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六十章 姐姐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她跑进了大宅外面的树林里,他没有开车,应该也不会走的太远,可是她在哪呢?树林里荆棘满地,把她的脸和手都给划破了,而她却丝毫没有感觉。她只有一个信念,要快点找到她,阻止他。昨天晚上,他是在和自己告别对吗?要用爱的方式给她一个最残忍的结果!

树林很大,植被繁茂,在这个环境被遭到严重破坏的世界上,能够在离城市不远的地方找到这样一处安静而没被污染的地方也是极不容易的。

她跑进了树林深处,是她从来没有涉足过的地方,透过树叶的缝隙,她好像隐隐约约的看到有个身影站在一处空地上。她紧跑了几步,果然看到一条修长的身影背对着她静静的站在那里。

她急促的呼吸声引起了他的注意,但是他并没有回头,而是淡淡的笑了一声:“你还是找来了!”

“是,你要做什么?”陈心宁往前走了几步想要来到他身边,可是他却摆摆手:“别过来!”

陈心宁吓得一下子停住了脚步:“浩阳,你听我说,我其实是……!”她的话再一次要说出了口。可是谷浩阳摇摇头:“不用说了,还是我说吧!”

他的声音很平静,平静的让人感到了害怕,这种平静在陈心宁听来充满了浓浓的绝望。而他却不让她说下去,他不想听她说的任何的话。

“你知道我有一把枪,可能也猜得出来,这把枪是我为自己准备的。很多年了,现在这把枪终于可以派上用场了。”他摆弄着手上的枪抽动着嘴角:“原本我不想让你看到这一刻,但是,现在恐怕你要承受这样的结果了。”他安静的如同雕像,波澜不惊,死亡对他来说可能根本就是一件极小的事情,一个连生命都不在乎的人又能够在乎什么呢?

“所以昨天晚上你是想好了对吗?所以你才会要我,是想用这样的方式与我告别。”陈心宁想到昨晚他对自己的百般爱抚,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他要离开自己,要结束自己的生命。

她的话说到了他的心里,是的,卓安选择跳楼结束自己生命的那一刻,他就下定了决心,死亡也终究是他的归宿,他不想在这样纠结痛苦的活着了,妈妈,她有爸爸的照顾,所以他不担心,而心宁,她会是自己活着的时候唯一的遗憾吗?如果不告诉他爱她的话,那么就算是死他也不会瞑目的,就比如姐姐,当年他为什么不陪着她一起死,或者是舍命也要把她带出来,如果当初自己这么做了,那么现在的一切就都不会发生了。

所以,他硬撑着只为了等到她,告诉她,他爱她,而且已经爱得无法自拔,想要把自己的一切都给她,唯独生命,他要用生命去守候那个曾经被自己抛弃的女人。

“你知不知道你好自私,你有没有想过,让我以后都活在思念之中,难道不残忍吗?如果我怀了你的孩子,你要让我们的孩子一出生就没有爸爸吗?你有没有想过我们以后的生活呢?”陈心宁不知道此时此刻还有什么语言能够让他放弃他现在的决定,他的心已经到了久病难医的地步了。

谷浩阳听到她的话,心里果然被触动了一下,是的,他把一切都想好了才这么做的吗?才可以和她合二为一吗?孩子,他会有孩子吗?他的脑子里闪过这个念头,但是一瞬间又被自己打消了,无论是谁都没办法让他回头。

“我已经把你以后的生活都安排好了,如果你真的有了我们的孩子,就把他生下来,但是一定不要告诉他,他有我这样一个父亲。我是很自私,明知道自己不可能在活在这个世上,却还是想要把你占为己有,可是你知道吗?我并不后悔!”他说的异常坚定,他没有后悔自己的决定,他对她的感情到了用心也无法完全表达的地步,他想要的是她的全部。

“对不起,心宁!”他平静的说着,举起了枪,对着自己的太阳穴,是的,即然你已经来了,那么就来为我收尸吧。他闭上了眼睛默默的说着,手指扣紧了板机。

陈心宁的心都要碎了,这就是她一直隐藏身份所要看到的结果吗?不是这样的!

“十年前你就抛弃了我,十年后的今天你还是要离开我,哑巴我恨你!”陈心宁说完已经是泪流满面,十年前的自己害的他内疚自责了十年,现在她还要继续看着他在自己面前结束生命,哑巴,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她的话果然让谷浩阳浑身一颤,他回过头来,看着站在自己身后哭成了泪人的陈心宁,她再说什么?她是糊涂了吗?

“如果你死了,我也不会独自活在这世上,我找了你十年,现在终于找到你了,你居然还要离我而去,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陈心宁整个身子都战栗了起来。

而最让他震惊的是陈心宁的手上握着当年他送给姐姐的那条碧寒链。他抬起头仔仔细细的打量着陈心宁,她是谁?她究竟是谁呢?

“你怎么会有这个?”

“这就是你当年送给我的,难道你不记得了吗?”陈心宁迈开腿,小心翼翼的向他走过来:“哑巴,我就是你的姐姐,是你要找的人。快把枪放下!”

