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六十四章 陪他一生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名川,我不想再看到她,把她弄走,我不能让她继续待在浩阳的身边,她口口声声说爱浩阳,可是为什么她却不早一点告诉她,直到把他逼疯了,她才说她就是浩阳要找的女人,谁能相信她的话,她接近浩阳就是有所图的,把她弄走!”沈清仪近乎歇斯底里的疯喊,她此刻那怨毒凶残的眼神真是让人不寒而栗,她死死的盯着陈心宁,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那么她现在就想杀死她。

谷名川看着自己近乎疯狂的老婆,他知道,没有什么比此刻给她的打击更大的了,她可以容忍一切,却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儿子变成和她一样的人这个事实,儿子是她的命,是她在这世上最甜蜜的负担,可是现在他变成了疯子,变得连自己的父母都不认识了,这让她如何能够承受得了。他拍拍老婆的肩膀,依言朝着陈心宁走过来,是的,他也想抚摸着自己的儿子,给他温暖,让他能够感受到父亲的气息,甚至希望他能够一下子就清醒了,认出他来。

谷名川一点点的靠近,陈心宁用乞求的目光看着他并且摇着头:“伯父,求求你,不要把我们分开,我不能离开他!”陈心宁好怕,在这个宠妻狂魔眼里,只有老婆才是最重要的,他不会违背老婆的意思,他会把自己从浩阳身边拖走,会让她永远都看不到他的。

谷名川走到陈心宁面前,看着她,这个女人,从一开始,他就觉得她的出现有所不同,浩阳对她的种种表现,这让他一直都觉得她或许是能够拯救儿子的人,所以即使上一次他依着老婆的意思带走了她,可是他也没想过要伤害她,甚至他故意留下了破绽,希望浩阳能够找到她,并且把她带走,虽然最后他判断失误,被卓雅钻了空子,可是如果不是他刻意的想要放过她,哪里还有她的命在呢?如今也是这样,在老婆的面前,他还是要把表面的事情做了。

他叹了口气,眼神掠过陈心宁,看向她身后的儿子,此时的他惊恐的睁大了眼睛,浑身颤抖着躲在这个女人的身后,甚至他的眼睛都不敢直视他的父亲,他怕他们伤害他。

谷名川也想好了,要把儿子带出去治病,他认识的那个医生水平是非常高的,清仪这些年都是在他那治疗,效果还是不错的。他伸出手,想要按住陈心宁的肩膀,以他的身手,想要把她带走,那是在容易不过的了。

可是他的手还没有碰到到陈心宁的时候,一只手已经死死的抓住了他的手,他的手那么的有力,苍白而修长的手指像钢铁一般的坚硬,刚才还不敢直视着自己的眼睛,可现在却用自己的身体挡在了陈心宁的前面,并且正用狼一般凶狠的眼神在盯着他,似乎在告诉他,如果他敢伤害她的话,那么他会和他拼命的!

谷名川看着儿子,这样的他才是正常的吧?他好了吗?清醒了吗?可是明明父子俩的手握在一起,却仿佛中间隔了有千山万水的距离,他把自己当成了仇人,当成了要伤害陈心宁的坏人?

他挡在自己的前方,背影却是那么的落漠,他忘记了以前的所有吗?他连自己的家人都已经不认识了,同样也不认识她吧?可是他却还是想要保护她,是本能的想要保护她。就如当年他总是把她护在怀里,不让她遭受半点的风吹雨淋,就比如曾经,他把她拉到怀里,替她挡下那颗子弹,现在他也是这样,在他的心里,就算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可是他还是愿意相信她,愿意保护她吗?她眼里的泪像小溪一般,汩汩而下,无法停歇。哑巴,今生我再也不能没有你了!

她伸出胳膊,从后面抱住了他的腰,他的腰一如往常那样精瘦,可是却是非常的结实,他不可以这样,面前的这个人是他的父亲,是那个非常爱他的父亲。

“哑巴,放手!他没有别的意思,他不会伤害我的!”陈心宁知道,不管名川曾经对自己做过什么,她都明白,他们是因为爱他,所以才会怕儿子受到伤害,她也从来没有怨过他们,她只希望他们一家人能够相亲相爱一直下去,不要因为她的出现而出现嫌隙。

谷浩阳似乎听懂了陈心宁的话,他低下头,看着她从后面伸过来抱住自己的双手,那么有力,那么温暖,他不知道她是谁,但是却愿意听她的话,他缓缓放开谷名川的手,只是在他放手的一瞬间,他冷酷的表情也一下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副胆战心惊的样子,他缩在了陈心宁的身后,在她的身边寻求保护,仿佛刚才那个人根本就不是他一般。

