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四十四章 我需要你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何少飞心中一颤,是呀!他强行把孩子带走,只想着用这种方法让卓雅回到他身边来,却没有想过,小孩子他是万万不能离开妈妈的呀?

孩子的哭声越来越大,粉嘟嘟的小脸都哭红了。这下可急坏了一屋子的人。

突然一个女人从门外急匆匆的走进来,她满眼焦急的看着此刻在何少飞怀里哭的很凶的小家伙,心疼死了。

她几步来到何少飞面前伸出手,一下子抱过孩子:“念念,不哭,妈妈来了!”仅仅两天没有见到孩子,却仿佛相隔了几个世纪一般漫长。

小家伙看到妈妈,果然很快的收住了哭声。

“吴阿姨,把奶粉给我,我喂他。”吴阿姨看到卓雅来了,长出了一口气,她真的跟来了,是呀,哪有妈妈能舍弃自己孩子的。

卓雅从吴阿姨手里接过奶瓶,并没有理何少飞,而是坐到沙发上,自顾自的给孩子喂奶。

孩子看来是饿了,大口大口的喝起了奶。这一回大家才都松了一口气,各自去忙了。

何少飞走到沙发旁,站在一边,眼睛一眨不眨的注视着卓雅,她温柔的看着孩子,脸上洋溢着慈母般的笑容,更显得她漂亮优雅了。

朝阳正好照进大厅,金色的阳光如薄雾般撒在这对母子的身上,如同水墨画般的宁静和谐,他想要的就是这样的生活对吗?

等到奶粉都被小家伙吃了,卓雅才对小家伙说:“念念,想妈妈了对吗?妈妈带你回家!”

他一边说着一边站了起来,抬起头看着何少飞,此时她的眼中对他满满的都是怨恨,对于她来说可以没有爱情,但是不能没有孩子,他没有经过自己的允许就把孩子带走,考虑过自己的感受吗?如果他爱她,怎么会这么粗暴的对她。

“少飞,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你真的非要让我恨你吗?”卓雅没有逃避他的目光,直接对上他的视线。

何少飞走到她面前,看着被她护在胸前的儿子苦笑了一声:“卓雅,我不会让我的儿子生活在没有父亲的环境里,不管你恨我也好,怪我也罢,你只要是来了,我就不会再让你走了,除非你杀了我!”何少飞伸出手摸摸小家伙的脸,语气越发阴冷了起来:“只要你舍得……?”

“少飞,我说了,这个孩子他不是你的,你没有必要给别人养孩子!”卓雅故做冷静,可她是心虚的。

何少飞盯着卓雅看了好半天:“卓雅,你不会这么幼稚吧?你不知道现在的科技会让你的谎言分分种被戳破吗?当然至于亲子鉴定什么的我是不会去做的,就算他不是我儿子,我也不会让你离开的,乖乖的待在家里好好照顾孩子。”

“早饭好了吗?”他对着厨房说了一句。

“好了,先生,可以开饭了。”

“卓小姐远道而来,一定是饿了,开饭吧!”他伸出胳膊想要抱过孩子,卓雅却扭过了身子,不想让他碰到孩子。

何少飞并不介意,反正余生有的是时间可以抱孩子。

“吴阿姨,夫人和小少爷就交给你照顾了,我上班已经迟到了,不吃了。”何少飞说着,拿起沙发上的西装穿在身上朝着门外走去。

“何少飞,我会恨你的!”卓雅真不明白,以前那个温润如玉的少飞哪去了?如今的他怎么会如此的霸道。

何少飞听到她的话停下了脚步,嘴角不由的抽动了一下,又转回身走到她面前点点头:“既然不想爱我,那就恨我吧,至少恨一个人也是会把他记在心里的不是吗?”

他凄凉的笑了:“卓雅,这一生你就安心的待在这里,从此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你是走不掉的,一定不要质疑我的能力和决心,现在没有任何人能让我放弃你!”

他说完转过身,头也不回的走了。他的身影是那么的修长挺拔,此刻却显得异常孤独起来。

卓雅看到他离开,刚才刻意武装起来的坚强一下子泄了气,眼泪瞬间从眼中涌了出来,身子颤抖着坐到沙发上,少飞,他不会让自己离开的!

吴阿姨看着卓雅哭的那么伤心,忙走过来安慰着她:“柳,卓小姐,我看何先生人不坏,他真的是很在意你和小少爷的,要不然,你在给他一次机会?”她从卓雅的眼中看得出,她对眼前的这个男人充满了爱意,可是不知是什么原因,让她一直的想要逃避,或许他们之间有过不愉快,可是现在他们既然都要住在一个屋檐下了,又有什么矛盾解不开呢?

卓雅摇了摇头:“吴阿姨,你不懂,他为了我牺牲的太多了,我怎么还能给他添麻烦呢?我是这世上最配不上他的人!”

