必竟走过来了,而且还活着,这就是上天给我们的恩赐对吗?”

谷浩阳看着她,她好像真的快要成了心理专家了,她居然能猜到他此刻心里的问题,关乎生死的问题。

以前他冷漠残酷,似乎不把所有人的命放在眼里,可是现在却不一样了,那个因为自己而死的女人如今总是让他时时想起,如果不是他,她怎么可能会死呢?

尽管他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补偿过她的家人,可是必竟他们失去的是自己最亲的人。

陈心宁见他陷入了沉思,不由的伸出手,轻轻点着他的眉心:“好了,放松一点,瑞恩说,过去只是一种人生经历,不应该成为负担,所以过去也不应该是你我的负担,只当是修行了。”陈心宁用手描画着他的嘴唇,希望他能够放松下来。

谷浩阳长出了一口气,而她用手在自己的嘴唇上流连,他不由的邪恶的笑了一下,拉下他的手:“好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生活下去的,只要你陪在我的身边。还有,如果你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我,就把力气用在晚上吧!”

他**的说着,面对着自己爱了这么多年的女人,他还能和她保持着距离,还不让人笑死了。

陈心宁的脸一红,这个哑巴,现在尽会说些让人脸红心跳的话了。她不由的将头扭到一边,不去理他。

突然她看到了树后面的一个身影,修长而健硕。他怎么会在这儿。

她看着对方,而他并没有要躲的意思。陈心宁又朝着幸福之家的方向看过去,难道这里有他要找的人吗?他在这里出现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怎么了?”谷浩阳觉得她眼神有点怪,不由的顺着她的眼神看过去。

阿峰?

他怎么会在这儿?

阿峰从树后面走了出来,看起来他也并没有要躲着他们的意思,只不过刚才看到他们俩人你侬我侬的样子没有好意思打扰。

“你怎么会在这儿?”陈心宁越发觉得奇怪了,因为在这里,阿峰曾经救过她,如果之前说是偶然,那么现在呢?他怎么还会在这儿呢?

阿峰看了谷浩阳一眼,转对陈心宁苦笑了一声:“我一直在这儿。”

“你在这儿要做什么?”陈心宁不安的看向了幸福之家,这个男人的手段她清楚的很。这里都是一些孩子,还有一些阿姨,应该和他没有交集才对。

谷浩阳也有点意外他的出现,他眯起了眼睛注视着他,并没有多言。

“陈小姐,我只是想要求你一件事情。”

“什么事?”陈心宁有点意外,他会有什么事情要求自己呢?

“你知道楚小西是我的女儿,可能用不了多久,你也能知道韩冰和我是多年的恋人。”

“你说什么?”陈心宁睁大的眼睛,这一点她有过一丝丝的怀疑,她怀疑阿峰出现在这里可能是因为幸福之家里的某一个人,但是她没想到会是韩冰。

“是的,知道你们来,所以我躲起来了,只要我不在你和韩冰面前出现,你暂时还不会知道我们的关系,但这并不是我要隐瞒你的原因。”阿峰淡淡的表情实在让人捉摸不透他心里的想法。

“你先闭嘴!”陈心宁突然想到了什么,心中不由的一阵猛跳,她盯着眼前这个曾经给了自己无限恐惧的男人,他想要干什么,难道他还要做伤害韩冰的事情。

谷浩阳被陈心宁的这一声吼也吓了一跳,在他的印象中,这个女人说话一向是和气并且不卑不亢的。

“你是不是想说其实楚小西就是韩阿姨的女儿?”

阿峰点点头,如果陈心宁知道了他和韩冰的关系,这件事情很容易就猜到了。

“那你求我什么呢?这么大的好事你为什么不跟韩阿姨说?”

“我求你就是不要告诉她这件事!”

“为什么?你知道她这一生过得有多苦吗?一个母亲弄丢了自己的孩子是怎样一种伤心你不明白吗?为什么明明找到了却不告诉她!”陈心宁实在无法理解他的这些想法。

“陈小姐,你知道她是一个善良的人,你认为她忍心把孩子从她的养父母身边夺走吗?还有这么多年她都没有照顾过这个孩子,你以为她有这样的胆量去面对她吗?告诉了她,只会让她更痛苦你明白吗?”阿峰一直瞒着她,就是不希望让她跳进矛盾的漩涡无法自拔,谁又能理解他的苦心呢?

