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一十九章 去找王弘生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谷浩阳看了她好久,这个女人做什么事情都是这么小心翼翼,好象总是怕伤害到自己。可是心宁你知道吗?我不需要你这样的小心,哪怕你冲我发火,与我争吵,我都会觉得那是你爱我的表现。

他忍不住轻吻着她的额头,一年多的治疗时间,他和她虽然每天都在一起,但是男人最想做的事,他还没有机会做。

此刻心爱的女人就在眼前,就偎在自己怀里,让他这么年轻的身体怎么能承受的住。

他的吻一点点灼热起来,沿着她的额头划过鼻尖,流连于她的脸颊……。他想要的是她的全部,她的心,她的人。

陈心宁紧张的抓紧被角,她自己知道他想要做什么,自己又何尝不想呢?必竟浩阳是她唯一爱着的人。

可是这个地方让她觉得陌生,又让她有点心慌,无法拒绝,却又非常紧张。

很显然她的情绪并没有逃过他的反应,谷浩阳恋恋不舍的放开她的嘴唇,把她搂进怀中柔声说:“睡吧,我知道你累了。”

陈心宁羞红了脸,哑巴,我不是不想要你,只是有点紧张。可是她又没办法跟他说出口,只好轻点着头,闭上了眼睛。

谷浩阳身上的欲-望好半天才压了下去,这个磨人的妖精。

“明天我要去找一下小来,你有什么事情要做吗?”他在她耳边轻声的说着。

是的,他现在有种特别不好的感觉,他觉得小来一定是出了事情了。他一定要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陈心宁知道,谷浩阳这一次回来,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小来。虽然她不了解小来,但是她依然感觉得到,小来为了谷浩阳一定是做了不少事情。他们之间早就有了某种心灵感应。

她点点头:“我陪你去吧?”

谷浩阳有点不解的看着她:“你确定要和我一起去?”

“当然了,不管怎样,小来对你的帮助那么大,我也很想知道他究竟怎么样了?只不过你要答应我,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要冷静点知道吗?”

陈心宁的话让谷浩阳的心中一颤,她要陪着自己去,或许更多的是怕自己控制不了情绪,伤害到别人,或者是伤害到自己吧?

“好。”他简单的说着。

“然后我们再去一趟幸福之家,好久都没有看到韩阿姨和英子他们了,不知道小孩子们是不是都长高了。”陈心宁轻声的说着,她有多么想念韩阿姨和幸福之家里的孩子呀?

“好的。”谷浩阳当然也想要看看他们,特别是韩冰,原来是她一直照顾着姐姐,没有被冻死,没有被饿死,他从心里感激着她。

“浩阳,我想跟你说件事,你能答应我吗?”陈心宁小心试探着他。

“我答应你!”他说的依然简单,在他看来,只要是好要做的事情,他都不会拒绝的。

陈心宁不由的心中一喜:“真的?我想领养英子,让她做我们的女儿!”这件事情她在心里想了好久,之前因为谷浩阳病情严重,所以她不敢和他说,而现在他已经痊愈了,而且性格也不像之前那样的冰冷了,她想他一定会接受英子的,而英子也一定会喜欢上浩阳的。

必竟她和英子有着相似的经历,她们之间似乎是有着某种缘分的。

而谷浩阳又是英子的救命恩人,这世上就有这么巧的事情。

谷浩阳思忖了片刻:“好,等我们结婚以后,就把她接回大宅吧,我会把相应的领养手续办妥的。”

“真的?”陈心宁高兴坏了,没想到他竟然一点都不反对:“浩阳,你太好了!”她兴奋的一下子攀住他的脖子,情不自禁的在他的唇上重重的吻了一下。

谷浩阳借机一下子搂住她的腰,把她牢牢的锁在自己结实的身体下,不甘心的把她吻得透不过气来才舍得放开她:“好了,你累了,从现在开始,不许在勾引我,否则我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他一边说着,一边喘着粗气躺到一边,心里还真是失落的很。

陈心宁坏笑了一声,忙闭上眼睛,可能是因为睡在他怀里的关系吧,她居然没一会儿就睡着了。睡着的时候,还不忘了把手放在他的胸口上。

谷浩阳看着她睡着的样子,安静而美好,这也许就是她一直向往的生活吧。

对于两个人住在一起,沈清仪夫妇到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本来他们两个就那么的相爱,在这个世上任谁恐怕也没办法把他们分开了吧。

王弘生坐在办公室里处理着各种事情。这两个月来,他把公司的生意做的是风声水起。

小来并不懂做生意,若不是有他的帮助,恐怕很多的事情也不会如此顺利的实施。

小来对他太信任了,居然会把这么大的公司托付给他便撒手而去,这让王弘生心里很不是滋味。

本来在公司里,他的待遇已经是相当高了,而他这个人原本也不是那么贪心有野心的人,所以他花了很多的时间用来寻找小来的下落,他觉得小来不会就这样死了的,可是两个月的搜索和寻找,却半点线索都没有,迫使他不得不放弃,只能努力工作,帮他把公司做大做强,说不准什么时候,他就会回来的。

“经理,有人要见你?”女秘书敲门进来报告。

“谁呀?”王弘生有点愣住了,他不记得约了什么人。

“是……!”

女秘书还没有说完,人已经从门外走了进来。

一股强大的压迫感扑面而来。这种气势王弘生没有遇见过,哪怕是小来,也不曾给过他这么强烈的感觉。

他抬头看着进来的人,他身材修长而矫健,英俊绝伦的脸上冷冰冰的。眉眼处的愤怒和焦急让他浑身都颤抖了一下。

这个人是谁呢?为什么会这么的眼熟?

