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二十一章 我是她父亲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阿峰转回头看了一眼躺在沙发上的小西,她依然闭着眼睛还没有醒。

“我是她的父亲!”阿峰故意压低了声音。做为父亲,他居然怕女儿知道自己的身份,面对近在眼前的女儿,他不敢相认,也不敢让她的母亲知道她的身份,这又何尝不是一种煎熬呢?

谷浩阳果然是愣了一下,据他所知,阿峰没有结婚,怎么可能有女儿呢?而阿峰他也绝对不是会说谎的人。

愣了片刻之后,谷浩阳瞬间明白了,为什么小来会听他的话,选择离开小西。但是也不对,仅仅就因为他是小西的父亲,小来就会选择死亡吗?

陈心宁看了一眼沙发上躺着的女孩,又打量了阿峰一阵,他这样的人当然不会说谎,重要的是阿峰也并不是坏人。他曾经救过自己,在幸福之家外面的树林里,若不是他出现救了自己,说不定她就被秦露给害死了呢?

话说回来,那个时候阿峰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这是陈心宁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还是说他会到那个地方去,并不是正巧路过,他是有目的的。可是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但是看浩阳的样子,就算是这样的关系,他也未必会善罢甘休的。

“就算你是她的父亲又怎么样?这样的身份你就有权利来干涉他们的感情吗?”谷浩阳眯起了眼睛,但是周围的空气却也一下子变得冰冷了起来。他怎么能允许有人以这样的身份把小来逼上绝路。

“当然,只要是我认为对我女儿不利的事情,我当然会阻止,会反对!”阿峰知道谷浩阳的怒气也正在一点点扩大,但那又怎样?既然做了,他就不怕任何的后果。

谷浩阳皱着眉,被阿峰的态度彻底的激怒了,他不会让他好过的,他要杀了他,给小来报仇。

谷浩阳从上衣口袋里缓缓的掏出了一把精致的手枪,黑洞洞的枪口冷冷的对准了阿峰的额头,他冰冷的声音再一次响在他的耳侧:“好,那么你就下去陪他吧!”

谷浩阳的手轻轻的扣动着扳机,这枪没有对着自己的脑袋开火,但最后也还是派上了用场。

陈心宁看到枪吓坏了,浩阳的枪早就被她收起来了,可是他的手上怎么还会有一把枪,他到底有多少这样危险的东西?

“浩阳,不要!你不能杀他!”陈心宁握住了他的手,浩阳,你的病真的好了吗?如果真的好了,怎么还会用这样极端的方式,还是说他以前也是这样处理事情的。

谷浩阳侧头看着陈心宁有些不解:“我不能杀他?”这事上还有他不能,不敢做的事吗?

“是!”陈心宁点着头:“浩阳,你不能再用这样的方式解决问题,不能破坏人的生存规则。你不是法官,不能决定人的生死。”

谷浩阳愣了一下,直视着陈心宁,她是在教自己做人吗?还是这样的自己,她也不喜欢?

想到这种可能,他的心里有种莫名的怒火。想到她会因为这样不喜欢自己,他的手不由的颤了一下。

“而且阿峰先生曾经救过我的命,如果没有他,或许我早就死了!”陈心宁不知道这样会不会帮到阿峰,但是她只能尽力去做。

在外人看来好像陈心宁是在救阿峰,可是只有她心里明白,她想救的何尝不是谷浩阳呢?她不能让他在这样一味的错下去。

过去她不敢和他这么说话,是怕伤了他脆弱到不堪一击的心,但现在不一样了,他是一个正常的人,他要以一个正常人的姿态好好的活下去。

“救过你?什么时候?”谷浩阳拧紧了眉头,他一直以为他早就给陈心宁扫清了障碍,可是怎么还会有人要伤害她,而他却并不知道。

“很久之前的事了。”陈心宁看着谷浩阳,想要从他的手中把枪夺下来。

可是谷浩阳把枪握的紧紧的,枪口依然没有离开阿峰的脑袋。他没那么容易放下枪的。

“浩阳,就算你杀了我,小来他也不会回来了。无论他怎么做,都是他的选择。”阿峰并没有躲开他的枪口,黑洞洞的枪口让他有了片刻的恍惚。

二十几年前,他面对过无数次这样的场景,被那么多的枪口瞄准,他也从那么多的枪口下躲过一枪又一枪,可现在,他不想躲了。

“不要杀他!”柔弱的女声从沙发处传来。

阿峰听到这个声音,却不由的唇角上扬,是小西醒过来了对吗?她没有事了?

