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六十八章 陈家人出现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陈心宁陪着谷浩阳坐在院子里,以前她爱坐在院子里晒着太阳,现在浩阳也可以,也有时间坐在院子里,什么也不想,就这样安安静静的。

午后的阳光很好,照在人的身上暖暖的,人也不知不觉得有些困倦了,谷浩阳靠在椅子上睡着了。

陈心宁转头看着他的侧脸,轻叹了一口气,此时的他,还真是安静,安静的像是一副画。没有了以往的冷酷,看上去和当年的哑巴还真是一样的。

但是这个样子又是极不正常的,这么多年来,他把自己当年的恐惧,绝望,后悔,自责都压在了心底最深处,任谁也看不透他的心,可是最后他还是崩溃了,在他清楚的知道他爱上了陈心宁的时候,知道了陈心宁就是他苦苦寻找的姐姐的时候,知道了姐姐如今会变成这般模样都是他当年抛弃她的结果的时候,他已经无法面对这么多的事实,所以垮掉了。

陈心宁坐在他身边,看着他睡着才会无忧无虑的样子,她不知道她的选择是不是错了。她应该一直瞒着他,还是应该早一点告诉他,她料到了今天这样的结果,却无力阻止,对她来说,不管怎样只要他活着,就是对自己最大的恩赐,她依然要感谢老天,让她可以陪着他,不管是一年,还是两年,十年,就算他一辈子都是这样子,她也会陪着他,直到自己的生命终结。

突然,大门口很吵,好像有很多人在外面吵架一样。陈心宁愣了一下,看着谷浩阳,怕他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吵醒。

王阿姨似乎也听到了什么声音,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她在这里住了这么久,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这里就像是与世隔绝般的安静,难道外面是有什么事吗?

她看了陈心宁一眼,陈心宁冲她点点头示意她出去看一下。王阿姨心领神会的走到门口,打开了厚重的大门,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外面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人,一个个都拿着摄像机对着门口不停的拍着。

“你们干什么?”王阿姨不由的沉下脸不高兴的说。

“没什么事,我们只是想见一下谷浩阳和陈心宁而已。”其中有两个流里流气的年轻人,和一对中年夫妇看着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

“你们有什么资格见他们,还找了这么多的记者,我劝你们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否则后果自负。”王阿姨可不是威胁他们,虽然谷浩阳现在病了,什么事情也做不了,但是如果这件事情被老爷知道了,恐怕他们这些人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吧。

可是这两个年轻人似乎并不害怕,反而奸笑着:“大姨,如果你不让我们进去你才要后果自负呢?你不知道吗?陈心宁她是我姐,我们只是来看一下我姐姐,又没有犯法,你不让见这样不好吧?”

王阿姨果然愣了一下,她打量着眼前的几个人,好像在哪里见过,她想了一会儿,应该是在少爷的办公桌上见过这几个人的照片。果然没错,这一家子现在又跳出来了。

“王阿姨,请他们进来吧。”陈心宁的声音传过来。外面的吵闹声果真把谷浩阳吵醒了,他睁开眼睛看着陈心宁,他的眼里没有一丝的内容,只是不知所措的看着她,曾经那个可以为自己遮风挡雨的男人如今却成了一个需要她来保护的人。陈心宁冲他笑笑,她知道该来的终归会来,而她也特别想要知道这段时间他们去哪了?这次来想要干什么?

虽说她对他们没有太多的情感,可是人就是这样,有时候对自己所不了解的事情充满好奇。

她扶起了谷浩阳:“我们回家吧!

谷浩阳站了起来,陈心宁的手轻轻的握住他修长的手指,温柔的好像怕弄伤了他一样。他就这样跟在她的身侧被她带回了家。

她所谓的爸爸妈妈还有两个弟弟迫不及待的走进院子里。身后的那些记者被王阿姨挡在了门外:“不好意思,我们没有义务招待各位。”

“请问他们真的是陈心宁的父母吗?我记得他们消失了很长时间,为什么这个时候又突然出现了呢?是不是因为谷先生病了,所以……?”

