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二十章 他们是兄弟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楚小西此刻坐在地板上,头靠在沙发上,泪水一次次的蒙住了双眼。

她知道,她现在的情况应该保持情绪稳定,因为她的肚子里怀着她和小来的孩子,可是没办法,只要是想到他,她的泪水就忍不住。

若不是自己的固执和坚持,又怎么会把他逼到自杀这条路上。如今他都不在了,她才明白,她一直所坚持的原则在和对他的爱比起来,原来也是可以动摇的。

她宁愿自己是那种不要规则,不要道德,只要钱,只要爱的女孩,那样,她就会毫无负担的和他在一起。可是现在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这两个多月以来,她没有走出房子半步,这是小来送给她的家,她一定要守在这里,或许小来有一天会突然的出现。她无数次的幻想着。

阿峰站在别墅外面盯着这栋房子。他没事的时候就到这里来守着,此时的他更加的明白,他以为他爱着自己的女儿,可是他霸道的爱和一意孤行给自己的女儿带了的却是无尽的伤害。

突然远处有车朝这个方向驶来。他习惯性的躲在了一棵树的后面。

直到车子在这座房子前停下,阿峰看了一眼车子,心一下子跳了起来。

这不是谷浩阳的的车吗?他回来了吗?正想着,车门一开,谷浩阳修长的身子钻出了车子,随后副驾驶的门也开了,陈心宁走下了车子。

阿峰不由的握紧了拳头,这个谷浩阳是来兴师问罪的吧?看来他是知道了小来出事了!

否则他怎么会来这里?而且隔的这么远,他依然能感受的到来自他身上的那股子戾气。

谷浩阳不是小来,小来可以容忍小西的一切,因为他爱着小西。可是谷浩阳就不一样了,没有人可以伤害他所在意的人。陈心宁是他最在意的人,小来同样也是。,

谷浩阳来到门口,向里看了看,院子里安静的很,感觉不到有人的存在。

他抬起了手想要砸门。陈心宁忙抓住他的手,冲他摇摇头,随后她走到门口按响了门铃。

小西迷迷糊糊的好似听到有人在按门铃。会是谁呢?难道是小来回来了吗?

如此想着,她一下子擦亮了眼睛,从地上爬起来,跑到了门口,迫不及待的打开了大门。

可是她满眼的喜悦还没有完全绽放开,就被眼前的人一下子掐住了脖子。

他的力量太大了,小西根本就无力反抗。可是她依然记起了他,他就是谷浩阳,是小来的老板,如果

没有他,小来说不定早就死了,但是正因为有了他,小来才会活得这样人不人,鬼不鬼不是吗?

谷浩阳,他就是一头野兽,他总是喜欢掐住人的脖子,那是人最薄弱的地方,加大一点力度,就会让对方永远的闭嘴。

陈心宁自然是知道他的厉害,有好几次,她就差一点被他掐死。此刻谷浩阳主是一头愤怒到了极至的狮子,他要掐断对方的脖子,把她撕成碎片,用她的命来换小来的命。

他不知道她和小来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他相信,小来之所以会走到自杀的这一步,一定是太过伤心所致。而这世上,能让小来伤心的不想活下去的人,除了眼前这个女人还会有谁呢?

陈心宁忙用力拉着谷浩阳的胳膊:“浩阳,放手,会出人命的,你不要这么冲动,能不能听一听她的说法!”

陈心宁知道小西怀着孕,不管她和小来之间究竟出了什么事,这个女孩子愿意给小来生孩子,而且是给一个已经死去的人生孩子,这难道还不能够说明她深深的爱着小来吗?或许这之间有什么样的误会?

可是陈心宁的力量实在是有限,无论怎么用力,都无法消除谷浩阳此时心头的愤怒。

突然另一只大手一下子抓住谷浩阳的手,看得出对方力量是非常的强大,硬生生的把谷浩阳的手掰开了。

谷浩阳扭头看着眼前的人,也一下子愣住了。这不是阿峰吗?他怎么会在这?

小西被掐得晕了过去,阿峰忙扶住了她摇摇欲倒的身子,把她抱了起来,朝屋里走去。

谷浩阳看着阿峰进了屋子,他不由的眯起了眼睛,阿峰怎么会在这儿?而且会出现的这么及时?还是说他一直都在?

看他如此关心这个女孩的样子,他们之间肯定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是什么呢?

阿峰把小西放到沙发上,她只是晕了过去,过一会儿应该就会醒过来。他都没有想到谷浩阳会如此冲动,连问都不问一下,直接就下手了。看来他和谷浩阳之间的矛盾是无法化解了。

“你怎么会在这儿?”谷浩阳冷冷的问。此时他和陈心宁已经走进了客厅,看着阿峰对眼前这个女孩满脸心疼的样子,不免有些奇怪。

阿峰看了一眼昏迷着的小西,站起来转过头来看着谷浩阳,看他的情形,他应该是好多我,否则也不会出现在这里。

但是他的出现却是想要自己女儿的性命,这是他绝对不允许的。

“我知道你是为了小来才到这里来的对吗?”阿峰对上了谷浩阳的视线。两个同样气势强大的人面对面,让站在谷浩阳身侧的陈心宁感到窒息。

阿峰的手段她也曾领教过,上一次就是他像抓小鸡一样的把自己抓走的。当时的她似乎都能感受得到他鼻息里浓重的嗜血的气息。

谷浩阳没有说话,这本就是事实。

“你不要再来找小西的麻烦了,这件事情与她无关,是我。小来之所以会自杀完全都是因为我的关系。”阿峰平静的像是一尊雕塑,仿佛此刻在说的是别人的事情。

“你?”谷浩阳明显是有些不信的样子。阿峰和小来?他们两个之间怎么能够扯上关系呢?他们本来就应该是两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才对。

“没错,是我!”阿峰面对着谷浩阳的质疑,他知道,没有什么事情能够瞒过他的眼睛,只要是他想知道的事。

所以他也只能实话实说,否则,就现在小西如此排斥他的存在,他恐怕也没办法护她周全。

“是我逼着小来离开她的,我跟他说他没有办法和能力给小西一个她想要的生活,他的手上从未干净过,而小西那么有原则的一个人,她会被这样矛盾的情绪拉扯断的。”

阿峰自然也不想瞒着着他,至于谷浩阳要怎么样惩罚自己,他根本不在乎,只要他能放过小西,他可以去死。

“所以小来就自杀了?”谷浩阳扬起眉头,阿峰,他是爸爸的人,这么多年随着爸爸也算是出生入死,功不可没,但是他又为什么要搅进小来的生活呢?

而小来又凭什么会听他的?他遇到了自己最爱的女孩,又怎么会轻易放弃?

“我也没想到他会自杀,我只是希望他能够离开小西,可是他选择的离开方式居然会这样的极端!”这是阿峰怎么也想不到的。他没有想过要他死,只是希望他不要再来纠缠自己的女儿。

“他凭什么听你的?你又是谁?”谷浩阳阴森森的声音在整个屋子里环绕,陈心宁感觉得到,此刻的谷浩阳似乎已经没有了耐心,无论是何种理由,都没有人可以这样对小来。

小来,这么多年陪在他身边,他们之间早就不是什么老板和员工的关系,他们是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