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零六章 他醉了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夜深了,小西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王弘生的话一直在自己的耳边回绕。小来他有错,可是他对自己的爱却是真的,也是刻骨铭心的。为什么自己就不能原谅他,接受他呢?

她一直都生活的规规矩矩,从未做过任何违法,哪怕是昧着良心的事,所以她心里才会有这样的执念吗?

突然她好似听到了卧室外面有些细微的声响。她吓了一跳,这三更半夜的,不会是进来贼了吧?

她忙轻轻的下了床,把房门打开一条缝往外看着,可是明明就有脚步声,在她这个位置却什么也看不到。

她涨着胆子从房间里出来,站在二楼的栏杆处向下看着。

果然一条黑色的身影正在往楼梯上移动,走廊上虽有壁灯开着,可是光线很暗,一时也无法看清来人的长相。

小西蹑手蹑脚的走到楼梯口的拐弯处,小心的探出头去。

那黑影走到楼梯的一半靠着楼梯的栏杆坐了下来,隔着这么远,居然有一股浓浓的酒气扑面而来,这是喝了多少的酒,难道是喝多了走错了门?

小西如此猜着,但是又觉得不可能,这个家是小来亲自建设的,安全方面非常的完美,一个醉汉怎么可能轻易的就走进来了,都不用撬锁?

小西转过楼梯角,站在了缓步台上,这样能看得清楚一点。

这个背影,是小来?

想到是他,小西的心一下子跳了起来,他怎么会来这儿?不过她冒出这个想法之后又自嘲般的笑笑:这是他的家,他来这里很正常。

可是他怎么会喝这么多的酒呢?她不觉得小来是一个嗜酒的人,至少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他从来都只是喝水,没有喝过酒的。

她不由自主的走下了台阶,站在他的身后,她想要扶起他,可是她的手还没有碰到她的时候,小来却从嘴角发出了一丝丝的嘲笑。

他嘲笑的是谁呢?是她,还是他自己呢?小西的手停在了半空。

而小来,也许是因为喝了酒的关系,他的反应也慢了好多,似乎根本不知道有人站在自己的身后。他伸出手松开了脖子下衬衫的扣子,这东西,太束缚人了。他都不知道那些个天天穿着西装,打着领带上班的人不觉得难受吗?

小西放下了手,默默的看着他。他是一个可怜人?就像王弘生说的。他这么强势的人居然会让人可怜?

现在的他还真是孤独落寞的让人心疼。

“你说我是一个可怜人对吗?”小来的声音突然之间响在了耳侧,小西不由的浑身颤抖了一下,他不是喝醉了吗?怎么会知道自己的想法,还是他知道自己一直都在。

“没错,我就是一个可怜人。我不知道自己从何处来,更不知道自己到何处去,或许在我十二岁那年站到拳台上的时候,就已经变成了行尸走肉!”他苦笑了一声,好像是在说给她听,又好像是在说给自己听。

“那些年,每一天都是在痛苦和打骂声中度过的,为了证明自己还有用,所以每天我都不停的训练,想让自己练成铜筋铁骨,这样就不会有人小瞧了。”

小来自嘲般的笑笑,眼睛似乎有些睁不开了,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模糊起来。

“可是结果呢?不过依然是有钱人取乐的工具而已。他们只关心你是会打倒别人,还是会被别人打倒……。

如果你胜了,那么他们会给你安排更强大的对手,如果你输了,那么你可能连一顿饱饭都吃不到。又有谁会在乎你的生死呢?

为了活下去,只能拼命的训练,拼尽全力的把对手打倒在拳台上。”

这是小来的经历吗?以前他的生活是这样的?他以前的生活就是这样的暗无天日?没有希望,没有未来?

小西倾听着他讲述着过往,虽然他喝醉了,可是在讲到他这些经历的时候,他却出奇的冷静,是因为他对过往已经麻木了,还是痛到极致已经无法形容了呢?

