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三十五章 都想错了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英子被带回了家,小孩子适应能力还是很强的,最重要的是有爸爸妈妈了,她可是高兴坏了。

爸爸说的没错,家里真的是非常大,而且修的也很漂亮。还有两只特别可爱的小猫和她在院子里玩。

谷浩阳找来了建筑队,在后面院子里建一个游乐场给英子玩,相处几天,英子对于谷浩阳的恐惧到是没有了,相反的还越来越粘他,没事就粘着他讲故事。

连陈心宁都有点嫉妒谷浩阳了,真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可以让英子喜欢上他。

也许是因为英子那小小的身体里流着他的血的关系吧?陈心宁安慰着自己这颗酸溜溜的小心脏。

王阿姨也是高兴的很,英子这孩子,懂事,又漂亮,虽说不是少爷亲生的孩子,但是看少爷的样子,因为这个小女孩的到来更是开心了不少,这也许就是命中注定的吧。

英子被送到贵族学校上学,并且谷浩阳还给她起了一个名字:谷望泞。取自诗经:望泞美兮未来,临风怳兮浩歌。当然这里也有宁字的谐音,是他起名字的关健。

家里请了专职的司机和一个年轻的阿姨小珍,是专门接送英子上下学的,他把一切想的都非常周到。

他越是这样,陈心宁越是心疼,原来浩阳他是这么的喜欢小孩子,可是自己真的没办法给他生个孩子吗?

说起谷浩阳,她心里就闷闷的,每天不停的给自己喝那些营养粥什么的,连她自己都明显感觉到好像胖了一些了,脸上有肉了,腰好像都粗了。

“怎么了?”谷浩阳洗过澡出来,看到陈心宁坐在床上有些不高兴的样子,坐到她身边:“想什么呢?”

陈心宁转头看了他一眼:“浩阳,你有没有发现我有什么不对劲啊?”

“不对劲?”谷浩阳装模作样的仔细打量着他好半天:“没有啊?”

陈心宁嘟起了嘴:“我明明就胖了很多,你看我的脸,在看我的腰都粗了。”她想着就有点生气,哪个女人不都希望自己瘦一点,身材好一点,可是这个浩阳,每天给自己做什么营养餐,不吃都不行,再胖下去,恐怕那些衣服都穿不了了。

还有旗袍,最挑身材了,以后还让她怎么穿?

谷浩阳皱了一下眉头:“是吗?我怎么没觉得,我再摸摸。”他一边说着一边把手从睡衣的下摆处伸进去,在她的腰上反复的摸着。

“是不是吗?”陈心宁想着自己会变成大胖子,心里就一阵的紧张。

“哪有?还那样。是你多心了,再说,胖一点更好,摸起来舒服一点。”谷浩阳扔掉擦头发的毛巾,借机把她搂进怀里。还不等陈心宁有什么反应,他已经解开了她睡衣的扣子。

这个女人也真是,一般的女人不都是喜欢穿那种透明的,性感的睡裙之类的吗?她到好,还是穿着那么保守。

“喂!你干嘛?英子睡了吗?她一会儿不会来找你吗?让孩子看到不好……!”陈心宁的脸一下子红了,这个哑巴,以前怎么没觉得他这么色呢?

“小珍把她哄睡了,现在该我哄你睡了。”他暧昧而沙哑的声音充斥着整个房间。

一个月后,谷浩阳和陈心宁的婚礼在谷氏旗下最豪华的酒店举行。

这一次与上一次不同的是,谷浩阳全程都陪在新娘身边,不愿意离她半步,而他们脸上那幸福的笑容却是最真实的。

英子也穿上了漂亮的公主裙,站在爸爸妈妈身边,俨然成了一位最明亮的小公主。

他们只是对外介绍说英子是他们的女儿,没有公开她的身世,是呀,既然现在的英子是这么的开心,幸福,又何必时刻提醒着她的身世呢?她就是他们的孩子。

因为谷望泞特殊的身份,还上了各种媒体的头条。后来还是谷浩阳施压才把事情压下来的。

何少飞站在角落里看着眼前这对新人,往事一幕幕涌上心头,当初浩阳和卓雅结婚的时候,他是和心宁一起来的,在这里,他向心宁表达了爱意,他以为他可以和她一直走下去,一直幸福下去,没想到造化弄人。

他也想起了婚礼上卓雅脸上强挤出来的笑容,其实那个时候她就知道,就算她嫁给了她一直爱着的男人也不会幸福的对吗?

卓雅,你在哪里呢?

