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零三章 找到张瑶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王弘生站在办公室门口心绪不宁,他知道小西一定是知道了小来为他做的这些事,原本任何一个女人遇到这样的情况都会非常的感激他,甚至还会以身相许。

可是不知为何,他的心里却有着某种担心,他觉得事情也许并不是像他想的那样正常的发展下去。因为他对小来了解的并不多,而在他的眼里,他一定是一个有秘密的人。

果然当小西从他的办公室里头发散乱的跑出来的时候,所有看到她的人都惊呆了,自从来到这个公司上班,他们从未见过老板对哪个女人感兴趣,除了王弘生能随时进到他的办公室之外,别人想见一下他都难。

今天这个女人不但能见到他,而且还是这般模样跑出来,难道是老板对这个女人用强了?可是怎么看他也不应该是这种人呢?

“楚小姐,你没事吧?”王弘生是过来人,眼前的情景他猜想是发生了什么吧?必竟自己的老板是这样在意眼前的这个女人。

小西看着王弘生愣了片刻,自己这个样子真是够丢脸了。可是王弘生,他和小来究竟是什么关系,居然和他一起来骗自己。

“王先生,我会找你的。”小西说完,迅速的离开了。

而屋子里却传来一阵东西被砸烂的声音,大家的目光又同时看向了王弘生,不管发生了什么,也只有他才能去第一时间了解一下。

王弘生看了大家一眼,这个时候也只有他才能说上话了。

他站在门口敲敲门:“先生,你没事吧?”

屋里没有人说话,砸东西的声音也消失了。王弘生推开了门走进去。

眼前果然是一片狼籍,办公桌上所有的东西,书架上所有的书,还有装饰的花瓶无一幸免全被丢在地上。

而小来则用手撑在桌子上,似乎在强撑着一丝力气站着,否则他一定会倒下的。他的手上好像是被花瓶之类的利器划破了,鲜血顺着手指流了下来,把脚下的一片地板都染红了。

王弘生走到他身后默默叹了口气,伸出手轻轻的扶上他的背:“先生,你还好吧?”

小来苦笑了一声摇摇头:“爱情还真是一个祸害人的东西,与其如此受伤,还不如从未经历,至少心不会疼。”

王弘生的手掌轻抚在他的背上,都能感到来自他身体的一阵阵轻颤。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能让他这样一个高傲冷酷的人出现这样的情形,会让他有这样心如死灰般的绝望。

而此时,谁又能给他安慰,是自己吗?他摇了摇头,他没有这样的本事能够让他对他倾诉一切。而能够做到这点的那个女孩已经离开了。

“楚小姐她可能不明白你的一番苦心,给她些时日,她一定会明白的。”王弘生想不通,就算是小来在她母亲这件事情瞒着她,可这也完全是出于好心,换作其他的女人可能早就感动的一蹋糊涂了吧。又怎么会怪他呢?

小来无奈的冷笑了一声:“你不懂,一个一直生活在黑暗里的人又怎么可能真的站在阳光下呢?而她所要的是一个和她一样充满阳光,充满爱心的人,我恰恰哪样都不是!”

小来的话王弘生并不太懂,因为他从来没有走进过他的生活,也没有走进过他的心,但是听他的意思是这位楚小姐嫌弃了他不是吗?

他高大而修长的身躯就这样落漠的靠在办公桌旁,此时的他什么都不想做,一切都是注定的。就像他之前拒绝着小西的好意一样,他怕的就是有这样一天。

可是最后还是他妥协了,他没能守住自己的心,掉进了爱情的陷阱里而无法自拔,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能怪谁呢?

而王弘生则认为,他和楚小姐之间一定是没把话说清楚,他们只是误会了彼此,也许他应该找个时间和楚小姐好好的谈谈了。

小西从小来的公司里出来,她何尝不知自己的话一定是深深的刺伤了他。她一直想要让他过上正常人的生活,无论他曾经做过什么,她都可以不去计较,只要他以后不在犯,她愿意爱他,愿意拯救他。

可是现在,正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才让他一次次的犯错,甚至都不应该是错,而是罪了。她怎么还能和他在一起,如果继续在一起,还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更可怕的事情呢?

现在她唯一要做的就是尽快找到张瑶,希望此刻她还活着,这样就能减轻他的罪孽。

可是小来他会把张瑶弄到哪儿去呢?还是说她已经死了呢?

小西站在马路上不停的思索着小来一切可能去的地方。现在他才发现,原来自己对小来根本就一点也不了解,她不知道他有什么朋友,也不知道他爱去什么地方。而唯一知道的就是他曾经住在那座废弃的厂房里。

厂房?

