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二十二章 你不会离开我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小西看着他们俩个并肩离去,眼泪扑簌簌落了下来。她心里清楚,谷浩阳是小来在意的人,为了他,小来什么都肯做,哪怕是失去生命。

而谷浩阳对小来又何尝不是同样的在意呢?看他想要掐死自己的样子,她就知道,这两个男人的心里都把对方放在了最重要的位置。

阿峰长舒了一口气,谷浩阳,他本来性格就冷酷,若不是因为今天有陈心宁在,恐怕他没那么轻易放过小西。

看来以后他更要好好的守护着她了。

小西看了阿峰一眼,眼中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情绪闪过,她收起眼泪淡淡的说:“以后不要再到这个地方来了,我不想见到你。”

“可是你知道,谷浩阳他有多可怕吗?如果他想不通,随时都可能要了你的命,没有我的保护,你怎么能把孩子安全的生下来。”阿峰太了解谷浩阳的为人,他也绝对不能允许谷浩阳对小西的伤害。

楚小西不由的冷笑了一声:“你多虑了,谷先生他不会再来找我的麻烦了。”她说的很肯定,仿佛她能摸到他的心一样。

“你怎么知道?”阿峰却有点疑惑小西的说法。

小西转过身走到他的面前,仔细的打量了他好一阵。别看他已经五十多岁了,可是身材依旧很结实,脸上虽然有了皱纹,但是目光犀利,这样的状态和他的年纪很不相附。

小西的心里抽疼了一下,不过她很快的压下了自己这一瞬的情绪冷笑了一声:“因为谷先生他不会伤害小来的孩子的!”

小西说着,转身走到门口:“你可以走了,不管你究竟是谁,我都不愿意再见到你!”她咬着唇,明明她极讨厌阿峰,可是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还是觉得嗓子像是被人掐住了一般的疼。

阿峰愣了一下,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她听到了刚才他和谷浩阳说的话。

“孩子,请你不要这样!”阿峰的心再一次的痛了起来,她不想再见到他了,她就真的这样讨厌自己?

“不然我应该怎样?我们俩个合起伙来逼死了小来不是吗?你可以无所谓,因为你没有亲自动过手,可是我,在他最无助,最痛苦的时候还给他的心上捅了一刀?”小西冷眼看着他:“你以为我想要活着吗?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孩子,我一定会随他而去。你就算在有本事,也救不了一个心死的人,所以不要再来打扰我,让我安心的把孩子生下来,这是我唯一能为他做的事!”

阿峰看着小西冷默的脸上依然挂着泪珠,眼神却是无比的坚决,小西,他的女儿,她需要的从来都不是他这个父亲。

他默默的叹了口气,一步一步走到门口,想要回头看她一眼,小西却迅速的关上了门,把他关在了门外。是他亲手葬送了他们之间的关系。

小西倚在门上,用手捂住自己的嘴,不想让在门外的他听到自己的哭声。

她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听到了阿峰和谷浩阳的对话,她彻底震惊了。这个男人居然是自己的父亲?亲生父亲却伤害了她最爱的人,这样的局面她不知道该怎样应对,她只能强压着心跳装睡。

可是知道谷浩阳用枪指着他的时候,小西的心却又那么的不舍,这个人,真的是她的爸爸吗?如果不是,谁又能天天守在这里想要保护她呢?如果这一枪打出来,她真的就没有爸爸了。无论到什么时候,血都是浓于水的,那黑洞洞的枪口让她义无反顾的站了起来,她失去了小来,这已经够了,她不希望再有人为她而死。

她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现在她的肚子看起来还很平坦,但这里面真的孕育着一个小生命,是小来留给她最珍贵的东西。

“孩子,妈妈该怎么办?”小西苦涩的说着。

没有来到这个城市读书的时候,她是多么的快乐。每天无忧无虑的,除了学习,就是回家帮着父母干活。生活虽然苦了一点,但是却没有这么多的烦恼。

她多想回到那个时候,那样她就不会遇到小来,如果不遇到他,他至少现在还活的好好的吧。

她想爸爸妈妈了,自从妈妈手术后回了老家,她都没有回去看过她,她一定也很想自己吧?

陈心宁开着车,好久都没有听到谷浩阳说话。是呀,今天对他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小来,他选择这么极端的方式结束生命,连让人想要找到他尸体的机会都没有,看来他真的是伤心欲绝了。

“我们现在回哪儿?”陈心宁忍不住轻声的询问着他,以他现在的状态,恐怕他是不愿意让他的妈妈看到吧?