吴阿姨叹了口气:“好了,一路辛苦了,还是先把饭吃了,如果你饿坏了,念念怎么办?”吴阿姨劝着她,来都来了,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卓雅看着怀里的孩子,是呀,为了这个小家伙,她也要好好的才行。

这一天卓雅都抱着孩子,她真怕自己一松手,他就会不见了,吃晚饭的时候何少飞并没有回来,卓雅知道他工作很忙的,但是少飞特别重视自己的身体,通常他都是到点上班下班的,很少有加班的情况,也可能今天是个例外吧?

卓雅在孩子的房间里睡,却不知为何,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看看时间,都快半夜了,少飞怎么好像还没有回来呢?

她觉得口渴,披上衣服轻手轻脚的下了楼,想要倒杯水喝。

楼梯刚走到了一半,却看到沙发上有个人影,开了墙壁灯,但光线暗得很。很大的一股烟味扑过来,他在抽烟?少飞之前应该是不抽烟的?

她放轻了脚步走了下来,站在沙发后面看着他。茶几上放着一瓶红酒和一只红酒杯,杯里面的酒所剩无几。

何少飞是一个优雅的男人,即使是抽烟喝酒,也无法掩盖他的贵族气质的。

昏暗的灯光下,他的身影显得尤其孤独。

“怎么还不睡,是在等我吗?”何少飞突然开口说话,卓雅的气息包围着他,他心里清楚的很。

卓雅吓了一跳,愣了片刻才说:“我有点渴了,想喝水。”她一边说着一边走进厨房倒了一杯水,想想身后少飞正在喝酒,她给他也倒了一杯端出来。

“别喝酒了,喝点水吧?”卓雅把水杯放在茶几上想要转身回去。

何少飞淡淡的说了一句:“坐下来陪我聊聊好吗?”

卓雅本想着拒绝,看了他一眼之后,心里不由的一下子抽紧了,少飞的脸色怎么会这么的差?

她不由自主地坐到沙发的另一侧,等着他说话。

何少飞看着她在离自己这么远的地方坐下来,心里很不舒服,她就这么想和自己保持距离吗?

他把烟掐灭在烟灰缸里,站起身,走到她身边坐了下来。

卓雅下意识的往旁边挪了一下身子,却被他的大手一下子捞了过来,卓雅还没有反应过来,一股酒香和烟草味瞬间充斥着她的口腔,他就这样突然吻了她。

卓雅心脏停跳了几秒,刚回过神来,他的唇已经霸道的与她的唇舌纠缠在一起,他的吻那么深情,又那么的苦涩,他小心翼翼,却又想要的更多……。

卓雅却再也无力推开他,她嘴上说的那么无情,可是对他,她又怎么能真的狠下心来。

这个一直修复自己这颗受伤心灵的男人,他为自己做的每一件事她都牢牢的记在心里,和浩阳相处了那么多年,她从来都没有被爱被需要的感觉,但是少飞,是他让自己体会到了被爱的滋味,是他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女人,一个愿意为眼前这个男人奉献所有的女人。

她爱他,爱的那么强烈,又爱的如此卑微。而她却真的不敢再一次尝试爱了,如果再一次的受伤,那么她会万劫不复的。

她的脑子里一片混乱,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少飞,你让我的心都乱了。

不知道他们吻了多久,何少飞才恋恋不舍的放开她的唇,但气息依然充斥着她脸上的每一根神经:“卓雅,我需要你,你可感觉得到?”

卓雅红了脸垂下头,她不敢看他,明明她要对他狠起心肠,可是现在她不但狠不起来,还很享受他的吻,她变得越来越不矜持了。

“卓雅,我们就不能给彼此一个机会开始吗?你说的没错,我们没有谈过恋爱,我们甚至都没有像其他恋人那样约会过,可是你敢说,你一点都不爱我吗?如果不爱我,为什么会心甘情愿的生下我的孩子,卓雅,我知道你在这世上受了很多苦,受了很多的阴谋算计,难道这样你就要放弃爱人和被爱的权利吗?

你在意心宁在我心里的位置,她是你心中的一根刺,我可以坦白的告诉你,我爱过心宁,而且是全身心的爱过,曾经我以为只要我再努力一点,心宁她就是我的了,没有人会把她从我身边抢走。

可是我错了,并不是因为我爱她错了,而是我爱上了一个永远不可能爱上我的人,她和浩阳经历了太多的磨难,就算她一辈子都找不到浩阳,她也不会接受我的爱。

我爱她,所以我愿意成全她,明知道她和我在一起不会快乐,为什么一定要把她拴在身边呢?放手难道不是一种爱吗?

是刺也好,是毒药也罢,难道不应该想办法拔除吗?

卓雅,为什么不试一试,你真的不想再给自己一个机会?”

何少飞盯着她的眼,她眼中闪过一片晶亮,那是泪水的模样,他不会再让她哭了,以后他都要让她笑着面对每一天。

他低下头,吻上她的眼窝处,把还未曾流下来的泪水含进嘴里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