小西用手掩住嘴巴,如果不这样做,她一定会哭出声来,不知道为何,现在她竟然不想让他知道自己的存在。

因为小来,他一直隐藏着自己所有的痛苦经历,他不让任何人知道,也不会让她知道。

小来似乎说累了,停了下来喘了一口气,伸出手指轻轻触摸着台阶边上的栏杆:“之前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对于家是这样的渴望。现在我居然渴望着有个爱我的女人每天在家里等我,我们一起吃饭,一起看电视,一起做相爱的人做的事……。”

他醉了,如果不是醉了,这些话可能他永远都不会说出来吧。

“那一次,我发烧了,整个人晕乎乎的,却被安排了实力最强的对手。结果可想而知,我被一次次的打倒在拳台上,眼睁睁的看着对方的拳头一下一下打在我的身上,脸上,哼!”小来居然冷哼了一声:“如果就那样被人打死,或许就没有今天这样的无奈了吧?现在的我居然自私的想要的多一点,再多一点,想要家,想要爱……!”

他的头有些痛了,酒喝的太多,也可能喝得并不开心吧。

“他把我打得奄奄一息,可能那个时候的我被他们认定必死无疑了吧。

那个冬天可真冷啊!我光着身子被他们丢出来,趴在雪地上,亲眼看着自己身体里的血一点点的流出来,把周围的雪地染成了红色,亲眼看着自己的血一点点的凝固,亲眼见证着死神的到来。

像我这样的人,活在世上本来也是多余的,生不知何处,死也不知去处,十八岁的人生也就是如此了吧?”

小来闭上了眼睛,那个冬天的寒冷似乎一下子包围了他,他抱紧了双肩,把头靠在栏杆上喃喃喃自语着:“好冷啊!感受着自己的心脏跳动的越来越慢,越来越弱,甚至想着就这样闭上眼睛也不错,不用在苦苦的煎熬着了。

直到他出现在我的身边,他脱下他的大衣包住了我,把我送去了医院。

其实在我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我就相信,他和我是一样的人,或许这就是缘分吧。这么多年,我心甘情愿的为他做事,不管是对的,还是错的,善的,亦或是恶的,那又怎么样?只要他想做,我都会帮他,而这又何尝不是为了我自己呢?

看惯了打打杀杀,流血死亡的我早已不是正常的人了。可是居然还想着有人爱我,什么人会爱我呢?什么人会爱一个恶人呢?是小西吗?”

小来自语着,他只爱过小西这一个女孩子,即使是醉了,他也叫不出其他女人的名字。

“见不惯她眼里对我的那份失望,所以我放了那个叫冯雪的女人,只是警告她不要再出现在我眼前,否则没有下一次。为了小西,我第一次背叛了他。

小西,你知道吗?那个女人是怎么伤害他的吗?她往陈心宁的输液瓶里注射空气,她想要杀死他。你能了解自己心爱的女人被人这样伤害,他的那种愤怒吗?可能你永远也不会懂的。

你当然不懂,你可知你被许佳抓走,张瑶让人在我的药里下了剂量很重的安眠药,若不是我硬撑着找人救你,还不知道你会受到怎样的伤害,如果救不了你,那么死的就不仅仅是张瑶,还会有我!”

小来,他绝对不是说说而已,他恨张瑶,他恨她算计他,也恨她伤害小西。她的行为更可恨,她是要眼睁睁的看着小西被人羞辱,被人伤害。

同时他也更恨自己,他没能保护好她,还口口声声想要她的爱。

现在他终于明白了谷浩阳的心情,无法保护自己所爱的女人,恨不得狠狠的惩罚自己。

小西的眼泪早已如洪水般决堤了,她所谓的道德,所谓的底线,带给他的才是无尽的伤害。

“我的心好冷,比那个冬天居然还要冷上千万倍。可是除了我自己,我又能怪谁呢?也许从我一出生就注定是今天这样的结局吧。我想要改变它,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阿峰说的对,他能够给小西什么?他能够给她想要的安全感吗?他能够给她正常的生活吗?那么爱她,还忍心让她和自己过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吗?她那么年轻,她的生活不应该是这样的。

阿峰的话,让他无力反驳。做为一个父亲,谁又能眼睁睁的看着女儿和他这样的人在一起呢?

他只希望她快乐就好,可是自己这样的人真的能够给她快乐吗?

小来想到了阿峰的话,心寒了下来。他那么自私的想要把她留在身边,却从来没有站在她的角度替她考虑过,她需要的男人是他这样的吗?

小来的眼角湿了,眼泪顺着眼角滑落:“我真的想有一个自己的家啊?可是为什么会这么的难呢?”

若不是遇到小西,恐怕他这一辈子都不会有这样的想法的。

他修长健硕的身影此刻蜷缩在一起,他感到了害怕,寒冷还有痛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