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一十三章 不许再抛下我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回了庄园,陈心宁看着他睡得很沉,不忍心吵醒他,却又不能让他睡在车里,这样睡不舒服,也容易感冒的。

她伸出手,轻轻的搂了一下垂在他额头的头发,他的眼晴闭着,睫毛却非常浓密而且还有点逆天的长。之前她知道浩阳是一个极帅的男人,可是她却也从来没有在意他的这份帅气,必竟她最初认识他的时候他和一个傻子没什么两样。

现在看起来,这样的男人还真是有点讨人喜欢呢?

她轻轻的推着他的肩膀:“到家了,回房睡吧?”

谷浩阳听到有人在叫她,缓缓的睁开了眼睛,陈心宁的面孔映在自己的眼中,他忍不住伸出手臂抱住她的肩,沙哑着声音:“我在哪儿把你弄丢了呢?”

他好像还是有点不清醒,说的话有点莫名其妙,但是陈心宁却听得懂,他一直在意的就是当初为什么会把她一个人丢在那个荒无人烟的地方,而没有把她一起带出来。

这么多年,他一直纠结着这件事,他费尽心力就是要找到那个地方,或许让他看上一眼,他就会好多了吧?

“你喝多了,不要说胡话了。”陈心宁拍拍他的后背,我一直都在。”

谷浩阳渐渐的清醒了一点,原来这才是最真实的,姐姐她一直在自己身边,她没有离开自己。

“来,回家了。”陈心宁轻轻的推开他,下了车,把他从副驾驶的位置上拉了下来,搂着他的腰回了房间。

只是他的头一碰到枕头,他就睡着了。

陈心宁看着他的样子,她知道,这几天之中发生的事让他的神经有些紧张了。

小来他联系不上,在他心里形成了一堵墙,让他无法承受。

而今晚这个叫做宁欣的女人,让他的记忆又回到了十年前,那时候除了美好,对于他而言还有万分的自责。

这样下去是绝对不行的!

谷浩阳睡了一夜,而陈心宁却没有睡着。天亮的时候,她悄悄的走出卧室,来到书房。

她要给瑞恩打电话,他想瑞恩或许会给自己一些帮助的。

“陈,这么早有事吗?”瑞恩有个良好的习惯,就是他每天早晨都要读书一小时,此时他坐在书房里,正在看一本还没有看完的书。

“早啊!瑞恩,我有事想要得到你的帮助。”陈心宁开门见山的说。

“是关于谷先生的对吗?”瑞恩不难猜出她的意图,这个傻女人,她的一生似乎都在围着这个男人转。

“是的。”

“陈,他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瑞恩是心理学的专家,在这方面他有很高的造诣,哪怕只是一个眼神,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陈心宁把谷浩阳带到他面前的时候,谷浩阳几乎是彻底的疯了,他排斥着所有的人,也惧怕所有的人。他躲在陈心宁的后面,就像是一个没有见过外人的小孩子。

这样的他让人十分心疼。换成其他人,他这样的感觉未必如此强烈,但谷浩阳他不是一般的人,他是一个在商场上可以呼风唤雨的人,就是这样的人如今成了这般模样,这种反差实在是太大了。

经过一年的治疗,现在算是好了很多了,可是他眼底的那一丝不安,终究也逃不过他的眼睛。

陈心宁叹了口气:“是的,您知道吗?昨晚在您的家里,有一个女人,她长得和我之前真的非常的相像,所以我觉得他好像又想起了之前的事了。”陈心宁担忧着。

“是这样?”瑞恩愣了一下。

他这样的人内心是极度脆弱的。之前他好了很多,可是因为有这样一个女人的出现,可能让他更加的自责。也许他的内心一直在谴责自己,若不是当年他的狠心而去,或许陈心宁的脸就不会有这么大的变化。

“我想带他去那个地方。”陈心宁鼓起勇气说着。

“你想好了?”

