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一十六章 不要生气才好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沈清仪坐在沙发上,头还是有点痛。这一年多来,谷名川接手公司里的所有业务,没有什么时间陪自己。

这也没有办法,儿子出国治病了,虽然病情好转了,但是离彻底康复可能还需要些日子。

王阿姨被沈清仪叫来给她做伴。浩阳他们不在家,王阿姨一个人在那个大宅里也孤单的很。

王阿姨来到这里,还能陪她说说话,说说关于浩阳和陈心宁的事。

她这个做母亲的居然都没有王阿姨知道的多,看来她是错过了许多的事情。

“夫人,你脸色很差,是不是不舒服了,要不去房间休息一会儿?”王阿姨看到沈清仪的样子,知道她因为太思念儿子了,可能精神方面不是很好。以前只要她有点不对劲,谷名川都带着她出国治疗去,但是现在他被安排在了公司里,走不开呀。

现在想想,如果浩阳好好的,这两口子什么事也不用管,还是挺潇洒的。

“不用了,只是有点头疼,王姐,你说浩阳他现在怎么样了?上次我去看他,他虽然没有躲着我,但是和我还是不亲近。你说他是不是一直都怪我啊,即使是病好了,他也会怪我的对吗?”沈清仪无助的看着王阿姨。

是她差一点害死了陈心宁,是她彻底的伤了儿子的心,她那么爱他,怎么狠心伤害他呢?现在她可是无比的后悔。

王阿姨微笑着安慰着她:“我看您呀是太思念少爷了,说不定哪一天,他会一下子就出现在你的眼前了呢?”

“会吗?”沈清仪有点期待的样子。她多么希望王阿姨的话真的会实现。

王阿姨给沈清仪倒了一杯茶,抬起头突然看到外面有两个人手牵着手走了进来。她不由的忙擦了擦眼睛:“夫人,是我眼光了,是少爷和陈小姐回来了吗?”

沈清仪听到王阿姨的话,忙抬起头朝着门口看去,果不其然,她似乎也看到了儿子和陈心宁正从门口向屋内走来。

她不敢确信的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人影,是他们吗?

直到两个人站在她的面前,她才好像一下子缓过神来,一下子抱住儿子:“浩阳,是你吗?真的是你吗?”

她颤抖着手抚摸着他的肩膀,手腕,她要确定一下,她究竟是不是在做梦。

她的手抚摸之处是那么的真切,还带着他身上的气息与温度,她不是在做梦?

“妈妈,是我。”谷浩阳看到妈妈的样子,心中一酸。

妈妈为了他操了多少心呀?这十几年来,她无时无刻不在担心着自己,怕失去自己。

沈清仪眼中的泪珠如断了线的珍珠般滚落脸颊。她紧紧的搂着儿子,怕一撒手他会再一次不见了。

陈心宁很羡慕谷浩阳,因为他有这么疼爱他的家人。而自己呢?她的家人除了自私,贪心还有什么呢?

“心宁,看来少爷他恢复的不错?”王阿姨走到心宁身边,看着有点削瘦的她,心中涌出一丝的心疼。

她亲眼看着少爷一点一点爱上这个女人,亲眼看着少爷为了这个女人付出的一切。她比任何人都知道心宁在浩阳心里的份量。

“嗯,他已经好了,所以我们就回来了。”陈心宁拉着王阿姨的手亲切的说:“王阿姨,这一年多,你的身体还好吧?”

王阿姨微笑着点点头:“我很好,就是有点想你们了!”

王阿姨说的没错,她在谷家这么多年,早就把谷家当成了自己的家。把谷浩阳和陈心宁当成了自己的孩子。

特别是陈心宁,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和气,要知道,此刻的她在谷家人的眼里已经不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了,她会成为这个家的女主人的。可是她还是老样子,谦卑而和善。

沈清仪听到王阿姨和陈心宁说话,才反应了过来。她放开儿子的肩膀,扭回头看着陪儿子一起回来的心宁,忙擦擦眼泪,拉住陈心宁的手:“心宁,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陈心宁有点紧张的看着沈清仪,虽然她现在对自己的态度好多了,可是对她她还是有点忌惮。

“阿姨,这是我应该做的,您不用这么客气。”陈心宁忙摇着头。

若不是因为她,浩阳他怎么可能变成这样子呢?她才是罪魁祸首。

沈清仪用温柔的眼光打量着她,之前没有注意,现在看来,这陈心宁还真是很漂亮,安静的如同初秋的菊花,美丽而端庄,也难怪儿子会那么喜欢她。

她的目光一下子落在了她的领口处,圆润的绿色珠子晶莹剔透,就算是只露出几颗,也足以闪到了她的眼睛。

陈心宁被她看的有些不自在,不由的转头看着谷浩阳。这个家伙,非要把这么贵重的东西戴在自己身上,也不知道他妈妈会怎么想。

沈清仪也转头看着儿子,儿子,十年前你就把它送给了这个女人,现如今你还是把它送给了她,你是有什么想法吗?

