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零八章 小来不见了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小来看着王弘生出去,长叹了一口气,他还真是一个经商的好手,自从他来了自己的公司,很多事情都要他来做,自己本来对做生意也不太懂,幸好有他。

或许他的职位应该在高一些。他嘴角不由的扬起来浅笑了一声。

这世上没有什么事让自己觉得美好的。如果有,那么美好的事物都是因为有小西的关系,而如今,他要舍弃这份美好。

小西不停的在他的公司外徘徊,这一回小来是铁了心不要再理她了。她明白,虽然小来处事冷硬无情,但是内心深处也许是相当的脆弱的,他唯一不敢坦露的就是他的心,可是如今,他的心彻底的打开了给了自己,而自己却没有好好的呵护它。

整整一个月,她都没有见过小来。他就像是消失了一样,他究竟去哪儿了?

王弘生找不到小来更是慌了神,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这个老板不是一般人,他可能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他见过那些对生活充满了绝望的人,却从来没有一个人会让他如此心疼。

或许在这个世上,他原本什么也不想要,他想要的就是那个女孩子的爱。如今爱没有了,他还有什么留恋的呢?

如此想着,他不由的脊背冒出了冷汗。他看向了窗外,之前小来的老板就是因为绝望而疯掉的,那么他呢?

王弘生埋头坐在办公室里,不好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而下一秒,他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快递送来了一个快件。王弘生忙拆开一看,里面居然是一份协议书,他匆匆看了一眼,大意是说把公司交给王弘生来代管,盈利的百分之五十给他,剩下的百分之五十交给楚小西。

是小来发给他的。王弘生愣住了,他为什么要发这样一份协议给自己,自己有什么资格得到这么多的钱?还是他疯了,他什么都不要了?

里面还有一封信,是写给小西的。

王弘生忙拿起电话,打给了小西。

小西一个人趴在别墅客厅的沙发上,明明已经开学了,可是她翘课了,她一直待在这里等他,希望忽然哪一天,他就回来了。

可是整整一个月,她连他的一点音讯都没有,而王弘生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是的,他在这个世上没有一个朋友,就像个幽灵一样,来去都不会有人在意的。

阿峰站在别墅外向里面看着,自己的女儿近在眼前却无法相认,看着女儿为了小来如此痛苦,他的心不由的一颤。

那日他拦住小来,要和他谈谈。

小来很聪明,他很快就猜到了自己和小西的关系。

而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小来离开小西,因为他给不了小西幸福的生活。

小来冷冷的笑着:“你怎知我给不了她幸福,或许她只有和我在一起才会感到幸福。”让他放弃小西,那比杀了他还要难。

阿峰叹了口气:“我知道你爱小西,那又能怎样呢?我们是一样的人,爱不过是一个奢望而已。”

“我和你不一样,因为我不会抛弃她的。就算付出性命,我也要爱她,直到我死。”

见过了谷浩阳那份对爱的迷茫与困惑,所以他下定决心,他一定不要像他那样,一定不要被命运牵着鼻子走,他要做命运的主人。

阿峰点点头,他知道这个年轻人是不会轻易放弃的。当年的自己也从未想过放弃,可是结果又是什么呢?

“我也爱过,并且现在也一直爱着小西的妈妈。这么多年,她从来都没有恨过我。”阿峰若有所思的说着,能和这个年轻人好好坐下来说话,之前连他都没有想过。

“那不是很好?”小来侧头看着他,他找到了自己心爱的女人,却反过来要来阻止他和小西在一起,只因为他是小西的父亲。

“那又怎么样?就算我爱她,就算她不怪我,可是一个女人最好的年华与青春都是一个人孤独的度过,你说我的爱是不是自私的很呢?”

“如果当年我不出现的话,她依然会找到一个爱她的男人共度一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把对我,对女儿的思念深深的埋在心底,没有人倾诉,只能默默的承受。”

阿峰湿了眼角,每天看着韩冰这么忙碌,又要照顾这么多没人要的孩子,而且她的身体也是越来越差,他无时无刻不在自责,反省。

如果当年他不离开她会怎样?他们会在一起幸福的生活下去吗?而他真的会过的安稳吗?

他摇着头,自己是一个特种兵,而且是与毒犯打交道的人,那些人最没有人性,都是一些亡命之徒。

他的战友牺牲了那么多,而且有很多连家属的命都没有保住。他能保证自己的女人和孩子一世平安吗?

还是说他可以放弃使命,放弃责任真的隐逸田园,无论是哪一点,他都做不到。

可是明知做不到,他还是自私的爱上了那个女人。

他的话果然说到小来的心里了,是呀,他有这个能力陪她一生吗?他喝了一口酒,嗓子瞬间火辣辣的疼了起来。

“小西是一个有原则的人,她不会因为爱就放弃原则的。你们在一起,她不会痛苦吗?