小西的脑子一道灵光闪过,难道他真的会把她弄到那里去了?那个地方还真是一个杀人埋尸的好地方,很少有人会去那个地方。

这时她的电话响了起来,小西拿起电话一看,是李昂打来的,她忙接起了电话:

“小西,怎么样?有线索了吗?”李昂的声音传过来。

“你和我去一个地方,或许有线索吧?”小西并不确定,但是这是她现在唯一能想到的地方。

李昂和小西来到这座废弃很久的旧厂房时,心里不由的一阵发毛。这个地方,一个人影都没有,若是把人丢在这儿,恐怕化成了白骨也不会有人知道吧。

小西让司机在外面等一会儿,如果找不到人,他们还要坐车离开去别的地方找。

小西走进了被大火几乎烧成灰烬的厂房,原本已经破败不堪的厂房此时更是惨不忍睹。距离她上一次被许佳掳来也不过是几天的时间,如果不是想要找到张瑶,打死她她都不愿意在出现在这里。

两个人在废墟中找寻着张瑶的身影。“张瑶,你在吗?”

小西一边打量着四周一边唤着她的名字。

李昂对这里不熟悉,时不时的会被倒在地上横七坚八的房梁绊到,腿也被撞了好几处,恐怕已经红肿了吧。

小西似乎看到一条身影躺在远处,她的心一机灵:“李昂,在那里!”

顺着小西手指的方向,李昂也看到了远处地上躺着的应该是个人。

等走近一看,果不其然,真的是个人,她被绑着手脚,倒在地上,浑身脏兮兮的,身上还有一股难闻的气味。以前那个光鲜亮丽的张瑶和现在简直是判若两人。

小西和李昂忙蹲下身子,李昂忙把手伸到她的鼻孔下试试:“还有气!”

小西听到他说人还活着,不知为什么,居然松了一口气,看来他们来的还算及时。如果她真的死了,那么错误就真的无法挽回了不是吗?

张瑶被送到了医院抢救,好在仅仅被困了三天,没吃没喝的饿晕了。

李昂和楚小西站在走廊里,他看着小西,这个女孩子安安静静的,是他喜欢的类型。可是那位古先生?

想想他能杀死人的眼神,他的心不由的一凉。他也太可怕了,张瑶若不是预感到自己很危险,把自己的处境告诉了自己,说不定她就真的死了。如果她死了,那么古先生不就是杀人凶手了吗?

小西她怎么敢和这样的人在一起呢?

“小西,那位古先生真的想要杀了张瑶吗?”李昂还是有点忍不住的发问。必竟年轻人,好奇心还是很强的。

小西叹了口气,没有回答他。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的问题。如果说小来就是想要杀了她,那么他也算是犯罪了,如果说不是,张瑶又怎么会告诉李昂是小来要杀她呢?看来一切都要等到张瑶醒了在说。

张瑶受了这么大的伤害,小来肯定是错了。可是为什么会这样,这也是她自己造成的。但是不管怎样,杀人都是犯法的不是吗?

警察也来了,知道张瑶是被绑架的,性质就变了。已经不再是单纯的失踪案了,变成了绑架的刑事案件了。

因为当事人还没醒,警察只是录了小西和李昂的笔录。

小西没有多说话,只是说在那座旧厂房里找到了人。而李昂他心里明白,小来是凶手,可是他又不敢说,因为他也怕被他报复。所以和小西说的基本上是一致的。

因为这块地现在在小来所属公司的名下,警察自然也找到了小来了解情况。

小来坐在办公室,看着眼前这两名年轻的警察,他们穿着制服,还真是帅气的很。

这就是生活在阳光下的人对吗?他们是正义的化身,而自己是个罪犯,是个生活在黑暗里的罪犯。他从心里冷笑着。

面对着警察的询问,小来倒也没有太难为他们。尽量做到有问必答。

王弘生站在小来的身边,他虽然不了解内情,但是他做为职员自然有义务把对公司不利的事情淡化。

“警察先生,那块地虽然是属于我们公司的私产,但是您也知道,那里地处荒野,面积又大,一直也没有建设,所以就算有什么人在那里做不法的事情,我们也没办法知晓。我想凶手可能就是认准了这一点,所以才把人绑到那里去的。”王弘生不紧不慢的应对着。

小来看了王弘生一眼,这个人圆滑的很,他的回答都是公式化的,滴水不漏,相较于自己的我行我素,他更稳重些。

可是弘生你知道吗?我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人,你并不了解我。

小西,没想到你还真的找到了她。小来从心里冷笑着,你心里有没有一点点想到我。

如果张瑶供出了我就是凶手,那么我就会去做牢,这样你也不在乎对吗?你要的就只是什么公平,什么法律,什么规则,而我却是你最不想要的?

警察录完了笔录就离开了,在这里也找不到任何的线索,看来只能等着张瑶醒了在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