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八十九章 母子连心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楚爸爸和楚妈妈站在门外,透过玻璃窗看着里面聊的正欢的两个人,楚爸爸摇摇头叹了口气:“难道这就是母子连心吗?”

楚妈妈低下了头:“这都是谁说的。”她拉着丈夫的衣袖朝着门口的位置走去。

阿峰从转角处探出了身子,他是经过特殊训练的人,听力都要比常人好上不知道多少倍,他们刚才的话他听的很清楚,难道他们说的是小西与韩冰吗?

楚爸爸和楚妈妈坐在院子里的长椅上彼此沉默了好久,还是楚爸爸没有忍住先开了口:“你看我们要不要把小西的身世告诉她呢?她现在长大了,她有知道真相的权利。”

楚妈妈摇着头很激动的说:“这样我们就会失去小西的,我们养了她二十多年了,虽然没有让她过上千金小姐的生活,可是我们也是真心的疼她的。再说当年琳琳妈不是说了,无论如何都不会告诉她孩子的去向的。”楚妈妈越发的激动了起来。

“还是你看到琳琳这么可怜,到现在都还是孤身一人,所以你同情她?”

“我知道,我也同样不舍得,这孩子从小就乖巧懂事,心地善良,见不得别人受一点伤害,可是你想想,她为了救你甘愿搭上自己的美好年华,而且还是在知道了我们并非是她的亲生父母之后,我越想越觉得如果这件事情不告诉她,我们都对不起她啊!”楚爸爸看着自己的老婆,是的,养了这么多年的女儿要让她去认自己的亲生母亲,他心里也是万分的不舍。

“我们为她付出了这么多,而她为我们付出的也不少了。现在她的妈妈就在眼前,却不让她相认,你说是不是太残忍了呢?看她们母子这么投缘,这不就是血缘的关系吗?”

楚妈妈不由的流下了眼泪:“你让我想想好吗?给我一点时间。”

“好,听你的,总有一天你会想通的。你马上就可以出院了,回家之后想明白了我们在告诉她。”

阿峰站在树后面,听到他们的对话,他的心都碎了。原来他对小西那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并不是没有缘由的,这一切都因为她是自己的女儿。

五十多岁的他不由的双目垂泪,他依然想起那日在海边她拼了命的咬着自己的手的情形,为了小来,她可以不顾一切。

她的眼神他永远也忘不了。那份执着和坚毅和她的妈妈还真是非常的像。

当年的韩冰就是因为爱他才不顾一切的把自己交给了他,而自己却没能够照顾好她。

找到了自己的女儿,这是好事,可是眼前这对老夫妻为了小西也是付出了全部的感情,他怎么可能不顾他们的感受而与小西相认呢?再说,小西她又愿意有他这样的父亲吗?

如果让韩冰知道这件事,她能挺得住吗?必竟孩子的事在她的心里是一道永远也过不去的坎。她是那么的善良,她一定不忍心伤害眼前这对老夫妻,只能忍下所有的思念和痛苦,慢慢受着煎熬。

阿峰此时才真正的理解了谷名川当初对谷浩阳做的事,也明白了陈心宁为什么要隐瞒谷浩阳她的身份了,因为他现在就遇到了这个让他无法选择的问题。

小西和韩冰聊了很久,小西越来越对孤儿院的事情感兴趣了,而韩冰对于眼前这个和自己的女儿差不多大的女孩也充满了浓厚的兴趣。

但是韩冰必竟身体不舒服,虽然她很愿意和小西说话,但是也渐渐的露出了疲态。

小西是一个聪明的女孩子,她看得出韩冰有些累了,忙站了起来:“姑姑,你累了吧,我先走了,改天在和你聊天吧。”

韩冰听到她要走,心里居然涌出了万分的不舍,看着她年轻美丽的脸庞,她有个片刻的恍惚。

“好,你快去陪陪你的爸爸妈妈吧!”无论有多么不舍得,但她终究是人家的孩子,她不禁有些伤感起来。

小西点点头:“姑姑,再见了!”小西说着,转身走到了病房门口。

“小西,要不留个电话吧?”韩冰突然想起了这个问题。

小西回过头来似乎也才想到这个问题,刚才只顾着聊天了,都没有要姑姑的电话。她走到床边,拿起韩冰的电话,给自己的手机打了一个电话,随后又把自己的名字和电话号码保存在了韩冰的手机里。

“这样就可以了,以后姑姑有什么事可以给我打电话,如果人手不够用的话,我真的可以去帮忙的。”

小西微笑着说。韩冰点点头,看着小西开门走出去,她的心里一下子空落落的。

阿峰目送着小西离去的身影,他的心里真是百感交集,他不知道怎么形容他现在的心情。

他看透了生死,也看透了世态炎凉,他以为他可以做到心如止水,却没想到这短短的一天,他仿佛是经历了这世上所有的苦难一般,他见到了韩冰,她并没有怪自己,或许她和自己一样,也早就看透了一切。

可是他的心里似乎还有一个更加柔软的地方,此时就像被人捅了刀子一样的难受。

他透过玻璃看到坐在床上的韩冰,她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让他压抑这么多年的心酸与痛苦好像决了堤了洪水般一发而不可收拾。

