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六十九章 成为大富翁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想当初他们指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身上的那股冷酷劲吓得他们都说不出话来。而他也没有多说话,就安排一个年轻人把他们关到了一个几乎荒废了的旧村庄,还有人在看守着,不让他们和外界联系,就像是关进了监狱。直到前些天,那个年轻人来把看管他们的人撤走了,他们才重获自由。当初被他吓得半死,可是现在他好像是很怕他们的样子。

他们在电视上也了解到了,他们知道谷浩阳疯了,如今班也上不了,只能躲在这个大宅里不敢见人。

谷浩阳看到对方的眼睛在看他,吓得躲在陈心宁的身后,手不由的抓紧陈心宁的手臂。

陈心宁看看谷浩阳轻声的说:“别怕,浩阳,有我在,没事的,我会保护你的!”她又转头看了他们一眼:“我想你们是搞错了,他的钱就是他的,你们需要钱,可以自己赚,有手有脚,为什么要向别人索取呢?”

“姐,你看他现在都这样了,还不是你说了算,要不,你和他结婚,到时候这所有的一切不都是你的了!”

“对呀,反正他现在什么事情也做不了,如果你嫁给他的话,那他的财产不就都是我们陈家的了。是呀,孩子,你那么喜欢他,就和他结婚吧?”陈连贵和儿子说出了同样的话。

他们觉得他们的想法真是太好了,只要这个女儿嫁给谷浩阳,就有了一切。疯了不是更好,所有的一切还不都是女儿说了算。

他们不知道,陈心宁在听到这句话,她的心里是有多么的难过,这就是她的亲人,为了得到不属于他们的东西会牺牲她的一切。就算当年没有抛弃她,是不是也会为了利益把她做为交换条件出卖呢?现在她坚信这一点,他们对自己没有一点的亲情,到现在他们没有一个人问过自己这些年过的怎么样?没有一个人问过她这些年都经历了什么?他们所在乎的就是现在,她认识了这么一个有钱人。她从心里冷笑着,陈心宁,你还真是可怜。

“我想你们搞错了,我是不会和他结婚的。”陈心宁冷冷的瞅着他们,看着他们像跳梁小丑一样的表演着。

她的话说出口,吃惊的除了眼前这一家子人,还有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门口的谷名川和沈清仪。沈清仪听到陈心宁的话愣了一下,她接受不了,儿子为了她弄成现在这个样子,可是她却不会和自己的儿子在一起,她也不愿意嫁给一个疯子是吗?不管这个疯子曾经是多么的爱着她。

沈清仪本想发作,谷名川却拍拍她的肩膀,示意她不要说话,听他们讲下去。

“孩子,虽然他现在疯了,可是他那么有钱,说不定会治好呢?还有,这也是一个机会啊,等你拿到了他的所有财产以后,也可以和他离婚的,你有的是钱,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陈母有点急了,这个陈心宁,明明看上去那么的喜欢这小子,怎么会不愿意嫁给他呢?

“你是我的妈妈?”陈心宁冷冷的看着她,她五十多岁的年纪,这个年纪的女人就算不优雅,也不漂亮,但终究应该是一个善良的人了,可是为什么她的眼里除了贪婪就没有其他的内容了呢?这样的人也能做妈妈吗?

“是呀,我是你的妈妈呀!”她不知道陈心宁还在怀疑什么?

“你有把我当成你的女儿吗?当年的我是你们的累赘,现在又是你们的摇钱树,你们有谁问过我心里的感受,你们有没有觉得当年的你们做错了?”

“姐,你这么说我可就不同意了,如果当年把你养在身边,你哪会有今天这样的好日子?我觉得你应该感谢咱爸妈才对!”无耻的嘴脸看在陈心宁眼里是那么的可恶。

她苦笑了一声:“有你们这样的家人,我还如何能够配得上他。”她转头看着谷浩阳,是呀,为什么她要有这么自私贪心的家人,当初他把他们关起来,就是怕他们来伤害她吧?不仅是她的人,还有她的心。如果他们不出现,说不定她内心深处还有一个小小的幻想,希望有一天会和他们成为真正的家人,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

“也对!”陈心宁叹了口气:“如果不是你们,我可能一辈子也不知道孤儿院是什么样子的,恐怕永远也无法体会在雷雨交加的夜晚独自跑出去要找妈妈的那种心情,更不可能知道在得知自己得了白血病而没有能力医治时的那种无奈。这一切都是拜你们所赐。”她说着,眼泪却忍不住的划过眼角:“是,我是应该感谢你们,如果不是当年你们抛弃了我,就没有今天的我了。我不会因为得了绝症而选择独自一人承受和面对,不会一个人流浪到那个没有人烟的山谷,更不会遇到他……!”她深情的看着谷浩阳,他也在看自己,他的眼睛里除了自己没有任何人,现在的自己是他的全部,而他又何尝不是自己的全部呢?

