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四十章 刀口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他的唇一路下滑,却因为她肚子上一道几寸长伤口的出现而停了下来。

他的眼睛一下子聚焦在她的伤口上,看这个样子,这好像是手术后的刀口,虽然已经长好了,但是伤口却很新,在她如凝脂般肌肤的映衬下格外的刺眼了。他不由的伸出手指,轻轻的抚摸着伤处,那硬硬的触感让他的心不由的一阵发颤,她怎么了?这一年多来她发生了什么事情吗?这个刀口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有太多的疑问,不由的抬起头看着卓雅,她究竟还有多少事情瞒着自己?

卓雅感到他的手一直在自己的刀口上抚摸,心中一紧,一下子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慌忙整理着自己的衣服。

“这是怎么回事?”何少飞盯着卓雅的眼睛,她会和自己说实话吗?

卓雅努力的平复着自己的心跳:“没事,已经好了。”她故作平静的样子,其实她的心里都紧张死了,她不能把这件事情告诉他。

“我问你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不说,你以为我不会去查吗?”何少飞真的是有点火大,她依然愿意奉献她自己的身体,却不愿意把经历告诉他,这让他很是抓狂。

卓雅低下头小声的说:“几个月前我得了盲肠炎,做了一个小手术。现在已经没事了,真的!”她怕他不信,所以特别强调了一句。

“小手术?这么长的刀口你告诉我是小手术?卓雅,你是要疼死我吗?”何少飞一下子抓住她的手,她要把自己武装成多么坚强的样子才会把这当成不起眼的小手术。

“在医生眼里,这真的是小手术。”卓雅的声音更小了。

“那么是谁来照顾你呀?”

“医院里有护工,而且一周左右就可以出院了,真的没事。”

何少飞刚想继续发问,突然卓雅的电话响了起来,卓雅忙拿过自己的包,掏出手机按下接听键,把手机贴近耳朵。

不知道是谁打来的电话,卓雅在听到电话内容的时候脸色一下子变得焦急起来。

“少飞,我有点事必须马上要去办,先走了!”卓雅说着,慌乱的整理了一下衣服,从沙发上站起来就往外走。

“等等,我送你。”何少飞看她的样子应该是有急事,这么晚了他怎么放心她一个人出去。

“不用了,你好好休息,我一个人可以的。”卓雅忙阻止着。

她已经走到了门口,突然回过头来看着何少飞意味深长的说:“少飞,你会放过锦晟的对吗?”不知为何,她觉得何少飞会答应她的。

何少飞微皱起了眉头,卓雅,你的善良让我觉得除了我,所有的人在你心里都很重要。

他站起来走到卓雅面前紧盯着她的眼睛:“跟我走,我会答应你所有的要求。”

卓雅微怔了一下,看来少飞不会象以前一样被人随意的利用他的善良了。

“我考虑一下。”卓雅没敢答应他,她也要好好想想对策,现在的自己怎么能跟他走?

她说完开门迅速的跑了出去,何少飞随后想要跟出去,胃里一阵刺痛,他不由的一下子扶着门,眼睁睁的看着卓雅的身影消失在门外。

看着堵在眼前关上的房门,他强忍着痛拉开房门想要追出去,不料门口却站着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壮汉。

何少飞抬头看了一眼,这个人怎么像是父亲手下的人,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少爷,您去哪儿?”壮汉恭敬的说着。

何少飞站真了身子,眼底蒙上了一层阴影,他是父亲派来监视自己的吗?

“你少管我的事?”何少飞感到前所未有的挫败感,为什么父亲总能掌握着他的一举一动,明明他一直都躲着他,而且这一次出来是那么突然,他谁都没有惊动,父亲怎么还会知道并派了人过来。

“少爷是想送卓小姐回家吗?”保镖似乎看透了他的心思。

“不关你的事!”何少飞绕过他想要从他身侧离开。

“大力已经替您护送卓小姐回家了。”他平静的说着。

“什么?”愣住了,他不由的一下子揪住眼前这个保镖的衣领:“说,我父亲让你们来干嘛?要继续的伤害她吗?我告诉你,我不会允许你们这么做,告诉老爷,如果他再敢伤害卓雅,那么就请他也替我准备好一口棺材!”

他大口的喘着气,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淌了下来,他心情郁结,又喝了几口酒,胃疼得更加重了。

“少爷误会了,老爷只说是让我们跟来保护少爷,并没有其他的指示,还有少爷的药忘了带了。”他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药瓶送到何少飞面前。

何少飞看到他递过来的药瓶,有些疑惑的看着他,伸手接过药瓶:“你叫什么名字?”

