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三十一章 当做礼物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什么?还没有消息吗?”办公室里传来了谷浩阳低沉的声音,声音中明显的有些不悦。

陈心宁推开门,见谷浩阳坐在大办公桌旁拧着眉头,双手交叉在办公桌上,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她走到他身边,伸出手指,轻轻触着他的眉头:“怎么了?”

谷浩阳抬起头,看着陈心宁站在自己眼前这么关切的看着自己,他忙收起了脸上了冷冽,换上了一丝笑容。

“来了。”他拉住陈心宁的手握在自己的掌心:“逛了这么久,累不累?”

“不累。”陈心宁盯着他的眼睛:“是小来还没有消息吗?”她凭感觉谷浩阳应该是为了小来的事头疼。

谷浩阳点点头:“几天过去了,还是一点消息也没有,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办事的!”

陈心宁盯关他看了好久,她觉得小来生还的希望是十分渺茫的,必竟已经过去几个月了。而且他用了这么强的势力找他,现在网络这么发达,如果他还活着的话,怎么会没有人见过他呢?

“浩阳,你有没有想过,或许小来真的不在了呢?”她小声的说着,她怕他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

谷浩阳抬头看着她:“会吗?他是一个那么坚强的人,我觉得他不会就这么轻易的消失的。”他默默的叹了口气,伸出手环住她的腰,把头深埋在她的胸口,他何尝不知道,人的生命与大自然相比是有多么的渺小,小来,他血肉之躯如何能于茫茫大海抗衡,最重要的是,是他自己想要放弃生命,就和一年前的自己一样。

“我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他被人打的遍体鳞伤,鲜血从他的身体里流出来,把雪地都染红了,你知道吗?冰天雪地的,血流出来很快就被冻住了。

最后他还是活了过来,所以小来他不是一般的人,他的身体早就练成了铜筋铁骨,没有人可以摧毁他,除非是他自己放弃了。”

他把她抱得紧紧的,好像怕她会从自己眼前消失一样。

陈心宁拍拍他的肩,这个男人外表坚强无比,内心却是如此的脆弱。小来,或许也是这样的人吧。

他们不知道拥抱了多久,直到敲门声响起,谷浩阳才松开了环住她的胳膊。

“进来!”

于小姐抱着文件走进来放到他的面前:“谷先生,这些是需要你的签字。”

谷浩阳拿过钢笔把文件一本本拿过来签字。

于小姐把手里的另一个文件夹放到桌上:“这个是你让设计师设计的学校设计图,一共有十份,您决定之后,我们的工程队马上就可以施工了。”

于小姐看了一眼陈心宁,她坐在一边安静的看着谷浩阳签字的样子,不得不说,一个男人认真工作起来的样子还真是非常有魅力的。

听到于小姐说的学校设计图,陈心宁的眼睛不由的一亮,他要建学校?前两天在幸福之家的时候他说过要建所小学的,这么快设计图就出来了吗?

谷浩阳似乎是感受到了她的目光,不由的侧头看了她一眼,见她眼里满是欺待的样子,伸手把文件夹拿过来递给她:“你看看,喜欢哪种设计?”

“我来看?”陈心宁不点不确定的样子。

“当然,你喜欢就行。”谷浩阳把字签完,于小姐把文件又都收起来。

“还有,龙裕的老总杨瑞航约您见面。”于小姐公式化的请示。

谷浩阳皱了一下眉头,没想到这么几天他就沉不住气了。不过他现在还并不想见他:“知道了,就说这几天我没空。”

“好的。”于小姐转身出去了。

谷浩阳看着坐在办公桌一侧的陈心宁仔细的看着手里的设计图,是她关心的事情,她看的非常的认真。

“怎么样?”谷浩阳声音温和了下来,“喜欢哪一个设计,我就把它变成一模一样的。”

陈心宁咬着嘴唇,说实话,谷浩阳找的设计师一定都是顶尖的设计师。哪一个都非常好,让她也不知道选哪个好了。

“都太漂亮了,真是让人难以选择啊?”她摇着头,这些设计很人性化,功能性也很强,很适合小孩子生活和学习的。

“要不,一样盖一栋?”他微笑着询问着她。

“开什么玩笑?”陈心宁愣了一下忙抬头看他,他不会真的这么任性吧?

可是他的眼里满满的都是认真,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他是认真的?

“幸福之家确实只需要一所小学就够了,不过全国可不仅仅缺少一所小学。”谷浩阳慢条斯理的说着,而他的眼睛却一刻都没有离开过她。

“你是说把这些学校建到有需要的不同的地方?”

谷浩阳点点头:“这样不好吗?”