他走进了房间,看着一直愣愣的坐在床上的韩冰,忍不住把她紧紧的抱进怀里,他亏欠了这个女人太多太多,而她却不责备他,这让他的心里是有多么的难受。

他的职业早就把他打造成了一个喜怒不形于色的硬汉,可是现在他不要在伪装了。

“琳琳,琳琳,答应我,余生让我来好好照顾你!从今以后,我不要再和你分开了!”阿峰把她搂进胸前,爱,他爱她,为了她,他一辈子都没有结婚,可是这份爱却缺了二十几年,一个女人最好的年华在思念与痛苦中度过,都是他的错。

当年他还有没完成的任务,却为什么要爱上她,并且是那么的义不返顾。

韩冰被他结实温暖的胳膊圈在怀里,是的,她爱他,这么多年,所有的恨,所有的怨都在看到他的那一刻烟消去散,或许她早已过了任性的年龄了,余生她还有他,上天对她已然不薄了。

楚妈妈出院了,小西本想着把妈妈送回家,可是爸爸不同意,他说他自己可以照顾好妈妈的,不让她耽误学习。

小西没有拗过爸爸,只好把他们送上回家的火车,然后回了学校。

这些天她一直在忙着妈妈的事,学校都有好多天没有回来了。还有小来,他的伤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她心里想着,可是一想到小来的身边现在有张瑶陪着,她的心里却那么的不是滋味。

原来她所谓的要忘掉他也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可是现在他已经不再需要她了对吗?他对自己也终于失去了耐心不是吗?

这样又何尝不好呢?

小西走进教室,来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来。这些天她的功课都落下了,她一定要把课程补回来,她暗暗的说着。

李昂凑到小西身边小声的问:“小西,这些天你都干什么去了?有什么事吗?”

他是那种阳光大男孩,除了高大帅气,还非常优秀,功课门门都是优,还是学校里的运动健将,很多女生都喜欢他的。

小西摇了摇头:“没事,已经解决了。”

“哦。”李昂点点头,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欲言又止的样子,和他平时的作风真是不太一样。

“你怎么了?还有事吗?”小西有点奇怪他的样子。

“小西,那位古先生你认识对吗?”李昂这些天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小西跟着他走了,如果不认识,小西不可能跟他走的。

虽然他并不了解这位古先生,可是看他看小西的眼神,他觉得这里面好像有故事。

小西听到他提到小来,心里不由的一酸,垂下了头:“他以前救过我!”

“就只是这样?”李昂分明是有些不信。

“不是这样,还能是哪样啊?”

张瑶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外面走进教室,大摇大摆的走到小西的桌旁,不屑的看了小西一眼:“难道为了感谢他的救命之恩,你早就以身相许了?”

张瑶的话一出口,马上引起了全班人的关注,大家都纷纷回头看着小西。

小西的脸一下子红了,这个张瑶太让自己难堪了。

“哟,害羞了?你爬上男人床的时候怎么不害羞了。李昂,别傻了,小西可不像你看到的这么清纯哦!”

“张瑶,你不要太过份!”小西一下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气呼呼的说。

“怎么?我说错了吗?你敢说你没有做过吗?还是人家根本就看不上你?你看看你,土里土气的,人家那么有钱,怎么会对你感兴趣呢?就算有兴趣,也只是想要玩玩而已吧?”

张瑶越说越过份,她知道,她是从心里嫉妒小西,虽然她不知道小西和小来究竟是什么关系,而和小来这几天的相处,小来也没有说过关于小西的事情,但是她的心里清楚的感觉到,小来对小西绝对不是一般的感情。

小来更不是那种花花公子,什么样的女人都来者不拒。和小来相处的这几天,他极少和自己说话,也从来没有碰过自己一下,哪怕是衣服都不曾碰到半分,他这种要和自己保持着某种距离的态度让她更加的确信,小来是那种没有什么女人能够架驭得了的男人,她不行,但小西她不敢确定,所以她现在要做的就是把小西从小来的身边赶走。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一下子响在了张瑶的耳边,她的脸上火辣辣的。她一下子有点蒙,她没有想到小西居然敢打她。

同学们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张瑶是班里的班花,可从来没有人可以这样对她的。

“你敢打我!”张瑶回过神来才想起来伸手要打小西。

李昂一下子抓住张瑶的手腕:“够了,张瑶,你不要太过份了!”

“李昂,你是不是傻,是她打我呀,你眼瞎吗?”

在没遇到小来之前,李昂也是张瑶的追求目标,可是她怎么也想不到,李昂会这么的维护小西,这让她的心里不免有些失落。

“张瑶,你太过份了!”李昂不喜欢这么刻薄的女生。

“你说我过份?”张瑶瞪大了眼睛。

小西看着他们俩个:“李昂,你放手吧,我先出去了。”小西说着,离开了座位,她想离开教室,化解这场战争。

可是她怎么也没想到,看到小西走到身边,张瑶居然伸出一只脚,把小西硬是绊倒了,而这一倒也不巧,刚好头撞在了桌角上,小西痛苦的叫了一声,人便晕了过去,额头上的血一下子涌了出来,教室里一下子都乱了。

张瑶看着晕倒在地的小西,也吓坏了,她不会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