如果你进了监狱,你所犯下的罪,恐怕一辈子也出不来了吧?你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孤零零的等你一辈子?

小来,你我的手上从未干净过。不同的是我是给国家做事,而你不是。浩阳这么多年树敌无数,那些个想要暗杀他的人也不在少数,是你一次次的帮他摆平所有的事,而有的人却罪不至死,你的手段我比任何人都清楚。

小西她是我的女儿,她和我一样心中有着一杆秤,而这杆秤会时刻提醒着她做人的规则和标准。这杆秤迟早会把她拉扯断的。

醒醒吧小来,除了钱你什么都给不了她,又何必消耗着她的青春呢?”

阿峰的话每一句都像尖刀一样的扎进他的心里。他说的没错,自己现在是有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可是他曾做过的那些事却永远也抹不掉。

看着小来一个人落寞的离开,阿峰不忍的叹了口气。对于小来,他心中也有说不出的心疼。

如今小来真的失踪了,这一个月,不知道他去了哪里?还是他真的打算放下了。

他正一个人沉思着,突然小西疯了般的从屋子里跑了出来,她站在门口,想要找辆车,她接到了王弘生的电话,说小来有信给她,要不要给她送过来,她几乎是迫不及待的说自己去拿。

小来他为什么要写信呢?有什么事情不能当面说呢?或是打个电话也好啊。

阿峰一时之间忘记躲避,就这样被小西一眼就看见了。

她跑了过来,伸出手紧张的抓紧住他的胳膊:“求求你,开车带我出去好不好?”

她腥红的眼晴快要滴出血来了,这么多天,她都没有好好的休息,闭上眼睛,她的眼里全是他,全是他落寞的表情和绝望的背影。

她去了旧工厂,他不在那里,也去了海边,也不在,可能他是有意的躲着她吧。

好不容易有了他的消息,她怎么还能坐的住呢?

阿峰看着小西,她眼里的焦虑与紧张让他的心痛了起来。孩子,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

“我知道,你和小来哥之间有误会,可是不管怎样,我求你,带我出去好不好,我已经好久没有见到他了,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儿,不知道他过得怎么样?求你了!”

小西的眼泪顺着眼角滚落,却不知是不是他眼花了,那泪珠居然呈现淡淡的红色,或许是眼中的血丝映射的吧。

看着她如此哀求自己,阿峰点点头:“好,我带你出去。上车吧!”

小西听到他答应了,一下子跳上车:“去小来的公司!”

阿峰愣了一下,去他的公司,他明明不在公司的。去他的公司做什么呢?

阿峰的车刚停到公司门口,小西就迅速的下了车,跑进了办公楼。他不放心,随后也跟了进来。

可能是王弘生跟前台打过招呼了吧,这会儿倒没人拦着她了。

王弘生看到小西披头散发的样子,可能这些日子她也不好过吧。

“信呢?在哪儿?”小西急切的看着王弘生,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小来他要跟自己说什么呢?

王弘生忙把信递给她。

小西颤抖着手拿开了信封,上面是小来写给她的信。可是小西忍着泪水看完信的时候,手一抖,信飘落在了地上。

而她也一下子坐到地上,小来,你究竟在哪里呢?你要干什么?你要让我后悔愧疚一辈子吗?

王弘生看着随后进来的阿峰,这个人的出现改变了很多事情。

虽然之前小来也是不善言辞,但是他却一直在努力想要挽回楚小姐的心,为了她,他做了那么多的事。一直是很积极的。

可是自从这个男人的出现,他越来越消极,什么事情也不想做,甚至连楚小姐他都不想再见了,这个人,他究竟和小来说了什么?

此刻看到他,王弘生压不住心中的怒火,他一下子揪住阿峰的衣领:“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阿峰看着这个小职员,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此刻却满脸愤怒的质问自己,说滑稽也滑稽,说感动却也感动。没想到这小来还有本事让这样的人对他死心塌地。

小西听到王弘生的话,不由的抬起眼看着阿峰,是他吗?他和小来一直都有过节,他会害了小来吗?

她站起来,走到他面前:“你把他怎么样了?他现在在哪儿?”

“我不知道,而且你也没有必要知道。不管他做了什么都是他的选择。”阿峰推开王弘生的手。

“我告诉你,如果小来哥有什么事?我会恨你一辈子的!”小西的牙都咬得吱吱作响。她不知道这个男人究竟为什么总和小来过不去,但不管怎么样,他都没有权利伤害他。

而小来的信却让她的心痛死了,不管眼前的这个男人对小来做了什么,真正把他逼到这种境地的其实是自己才对。

她抓起地上的信疯了似的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