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六十三章 让她消失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何少飞的婚礼在有条不紊的准备着,一切似乎都不用他来过问,反正到时候自己出席就行了。

他来到了医院,浩阳已经昏睡了快一个星期了,他呼吸均匀,看不出身体上有什么问题。而给他治病的医生也是泰斗级的人物,医生都说他没事了,相信他是不会有事的。

医院里的人来了一拔又一拔,除了他的家人,还有他公司里的人,从他们焦虑的眼神中看的出来,他们心里是有多么的着急,这就好比一艘船,行驶在了海上,突然船长不见了,人心自然也就慌了。

何少飞站在床边看着浩阳,他安祥的样子还真是让人羡慕,如果此刻的他也能像他这样躺着一动不动,是不是就没有这么些的烦恼了呢?

“他知道了你的身份?”何少飞轻声的问着。浩阳快要被这件事情击垮了,所以在他崩溃之前,她一定会对他坦白的。

陈心宁坐在床边,她一眨不眨的盯着谷浩阳的脸,此时的他是那么的脆弱,一个不小心可能都会有让他粉身碎骨的危险。

听到何少飞的话,她点点头:“我必须要告诉他,否则他真的会一枪打爆自己的头的。”她依然有些后怕的说,因为到现在她也弄不清楚自己所做的这一切是不是真的有用,可是不管有没有用,她都希望他活着。

何少飞虽然不知道浩阳做了什么,但是他相信,用枪指着他自己的脑袋,这样的事他干的出来,他本来就疯了,如果不是还保持着那么一点点的理智,想着要找到并解决自己的仇人,可能他早就不愿意活在这个世上了。他默默的叹了口气,这样也好,这么久以来,他也忍得好辛苦,每次看到浩阳眼里那份深深的绝望,他的心就无比的难过,现在好了,终于他也不用在伪装了。

“你呢?你还好吧?”陈心宁转回头看着何少飞,他现在的日子应该也不好过吧?

何少飞苦笑了一声:“就那样,谈不上好,也谈不上坏。心宁,我真的是一个无能的人,以前我总认为没有什么事情能够让我害怕,但是现在,我真的好怕。”

“怕什么呢?”陈心宁能够猜得出来他的心思。他要结婚了,可是他丝毫不快乐,反而有许多的无奈和无助。“等到真正失去的时候,恐怕就不只是怕这样简单了,还有无尽的后悔和自责,就象浩阳一样,当初他并没有做错。那个时候我的身体已经不行了,如果我跟着他走,只会拖累他,早晚都是死,他不离开,我们两个就都走不了。我从来没有怪过他,可是他却整整折磨了自己十年,十年,他每天都要为自己做过的事后悔内疚,不停的摧残自己,直到有一天,把自己也拉下深渊。少飞,事情还没有到最糟糕的时候,不要轻言放弃好吗?她需要你!”

何少飞一下子愣住了,他看着心宁,她又了解多少呢?当初浩阳明明也不喜欢卓雅,可是为了自己的母亲,他还是答应娶了她。而自己呢?他就有这个胆量可以违背自己的母亲,不管她高不高兴,都要按着自己的性子来吗?他心中惨笑了一声,他的父亲会杀了他的,最重要的是如果因为这件事情母亲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恐怕最倒霉的人会是卓雅,父亲不会放过他们的。心宁,你了解吗?我有多么怕卓雅再一次受到伤害,她已经被伤的体无完肤,而他呢?会连最后的一点生机都不给她吗?只要自己按着母亲的意思和杨思晴结了婚,卓雅就安全了不是吗?他无助的笑了一声:“我走了,心宁,你也注意休息,他还没有醒,你自己千万不能倒下了。”