谷浩阳被这两个他最爱的女人同时注视着,忍不住的笑了一下,走到她们面前看了陈心宁一眼,又转头看向妈妈:“妈妈,我要娶心宁,而且她已经答应我的求婚了!”

“真的?”沈清仪有些意外。她忙转回头看着陈心宁,想要听她怎么说。

陈心宁脸一红,忙低下了头,她觉得或许沈清仪还没有办法接受自己吧:“阿姨,如果你不同意的话,我可以,可以……。”她有点语无伦次起来。

“可以怎样?你想反悔吗?”谷浩阳有点生气的看着她,明明她都答应自己了,怎么现在还犹豫上了。

陈心宁轻轻抬眼看着他,见他眼里那一丝丝的怒气,不由的心中一动:看来他是真的好了,这表情怎么又和以前一样了,瞪起眼睛吓死人了。

“你干嘛呀?”沈清仪看儿子那因为紧张而冷下来的脸,不由的伸手打了一下他的肩膀责怪着:“你怎么敢和心宁这么说话,我告诉你,从现在开始,你若再敢像以前那么欺负她,我可要打你了!”

“心宁,别管他,以后他若是敢再对你凶,你就告诉我,我来收拾他!”沈清仪忙挽着陈心宁的手坐到沙发上:“我这个儿子缺乏管教,以后你可不能惯着他。”

王阿姨看着谷浩阳有些愣愣的表情,也是觉得好笑:少爷,看来你是要自求多福了。你的妈妈现在和陈心宁可是一伙的。

谷浩阳看着王阿姨的样子,无奈的耸耸肩,好吧,反正这个家本来就是女人说的算。没人理他,他只好一个人坐到沙发上,看着母亲和心宁热情的说话。

“王姐,晚上做点好吃的,今天晚上就让他们住这儿。”沈清仪吩咐着。

“好的。”王阿姨说着,去了厨房。

“心宁你知道吗?浩阳这小子小时候特别不听话,他干过的那些事都离谱的很,你想听吗?你若想听,我都说给你听!”这十几年来,她从来都没有这么开心过了,总觉得有说不完的话。

“好啊!我还真不知道他以前是什么样子的呢?”陈心宁看了一眼谷浩阳,见他一个人孤零零的样子,正在看着她,那表情还真是搞笑的很。

“他小的时候可会哄女孩子开心了,我记得五岁的时候,他就把他爸爸送给我的胸针送给他幼稚园的小女生了,还说那女孩长得太好看了。还有……。”

“妈!”谷浩阳没忍住:“您能不能总说我的坏话呀,难道我就没有一点好处吗?”

妈妈也真是的,怕他以前的糗事都说给心宁听,这回她还不笑死自己才怪呢?

沈清仪经他一提醒才反应过来:“对,妈妈错了,怎么净说些呢?说点好听的。”

陈心宁不由的轻笑了一声,她都没有想到,这样一个冷到骨子里的男人,小的时候居然这么的有趣。

“平时他总出去打架什么的我就不说了,那次,我记得他十六岁,有一天,给我带回来一个女孩子,还是一个外国女孩子,金发碧眼像个布娃娃似的,他一本正经的告诉我说这是他的女朋友,当时我就愣了,我说儿子,你才多大呀?现在就有女朋友了?你猜他怎么说,是呀,她就是我的女朋友,因为她说她爱我了。”

陈心宁没忍住一下子笑出了声,谷浩阳的脸都绿了,妈妈也真是,总是说自己那些不光彩的过去,而这些事,在他没被绑架之前,她总是当做笑话来说,可自从他被绑架之后,她就再也没说过了。

想想还是心酸的很,从那个时候开始,妈妈的生活就是一片灰暗,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开心过吧。

她想说,就让她说好了,可是心宁,那个时候我还很小,根本不懂什么是爱情,你可不能当真呀!他从心里默默的说着。

原来他也是很怕心宁听了这些会生气,但是看她听地津津有味的样子,应该不会生气吧?他实在是坐不住了,站起身上了二楼的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