王阿姨看了说话的这位男记者一眼,脸上闪过一丝的不耐烦:“对不起,无可奉告!”王阿姨说完,很快的关上了大门。她心里也很疑惑,这个家什么时候不再是隐蔽的了,会有这么多人知道位置,而这些记者,明显是被那一家人找来的。

陈心宁把谷浩阳扶进屋子里轻声的说:“浩阳,你先上楼休息一会儿吧?”她不想让谷浩阳面对他们,现在的他是那么的胆小,她不能再给他增加负担了。

“你呢?你不和我一起吗?”谷浩阳抓着她的手,不愿意离开片刻。

“我一会儿就去陪你!”陈心宁温柔的说着,是的,她要靠自己的力量解决这一切。

“我不要!”谷浩阳空洞的眼中没有一丝的神彩,但是有一件事情他还是非常执着,他觉得会有人伤害陈心宁。不知为什么?他怕所有的人会打他,骂他,伤害他,却唯独不怕她,只要待在她身边,他的心里就不会害怕。

“是呀,姐,既然姐夫不愿意回避我们,你又何苦不让他见我们呢?虽说他现在疯了,也不会把我们怎么样了,可是我们也是一家人了,我们也不会伤害他的。”

这几个人大摇大摆的走进来,而且大大方方的坐在沙发上。

陈心宁转头看着他们,她始终都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家人。她在谷浩阳那里看过了自己的DNA检测报告,证明自己和这一家人是有着血缘关系的。明明找到了自己的家人,她应该高兴才对,可是她却半点也高兴不起来。她不在乎她的亲人有多么的贫穷,只要心地善良,她依然会高兴见到他们的,可是现在,她无法喜欢他们,更无法爱上他们。

她和谷浩阳坐在了他们对面的沙发上。看着他们四下打量着这个家,他们的眼里流露出的羡慕和贪婪让陈心宁觉得很刺眼。

“姐,你这命还真是好啊!”其中的一个年轻人说着:“怎么你找的都是有钱人呢?那个何少飞的家那么大,那么豪华,现在呢?这里就更别说了,简直可以说是一座城堡了。你在这里享福,眼睁睁的看着我们受穷,你的心里不难受吗?”

陈心宁看着他们,流里流气的样子,看上去就是那种不思进取,游手好闲的人。她到现在都不知道他们叫什么名字,她只知道她的爸爸叫陈连贵。所以她也姓陈。

“我和你们有关系吗?”陈心宁淡淡的说着。

“怎么会没有?如果没有关系,这个人会把我们关了那么久,最近才放我们出来吗?他是怕我们来找你吧?”这个可能就是她的大弟弟吧?二十七八岁了,不务正业。

“难道你不知道是他把我们囚禁进来了吗?”陈妈妈盯着陈心宁的脸,没想到当年因为她是个女孩,又因为她身体不好,出生几天就把她扔了,可怎么也没想到,她会这样好命,认识这么多的有钱人。相比来看,后来她生的这两个儿子,到现在还一无是处,养活自己都困难,这么大了,还没个媳妇。真不知道当年自己是怎么想的,会把这样一块珍宝说丢就丢了呢?

陈心宁看着陈母,这就是生她的那个人,她应该叫她妈妈的,可是她怎么能够叫的出口呢?“哦,他为什么囚禁你们呢?”她平静的问,其实她心里清楚,之所以好久没有他们的消息,一定是谷浩阳做的,原本她还以为以她的性格,他会让他们彻底的消失,可没想到他还留着他们的命,也一定是他在做出了要结束自己生命的时候才放了他们。他没有忍心下手,或许因为他们是自己的家人吧。她转头看着谷浩阳,就算他在凶残,还是愿意为了自己而饶过他们。她感激的用力握着谷浩阳的手,尽管他的手此刻是冰冷的,甚至还有点颤抖。

“还不是因为我是你的妈妈吗?我们穷,他嫌丢人呗?”

陈心宁冷笑了一声:“那么你们今天来是为了什么呢?”

“姐,这还用问,他那么有钱,随便给我们一点就够我们花一辈子的了。你看弟弟我,现在是没车没房,哪个女人愿意跟咱呀?你总不能看着你的弟弟打光棍吧?”

陈心宁心里最后的一丝幻想也破灭了,她原本还有一点点的奢望,希望他们是因为想她才来找她的,可是结果往往都是这样的残酷。

“我没有钱,他的钱跟我有什么关系呢?”陈心宁的心平静了下来,原来这一切都是钱闹的,如果不是因为钱,恐怕他们一辈子也不会想起她来吧,一辈子也想不起来她也是他们的女儿,是他们的姐姐。

“反正你们住在一起就是一家人了,他的钱还不是你的钱!”对方贪婪的说着,眼睛也不由的打量着谷浩阳,这样的他和之前还真是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