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一十四章 在那里等我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直升飞机一直在天空上盘旋着,这里丛林茂密,山峰险峻,一时之间还找不到可以降落的地方。

“陈小姐,是这里吗?”机长询问着陈心宁。

“没错,是这里。”陈心宁拿着一张地图:“再往前一点,应该可以看到一条小路。那就是进山的路。”

“好的。”

飞机是谷家的私人飞机,这一次陈心宁要求谷浩阳派一架直升机来送他们,谷浩阳没有反对。

只是他们回国的这件事,还没有通知任何人,陈心宁想着如果这一次能彻底解开浩阳的心结,那么她就带着他回家去见他的家人,去见他想要见的人。

如果不行,再把他带出来,所以她不想惊动任何人。

谷浩阳坐在窗边,向下看着。他的手攥得紧紧的,指甲都把掌心扎疼了。

虽然他在飞机上,但是他知道,姐姐带他来的地方是哪儿?当年他被蒙着双眼,没有见过自己所处的环境外面是什么样子,可是他看到了山谷,看到了满山郁郁葱葱,他的眼睛不禁有些湿了。

他和姐姐有个十年之约,十年之后要在他们相爱的地方再见!

他不由的抬起头,看着陈心宁。她是带着自己来履行这十年之约的吗?不同的是现在是他病了。

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块可以降落的地方,飞机一点点的落下来。

打开机舱门,陈心宁背着包裹先下了飞机。看着谷浩阳站在门口,一连纠结的样子,她微微一笑:“哑巴,你不想看看吗?当年我们相遇的地方?”

“我当然想,可是你是怎么知道是这里的?”谷浩阳有些不明白,以他的能力找了这么多年,都没有找到,姐姐当年离开的时候恐怕也是奄奄一息,她是怎么知道这里的。

“你下来,以后有的是时间告诉你!”陈心宁伸出手,示意他可以把手交给她。

谷浩阳下了飞机,他眼中有很多的疑惑,也有很多的渴望,这个地方,是他做梦都想来的地方。这一回,他和姐姐一同进去,也会一同出来的。

“少爷,我在外面等你们!”机长走到他们身边,是的,这个地方神秘而充满危险,这两个人为什么非要来到这里呢?而且他们真的能够走出来吗?

“好的,什么时候离开,我会给你发信号的。”陈心宁有条不紊的说着。

谷浩阳看着她,这个女人,此时在他眼里居然是那么的强势和无所不能,或许他这一病,有很多事情都变了,他变了,姐姐也变了。

陈心宁牵着他的手,寻着从前的记忆沿着小路往森林深处走着。

她记得当年她就是一个人离开了城市,不知道走了多久,才走到了这里。那个时候的她一心求死,根本不在乎这样的地方有没有人,有没有野兽出没。

只是这林间的景物也变了好多。树木越长越高,也越来越繁茂,十年了,这个地方可能再也无人踏足过半步。

她只凭着十年前的记忆和他一起往里走,其实她也不确定能不能找到当年遇到他的地方。

“姐姐,你就是这样一个人走进来的?”谷浩阳皱了一下眉头,是的,当年他是被人绑着手脚,蒙着眼睛丢进了这里,若是他自己一个人,他绝对不会往森林的深处走去的。

“是啊!我以为我要死了嘛?所以一切都无所谓。”陈心宁轻描淡写的说着。

可是这样的话听在谷浩阳了耳中却是那样的伤心绝望,一个人轻历了什么样的无助和绝望才敢把自己这样毫无保留的交给大自然自生自灭。

他不由的一下子握紧了她的手,以后他都不会让她再有这样的无助和绝望了。

走着走着,前面也没有路了,满地的荆棘,看来最勇敢的人也只是涉足到了这里,里面没有人敢进去。

“哑巴,我们还要走下去吗?”陈心宁转头看着谷浩阳,必竟她也不知前路是什么样子,当年她摔下山崖,早已昏迷不醒,只是后来知道是几个地质学家救了自己,并且是坐着直升机离开的。

这些年她没有和那几个救了自己性命的恩人断过联系,他们对自己依然很关心。只是他们太忙了,又行踪不定,她没有机会去看望他们。

她知道他们的足迹遍布了祖国的山山水水,他们是科学家,他们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