小西眼神复杂的看着眼前的场景,都是因为她,才会弄成这样。

她站起来走到阿峰身边,看了他一眼叹了一口气,又看着谷浩阳,脸越发的苍白了。

“如果你一定要追究小来哥的死因,那么就来找我好了,因为是我把他逼上绝路的。”小西此刻冷静的可怕。

“谷先生,你可知道这么多年小来哥为了你做了多少见不得光的事情吗?最可悲的是,到死他都没有认为自己做错了,他依然认为为你所做的事情都是正确的,从未后悔。而我,只希望他能放下过去,忘掉过去。

是我打扰了他平静的心,最后却又无法接受他的凶残,是我杀死了他的心,所以他才不愿意活下去,你要给他报仇,没有人能够拦住你,只是希望你的子弹不要打偏了,让我也少受点痛苦。”

小西苦笑着,她多想去陪着小来,可是她没有办法,她没有办法再杀死他的孩子,所以她只能忍着对他的思念和愧疚。

“好,我成全你!”谷浩阳手一动,把枪口一下子对准了小西,这个女人,如果那么在意他的过去,又何苦让小来以为这个女人是爱他的呢?

他的死没有人直接动手,但是眼前这个女人却是让他下定决心放弃生命的最后,也是最重的一块巨石。

小来的心是到了怎样绝望的境地,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那个电话,就是他最后的声音,自己是他最后的牵挂对吗?如果那个时候他不是睡着了,接到了他的电话,他是不是就不会死了。这些天他又何尝不是如此的自责呢?

小西唇角不由的上扬,是的,可以解脱了吗?一家三口就要去另一个世界团聚了吗?

“浩阳,我想小来活着,他也不希望你这样伤害她吧?”陈心宁现在才明白,谷浩阳,他不是自己能够驾驭了的,其实除了十年前他们相遇,和这两年来的接触,她对他还是很不了解的。

她相信他爱她,可是这种爱什么也无法改变。

“我送她下去陪他,小来那么爱她,怎么忍心把她一个人留在这世上。”谷浩阳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小来,他不是他生命中的过客,也不是他上万员工中的一员,他是他的家人,是朋友,是兄弟,是可以为彼此付出生命的人。

“浩阳,你是想要杀死小来的孩子吗?”陈心宁不由的脱口而出,如果说什么能阻止他,或许这个原因真的可以。

阿峰听到陈心宁的话,眼神不由的一黯,看来这个女人知道了。

谷浩阳愣住了,半天也没说出话来。这个女人,她肚子里有了小来的孩子吗?小来,他孤零零的一个人来到这世上,受尽了折磨和无数人的白眼,遍体鳞伤,如鬼魅般生活了这么久,而这个女人却怀着他的孩子?

他的手颤抖了起来。陈心宁则挡在了他的前面,缓缓伸出手,握住了他拿枪的手,他这个样子,让人是如此的心疼。

她能理解浩阳和小来的感情,甚至明白他现在内心所挣扎的又是什么?

“浩阳,无论她和小来之间曾经发生了什么?但是你一定要相信,这个女孩,她是真的爱小来的,否则她怎么会愿意给他生孩子,愿意守在这个冷清的家里。

浩阳,你现在这个样子,是小来也不愿看到的吧?他不会让你伤害他最爱的这个女人的。难道你要让小来恨你吗?”

陈心宁的话像一把锤子般一下一下敲击着他的心脏,心宁说的没错,小来会恨他的,因为他宁愿结束自己的生命,宁愿自己放弃爱她的一颗心,也不愿意来伤害她,失去她。

陈心宁把他手中的枪小心翼翼的拿下来:“浩阳,你累了,回家休息吧?我们明天再去幸福之家好不好?”她努力的平复着他的心,今天的他实在是太激动了。

谷浩阳看着陈心宁,她明亮的眼睛注视着自己,这样的自己也会让她讨厌的对吗?

试想一下,如果有一天陈心宁离开了自己,他怎么会有勇气活下去。

陈心宁挽着他的胳膊,把他带离了别墅。临出门之前,她回头看了一眼楚小西和阿峰,希望他们能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