“好是好,只不过需要很多钱吧?”陈心宁想想这样一笔大花销,就觉得有点心颤。

谷浩阳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绕到她身后弯下腰环住她的肩膀,唇贴在她的耳畔轻轻的说着:“我们两个在一起这么久了,我好像除了那串项链从来都没有送过你什么礼物,这个就当做礼物送给你好了。”

温热的气息吹进耳鼓,让她的心不由的一颤,这个浩阳,做的事情还真是和别人不太一样。

别人都喜欢送女朋友花呀,珠宝首饰,别墅名车啥的,可只有他送的东西也太特别了。

看来浩阳别看外表冷冷的,还是挺了解她的心思的。

“喜欢吗?”他轻声的问着。

“喜欢。”陈心宁开心的笑起来,也许阿姨说的对,她真的应该适应现在的生活,她的男人不是一般的男人,他想要把最好的东西给自己。

如果自己只是做个小白领,一个月几万块钱的收入,怎么也帮不到这么多的人呀?现在,她做了有钱人的老婆,他会帮自己完成所有的心愿对吗?

“那要怎么感谢我呢?”谷浩阳抱着她,身体明显的是有些燥热起来,原来,他对这个女人半点抵抗力都没有。

他沙哑而略显暧昧的嗓音使得陈心宁脸上一热,好吧,她承认,她和他一样,对他也充满着某种渴望。她仰起脸在他的脸上吻了一下,忙低下头。

“这样就行了?”谷浩阳明显是一副不满足的样子。

“那你还想怎样?”陈心宁脸上越来越热,这个哑巴,他以前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今天晚上好好表现给我看。”他咬了一下她的耳珠,这个磨死人的妖精,好几天了,他都没敢碰她,看她浑身酸疼的样子让他忍不住心疼。昨天又被老妈留宿一晚,看来今天该好好的惩罚她一下。

陈心宁打了他一拳:“你这人,怎么什么都说呀?”她站起来,想要逃离他的怀抱:“还是说,你以前就是这样的人,就像你妈妈说的,会带那么多的女孩子回家……。”

一想到以后自己也有可能面对他身边出现的不同的女人,她的胸口就仿佛堵了一口气。

她后面的话还没说完,就已经被他没收到了嘴里,这个女人在想什么呢?看来还是自己表现的不够好,让她这么没自信。

陈心宁被他吻的晕乎乎的,在他面前,她根本就没有半点反抗之力,有时她在想,如果有一天,他不爱自己了,自己要如何活的下去呢?

他的吻温柔的很,也许是感到太舒服了,或是她逛街太累了,也或许是被他吻的太久了,她居然睡着了。

谷浩阳轻轻放开她,看她睡的安心的样子,真是觉得太失败了,这样也能睡着,看来是她的身体太弱了,有必要给她好好的补补了。

他走到沙发旁,把她轻轻的放好,脱下西装盖在她身上,轻抚着她的额头柔声说:“好好睡一觉,一会儿带你回家。”

他回到办公桌旁,继续办公。有点饿了,他才想到自己中午还没有吃饭,这个女人可能也没吃吧。只是现在她睡了,他也不忍心叫醒她。算了,等她醒了一起吃吧。

陈心宁的这一觉好像睡了好久,睁开眼睛的时候,房间里笼罩着一丝淡黄,原来太阳都快要落山了。

她忙坐了起来,身上还盖着他的西装,她扭头看着办公桌的位置,浩阳他仍然在办公,很认真的样子。

一缕夕阳落在他身上,更显得他光芒四射了。

“醒了?”谷浩阳听到声响抬起头,看着她坐在沙发上睡眼朦胧的样子,不由的温和的笑笑,站起来走到沙发旁坐下来,伸手把她搂进怀里:“小懒虫,饿不饿?”

陈心宁的脸一红,必竟她可是三十岁的女人了,被他这样叫还真是感到难为情的很。这个是不是有点装嫩的嫌疑啊?

“怎么了?”谷浩阳完全没弄懂,他只是问她饿不饿,怎么她也会脸红啊?

“浩阳,我是一个三十岁的女人,不是二十几岁的小女孩,你这样叫我是不是有点太肉麻了呀?”她还是忍不住说出自己的想法,万一以后他不小心在人前这样叫她,那她还不害羞死了。

谷浩阳低头看着她,终于明白她说的是什么意思了。他忍不住抿唇笑了:“哦,是这样啊?那好,我以后会注意的,宝贝儿!”谷浩阳反而是加重了后面几个字的语气,想要看看她的反应。

“你怎么回事啊?”陈心宁忙用手遮住了脸,越不让他说,他反而说的更肉麻露骨了。

“有很多东西是情不自禁的你知道吗?我可不觉得有什么不妥。”谷浩阳把她的手从她的眼窝处拿下来放在自己的掌中,手指不由的轻触着她的手背:“你是我的女人,我想怎么宠就怎么宠,不管你是三十岁,还是五十岁,都是让我爱在心尖上的人,这个你一定要学会适应。”

他说的很慢,也很温柔,可是言语中流露出的霸气想挡都挡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