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四十八章 需要手术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何少飞躺在病床上,眼睛盯着洁白的天花板失神了。他感觉到了自己病的不轻,这一年多来,他从来都没有好好的照顾自己,他任凭胃痛折磨着他一天又一天。

谷浩阳站在床前,看着他苍白如纸的脸不禁皱了一下眉头。以前他的脸是多么的阳光温暖,有多少人会被他的笑容融化,而如今他的笑容再也没有了。

“怎么?躺在这里很舒服对吗?”谷浩阳依然挖苦着他。他从来都不会好好说话,他的好脾气恐怕也只给了陈心宁一个人。

何少飞看了他一眼,实在是懒得和他说话,他把头扭到一边。

谷浩阳看着他手腕上的针,他们两兄弟还真是很像,一个心病了,一个身体垮了。

他默默的注视着他好久,拉过椅子坐了下来:“你需要做个手术。”谷浩阳尽量稳着自己的语气,这是阿姨拜托他来跟少飞说的,他们那些人都张不开这个嘴。

何少飞扬起唇角笑了笑:“我知道,手术吗?把我的胃切掉一块,也许会活命,也许会死!”他说的很平静,仿佛此刻他说的是一个与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的人一样。

“现在的医学水平已经很高了,而且吴医生是专家,这方面他经验很足的。”谷浩阳没有反驳他说的话,何少飞是何其聪明的人,就算想瞒着他恐怕也瞒不了。

何少飞转过头看着他,浩阳他变了好多,他的脸上没有那么冷了,多了一丝温暖,是心宁改变了他。女人真是充满魔力的生物,她可以把魔鬼变成人,同样也会把人变成魔鬼。

“浩阳,你现在过的幸福吗?”何少飞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的脸,虽然在他的脸上看不到太多的表情,但是他就是能感觉到他现在过得其实很好。

谷浩阳并不否认,他点点头:“是的,现在我拥有了自己心爱的女人,而且还有一个乖巧懂事的女儿,当然幸福。”

何少飞垂下眼帘轻声的说:“我也想给心宁幸福,而且我也能做到……,只不过她从一开始就是你的,没有任何人有够分走她爱你的那颗心!”何少飞轻叹着。

谷浩阳握紧了拳头,当着他的面说可以给自己女人幸福的男人,他绝对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若不是看在他病重的份上,他会一拳打过去。

“我也想给卓雅幸福,她不相信我,她认为我没有这个能力。其实她想的也对,现在我还真是没有这个能力了,我什么都给不了她。”何少飞说到卓雅的时候眼神黯淡了下来。

“只要你好好的,我才会放过她!否则……!”谷浩阳冷笑了一声:“没有人能保护好她。”他语气中满是威胁,但谁也不敢打赌他不会这么做。

“你敢!”何少飞的心一颤,浩阳他到现在还在恨卓雅对吗?他不会给她活命的机会,哪怕她是自己最爱的女人。

“这世上还有什么是我不敢做的?”谷浩阳冷笑了一声反问着他。

何少飞愤怒的盯着他,他握紧了拳头,真想和他来一场生死决斗,打得他满脸开花。

“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我说到做到!还有,手术安排在了周四。”谷浩阳说完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了出去。

何少飞最讨厌他这种不可一视的样子,还让你拿他没有半点办法。

卓雅,真的是我错了吗?我就不该把你带回来!我不该让你看到这样的我!

夜深了,他吃了药躺下了,白天,家里人都来看过他了,爸爸,妈妈,阿姨,姨夫,心宁,却唯独没有看到卓雅。

他的心里有种失落的感觉,但是又觉得这样何尝不好呢?如果自己没办法活下去,又何苦拉着她一起难受呢?

他睡得迷迷糊糊的,却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什么人抓在掌中,软软的触感是她熟悉的感觉。他想要睁开眼睛,可是眼睛却怎么样也无法睁开。

也许是做梦吧?可是明明他好像听到了有人说爱他的。

一连几天,他都在做着同样的梦,却怎么也无法从梦中醒来。

谷浩阳把手头上的工作安排好了,才打了一通电话:“心宁,一会儿你去医院吗?”

“去啊!少飞上午十点的手术,我怎么能不去?你呢?”陈心宁询问着他,今天他有重要的事情要处理,所以一大早就离开家了。

“我马上开车过去,你开车小心点。”他不放心的嘱咐着她。

“我现在可是老司机了,你不用怕的。”陈心宁一边说着,一边挂上了电话。这个浩阳,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细心了。

谷浩阳迅速的下了楼,从电梯出来,刚好有个工作人员抱着一堆文件撞上来,一大堆的文件一下子都掉在了地上。

谷浩阳皱起了眉头,是哪个部门的人这么毛手毛脚的,他的脸上明显的有些不悦。

“对不起,是我不小心,没撞疼您吧?”对方先小心翼翼的陪礼道歉了。

谷浩阳赶时间,便没有太追究。

“好了,下次注意。”他简单的说。

“我知道了。”

谷浩阳转头之际瞟了她一眼,居然一下子愣住了。

眼前的这个女人,怎么是她?