“何先生,看着自己昔日的情人和别的男人结婚,心情很不好吧?”一个优雅又充满怨气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何少飞扭过头来,杨思晴握着酒杯正用一双幽怨的眼睛看着他。这一年多来,他们之间的战争从来没有停歇过,谁也不曾占到便宜,但杨思晴心中明白,何少飞之所以没有对龙裕下手,是因为他心中对自己还是充满愧疚的。

而现在则不同了,谷浩阳在用他自己的方式打击着他们,龙裕现在的经营状况很不好,杨瑞航现在身体也不如以前了,如果在这样下去,恐怕龙裕会有破产的危险。

杨思晴只是喜欢上了何少飞而已,何来如此沉重的打击。约谷浩阳见面,他都拒绝,看来他是铁了心不放过他们了。

何少飞自然知道现在龙裕的情况,浩阳他可不会手下留情的。谁让他们那么傻,被卓安利用了呢?

“杨小姐心中的怨气还是很重啊?”何少飞礼貌的和她碰了一下酒杯,把酒杯送到唇边浅尝了一口。

而杨思晴却是一饮而尽,看着何少飞渐白的脸色,她不由的扬唇一笑:“看来何先生是没什么诚意呀?”

何少飞笑了笑,把剩余的酒都喝了,随后胃跟着剧痛了起来。

杨思晴瞟了他一眼:“心碎的滋味不好受吧?”她看着正在人群中给大家敬酒的一对新人。

她是在嘲笑他吗?何少飞摇了摇头,他曾经那么的爱心宁,为了她,他甚至可以舍弃一切。然而,她有她爱的人,她只想要和他在一起。他不愿意去耍任何的手段把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强留在身边。

放手,成全对方,又何尝不是一种爱呢?

“那个女人,明知道就算是嫁给他,也得不到他一点点的爱,却还要一头扎进去,在没有爱的婚姻里不断的折磨自己,折磨对方,直到筋疲力尽,那是有多蠢!”如果她早一点看清这一点,或许会早一点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的。

何少飞额头渗出了细密的汗珠,酒精麻醉了他的心,却无法麻醉他的胃痛。

杨思晴看着何少飞若有所思,自己也差一点成了那样的蠢女人吗?

“少飞,你没事吧?”沈君仪看到儿子一个人孤孤单单的站在角落里,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这一年多来,他过的很辛苦,他不愿意回家,不停的催残着自己的身体,他是想让病痛来代替心痛吗?

卓雅,这个女人,她走的无影无踪,就如当初她到家里来给少飞求情时说的,她可以离开,去到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只是希望自己不要逼少飞做他不喜欢的事。

她是做到了,她可以走得无影无踪,却把儿子的心也带走了。

何少飞转头看着妈妈,不管妈妈对卓雅做过什么,她始终是自己的妈妈。这一年多来,她似乎也一下子苍老了很多。

“妈,我没事!”何少飞安慰着母亲,好爱自己胜过生命,无论他心里有多苦,他都不能怪她。

沈君仪看着何少飞手里的酒杯脸一下子变了颜色:“少飞,你不要命了,医生都说了,你不能喝酒的,你的胃已经承受不了酒精的刺激了,你这是要疼死妈妈吗?”他一下子抢过儿子手里的酒杯,转头看着杨思晴。

杨思晴见到沈君仪,也是愣了一下,少飞他的胃一直都没有好吗?

“思晴,我知道,是我们何家对不起你,你要怪就怪我好了,我明明知道少飞他对你没那个意思,是我偏偏要撮合你们的。其实我真的很喜欢你。可是感情的事谁又能说的明白呢?

我想少飞之所以不和你结婚,更多的也是为了你好吧?那个卓雅,她就是不幸婚姻的牺牲品,我想少飞是不希望你也变成这样的牺牲品,所以才一直拒绝。

如果说惩罚,少飞已经受到了最大的惩罚。你知道吗?他硬是把自己的身体给搞垮了。你看着他喝酒,可你知道,这酒喝到他的胃里就和毒药没有两样的,他会痛死的。”

沈君仪看着儿子脸上滚落的汗珠,她知道,这一切都是她的错。

杨思晴眼神黯然了下来,她恨少飞,因为他在婚礼的当天抛弃了她,让她成为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可是她心里明白,之所以恨,是因为她的心里还是爱着他的。

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她知道少飞不爱自己,可是很多的女人就是这样,总认为自己有能力让对方爱上自己,只要再努力一点,就什么都可以办到。

很多人都想错了,卓雅想错了,自己又何尝不也想错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