“少爷叫我大军就行。”

“老爷真的没有什么特别的指示?”何少飞还是有点将信将疑。

“真的没有,他只是说少爷身体不好,让我们赶过来照顾,让我们都听您的吩咐。”大军规规矩矩的说着,不像是撒谎。

何少飞朝他的身后看了一眼:“那个叫大力的真的只是护送卓小姐回家?”

“是的,如果少爷不放心,明天我们也可以去卓小姐家看看她是否还在,大力只是跟着她,她安全到家他就会回来的。”

何少飞不知道父亲这么做有什么样的目的,但是现在他也只能选择相信他说的话。

“进来吧。”何少飞走进房间,倒了一杯水,把药丸倒出几颗在手心,随后扔进嘴里喝了一口水。

“你们安排住的房间了吗?”

“安排好了,就在您的隔壁。”大军如实的说着。只是不管父亲是出去什么样的目的,何少飞总感觉他们是来监视自己的。

他坐在沙发上,此刻倒没有了半点睡意。他在等,等着那名叫大力的保镖回来。

半夜的时候,他才回来。

何少飞看了看时钟,卓雅她究竟住在什么地方,他会去了这么久?

“她回家了?”何少飞冷冷的盯着大力。

“嗯,只不过卓小姐回家之后又出去了,我不放心,才继续跟着的。”

“她去哪儿了?”何少飞有些意外,她走的时候就已经很晚了,还会去哪儿呢?

“卓小姐回了家之后只待了几分钟,然后就去了医院。”

“医院?”何必飞一下子睁大了眼睛,这大半夜的她去医院做什么?

“是的,卓小姐是去了医院,好像是有什么人生病住院了,卓小姐今天晚上应该一直在医院里呆着。”大力毕恭毕敬的回答着他看到的一切。

“知道是什么人生病了吗?”何少飞不由的想到她肚子上那道还很新的刀口,是她有事吗?

“应该不是,我看到卓小姐是和一位五十岁左右的阿姨在一起,可能是那位阿姨不舒服了,不过看上去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少爷如果不放心的话,我可以陪您去医院亲眼看一下,或者明天一早去她的家探个究竟。”

何少飞长出了一口气,只要不是卓雅病了就好。算了,现在她应该很忙,不会想要自己去打扰她。

“不用了,明天早上陪我去她的家里看看吧?我应该给她点时间考虑清楚。”他幽幽的说着,但不知为何心里总有一丝不舒服的感觉,他感觉卓雅或许不会和自己一起走的。

两个保镖回了房间休息去了,何少飞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抽着烟,怎么也睡不着。

第二天一大早,何少飞顶着大大的黑眼圈叫上两个保镖离开了酒店。

他要去她的家里看一看,她会住在什么样的地方。昨晚吃了药,他的胃好了很多,没有那么痛了。

在大力的带领下,他们三个人出现在了一栋小公寓旁。

这是一个无人管理的老旧小区,临街而建,与越来越高档的建筑相比这里实在是简陋了一些。

“少爷,卓小姐就住在街对面的一楼。”大力指了指马路对面。

何少飞咬了咬牙,卓雅,无论你的命运多么坎坷,但是从小到大过得都是公主般的生活,住着别墅,开着名车,现在你居然甘心窝在这样的小地方,只为了躲开自己对吗?

保镖见他咬着唇没有说话,大军不由的和大力对视了一眼才说:“少爷,要不要进去瞧一瞧?”

何少飞点点头,已经迈开了长腿几步走到了街对面。大军大力忙跟了上来,楼梯间阴暗狭窄,空气中有股难闻的味道,可能是一些住户放在楼梯间里的菜烂掉的味道。

何少飞不由的皱了一下鼻子。看着眼前陈旧的门上贴着的福字,这应该是过年时贴吧的,会是卓雅亲自贴的吗?他的心中有种说不出的异样。

“敲门。”何少飞轻声的说了一句。

大力伸手扣了一下房门,过了一会儿才从里面传出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谁呀?”

“请问这里是卓雅小姐的家吗?”大力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和气一点。

“你找错了,这里没有叫卓雅的。”屋里的声音再一次响来。

“是柳絮的家吗?”何少飞忙补充了一句,在这个地方,卓雅叫柳絮,应该不会有人知道她的真名。

“是呀,你们是谁呀?柳絮上班去了。”

“我们是她的同事,她有东西落在家里了,让我们来帮她取一下。”大力撒谎的时候面不改色心不跳。何少飞不由的看了他一眼,大力没想到少爷会用这种眼神看着他,脸居然有些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