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二十四章 建个学校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陈心宁和谷浩阳出现在幸福之家的时候,韩冰简直是太意外了,她不知道他们已经回国了,还以为他们还在国外治病呢?

不过看到谷浩阳的样子,她觉得谷浩阳可能是好了吧,至少现在看上去挺正常的。

“心宁,什么时候回来的?”韩冰抓着陈心宁的手,心里是高兴极了。她也知道了谷浩阳和陈心宁的往事,没想到兜兜兜转转这么多年,他们居然还能在茫茫人海中相遇,看来缘份这东西还真是很神奇。

“刚回来两天,韩阿姨,都还好吧?”

“好好,都很好,有很多孩子都上小学了,真快呀!”韩冰看着站在陈心宁身边的谷浩阳,他的表情依然淡淡的,但却也不似之前的冰冷了,感觉总算是有了点热乎气了。

“英子呢?”陈心宁看了一圈,没有发现英子的身影。

“上学了,她已经六岁了,上小学一年级了。下午放学才能回来。怎么?想她了吧?”韩冰拍拍她的手:“这孩子,也总是念叨着你们,而且还越来越懂事,和你小的时候还真的很像。”韩冰一边说着,一边把陈心宁让到屋里。

谷浩阳打量了一下四周一圈和说:“心宁,你陪着韩阿姨坐坐,我出去转转。”

“哦,好。”陈心宁知道他不爱说话,当然女人之间说话,他也插不上话。

谷浩阳围着幸福之家转了几圈,心里有了一个决定。

韩冰给陈心宁倒了一杯水:“快说说,这一年你过的怎么样?和谷先生什么时候办喜事啊?”她看的明白,这个世上没有什么人能把他们分开了。

陈心宁喝了一口水,听到韩冰这么问,脸不由的一下子红了:“快了吧,浩阳的妈妈在操办呢?反正也不用我们操心。”

“谷先生他没事了吧?”

“没事了,他这一年的治疗还是很有效的。”陈心宁微笑的说,这也是她觉得最安心的地方。

“那就好,这一年多来,谷先生病了,所有的事情都是他的父亲在做,我还真是没想到,他们那样的大家族,可以说是富可敌国了,可是对做慈善还真是一点也不含乎。你未来的婆婆都来了好几回呢?一样的吃食堂的饭菜,帮孩子们洗衣服,心宁,你还真是赚了。”韩冰这么大的年纪,不免也有些羡慕起她来。

这样家世的人没有一点架子,既舍得出钱,又舍得出力,以后孩子们的生活会更好一些了。

陈心宁被她说的脸更加的红了:“他们都是好人,韩阿姨,有我家人的消息吗?”这一年多来,她没有一点关于他们的音讯,虽说他们自私,贪婪,可是必竟一年之前,他们惹到的是谷家,只怕小来放过了他们,谷名川却未必会放过他们。

韩冰摇摇头:“没有,他们一直都再没有露面,可能是良心发现了吧?”

“如果他们不是这么自私的话,可能我还是很希望和他们相认的,必晚有妈妈是我一辈子的梦想。”陈心宁一边说着,一边低下了头。

韩冰叹了口气,心宁她一如既往的善良,但愿所有的人都和她一样,心中没有贪念,也没有恶念。

“您和卓雅还有联系吗?”陈心宁迫不及待的问。

韩冰摇摇头:“没有,这一年多来一点她的消息也没有,之前她和何少飞的事情弄得是满城风雨,说什么的都有,有说她不守妇道,婚内出轨的,还有说她不知羞耻,破坏人婚姻的,总之骂她的话实在是难听的很。我想,她也没办法面对这样的局面,所以躲起来了吧。”

在韩冰的认知里,她从来没觉得卓雅是他们口中那样的不堪,一个女人为了自己所爱的人付出了所有的精力和感情,甚至是手段,本来也没有错,如果说错,那就是她不应该对陈心宁动了刀子。想想现在她孤身一人,现在还不知身在何处,没有亲人,没有朋友,要怎么样的生活呢?

