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零九章 独处一室
作者:铁怎练  |  字数:832894   |  更新时间:2020-11-26

来到新体育馆的大门前面,黎少钦看着大门上紧锁的锁链,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阵疑惑的神色。

余小萱告诉自己,说李姗姗来了新体育馆,可这大门却明明是锁着的,难道李姗姗没来这里?他想了一会也没有头绪,正要转身离去,忽然发现一旁的偏门是虚掩着的,他心中一动,走过去轻轻推开了那一扇偏门,然后悄悄走了进去。

体育馆平时都是下午才会开放,周末如果没有人租用的话,一般也都是闭馆的,现在是早上,没人会来这里,所以锁着也正常。

从偏门走进去之后,黎少钦听到不远处的健身室里似乎有轻微的动静,于是他踮起脚尖,悄悄来到健身室外面,从窗口处探头往里看去。

这一看,果然见到了正在练习舞蹈的李姗姗,看着她灵动的倩影,黎少钦心中不由得暗暗佩服。

人们都说,学舞蹈的女孩子注定是孤独的,这话果然不假,因为每个人的舞蹈,都是她一个人的世界。

李姗姗独自一人在这里训练,单是这份忍受孤独的毅力,便远远胜过了大多数的女生。

黎少钦轻轻走进去,试图不去打扰她,他悄悄地打量了起整个健身房来,见这里面非常空旷,不过除了那些健身器材之外,就再也没有别的东西了。

这时李姗姗正背对着他在压着腰,因此并没有发觉他的进来,她身边有一张小凳子,上面放着一只蓝色的小提包,还有一只保温瓶,里面应该装了白开水或者是茶之类的饮品。

黎少钦慢慢在旁边的一架蹬力器上坐下来,双手顶着膝盖托在下巴上,静静地观察着正在训练中的李姗姗。

李姗姗压完腿之后,站起了身来,正要继续做扭腰的动作,忽然瞥见自己身后居然有一个人,顿时吓得花容失色,她连忙转过头来,却见黎少钦正笑眯眯地看着自己,脸上的戒备这才渐渐消失,当下没好气说道:“黎少钦,你想吓死人吗?你来这里做什么?”

黎少钦也没想到会引起这样的误会,见她受了惊吓,连忙道歉说:“对不起啊,我刚才看你在训练,不想打扰你,这才悄悄的走了进来,其实我并不是有心要吓你的。”

李姗姗走到凳子旁,拿起保温瓶喝了口水,然后幽怨地瞧了他一眼:“你还说呢,差点给你吓死了!”

黎少钦又忙道歉几声,李姗姗这才平静下来,问道:“你来这里,是有事情要做呢?还是专程来找我呢?”

黎少钦一脸无奈:“这大清早的,谁会有闲情跑到这个地方来办事啊?”

李姗姗听他这么说,脸上顿时露出了两个小酒窝,说道:“那就是专程来找我的咯,我记得你可是个大忙人,平日里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现在居然跑来找我,你说我是不是应该觉得荣幸才对呢?”说完似笑非笑地看着黎少钦。

黎少钦听得讪讪道:“我被你说得有些糊涂了,你这话到底是在夸我呢?还是在贬我呢?”

李姗姗难得见他发窘的样子,不由得“扑哧”的一声笑了出来,接着她在凳子上坐了下来,然后抬起头看着他问道:“好啦,说正经事吧,你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呢?”

黎少钦忽然有些怕她了,不敢再扯别的事情,当即开门见山道:“听说星期五是你的生日?”

李姗姗没想到他居然会知道自己的生日,闻言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一双美目紧紧盯着他:“是啊,怎么啦,难道你要送我生日礼物吗?”

黎少钦被她问得不知怎么说下去才好了,这个女生平日里总是一幅一本正经的样子,没想到也会这样挑逗人,难道这才是她的本性吗?因为跟自己熟了,就显露出来了?

正疑惑间,却听李姗姗说道:“不过我过两天要去上海参加一个舞蹈比赛,生日的话,我打算留在上海和我哥一起过呢。”说完,她脸上忽然露出一阵黯然的神色,似乎对此感到很遗憾。

黎少钦听得心中一阵惊讶,心想难道这一次是自己自作多情了吗?本来从余小萱口中得知这件事的时候,他就已经把李姗姗的生日派对摆上了日程,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心中不由感到一阵失落。

李姗姗见他闷闷不乐的样子,问道:“怎么了?”

黎少钦回过神来,连忙说道:“没事,没事……”说着他勉强堆起一个笑容,试图掩饰自己此刻的尴尬,不过他是一个心思缜密的人,此时也注意到自己心境上正在悄然发生的变化。

他记得伍雪菲曾跟自己说过,一个人如果有原则的话,就不会犹豫不决,不知所措。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他已经很少会遇到不能释怀的事情,本以为正是自己的原则使然,可是现在这种情况,分明就有一种不知所措的味道,难道自己的原则还没建立起来?