陈心宁都快要被气笑了,她走到阿峰面前摇了摇头:“我就想问你,你凭什么帮她做决定,就像你帮助小西做决定,你认为小来不能给她一个她想要的生活,所以你逼死了他,你有没有问过小西,她究竟想要怎样?

你知道她心里的感受吗?我想不管她心里有多么的为难,多么的纠结,她只是想要小来好好的活着,而你居然利用你所谓的父爱来帮她解决这一切,现在好了,你以为这样她就快乐了吗?你以为这样她就会把他忘记了吗?

不要说什么时间会冲淡一切,我告诉你,时间能够冲走的就不是真爱。现在小西她快乐吗?你见到她眼里的绝望你就没有后悔你的这个决定吗?”

谷浩阳转头看着陈心宁,她的表情真是愤怒到了极点,可是这样的她,反倒让他对她有了一种全心的认知。看来在她温柔的外表下也藏着一副利爪,没有被攻击的时候隐藏的很好,现在却显露了出来。

阿峰被她说的一愣,这个女人什么时候会发飚了,他记得哪怕自己强行抓走了她,她也不曾这样歇斯底里过,而她如今这样却并不是为了她自己。

“还有,韩阿姨这么多年,已经够可怜了,如果你还爱着她,为什么不把这件事情告诉她,要怎么决定是她自己的事,你为什么总要把你的想法强加给她。

你们这些男人,打着爱的旗号,口口声声是为了对方着想,可是又有谁真正关心和在意过她们的想法,你以为你安排的这一切,她就会接受,就能去接受吗?”

谷浩阳听到她说的话,心中狂跳了两下,她在说阿峰,但是在他听来好像说的是他一般,他以前就是这样吗?没有在乎过她的感受?

阿峰被陈心宁说的是哑口无言,他以为他这么做是为了让他最爱的女人少受痛苦和折磨,却没想过这究竟是不是她想要的。他的爱就是这样的自私吗?

他看着陈心宁,或许她说的有些道理。但要怎么做,他还需要时间考虑。

阿峰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这是他躲在这里想要见陈心宁的目的,却没想到被她教训了一番,到让自己的想法动摇了起来。

陈心宁握紧了拳头,韩冰把自己的一生都交给了孤儿院,她心中的苦难道他就不明白吗?她在看到这些可怜的孩子的时候,更多的不是在思念自己的孩子吗?他有什么资格瞒着她,瞒着这个可怜的母亲。

“心宁。”谷浩阳见她气的浑身发抖的样子,忍不住轻声的唤了她一声,希望她能从愤怒中走出来。

“还有你!”陈心宁反而转过头盯着谷浩阳,她的眼中没有了以往的温暖,却多了一份凌厉:“你和他一样,总是按着自己的想法做事,你以为你给我安排好了一切,下半生可以衣食无忧,可以过上富婆的生活,可是你知道吗?我什么都不需要,我只需要你活着,而且是好好的活着!

我恨你!从你对着自己举起枪的时候我就恨你,因为你想过要离开我,想过要把我一个人留在这个世上,你,还有小来都是自私的,如果真的爱一个人,为什么不想好好的陪着她,过去就是过去了,为什么还要纠着不放……!”

陈心宁说红了眼,这么久以来压在她心底想要对他说的话终于一骨脑的说了出来。面对着疯傻的哑巴,她心里无边的痛和绝望他能明白吗?

谷浩阳看着她因为激动而滚落的泪珠,心好像是被揪起来一样的痛,这么久以来,她都宠着自己,让着自己,小心翼翼的,其实是怕再失去他,怕他再想不开……。

他伸出手,一下子把她搂进了怀里:“别怕,以后都不会了,我不会再让你恨我了!”

“你保证!”陈心宁抬起头看着他,她刚刚是怎么了?怎么能和他这样说话呢?她一定是疯了。

谷浩阳看着她泪眼婆娑的样子,居然是如此的让人心疼。他怎么可以让她掉眼泪呢?

陈心宁等着他的回答,而他却没有说话,反而是在她唇上落下了重重的吻:“以后我都不会再做傻事了!”谷浩阳在她唇边轻声的说着,嘴唇却不想离开她一丝一毫。

这是他给她的承诺对吗?以后他都不会让她为自己担心了?

陈心宁觉得心中一暖,紧紧的搂着他精瘦结实的腰,她相信爱是可以改变一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