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四十九章 应付记者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漫长的等待是对每一个人的煎熬,卓雅站在手术室门口,她想离他近一点,更近一点,如果可以,她宁愿躺在手术室里的人是她。

陈心宁默默的叹了口气,走到卓雅身边,搂住她的肩膀:“卓雅,别担心,少飞他会没事的,他一直很坚强的。”

卓雅眼中噙着泪珠,她颤抖着嘴唇,却半个字也说不出来。

沈君仪捂着胸口,看着卓雅失魂落魄的样子,心中不禁生出一丝怜悯与后悔,如果不是她一直坚决的反对他们在一起,少飞是不是就不会这样放弃自己,把自己弄到这步田地。她爱她的儿子,可是这种过度的爱有时候却是伤人的锐器,或许她应该早一点接受他们,而现在会不会太晚了呢?

她走到卓雅身边,原来她心里已经不排斥她了。

“卓雅,念念还好吗?”她轻声的询问。

听到沈君仪问及念念,她仿佛才回过神来,转头看着沈君仪,她依然端庄优雅,但此刻眼神中却显示出一丝的慌乱和心痛,也是,所有人的心都乱了。

“吴阿姨一直带着他,没事。”卓雅总算有了知觉知道开口讲话了。

“如果少飞能逃过这一劫的话,你们就把婚结了吧?”沈君仪以为让她说出这句话一定是非常困难的,可是没想到说的时候倒没有想象的那样的艰涩,反而是非常流畅,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心里已经默默的接受了她不是吗?

是少飞为了她取消婚礼,还是卓雅带着孩子出现,或是更早的时候,她已经记不清了。

何向天微微一愣,虽然他一直没有反对儿子和卓雅的事,但是老婆这么快就改变主意让他还是有点意外。

谷浩阳则微微皱起了眉头,能不能和少飞在一起,那还真是要看少飞能否安然无恙。

陈心宁则是最兴奋的一个,她一下子抱住卓雅:“你听到了吗?卓雅,阿姨同意你和少飞在一起了,卓雅,以后你不再是孤单的一个人了。”

她高兴极了,卓雅这一生经历了太多的不幸,而以后,会有一个好男人愿意一辈子照顾她,爱护她。

卓雅噙在眼窝中的泪水最终还是流了下来,她爱少飞,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一点点的爱上了他呢?

是他帮她赶走了那些小流氓的时候,还是她把第一次交给他的时候,是他陪着她去医院产检的时候,还是他把她从租住的小屋带回来的时候,他为自己做的每一件事,她都记忆深刻,每一件都让她陪感温暖。

她心里无数次的暗暗想过可以和他白头到老,虽然那时候她觉得这些都是奢望。

“只要他能好起来,我什么都听他的。”卓雅望着手术室的门,少飞,你一定要好起来。

拐角处一条秀丽的身影默默的注视着他们,她精致的脸上掠过一丝心痛,少飞,没想到为了卓雅,你会真的搞坏了自己的身体。

就象那次,她眼睁睁的看着他口吐鲜血,他微笑的告诉她,他把他的心咬碎了,他已经给不了她任何的东西了。

杨思晴听到沈君仪说要他们领证的话,手不由的握的紧紧的。沈君仪最终妥协了,她不能再看着儿子继续痛苦下去。就算她不让步,何少飞和她也不过是彼此人生中的过客,他不会给自己一个爱上他的机会的。

现在龙裕被打击的很惨,他们父女两人已经是自顾不暇,谷浩阳的手段狠辣,一年前的事恐怕他并没有忘。

若不是他疯了一年多的时间,恐怕龙裕早就破产了吧?如今谷浩阳拒绝和他们谈话,他是一心想要压死他们。

突然一位身材魁梧的保镖快步走了过来。

何向天看了他一眼,有些意外:“大军,不是让你在外面守着吗?怎么进来了?”

“老爷,外面来了一大批的记者,他们好象知道了少爷病了的消息,所以都围在门口不走啊!”大军擦着额头的汗水。

何向天皱了一下眉头,如果少飞病重的消息一传出去,对整个股市和本地的经济打击会是非常的大,何少飞住院手术的事一直很保密,媒体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何向天看了一眼手术室,灯还一直亮着,他的心里非常的担忧,但是这件事情必须要有人出面解决。

他跟着大军想要下楼。谷浩阳一下子拉过陈心宁的手拦住了何向天:“姨夫,您不要去,这件事情交给我好了。”

何向天看着谷浩阳,他要帮自己解决这件事?