想到这里,他不禁有些沮丧起来,当一个人心中一直信奉的事情被推翻,那感觉就像一个充满活力的大力士,一下子失去了所有力气一般,会瞬间失去生活的方向感。

李姗姗看他面色变得灰白,以为出了什么事情,急忙问道:“喂,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黎少钦这时候脑子里就像塞进了一团糨糊一样,被李姗姗追问,他心不在焉地答道:“本想给你弄个生日派对的,不过现在看来,应该是不用了。”

不料李姗姗一听他这话,顿时来了兴趣,只见她喜上眉梢道:“生日派对?你帮我安排吗?”

黎少钦知道这不是伤感的时候,当下勉强收拾好心情,静静看着她,反问道:“你不是去上海过生日么,还说这个有什么意义?”

李姗姗却一脸不以为然,说道:“如果是你帮我安排的生日派对,我一定赶回来参加!”

黎少钦眼见事情有起色,心中渐渐放松下来,其实他早就已经想好了这个生日派对的方案,今天来找李姗姗,本来是为了确定这个派对具体细节,怎料却被当头泼了冷水,心中自然懊恼万分。

不过听她这话,自己的计划似乎又可以实行了,此刻的心情,与刚才相比,实在有种天上地下的感觉。

想到这里,他不禁暗暗庆幸自己刚才的心不在焉,正因为如此,他才把自己来找她的目的如实说了出来,若非如此,自己真不知道会不会开口呢。

他心情渐好,心想看来以后要在自己的原则里面,再加上坦诚待人这一条才行了,这样一来,以后再遇到这种情况就能从容应对了。

心结一解,黎少钦顿时像换了一个人一样,此刻他似乎抛开了一切烦恼,换上了平时那副嘻嘻哈哈的笑脸:“为什么我安排的话,你就一定回来参加?”

李姗姗有些怀疑这个家伙脑子有问题,刚才明明还是一幅死了亲戚的模样,现在却又笑哈哈了起来,难道死去的是有亿万家产的岳父?

不过看他的样子,又不能不答,只好和盘托出,说道:“去年你帮小萱过的那一个生日,我一直觉得很有创意,小萱现在还拿你送给她的那个视频到处炫耀呢,你知道,女人嘛,都喜欢能带给自己惊喜的东西,所以我希望你也能带给我一个惊喜,这就是我无论如何都要赶回来的原因。”说完她轻轻转过了头去。

黎少钦嘴巴做了个“O”的形状,点头说道:“原来如此,我本来是想来跟你商量一下具体的细节的,不过现在看来,那就不必商量了吧,免得你到时候觉得没有惊喜,那我岂不是白费心机?”

李姗姗听他这么一说,顿时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笑骂道:“去你的,说得人家心里痒痒的。”想了一会,她又道:“不过为了等待那个惊喜,我就忍耐几天好了,话说回来,到时候我起码要做点什么吧?难道要我临场发挥吗?这方面我可不在行,你可知道我为了后天的比赛,上个星期就已经开始排练了?”

黎少钦用手托着下巴,静静地想了一会,忽然说道:“你后天比赛,跳的什么舞?”

李姗姗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他问这个干什么,不过还是答道:“大赛要求的是原创的舞蹈,我跳的是独舞,名字叫做《昙花一现》。”

不料黎少钦听了之后,顿时一拍手道:“好,到时候你就跳这个舞好了!”

李姗姗一想,也觉得可以,旋即点头说道:“那好吧,不过你既然来了,最好还是给些意见,我把这支舞跳一遍给你看,你看合不合适在这个生日派对上跳,免得到时候与你营造出来的气氛搭不上,还有,我也期待你看了我这舞蹈之后,能给出一些指导意见。”说罢不等黎少钦答应,她便从那只蓝色小包里拿出了一只迷你音响,放在凳上打开开关之后,空灵优雅的音乐便慢慢响了起来。

李姗姗踮着脚步盈盈走到中间,黎少钦这才注意到,她不知什么时候把鞋子脱去了,正踩着一对雪白的粉足,开始翩翩起舞。

这舞蹈把李姗姗无限美好的身材完全展露了出来,只见她一会儿旋转着身子,一会儿轻盈地展开双手左右摇摆,一会儿又像美人鱼一样半卧在地上,双手合在一起,然后又慢慢张开。

黎少钦对舞蹈并不是很了解,因此李姗姗的舞蹈让他看得有些不明就里的感觉,但又不好意思当面说出来,生怕会打扰到她,于是只得硬着头皮看了下去。

看了好一会儿,还是看不出个所以然,他这才明白,为何人们总说练舞蹈的人都是孤独的了,因为理解他们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正纠结间,音乐突然停止了,李姗姗从地上站起来,抬起衣袖轻轻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笑问道:“怎么样,这个可以吗?”

黎少钦不打算欺骗她,便说道:“说实话,我对舞蹈一窍不通,所以无法给你任何建议,不过你放心,这个舞蹈一定可以在生日派对上跳。”

李姗姗对他的坦白感到有些意外,不过她还是很开心地笑了起来:“这样吗?那真是太好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