陈心宁沉默了下来,难道少飞都没有找过她吗?他没有用心去找过吗?他忍心让卓雅一个人飘流在外面他不知道的角落吗?

韩冰看到心宁有些失神了,忙岔开了话题:“英子下午放学回来,看到你一定非常高兴。”

听到英子,陈心宁才缓过神来:“韩阿姨,我和浩阳说好了,等我们结婚以后就把英子接到家里去住。”

“你是说他同意收养英子了?”韩冰有点意外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

陈心宁点点头:“他同意了,他说会把相关的收养手续办好,之前因为他身体的状况,我没有和他提过。主要是怕吓到英子。”

韩冰笑了起来,“我看你说什么他都会同意的,心宁你知道吗?一个女人最大的幸福是什么吗?那就是有一个男人全心全意的爱她,只要是她想做的事,他都会帮她实现。”

“如果我能给他生个孩子那就更好了不是吗?”陈心宁如此说着,心中不免有点痛,她要和浩阳在一起,多么想和他有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孩子,可是老天爷会不会给她这个机会。

“这么久了,还是没有动静吗?”韩冰单纯的以为他们在一起这么久了,没有孩子是不是应该去检查一下,她哪里知道,陈心宁和谷浩阳之间至今还保持着那样的距离,除了一年前他病发的那一次,孩子,怎么可能会有呢?

陈心宁摇摇头,有些事她当然不方便和韩冰说的。

“别急,这事也是要看缘份的,就像我,生过又能怎样,最后……。”韩冰顺口一说,突然觉得失言了,忙住口不语。

陈心宁愣了一下,忙抬起头注视着韩冰,她是说她生过孩子,可是韩阿姨她没有结婚,也没有男朋友,孩子是怎么回事?

韩冰看到陈心宁疑惑的眼神,神情不由的黯了下来。是呀,那个时候她还小,可能有很多事情她都不记得了,也不会在意的。

她一定不知道为什么她回家探亲为什么一走就是一年多,在这一年当中,自己经历了什么?

陈心宁只知道这么多年,韩阿姨把她美好的青春都留在了这个孤儿院里,却从来没想过她是不是曾经也有过自己深爱着的人,现在看来,韩冰关心着每一个人,却没有人能够走到她的心里,帮她分担她的痛苦和孤独,失落和伤心。孩子,对一个女人来说是多么的重要,可是她的孩子到底在哪儿呢?

“韩阿姨,你没有什么让我帮你分担的吗?”陈心宁无意窥探她的隐私,可是她真的是想要帮助她。

韩冰苦笑了一声:“心宁,你现在过的这么幸福,也是了了我最大的一个心愿,至于其他的事情,顺其自然就好了。”

陈心宁见韩冰不愿意说,也不好在追问下去。

谷浩阳转了一圈回来,看到陈心宁和韩冰依然坐在那里,但表情似乎都有点沉重,他不知道她们在聊什么,但是看到陈心宁表情不太好,他的心里就有种涩涩的感觉。

“怎么了?”谷浩阳修长的身躯出现在她面前,她的喜怒哀乐无时无刻不牵动着他的神经。

陈心宁忙抬头看着他,他眼里充满了一丝丝的紧张,自己好好的,他在紧张什么呢?

“我没事。”她只是替韩阿姨伤感罢了。

谷浩阳看了韩冰一眼,对于她,他心里有说不出的感激,可是他这个人不会说那么多好听的,他的感激只会变成行动。

“刚刚我出去看了一下,这里环境很好,就是离市区太远,孩子们上学可能不太方便,我想在幸福之家旁边建一所小学,这样,孩子们就不用每天去那么远的地方上学了。”谷浩阳出去转了一圈就做了一个这个决定。

韩冰一听,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她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愣了半天才说出一句话:“你说真的?”

