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九十章 留下来陪她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小来坐在车里,眼睛一直盯着学校的方向,是的,其实他一有空就喜欢待在这个地方,默默的注视着她可能出现的地方。

他想要保护她,而她却要和自己保持着距离,甚至愿意放弃自己,这才是让他最伤心难过的。

他本以为张瑶在自己身边,会让她生气,没想到她居然没有半点反应,难道她真的不再爱自己了吗?

他一个人沉思着。

突然急救车驶进了校园,不一会儿又从校园里开出来,刺耳的声音让小来的心一下子烦躁了起来。为什么他的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呢?

李昂陪小西去了医院,拍了各种的片子,最后结论是脑震荡,清理好了伤口,可是她一直都没有醒,李昂有点怕了。

看着头上被纱布缠着的小西,李昂的心里有说不出的心疼,为什么他明明在她的身边,却没有办法保护好她呢?

他坐在床边,轻轻的握住她的手,或许也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敢这样做吧?这个女孩子他默默的喜欢了好久,但是却从来没敢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她,说起来他也是一个很害羞的男孩子啊。

突然小西的手机响了,李昂看了一眼她的手机,是一个叫做王弘生的人打来的,虽然他不认识,但是手机一直在想,想想可能是找她有事情的人吧。

李昂接起了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楚小姐,你好,请问你什么时候可以上班?”

李昂愣了一下,难道是小西在外面做兼职吗?

“不好意思啊,小西她现在受伤在医院,可能暂时不能上班了,等她好一点我告诉她行吗?”

对方似乎停顿了几秒才说:“她没事吧?”

“应该没事吧,头受了点伤。”

王弘生手里握着电话,却明显感到身边的空气冷了好几度。他扭过身子看向了坐在办公桌旁的小来,他的脸色已经迅速的黯淡了下来。

受伤了?只要一离开自己的眼她就会受伤的对吗?小来站了起来,几步就出了房间,什么人能让她一次次的受伤,什么人敢这么对她?

李昂出了病房给学校打电话请了假,他要留在这里照顾小西,小西是外地的学生,在这里没有亲人,他不能把她一个人丢在医院里。

等他打完电话回到病房,却看见一个身材修长的***在床边默默的看着小西,他是谁呢?

李昂忙走到床边:“先生,你是?”

他看了对方一眼,一下子愣住了,这位不就是给他们学校建体育馆的古先生吗?他怎么会在这里,还是他和小西……?

也许也只有这一种可能才解释的通。他和小西的关系一定不简单。

“她怎么受得伤?”小来冷冷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压迫感,让李昂有些窒息。

“不小心碰到了。”他小心的回答着,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到这个男人是非常恐怖的,尽管他也大不了自己几岁,而且身高也不相上下,但是却总有一股无形的压力把自己压的喘不过气来。

“不小心?”小来明显的是不信,从他认识小西的那天开始,她所受到的伤害都是人为的,就算他不说,他也很快就会知道是谁做。

李昂有些心虚的点点头,这个人他在学校的时候见过,但那时候虽然他也是不苟言笑,但脸上却没有现在这样的凌厉之色,今天却完全不一样了。

小来扭过头看看他,是的,站在他面前的这个男孩子,高大帅气,浑身上下都充满着青春的气息,他能够把小西送到医院说明他是关心小西的,或许不仅仅是关心那么简单吧?

他也喜欢小西对吗?他们朝夕相处,他与她见面的时间要比自己多的多?如此想着,他的心里居然酸了起来。

这样的感觉真是让人不舒服,他觉得自己越来越和之前不一样了。换作以前,他一定不会有这样的感觉,也一定不会幼稚的想要看看小西在知道自己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时的反应。

“你回去吧,我来照顾她。”小来转回头看着小西,是的,他怎么可能允许别的男人和她单独相处呢?这世上除了他,没有人可以这样。

“可是……?”李昂不放心的摇摇头,他陪小西来的医院,现在她还没有醒,自己怎么能够放心回去呢?

“我的话说的不够清楚吗?”小来有点不耐烦,尽管他的心里对这个男孩子还是充满感激的,可是心里的那股浓浓的醋意迫使他不想好好说话。

李昂的心脏在这一刻居然停跳了一秒,他没有任何办法阻止他留在这里对吗?可是……。

“怎么?不想回去?”小来扭回头看着他有些犹豫的表情。

“不要伤害她?”李昂关切的看了小西一眼,小西,这个男人和你究竟是什么关系呢?