“是你?”他有点意外。

“谷先生,好久不见,我现在是你的员工了。”她看到谷浩阳这张冷傲的脸,不由的满脸堆起了笑容。

“来多久了?”

“一个多月了。”

谷浩阳看着她这张熟悉的脸愣了片刻:“宁欣是吧?”

“谷先生居然还记得我的名字?我们只是在美国有过一面之缘,没想到您的记性这么好?”宁欣不无奉承的说着。

谷浩阳淡笑了一声:“去工作吧?”说完他转身离开了大楼。

宁欣抿着嘴笑了,笑容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情绪。

谷浩阳开上了车,居然有了片刻的失神,他哪里会记住什么女人的名字,若说为什么会记住,那他记住的也因为她的那张脸吧?

何少飞被推到了手术室门口,他的家人都在,心宁浩阳也都在,可是他的眼神依然充满了期盼,尽管他不愿意再连累她,可是现在他依然很想见她。

“儿子,没事的,妈妈等你出来,妈妈会一直等你的。”沈君仪早已控制不住泪水。

“好了,吴医生都说这是个普通的手术,你别太担心了。”何向天安慰着老婆,其实他心里又怎么可能不紧张呢?但是他是男人,如果他不坚强,他的女人岂不是要崩溃了。

“妈,我没事,一个小手术而已。”何少飞躺在床上拉着妈妈的手:“您身体不好,回去休息吧,一觉醒来,我就没事了。”

他的胃痛的要命,额头的汗珠大滴大滴的滑落。过去的一年,他一直都在忍着。他以为只是酒喝多了,他以为只是小毛病。

“你这孩子,就会说好听的哄我。”沈君仪擦着眼泪。

“手术马上要开始了,家属可以先去休息室休息一下好吧?”护士推着病床客气的说着,她比任何人都清楚,眼前的这些人哪一个都不是普通的人。

何少飞看着陈心宁,她站在浩阳身边,焦虑的看着自己,他冲她微微一笑:“心宁,你过来,我想跟你说几句话。”

谷浩阳一听,不由的一下子抓住她的手,这个少飞,是个什么意思,跟心宁有什么好说的。

陈心宁无奈的叹了口气,这浩阳,占有欲也太强了,少飞他现在虚弱成这个样子,还有什么威胁啊?她把手从他的手掌中抽了出来,瞪了谷浩阳一眼,走到何少飞的床前。

谷浩阳瞬间有种被她抛弃的感觉,心里一阵不舒服。

“少飞,你一定会没事的。”陈心宁鼓励着他,她假装很坚强,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心是有多么的痛,在过去的几年中,少飞他给了自己无数的温暖和帮助,她和他会是一生的朋友。

何少飞苦笑了一声,他压低了声音:“心宁,如果我有什么不测,你一定要替我保护好卓雅,只有你能做到。”

陈心宁愣了一下:“少飞,你别说傻话,卓雅和孩子都需要你的照顾,你会好起来的。”

何少飞看了看她身后的浩阳,他正用嫉妒的眼神看着自己,他也实在是觉得好笑,浩阳如今都和心宁结婚了,他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我是不放心浩阳这小子。”何少飞说着,身上的力气似乎已经耗尽,胃痛的让他无法开口说话。

“好了,家属先让让,病人现在不易说太多的话。”护士又催了一遍。站在手术门外这么久,这道门到现在还没有进去。

大家看到少飞难受的样子,只能闪开路,让护士推他进去。

何少飞勉强睁着眼睛看着远处,他一直在期盼什么呢?他从心底苦笑着,如今他连一个健康的身体都不能给她,又何苦对她充满着幻想。

手术室的门开了,何少飞被推了进去,门关上的一瞬间,他似乎出现了幻觉,他觉得卓雅好像向他跑了过来。

他努力的睁大着眼睛,眼前的人一点点清晰起来,是她,她挡住了即将关上的手术室的门。

她抱住了他的肩,温热的泪水一颗一颗敲打着他的脸,她浑身颤抖着:“少飞,我等你!”

“卓雅……。”何少飞的声音小到几乎是听不到了。

“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离开你,我要和你一起面对,一起承担!”卓雅放开他的肩,看着他的眼睛,她的眼中没有了犹豫,没有了自卑,这么长时间以来,她一直选择逃避,隐忍,他们之间的障碍从来都不是杨思晴,也不是沈君仪,他们之间的障碍只有他自己。

不相信自己的心,不相信自己在对方心里的位置是那么的重要不可取代,自以为是的想要成全对方,放下彼此,可是现在她比任何时候都清醒,她不会离开他,永远都不离开,就算是这世上所有的人都反对他们在一起,她也会一直坚持下去。

“卓雅,你爱我吗?”何少飞依然傻傻的问。

“我爱你!少飞,我真的爱你!”卓雅低下头,轻吻上他的唇,他的唇好冷,仿佛冰封了好久一般。

那天,他没有听错,卓雅说爱他,那天她就说爱他!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得到了,他便不想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