“不哭!”谷浩阳见到她眼里的泪珠,心里居然如针刺般的疼,她哭了,她不开心吗?他伸出手指,轻轻的擦拭着她的泪珠。

“他给了我温暖,给了我爱,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让我知道这世上还有人在乎我,我的存在不再是多余的了。我是应该感谢你们,感谢你们的抛弃!既然当年都抛弃我了,现在我和你们也不必在有任何的关系了。以后不要来打扰我们,你们可以走了!”

“陈心宁,你攀上高枝就不认人了。好,今天你无情,也别怪我无义了,外面那么多的记者,看我怎么把你搞臭,还想嫁入豪门,你做梦去吧!”他们气极败坏的样子,既然你不愿意给钱,那么我们也要让你一无所有了。说完,他们站了起来,气冲冲的往外走,走了没几步却看到谷名川夫妇从门外走进来,后面跟着阿峰和王阿姨,身后还有两个穿西装打领带的人。

陈心宁看到他们也是愣了一下,忙站起来有些不知所措:“阿姨?”她不知道该和他们说什么?

谷名川看着眼前这一家子人,他阅人无数,但是像这样无耻的还真没遇到几个,此刻他也非常同情陈心宁,如果不是她自小被抛弃,可能也会和他们一样这样自私自利吧,当然那样的话她就不可能和儿子再有任何的交集了。

沈清仪走到陈心宁面前,看着一直躲在她身后的儿子,那么高大英俊的儿子,此刻就像是一个没有见过外人的小孩子,胆小可怜,她的心都碎了,若不是丈夫说多给他们一些时间相处,她老早就来陪儿子了。

她伸出手,想要摸摸儿子的脸,可是谷浩阳却吓得紧紧的抓着陈心宁的手臂,嘴里不停的念叨:“不要打我,不要打我!”

沈清仪看着儿子,这份心痛谁又能理解呢?她转头看着陈心宁,她把儿子紧紧的护在身后,儿子,不再认识她这个妈妈了,他只需要这个女人是吗?

“你真的不愿意嫁给浩阳对吗?因为他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沈清仪不确定,她不相信儿子的眼光会这么差劲,她也不相信儿子把一生都奉献给了这样一个女人。

陈心宁看着沈清仪,她是一个优雅端庄的女人,到了这个年龄还会让人心动,足以说明她的与众不同。她点点头:“现在我不会嫁给他,我会等到他好起来,亲口对我说这句话。”

“如果他一辈子都这样了呢?”沈清仪不知道这一天什么时候能来到。

“我会守着他一辈子!”下半辈子,她只为他一人活着。

沈清仪听到她的话,不觉得湿了眼睛,她是一个母亲,更是一个女人,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个女人还愿意守着自己的儿子,而且是一辈子,这不是真爱又是什么呢?

“姑娘,也许你不用守着他也会拥有一切的。”谷名川意味深长的说着。

“什么?”陈心宁没有明白他的意思。

谷名川的话引来了陈家人的兴趣,或许谷名川没有赶他们走就是想让他们听到吧。

谷名川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两位西装革履的人。这两个人走了进来,谷名川示意大伙都坐下,当然陈家人却没这个资格,只能站在一侧。

“陈心宁小姐,我们是谷浩阳先生的律师,上一次谷先生中枪住院的时候签了一份遗嘱,请您看一下。”其中一个人打来了文件包,拿出一份遗嘱来。

“什么?遗嘱?他好好的立什么遗嘱?这与我有什么关系?”陈心宁实在是不明白,她转头看了一眼谷浩阳,就算他现在神志不清,但是也不用立什么遗嘱啊。

“没错,谷先生的这份遗嘱的内容就是如果他不幸去世或是神志不清的情况下,此遗嘱即刻生效,您还是看一下吧?”

“我不看,他会好的,他一定会好的。”陈心宁一下子抓住谷浩阳的手,他在那么早以前就交待好了后事吗?他把所有的事情都想到了吗?

“这份遗嘱的内容就是如果不幸出现了上述任何一种状况,那么谷先生名下的所有公司以及所有各人财产都由陈小姐您来继承,这里有他亲笔签字,而且他的父母也并不反对。现在需要办理一下相应的手续。必须有你本人的签字。”

“什么?也就是说姐姐不用嫁给他也成为了大富翁吗?”陈家人一听这个结果,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这一回他们可以名正言顺的跟陈心宁要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