“你撒谎!这不可能!”谷浩阳摇着头,他根本就没办法相信,他一直认为如果姐姐还活着,无论分开多久,也无论她会有怎样的变化,他都能够认出她来,可是陈心宁和他在一起这么久,除了觉得眼睛和嘴唇有些像之外,别的几乎没有一处是相似的。还是说姐姐在他心里的印象早已没有那么深了呢?他忘了她当初的模样了?

陈心宁走到他面前,一下子抓住他握着枪的手:“哑巴,不要离开我!”

谷浩阳看着陈心宁,她眼里的泪水深深的刺痛了他的心,他从来都没有能力给他所爱的女人快乐,他只会让她们伤心。

“我知道你想救我,可是没有人能救得了我。全世界都知道了我的过去,你也应该知道,所以不要再来骗我,我已经再也伤不起了!”他说的出奇的可怜,他不相信陈心宁是姐姐,就算她手里握着的是当初他送给她的项链,也许这只是巧合,也许发生了什么其他的事情,所以它才会落在她的手里,而她和自己呆在一起这么久,应该对他的心思有所了解,所以她才会想以姐姐的身份来救他。

陈心宁流着泪,把项链戴到了他的脖子上:“当初是你亲手把它戴在我的脖子上的,现在也一样,我把它还给你。”

谷浩阳低下头看着她,这个把一切都交给了自己的女人,如果她真的是姐姐,他又该怎么办呢?

突然他觉得肩上一凉,上衣的扣子被她解开了,他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陈心宁已经趴在了他的肩膀,在他的左肩上狠狠的咬了下去。

他的枪伤刚好,肩上的疤还是有点疼,可是陈心宁却在他的伤疤上咬了下去,这一刻,她没有半点的心疼和怜悯,她恨他,他居然要离开自己,居然不相信自己。她的眼泪伴着他的血一滴滴的流了下来,泪水撒在他的伤口上,痛的很。

可是他却感觉不到疼了,而眼中的泪水却再也藏不住了,一串串的流了下来。

“姐姐。”他轻声的叫着,他以为这一生他都没有机会当面叫她了。可是现在他相信,陈心宁,她就是自己要找的人,因为除了姐姐,不会有人知道他肩膀上原来的伤疤是哪来的。那是当年她在自己的肩膀上留下来的,当时的情形就和现在一样,她毫不心疼的咬他,只为了在他的身上留下属于她的印迹。

这么多年,为了能够留住自己对她的记忆,他每年都会把这个咬痕用刀子仔细的重刻一遍,他想要留住它,不想让他消失。在那颗子弹穿透他肩膀的时候,他的心是有多么的难过,不是因为受伤的痛,而是因为失去了姐姐留给他唯一的东西而心痛。

他眼睛看向了远方,姐姐,如今你就在我的怀里,可是我的心为什么还是这样的痛呢?他都对她做了什么?他囚禁了她的家人,把她圈禁在自己的身边,却没能保护好她,让她一次次的受伤,甚至连自己都差一点掐死了她,他说爱她,可是昨天晚上他却清楚的知道他爱的人是陈心宁,为了爱她,他可以不顾一切。那一刻他有想到过姐姐吗?他不是因为陈心宁是姐姐才爱上她的,而是因为陈心宁就是陈心宁,他的心早就背叛了她!

他的头剧烈的痛了起来,从来没有一次头痛是这样的厉害,让他无法承受。胸口好似有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让人窒息。突然他的身子一颤,一口血从嘴里喷了出来,而他的眼睛也在一瞬间什么也看不到了,身子一软,整个人滑倒在地上。

陈心宁眼看着他的身体倒了下去,吓得傻了眼,他是怎样的急火攻心才会出现吐血昏迷的状态呢?她跪在地上抱住了他急声的呼喊着:“哑巴,醒醒!醒醒!不要吓我,不要离开我!”

他的脸已经惨白的如同白纸,无论她怎样的呼喊,他都已经听不到了。他彻彻底底的崩溃了,在知道了陈心宁的身份之后。

“浩阳,别怕,我带你回家!从此以后,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陈心宁用尽力气想要背起他,可是他的身子太重了,无论怎么做,都没有办法背动他。她咬着牙:“跟我回家!哑巴,跟我回家!”她的嘴唇被自己的牙齿咬破了渗出了血丝,一滴一滴滴落在他的脸上。晨光中,那血的颜色艳丽极了。

王阿姨看着陈心宁跑出了大宅,也察觉到事情不妙,随后也跟了出来。等她赶到的时候,刚好看到陈心宁一遍一遍的想要背起谷浩阳的身影,她的头发乱了,手上腿上都是泥土,并且还有那么多的划痕,伤口处还流着血,她满脸都是泪水,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可是这样的情形让王阿姨感到好心酸,他们两个真是苦命的一对。明明彼此深爱着对方,却无法真正走进对方的心里,相爱而无法相守,王阿姨的眼泪也止不住的流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