没有听到他的答复,陈心宁转头看了坐在副驾驶的他,没想到他居然睡着了。

他怎么又睡了呢?自从他病了之后,睡眠的时间就长了起来。可是回国之后,这种情况改善了很多,现在,还只是中午,他就又睡了?

陈心宁不由的拧紧了眉头,小来的离开击碎了他的心,会让他再一次陷入迷茫之中吗?不管怎样,浩阳,你一定要坚强起来呀?

陈心宁把车开出了市区,她想应该让他安静的呆上一段时间,平复一下心情。

车子开回了城郊的别墅,一年多都没有回来了,她还真是挺想念这个地方。她和浩阳在这里发生的所有事情,她都记得非常清楚。

停好了车子,她解开安全带侧身帮他把安全带也解开,凝视着他的睡颜。

睡着的他不似清醒时的高傲冷酷,相反的却多了一份邻家男孩的乖顺。

陈心宁伸出手,轻轻的抚上了他的脸颊,他的五官如雕刻般立体,睫毛如蝶翼般浓密好看,身为男人,长得确实够好看的。

谷浩阳似乎是感受到了她手指的触摸,缓缓的睁开眼睛,对上了她的视线。自己睡了多久,这一路都没有陪她说上一句话。

他伸出手握住她依然在自己脸上游走的手:“对不起,我睡着了。”

陈心宁微笑的摇摇头:“你累了,回家睡吧?”

“嗯。”谷浩阳点着头,松开她的手,拉开车门下了车。

陈心宁从另一侧下来,挽着他的胳膊:“浩阳,你饿了吧?一会儿你回屋休息,我做好饭叫你。”

“你不和我一起睡吗?”谷浩阳侧目看着她。这个女人她不累吗?还要给自己做饭?

陈心宁听到他的话,脸不由的一下子红了,这个话听起来好像特别的暧昧。

“怎么了?”谷浩阳见她一副害羞的样子,居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没事!”陈心宁见他有点疑惑的样子,不由暗暗的自嘲了一番,看来他说的话没有更深的意思,是自己想多了,如此想着,不由的把头埋的更低了。

“今天不去幸福之家了,明天陪你去。”谷浩阳知道,他如此关心着小来,而陈心宁又何尝不关心幸福之家里的孩子和韩冰呢?

“好。”她小声的应着。

陈心宁把他送到送到他的房间门口:“好好睡一觉,一会儿我叫你。”

她说完想要下楼,却不料谷浩阳却一下子从后面抱住了她,呼吸变得粗重了起来。

“浩阳,怎么了?”她居然能感到他心里那份不安。

“姐姐,你不会再离开我对吗?无论我曾经做过什么,你都会陪在我身边?”他小心翼翼的说着。

其实见到小西的时候,他同样也有着这样的担心,无论小来做过什么,那都是他要他去做的,如果说小来是罪犯,那么他则更让人无法饶恕。

虽然他从来都没有为自己做过的事情而后悔,但是心宁呢?她会不会也像小西一样,那么在意自己是不是一个干净纯粹的人。如果她在意,她是不是也会像小西一样不接受自己。

陈心宁的心一颤,原来他的恐惧和担心是因为这个。自己也给了他这样的感觉吗?他也害怕自己会像小西一样那么在意他曾经做过的那些可怕的事情?

陈心宁转回身,轻轻的握住他的手:“我不会离开你的,这世上没有一件事可以阻止我对你的爱!”

“真的?”谷浩阳居然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忍不住要再确认一下。

“当然是真的,我们错过了那么多年,现在好不容易才找到彼此,我怎么可能离开你呢?”她一边说着,一边把他拉回了房间,把他推倒在床上:“好了,睡一会儿,一会儿饭好了,我叫你!”

谷浩阳忧郁的眼神一直盯着陈心宁,陈心宁伸出手,轻轻的抚上他的额角,他的脸太精致了,哪怕是最高明的雕刻师恐怕也无法把这张脸雕得如此完美。她弯下腰在他额头深深的吻了下去。

谷浩阳感觉到她温热的唇抚上他的额头,心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一丝困意席卷而来,慢慢的闭上了眼睛睡去。

陈心宁看着谷浩阳安心的睡了,才转回身出了他的房间,临出门前,她看了一眼他的房间,压抑的色彩恐怕也会影响到他的情绪吧?

陈心宁来到厨房,打开冰箱才发现,原来这里面还真是什么都有,看来王阿姨就算不住在这儿,也是定期回来更换一下食材吧,在她的心里,也许也盼着他们回来的这一天吧。

陈心宁挑了几样谷浩阳爱吃的菜,一个人在厨房忙碌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