小来听到李昂的话,不由地扬起嘴角轻声的说着:“我怎么会伤害她,她是我这辈子唯一爱着的女人。”他伸出手,抚摸着小西的头发,像是说给李昂听,或是更像是说给自己听的吧。

李昂听到他的话,心里不由的一颤,张瑶说的没错,小西和这个男人是有着某种关系,但不同的是这个男人并不是只想玩玩而已,他对小西是认真的。

明明他并不了解这个男人,却不知道为何他竟然那么的相信他说的话。可是他越相信他,自己就越难过。他也喜欢不西,只是一直都没敢说出口,以后不知道他还有没有机会了。

他转过身落漠的离开了,也许对他来说默默的守护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小来当然也感受到了这个大男孩心里的那份失落,这样的感觉他也有过。自从小西离开他,他的心一直都找不到一个可以安放的地方。

如今看着她静静的躺在床上,他的心居然真的安静了下来。

他坐到床边,轻轻的握住她的手,她的手生的小巧精致,暖暖的。

原来爱一个人就是如此的简单,只想要待在他的身边,哪怕是一句话都不说,心里也会感到满足。

不知道什么时候小西疼醒了,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眼前的人一点点的清晰起来,是小来。

他怎么会在这儿?他的伤没有好,也是来医院检查的?她一连串的问题出现在脑子里。

小来见她醒来,不由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你醒了?”

小西一下子坐起来,愣愣的看着他好半天:

“还疼吗?”

他们两个人居然问了同样的问题,小西红了脸摇摇头:“不疼了。”

她嘴巴很硬,都被撞成了脑震荡,怎么可能不疼,只不过她不想让他太担心自己而已。而且他的过份担心有时候会化作仇恨,她不愿意任何人再受到伤害,哪怕是那些曾经伤害过自己的人。

“不小心撞到的?”小来低声询问着,他知道如果是有人害她,她也不会告诉自己的,她的善良可以宽恕任何人。

小西点点头:“你怎么在这儿?对了,你受了那么重的伤,为什么不住院治疗,你就这么不爱惜你自己吗?还有,为什么张瑶会在你的身边,你和她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把这些天来她所有的疑问一股脑的都问了出来,可是说过之后她又后悔了,忙低下头,躲开他的视线,她这是怎么了?明明她要忘掉他的,怎么还会关心他的伤,还那么在意他和哪个女人在一起,是不是只要一见到他,自己的脑子就短路了呢?

她这样略带责备的语气让小来很是受用,同时他又为她始终不能接受自己而烦恼,他看着小西良久才悠悠的说:“你都不理我了,我爱惜自己又有什么用呢?”

小西瞪了他一眼:“这算什么理由?”

“当然是理由了,如果这世上没有了牵挂,活着也不过是具行尸走肉!”

“你不是还有张瑶吗?还有那个谷浩阳吗?”小西暗暗骂自己,就算自己是嫉妒张瑶,可是要不要这么的明显啊?

小来并不在意她提到张瑶,但是谷浩阳三个字却不由的使他的脸色黯淡了下来,这个男人在他心里的地位丝毫不比小西差,因为他们一个拯救了他的生命,一个让自己重生。

可是那个给了自己第二次生命的男人如今却疯了,而自己却一点也帮不上他。

小西看到他脸上的变化,是自己说到他的痛处了吗?

“小西,这世上除了你和谷浩阳,没有人是和我有关系的,所以不要用这样责备的语气来说他好吗?”小来的声音沉了下来,是的,任何人责备谷浩阳他都会让他们付出代价,而唯有她让他无法伤害。

小西垂下眼睛,伸手捂着缠着纱布的头,这里痛了起来。

“头痛了,快躺下,我去叫医生!”小来忙站了起来,扶着她躺下,迅速的转身出去。

小西看着小来的背影,修长却落漠致极,是的,小来他还是老样子,他不会为了她放弃那个男人,就比如那时候,他都不在乎自己的感受,只为了完成那个男人交给他的事情,他对自己的爱在和那个男人比起来,似乎非常的渺小。

也许有一天,他还会去做那么残忍的事情,而自己却什么也无法改变,她真的不应该相信自己在他心里的地位可以高于一切。小来他终究不是自己能够架驭的。

自己这是在和一个男人争风吃醋吗?小西闭上了眼睛,她的爱是有条件的,而小来的爱又何尝不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