谷浩阳反倒有点不习惯她这样了,建一所小学而已,又不是什么难事。

“当然,所有的一切都交给我。”谷浩阳从来都是说到做到,因为知道了心宁就是姐姐,而这里真的曾经是姐姐生活的地方,所以莫名的他也有了亲切感,想要为这里多做点什么。

韩冰忍不住湿了眼角,如果能在这里建个学校,那可真是解决了很多孩子的上学问题,而且还有一些适龄的孩子,因为身体智力等各个方面的原因,没有学校愿意要他们,都十几岁了,也只能在这里呆着,帮着阿姨们做点事情。

这怎么能不让她感动呢?这个孤儿院,如果不是有谷浩阳的帮助,怎么可能维持到现在,并且条件是越来越好,现在这哪里还像是孤儿院,就如陈心宁给起的名字一样“幸福之家”。

陈心宁站了起来,走到韩冰身边,拍拍她的肩:“韩阿姨,浩阳这个想法真的挺好的,您怎么还哭了呢?”

韩冰激动的心情溢于言表,她点点头,抓着陈心宁的手:“是呀,这可真是太好了,如果孩子们知道了,一定会非常高兴的。”她看了看时间:“快吃中午饭了,你们俩个留下来吃饭吧,我先去准备一下。”

韩冰说着,急步走了出去。看着她离开的背影,陈心宁默默的叹了口气。

“怎么了吗?”谷浩阳摸不透她的心思,还真是着急的很。

他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她乌黑的头发:“有什么事不能和我说吗?”

“我觉得韩阿姨才是最了不起的人,她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把这里的孩子都当成了她的孩子,这么多年,她一直有个心愿,就是希望这里的孩子都能够像正常的孩子一样学习,生活,浩阳,你正在一点一点帮她实现她的愿望,这也是所有这些被父母抛弃的孩子的愿望。”

陈心宁注视着眼前这个英俊高大的男人,这就是她的丈夫,以后她都要和他生活在一起,他除了超极有钱,超极冷酷,同样也超极有爱心。她的前世一定是做了什么了不起的好事,这一世才会遇到他。

她伸出胳膊,紧紧的环住他的腰:“浩阳,我爱你!”这一生,她只爱他。

谷浩阳微微一愣,她相信她是爱他的,她把她的所有都交给了自己,而自己只能加倍的对她好,才能让她感受到他也同样深爱着她的吧。

他把她搂进了怀里,嗅着她发际的馨香忍不住想要逗她,“爱我就和我入洞房吧。”说起来他也真是够悲催的,那么深爱着对方,可是相爱的事却只做了一次,想想好像都有点不正常,明明以为昨晚会有机会,没想到她还喝醉了,这个女人,看来以后绝对不能让她喝酒了。

陈心宁听他这样说,脸一下子就红了,看起来他还是当哑巴的好,不会说这些让人难为情的话。

她把头深深的埋进他的胸口:“你以前也是这么和女孩子说话吗?”

“谁说的?”谷浩阳不由的瞪起了眼睛。

“阿姨说你以前有那么多的女朋友……。”

“那时候我还小吗?只是觉得好玩儿。”谷浩阳听到她有点酸溜溜的语气,心里有点不安起来,她不会是生气了吧。都怪他妈妈,什么事都和她说,她若当真了,自己可怎么办?

还有他以前确实是不良少年好吧,被绑架的那天就是和一个应召女去开房庆祝自己十七岁的生日,他不但没有得逞,还害得那个女人陪上了一条命。

想到那天的情形,他的喉咙不由的一紧,仿佛被什么东西勒住而无法呼吸了。

抱着她的胳膊也一下子收紧了。

“怎么了?”陈心宁有点意外他的反应。他的身体很诚实,这一刻好像在怕些什么?

谷浩阳摇了摇头,那个女人因他而死,而且死的是那么的惨,先被人轮-奸,后被人枪杀,如果不是他去招惹她,可能她还不会死。

这么多年了,这个情形时不时的在自己的脑海里浮现,每出现一次,他的喉咙就有种被掐断要窒息的感觉。

他不说话,陈心宁觉得自己好像说到了什么让他痛心的事情,难道还有什么事情是自己不知道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