谷名川看到儿子这个样子,不由的长叹了一口气:“这一天还是来了,曾经我努力的阻止过你,并不是我原谅了卓安,而是我怕会因为他让我们再一次的失去你,但是没想到,怕什么来什么,我究竟要怎么做才能让你解脱呢?”他好似对着儿子说话,又像是在自言自语,他曾经傲视一切,什么都不放在眼里,也从来没有什么能够难倒他,可是现在,面对这样的儿子,他居然束手无策。他看着陈心宁,他相信这个女人就是儿子要找的人。他的眼神里充满了某种希望,是对于一个女人的希望。

“清仪,我们走吧?”谷名川来到沈清仪身边,想着要说服自己的老婆,给他们时间相处,或许这是目前唯一的办法。

“你怎么了?为什么不把这个女人带走,难道你还想让她继续伤害咱们的儿子吗?不管她是谁,也不管她出于什么目的,如果没有她,儿子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呢?”沈清仪不明白丈夫为什么不听自己的话,怎么还能允许陈心宁待在儿子的身边。

谷名川伸出手搂住老婆,看着她满眼的不解,是呀,他从来都没有违背过她的意思,但是现在,他想赌一回。因为就算他可以带着儿子出去治病,也可以让他恢复之前的意识,可是如果没有这个女人,他的生活依然是一片黑暗,没有希望的,他不敢保证,就算他恢复正常了,就不会做出更绝决的事情。所以这个女人,她不但不能消失,而且还要好好的活着,因为只有她活着,才能让儿子的愧疚少一些,痛苦少一些,活着的动力大一些。

“清仪,儿子不会让我们伤害她的,难道你想儿子用仇恨的目光来看我们吗?就比如当初,我们抓走了她,他是有多么的恨我们?你还要这样的经历吗?”谷名川这样说可不是吓唬她,再有一次,儿子可能就再也回不来了。

沈清仪似懂非懂的看着丈夫,她所做的一切不都是为了他好吗?儿子为什么还要恨她呢?她的眼中出现了片刻的迷惑。她还没有细想,就被丈夫带出了病房,他们要把儿子彻底的交给这个女人吗?

陈心宁看着他们离开,她感激的笑了,她明白,这世上还有比她更爱哑巴的人,那就是他的父母,为了哑巴,他们可以放弃尊严,放低姿态。她真的很羡慕哑巴,因为他的亲人这么疼爱他,关心她,而她呢?她的家人呢?他们抛弃了她,因为她是女儿,因为她身体不好,所以不要她了。尽管她对家人已经没有什么奢望。

她回过头来看着谷浩阳,他眼里的那份惊恐在父母离开以后渐渐的变得平和下来,是呀,就算她什么都没有,可是她还有哑巴,这个世上她唯一爱过的男人。她握住他的手,注视着他的眼睛轻声的说:“哑巴,去床上躺一会儿,我去找医生。”她扶着他躺下,他的眼神空洞而迷茫,就算不记得她是谁了,但是他还是愿意听她的话。

医生来了好几位,包括精神科和心理科的大夫也在其中,谷浩阳的身体非常的健康,只是他现在的状态还无法确定,是暂时性的疯颠还是会一直持续。因为他在看到陌生人的时候会非常的害怕,会不由自主的求饶。医生们不明白,陈心宁心里清楚的很,当年其实他也是怕极了吧。在那些人一次次把他打的体无完肤的时候他也怕过,可是他却硬是把自己伪装成一个硬汉,这么多年,没有人知道他也怕过,他内心有过极度的不安。

陈心宁现在也终于明白了,他保护自己的方式为什么会那么的凶残,因为他不想让那些伤害她的人再有任何反手的机会。

医生让他回家休息,当然这是在他能控制自己的情绪的前题下。陈心宁知道,是时候带着他出去看病了,他的心里压抑了这么多年,在卓安摔的粉身碎骨的那一刻彻底的暴发,彻底的崩溃了。

送走了医生,陈心宁看着躲在被子里的谷浩阳,她心酸到了极点,可是这个时候,她必须要坚强,因为哑巴他需要她。错过十年,她一定要用尽全力的弥补,她要陪他走完一生。

一生!她的心颤抖了一下,她怕什么呢?怕自己没有办法陪他到老吗?会的,她会努力陪他久一点,更久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