这张地图还是他们传给她的,不过同时他们也警告过她了,当年他们是因为外围有人接应,所以他们才进得去,出的来。现在他们是不会再有这样的勇气了。

谷浩阳转头往森林深处看了过去,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一丝一线的照进来,五颜六色的煞是好看。他的心忽然像是点了一盏灯,一下子亮了起来。

“你答应在那里等我的!”他说的不比坚定,只要有她陪在身边,他什么都不怕。而他从来都没有忘记他当年离开时留下的誓言。

陈心宁脸不由的一热,更加坚定的点点头:“好,我们继续走吧。”

现在她不再害怕了,当年她不怕是因为她早已看透了生死,而现在她不怕是因为和他在一起,她要努力的把他从过去的自责与愧疚中解脱出来。

直到眼前出现了一片开阔之地,他们才停了下来,这是到了吗?

眼前的一切与十年前一样,还是一样的山谷,一样的小河,一样的草地,一样的鸟语花香。

她记得她就是在这里遇到了他,他像个野人般跑了过来,把她吓得半死。

一切都是从这里开始的。

谷浩阳看着眼前这个让他魂牵梦绕的地方,曾经他在这里待了两年,这两年他与世隔绝,他被非人的折磨虐打着。

一个人饿了吃些野果,或是吃他们送来的饼干之类的,渴了就喝这河里的水,困了就去山洞里睡觉,整日与毒蛇野兽为伴,而它们却没有伤自己分毫,反倒是人,让他一次次的怀疑人生,一次次的绝望。

若不是因为姐姐闯了进来,或许他的人生在那个时候就终结了吧?

“想什么呢?”陈心宁转头看着他,他们都背着包,不知道走了多久,累得满头大汗。

“我在想幸好那个时候你出现了。”他若有所思的说着。

“如果我不出现在这里,或许我就真的死了。?”

她轻声的说着,她的心里明白,他说的意思是如果那个时候自己不出现,那么死的可能也不仅仅是她,还有他。

“哑巴,你还能找到当年你休息的地方吗?”陈心宁转头问着他,那曾经是他的家,是唯一一个可以为他遮风挡雨的地方。

“当然记得。”他说着,拉起陈心宁的手,一同朝着半山腰走去。

卓雅居然会有这里的照片,若不是在她的床头柜子发现这张照片,可能他还没有那么快知道卓安就是绑架自己的原凶,而卓雅为什么会保留着那样一张照片呢?

谷浩阳想不明白。或许卓雅看到了这张照片,觉得上面的风景很美,所以想要留个纪念吧?

而她却不知道,她眼中的美丽风景却是他的地狱。

想到卓雅,他的心居然有了一丝的波动。

“想什么呢?”陈心宁对他的一举一动现在都是了若指掌。

“我在想,不知道卓雅她现在怎么样了?”谷浩阳淡淡的说着。

陈心宁愣了一下,从他病了以来,他从来都没有提起过卓雅,今天这是怎么了?

“我想她会感激你的,必竟你还给她自由了,她是一个苦命的女人,一出生就被她的父亲算计,利用,母亲常年卧病在床,对她的关心也极为有限,我觉得自己的命已经够苦了,但是她却比我还要可怜。”

谷浩阳没有说话,是的,原来他不在意的东西现在都慢慢的浮现在眼前,包括他曾经爱过的,恨过的,伤害过的。

等他们到了山洞前,却发现这里睡着两只狗熊。看到他们,一下子站起来,朝着他们扑了过来。

陈心宁吓的大叫了一声,谷浩阳一下子把她拉到自己身后。

那两只熊跑到离他们还有一米远的地方,不知道为何,转头就朝山上跑去了。好像他们俩个才是怪物一样。

看着它们跑远了,陈心宁才惊魂未定的从他身后闪出身子来:“吓死我了!以前为什么没有见过这些东西呢?”

谷浩阳拍拍她的肩:“没事了?”

“为什么它们不伤害我们了,而是跑了呢?”陈心宁还是有点不解。

谷浩阳拉着她的手走进山洞,这山洞并没有多深,在外面也能将里面的一切看的很清楚。

他们当年住在这里的痕迹早已没有了。这里也从来没有人居住过,所以可用的东西根本就没有。

他看着还是满眼不解的她不由的一笑:“好了,别想了,今天晚上我们要住这儿的。”

陈心宁才回过神来,忙放下包。和他一起收拾起来。

他们也只是把地面平整了一下,从外面弄些干草回来,铺在上面。还真是和当年很像,只是当年陈心宁并没有参与到这里来,一切都是他自己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