王弘生一时还想不起来。看着跟着他一起进来的女人,他有了片刻的恍惚,这个女人也好像在哪里见过?只是他们找自己有什么事情吗?

“请问你们是?”王弘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眼前这个人气场太过强大,他就好像被人控制了行为一样。这个人如此年轻,却让人有点不寒而栗。

“小来呢?”谷浩阳开门见山的说。虽然他有好久不与小来联系了,他想要他忘了自己,想让他过上正常的生活,可是他又怎么可能不关注他呢?他离开他之后都做了什么,恐怕也没有几样能瞒住他。

只不过这一年来,他病了,没有机会再关注他了。

“古先生他不在!”王弘生脑子突然闪过一道光,他好像知道他是谁了。

“不在,去了哪里?还是出了什么事情?他病了吗?”谷浩阳有点紧张起来,他那种不好的预感越发强烈起来。

到他的公司来却没有见到他这本身就有点不正常吧?

陈心宁看到他紧张的样子,忙一下子抓住他的手。在她眼里,他不会轻易为了什么事情而紧张的。对手也好,杀手也罢,他所经历的种种已经把他淬炼的如同钢筋铁骨,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他感到紧张与害怕。

而此刻,他却失态了。可见他的内心已经焦虑到何种程度。

“浩阳,你别急,你听他慢慢说。”陈心宁劝阻着他。

谷浩阳听到心宁这么说,表情才缓和了下来,他查到了这个叫王弘生的人,第一时间的反应就是小来的失踪会不会是与他有关,因为必竟小来的公司是由他说了算的。

王弘生暗暗的松了一口气,看来只有这个女人才能掌握着他的情绪。

“古先生他出事了!”王弘生的声音黯然了下来,他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听到这个消息会做何反应,所以说的尽量平缓一点。

“出什么事了?”谷浩阳果然拧紧了眉头。

“他自杀了!”

“什么?”王弘生的话果然让谷浩阳震惊了,他半天都没有说出来一句话。

陈心宁握紧他的手却转头问王弘生:“怎么会这样?他怎么会自杀呢?”在她眼里,小来是一个无比坚强冷酷的人,这样的人高傲的不可一世,又有什么能够压倒他,让他选择这样的结局呢?

“我想他可能是感情出现了问题。”王弘生一边说着,一边把小来寄给他的协议从抽屉中拿了出来,递给了谷浩阳。

谷浩阳忙接过来看到上面的内容,心一下子被揪紧了。他究竟是经历了什么?才会让他做出这样的决定。

把公司赢利的部分一分为二,一半给了眼前这个王弘生,一半给了那个叫楚小西的女孩子。

小来的钱太多了,不算这些年自己给他的,单从卓安公司里得到的钱就不是一般商人能企及的,而这些他完全都不在乎了,他全都送人了,最后选择了自杀。

王弘生细细述说着小来自杀前后的经历,他不知道小来究竟为什么会走上这打条路,但是他想一定和那个楚小西和叫阿峰的人有关。

他从心里恨这个阿峰,如果没有他的出现,说不定小来会和他心爱的女人永远在一起,他只是说着自己的猜测。

谷浩阳心中明白,小来这样的人,无论有什么样的心事都不会对外人说的,哪怕是他最信任的人。他也不会让人知道他心里最真实的想法。

就如同自己一样,他以前也从来不把心事说给任何人听,就算是家人他也不会多说半个字,可是这样又有什么好处呢?最后还不是压抑地无法自拔,选择逃避现实。

小来他和自己是同一类人。

“你就没有找过他?”谷浩阳盯着眼前的人,小来把这么多的钱和权利都给了他,而他得到了一切,还可能去管他的死活吗?

“不瞒你说,我一直在找他,我希望他还活着,希望他能够重新回来工作,可是两个月了,一点音讯都没有。”王弘生婉惜的说,对于他而言,失去的不仅仅是一个老板,更是一个朋友。

“楚小西现在住在哪儿?”谷浩阳冷冷的声音响在了他的头顶。

“古先生生前给她买了一栋房子,我想她应该是住在那里!”

“地址给我!”

王弘生忙写了一个地址给他,他知道就算自己不告诉他,他也一定会查到的。

谷浩阳拿过地址冷冷的瞥了一眼。

“古先生一定是非常爱楚小姐的,所以请您不要伤害她!”王弘生知道小来的心思,就算是死,他也一定要保护好楚小西的,而眼前这个男人,他就不一定了,看到他眼里的愤怒,他担心楚小西的日子未必会好过下去。

谷浩阳冷哼了一声:“这个不是你该操心的,好好的替他把公司管理好等着他回来,否则你应该知道后果。”他说完转身出去了。

王弘生额头的汗已经划过脸颊了,这个男人的气势让他喘不过气来。

看着谷浩阳出了门,而他身边的女人缓缓转过身要跟着他离开,王弘生突然想起了什么:“小姐,楚小姐她怀孕了,是他的孩子,请你们一定不要伤害她,我想这也是他的心愿。”

陈心宁一下子愣住了,不由的停住了脚步。她回过头来看着王弘生好半天:“真的?”

“真的,已经三个多月了,这可是他唯一的孩子!”王弘生知道自己无法阻止谷浩阳的行为,但是这个女人一定可以。

“好的,我知道了?”陈心宁点点头,随后出了门,她心里清楚,一个女人是有多么爱这个男人才愿意给他生孩子啊,而且还是知道了这个男人已经不在人世的情况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