“外面的人都猜测是少飞住院了,如果您在这个时候出现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谷浩阳自然知道眼前的形式很严峻,何氏是大集团,如果有任何的风吹草动,后果都是不可估量的。

何向天果然停住了脚步:“那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他相信浩阳能把事情处理好的。

谷浩阳拉着陈心宁走到了电梯门口,不由的往拐角处看了一眼,杨思晴没有想到谷浩阳会朝着她看过来,被她看了个正着。

谷浩阳松开陈心宁的手走到杨思晴面前,他四下看了一眼:“杨小姐的消息很灵通啊!”他言语中的怒气毫不掩饰。

杨思晴仰起了头,尽管她们要被谷浩阳逼得快破产了,但是她依然骄傲的如同公主一般,至少在这个人面前,她不能低头。

杨思晴习惯性的扬起脸上的笑容,她的心里对这个男人充满了恐惧和恨意。

“这当然要感谢谷先生的手段,恐怕这世上也只有你才能把我父亲逼到需要住院抢救过的地步吧?”杨思晴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不由的握紧了拳头,如果可以,她真想一拳打过去,打的他满脸开花。

谷浩阳微微怔了一下,他扭头看向另一侧的手术室,难怪她会出现在这里,原来杨瑞航病了。

听杨思晴的口气,这好像都是他的错一般。但他可不这么认为,他低沉的声音响在她的耳侧:“年纪大了,就要多注意一下身体,该养老的时候安心养老不就好了?”他冷笑了一声,转回身走到陈心宁身边,牵起她的手进了电梯。

陈心宁看着杨思晴充满仇恨的目光,不由的扬起头看着谷浩阳,她知道一年前杨瑞航想要与人联合对付他,但是这也要怪卓安,否则浩阳怎么可能会对他如此的仇恨。

看来得罪他的人下场都好不到哪里去?或许他一直都是这样的人吧?

“看什么?不认识了?”谷浩阳感受到了陈心宁的目光,但这样的目光让他有点不自在,或许在这个女人心里认为他做的事情都有点过份吧?

“不是,浩阳,卓安已经死了,杨瑞航也只是被人利用而已,你能不能高抬贵手放他们一马?”陈心宁小心翼翼的说着,她可不知道这家伙会不会一下子不高兴了。

谷浩阳扭头看着她,这个女人,一如既往的善良:“你知不知道,如果我和你一样这么善良的话,可能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他轻声的在她耳边说着。

陈心宁的心一下子抽紧了,是呀,商场杀伐她也见识过,残酷程度丝毫不比战场差。可是他现在的这个地位,还有什么人敢和他过不去呢?

“这一次对杨家的教训已经够深刻了,相信他们以后也不敢再这么不知好歹了,那杨小姐本来也不是什么坏人,她只是爱得太认真了而已,能不能放过她呀?”陈心宁不自觉得把声音挤进了嗓眼里,她自己都在怀疑自己这么说话是不是太自以为是了,浩阳他又怎么可能会听她的呢?

谷浩阳放开她的手,陈心宁的心中一紧,自己果然是惹他生气了,她不知所措的低下了头。

“或许如果谷太太表现好的话,我可以考虑一下你的见意。”谷浩阳有些暧昧的声音靠近了她。

陈心宁脸一红,这个浩阳,思维永远都是这么跳跃,你永远不知道他下一秒想要做什么?

但是如果真的可以让他放过杨思晴的话,是不是就能消除掉他们每个人身上的仇恨,必竟总被人恨着也不是什么好事吧?说不定哪天被逼急了会做出什么挺而走险的事情。

如此想着,她的脸不由的一红,算了,哄哄他或许事情更容易解决一些呢?

她不由的踮起脚尖,迅速的在他棱角分明的薄唇上吻了一下。

只是下一秒却好像失控了,谷浩阳没让她逃跑,伸出胳膊一下子搂住她的腰,重新吻上了她的唇,这个女人,到现在都看不懂他的心思。这几天为了少飞的事,她愁眉苦脸的,更没心思和自己亲热了,这让他心里很不是滋味,有时候他真想让少飞彻底消失,这样他就不用这么吃味了。

陈心宁被他一波一波的深吻弄晕了,他怎么了?这是医院,而且还是在电梯里,随时都有人出现好吗?她伸手推着他的肩膀,可是她越是推他,他反而吻的更深,和自己接吻都这么不专心,看来自己还要加强一下吻技了。

陈心宁被他吻的晕晕的,快要被他抽干嘴里的空气了。

电梯门在一层打开了,围在电梯门口的记者正拿着手里的摄像机手机对着电梯口,若不是有保安拦着,恐怕他们早就冲进了电梯了。

只是没想到电梯打开的时候,他们居然看到了一对年轻人此刻正抱在一起忘情的亲吻着,这个可是够劲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