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入十七章 你究竟是什么人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幸福之家最近很忙,因为接收的孩子越来越多,人手明显的是有些不够用了。

若是心宁和卓雅在还好一点,可是现在陈心宁陪着谷浩阳出国治病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卓雅又失踪了,何少飞花了那么在的力气找她却一点消息也没有,看来卓雅是有意要躲开他。

世上还真有狠心的父母,看着那些一个个被父母抛弃的孩子,她的心就无比的痛。

前段时间心宁的事情让她感触颇深,想想当初她被人抛弃在路边,被捡回来的时候发着高烧,奄奄一息,他的父母还有什么脸面来找她呢?

好在这段时间他们好像都老实了,再没有人出来闹事。其实韩冰心里清楚,他们想要和谷浩阳斗,那真是不自量力。

虽然他现在病了,可能什么事情也决定不了,但是他的家庭背景是如此的强大,想要他们闭嘴根本也不用他亲自安排。

孤儿院的条件越来越好,这都是谷浩阳的功劳。他就是这样一个奇怪的人,不停的赚钱,却又不把钱放在眼里。

韩冰在医院的检查结果是太劳累,血压有点不稳所以导至头晕无力,医生的见意是让她多注意休息。

让她没想到的是自己离开家已经二十多年了,这期间一次都没有回去过,居然这么巧会在这个地方遇到自己的表哥表嫂。

她们家和表嫂家住在不同的村子,虽然不远,但平时往来的也不多。

而且她二十几岁就出来工作了,虽然她选择了这样一个不赚钱的工作,可是她却很满足。

自己的父母也很关心自己,若不是那件事,可能她也不会二十多年都没有回去一趟,甚至连父母去世她都不知道。没有人知道她在外面干什么,也没有人知道她在哪儿?所有知道她的人都知道她失踪了。

其实她的心里又何尝不想回去看一看,可是埋藏在心底的那份怨恨又如何能够化解呢?

她一个人走在树林里,幸福之家地处郊区,车辆不多,空气比城里要干净很多。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背后似乎有一双眼睛一直在盯着自己。她并不害怕,像她这样的半老徐娘当然不会有人想对她怎样,而且她也不是什么有钱人,就算有钱,她也把钱都用在了孤儿院里。她只是好奇,这个地方一般人是不会在此逗留的。

其实她的这个感觉不是今天才有的,确切点说已经很久了。

也一边思索着,一边低着头往回走,却不知道此时正有一条蛇在她的不远处吐着芯子。

当她走到近前的时候,蛇一下子窜了出来,韩冰吓得后退了几步,被折断的树枝一下子就绊倒了。

眼看着蛇奔着她的腿咬了过来,她吓得把眼一闭,只能是听天由命。

她只觉得身边似乎有一阵风吹过,忙睁开眼睛,想不到一个男人背对着她,却硬生生的把那条蛇掐死了。

韩冰看着他的背影,怎么如此的熟悉,他身材高大魁梧,气场又冷意十足,这样的情景和当年也是那么的像。

可是会是他吗?

韩冰愣愣的看着他的身影,却怎么也无法抑制心中的好奇和某种渴望。

直到那个男人转过脸来,走到他的面前蹲下来察看她是否受伤的时候,韩冰才真的看清了他。

是他!真的是他!二十多年了,他究竟去了哪里?为什么现在才出现?

韩冰的手被地上的荆棘刺伤了正在流血,他轻轻的抬起她的手腕,帮她仔细的处理着伤口:“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怕蛇啊!”他的语气明显的充满了关切。

韩冰听到他说话,眼泪一下子冲出了眼窝:“阿峰,真的是你?”

阿峰点点头:“是我。”

谷浩阳出国治病几个月了,谷名川现在接手谷氏内部的所有大小事宜,忙的几乎是抽不开身,也许在他的心里,是想着等着儿子健健康康的回来,把一个更加强大的谷氏重新交给他吧。

这样一来,他反而空闲的时间多了起来,经商的事情他也不懂,他只是负责帮他处理一些无法用正常手段处理的事情和他的人身安危,现在似乎也没什么人愿意和谷氏为敌。

他一有时间就会开车来到这里,在树林里默默的注视着幸福之家。

其实他也不是不想见她,通过他的了解,他已经知道了,韩冰这么多年都是一个人,她没有结婚,没有爱人,也没有孩子。而是把她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花在了孤儿院的这些孩子身上。

孩子!