“是的,这么多年,他一直在找那个地方,或许这也是他的心愿吧?我想帮他完成,如果能就此解开他心中的结,是最好不过的了。”

陈心宁站在窗边,看着外面越来越清晰的景物。其实她一直想要带他去那个地方,可是她又怕再一次刺激到他,所以始终都不敢。

但现在的情形是,就算自己不带他去,他也在心里默默的记挂着这件事,就如一块巨石般,压的他透不过气来。

“我想就算没有效果,但也不会比现在更糟吧?”陈心宁有些不确定。她不知道浩阳他究竟会是一个什么反应,也许会一下子想开了,也许会继续自责下去。

瑞恩沉思了一会儿,这是他遇到的心理最严重的病人了,他一面强势的不容许任何人的侵犯,一面却躲不过心里的自责与煎熬。无论他用了什么手段,他都是一副很配合的姿态,但这种姿态却是让他最不安的。

“或许可以试一试。但是,陈,你要想清楚,那个地方荒无人烟,只有野兽出没,你们真的可以吗?还有如果他的病复发了,你能应付得了吗?”瑞恩的担心不是多余的,像他这样的病人,谁也无法确定病情会如何发展。

“我想我可以。”陈心宁坚定的说着。

“孩子,那就去试试吧!”

得到时候瑞恩的支持,陈心宁的信心更足了。无论付出多少努力,她都要让他彻底的好起来。

挂上电话,她长出了一口气,突然她觉得门口有人,不由的忙回头看过去,谷浩阳就站在门口,若有所思的看着她。

陈心宁愣了一下神,难道他听到了自己和瑞恩的对话了吗?

她忙走到他面前,仰起头看着他:“怎么醒了?不多睡一会儿吗?”

“我睡得够久的了。”谷浩阳牵住她的手,她的手有点凉,也是,她穿着单薄的睡衣,一个人在书房待了这么久,不冷才怪呢?

“手这么凉,去床上再睡一会儿吧?”他轻声的说着,他的变化真的是太大了,大的连陈心宁都有点难以置信。

以前他从来都不会这么温柔的说话,但现在他好像都不会发脾气了。

“不用了,我还没有给你准备早餐呢?”陈心宁忙摇摇头,她不知道他听没听到她和瑞恩的话,还是他听到了也假装没听到呢?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谷浩阳已经把她抱了起来,直接走回了卧室。

“浩阳,你……?”直到被他放到床上,她才反应了过来,不过下一秒,谷浩阳也侧身躺了下来,一伸胳膊把她圈进怀里,男人的体温一下子传遍了她的全身,陈心宁脸一下子红色。

和他在一起这么久,每次他这样抱着自己,她都忍不住面红耳赤的。

“没有你,睡的不踏实。”谷浩阳沙哑的声音传进了她的耳中,他一边说着,一边闭上了眼睛。

陈心宁紧绷了一阵身子,见他只是这样抱着自己,没有再一步的动作,不由的慢慢放松了下来。

她和他唯一的一次肌肤之亲就是在他病之前的那天,这一年多来,他一直病着,也只是在近两个月有点好转,只不过他似乎更愿意抱着自己。

想着陈心宁有些脸红,她怎么好像有色女的潜质呢?怎么有点想把他扑倒呢?

她暗暗的骂了自己一句,脸皮还真是厚。

“其实我也想回去了,我想知道小来究竟怎么了?也想知道少飞他最近怎么样?还有幸福之家,还有我的家人……。”他居然有了这么多的牵挂,之前他认为都可以放弃的东西现在居然都变得重要起来。

陈心宁忙扭回头看着他,他微合着双眼,格外的迷人了。

“浩阳,我想带你去了地方,你要不要去?”陈心宁仔细观察着他的表情,她在猜他究竟听没听到她和瑞恩的对话。

“只要是你去的地方,我都会跟着去的。不许再抛下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