阿峰每每想到孩子,他的心尖就像是被人捅了一刀,明明她给他生了一个孩子的,可是为什么孩子却没在她的身边,这么多年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所以他又怕见到她。

“这么多年了,你究竟去哪儿了?”韩冰眼睛虽然被泪水模糊了,可是好却半秒也不曾离开,她怕一旦他离开了自己的视线,就再也找不到他了,就和当年一样。

阿峰深遂的目光闪过一丝深深的愧疚,他对上了她的视线,他和这个女人分别了二十多年,当年他离开她也是迫不得已,可没想到这一别就再无音讯。

“我去找过你?”阿峰处理完她的伤口,轻轻的把她的手握在掌心,她的手还是那样小巧精致,可是再一次握手居然是二十多年之后。

“找我?”韩冰盯着他的眼,她没有抗拒他,因为她还有好多事情要问他,还有好多话要和他讲,这么多年她把对他的思念深埋在心底,把这段往事藏在心灵最深处,没有人知道,包括陈心宁,这个她一手带大的孩子,她也对她没有说过半句。

“是的!一年以后我办完了事情去你们的村子找过你,他们都说你失踪了,找不到了。”

阿峰握着她的手,明显的感觉到她手指尖的凉意,是的,她没有推开自己的手,却不代表她不恨自己。

韩冰听着他的声音,却怎么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放声的痛哭了起来。

看到陈心宁和谷浩阳爱的是那么的辛苦,明明在一起却无法表达自己的真实情感,她替他们着急,可是又有谁知道她有多么的羡慕他们,因为不管怎样,他们还能在一起,每天都能看到对方,高兴也好,忧伤也罢,身边也总是有人在陪伴。

而她呢?她独自一人承受着当年他一去不回的痛苦,没有人倾诉,也没有人告诉她原因,只有她默默的煎熬着。

阿峰一下子把她搂进怀里:“琳琳,你恨我对吗?”他知道,她一定恨死他了,他让一个女人苦苦的守了二十几年,她没有结婚,难道不是因为一直忘不了他吗?

当年他为了完成任务,不惜狠心的抛下她,如今用什么样的方法才能够补偿她呢?

“你能回答我一个问题吗?”韩冰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是的,这个问题她当年就问过他,可是他没有告诉他,如今他们都老了,他还不愿意说吗?

“你问吧?我什么都告诉你!”阿峰把她搂进怀里,以后,他一定不会再离开她了,他要用余下的时候好好的陪着她。

“你究竟是什么人?”韩冰抬起头注视着他的脸,尽管岁月已经在他的脸上留下了痕迹,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的眼神却还是和当年一样的犀利。

阿峰捧住她的脸,打量着她越来越优雅的五官,是呀,这么多年了,很多事情都变了,也有很多事情会被人遗忘,可是有的事情却怎么也无法忘怀。

当年韩冰就问过他这样的问题,可是那个时候他不能回答她,不能让她知道自己的身份,可是现在他还有什么隐瞒她的呢?

“当年我是一名特种兵,因为执行任务才受了伤。”阿峰认真的告诉她,是的,当年自己无法把真实的身份告诉她,就是怕她担心,也怕她会因为自己的关系而受到伤害。因为他所面对的敌人是极其凶残,也是非常强大的。

这也是做为一个特种兵所必须遵守的保密条令。

韩冰愣住了,什么?当年那个躺在破房子里奄奄一息的人是一名特种兵?

她永远也忘不了当年父母借着她回家过节的时候,特意的给她安排了一次相亲。那个时候她也算是大龄女青年了,二十七八岁还没有男朋友,没结婚,在那个年代是被很多人笑的。

和她见面的这个男人看上去还可以,人虽不出众,但是挺讨父母的欢心的。

见过几次面后,他邀请韩冰去他家看看,当然那个时候她还叫周琳。

在农村这样的事很正常,双方互相走动,觉得可以就能结婚了。

韩冰没有去过他的家,自然也想和他一起去看看。

可是没想到这个男人不走大路,偏走僻静的几乎没有人走的山路。

韩冰有些不高兴了,走了一段路后不由的质问他为什么要走这样的山路呢?

谁知对方却露出了狰狞的面孔,对她动手动脚的,想要在这僻静之所和她发生关系,韩冰吓坏了,拼命的挣扎着。

衣服都被他扯破了,但是她还是用尽全力的推开他拼命的往山里跑。

他在后面穷追不舍,直到天空下起了倾盆大雨,韩冰看到半山腰有所小房子,应该是以前猎人们留下来的,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打猎的人了。

她推开了房门,不大的房间里破败不堪,一览无余。而在地上躺着的一个满身是血的人把她吓了一跳,她转回身想要跑出去,那个男人却堵在了门口,浑身湿透了,但脸上依然露着一副奸笑。

“你别过来!”韩冰吓得后退了几步,一下子踢中了躺在地上的人身上。而躺在地上的人似乎已经没有了呼吸,可能是死了吧?

“我不过去?那怎么可能,你还是乖乖的听话,我会好好的疼你的。”他一边说着,一边扑上来,撕扯她本来就已经破烂不堪的衣服。

“救命啊!救命!”韩冰一边拼命反抗着,一边大声的呼救。

“这荒郊野外的,没有人能救你,难道还要指望着这个死人救你不成。”他抱住了韩冰,就不会再撒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