“我知道。”陈心宁点点头,她想帮他,可是该怎么样才能帮到他呢?原本她以为浩阳会有办法来阻止这件事情,可是没想到他自己现在也只能躺在床上需要人来照顾。

何少飞转回身走了出去,他是一个善良孝顺的人,他不想惹他的妈妈生气,也不愿意卓雅受到伤害,所以他只能牺牲他自己。陈心宁叹了口气,真是难为他了。

小来站在门外,看着何少飞离去,虽然他与何少飞不是很熟悉,但是他也明白,谷浩阳没有几个亲人,何少飞应该是和他走的最近的一个了。只是没有想到,他们这些有钱人的世界还真是很奇怪,说他们无所不能,也确实如此,他们可以赚很多很多的钱,可以把自己的对手打的没有还手之力,可是在感情上还真是无奈的很。谷浩阳如此,何少飞也如此。他微微扬起嘴角,是的,他应该就不会有这多么的烦恼,因为他本来就是孤身一人,他没有亲人,没有人来阻拦他想要做的事。可是为什么自己也过得这么难受,为什么煎熬呢?

他没有进去,只是在门口默默的看了一会儿,是的,谷浩阳说的没错,不要让自己做后悔的事情。他知道,如果现在他还绷着自己的神经,放不下自己那所谓的自尊,那么说不定自己爱着的那个女孩就会被别人抢走了。必竟她是那么善良,也是那么的可爱。他不敢再想下去了,转回身离开了医院。他知道如果此刻谷浩阳醒过来,也一定是希望他能够按着自己的心最做,用他自己的方法重新唤回那个女孩子的爱。

陈心宁看着谷浩阳,真的好怕他会像电视里演的那样,直接就失忆了,把一切都忘了,他会不记得自己是谁,也记不清姐姐,记不起她。如此想着,她摇了摇头,不会的,那个毕竟是电视上的情节。

不知道她是不是出现了幻觉,她觉得他的手指好像动了一下,她忙抬眼注视着他的脸,并且轻声的喊着他的名字:“浩阳,你醒了吗?是我,睁开眼睛看看我,我一直在等你……!”

也许他听到了她在叫他,眼皮不由的动了一下。陈心宁兴奋的一下子站了起来,凑近他的脸激动的说:“浩阳,你听到了我在叫你对不对?快醒醒!”她一边说着,一边摇着她的胳膊,希望他能够马上就睁开眼睛,他已经睡了很久了。医生说他很健康,睡够了就会醒过来了。

谷浩阳闭着眼睛,可眼睛却在明显的转动,似乎是费了很大的力气,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视线从最初的模糊逐渐变得清晰,他看清了眼前的人,却愣了片刻。他硬撑着身子,想要坐起来,陈心宁见状,忙伸出手把他扶起来,并把枕头靠在他的后背上,让他能够靠的舒服一点。

“浩阳,你觉得哪里不舒服吗?一定要告诉我,你睡了这么多天,吓死我了!”陈心宁直视着他的眼睛,可是为什么,他的眼睛里没有丝毫的光彩,就算是看着自己,他的眼睛里也是一片的迷茫,她的心猛的颤抖了一下:“浩阳,你怎么了?为什么不说话?”

门一下子开了,谷名川和沈清仪走了进来,沈清仪看到儿子好端端的坐在床上,兴奋的跑到了床边:“儿子,你醒了?吓死妈妈了!”这些日子以来,她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她担心儿子会一直这样睡下去,从此以后不再理她,不再和她说话,那是她最最不能接受的事情,现在好了,他醒了。

谷浩阳看到了进来的父母,却不知道为什么,整个人一下子颤抖了起来,他的脸上充满了恐惧并且战战惊惊的说:“不要打我,求求你们,不要再打我了!”他把身子几乎都快要缩到被子里了,看着他浑身发抖的样子,几个人同时都愣住了。

谷浩阳,天之骄子,平时完全是一副霸道总裁的样子,目中无人,凶残至极,谁要得罪了他,他一定不会让他好过。可是现在,他居然胆小的如同一只小老鼠,浑身瑟瑟发抖,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这样的反差怎么不让人大感意外呢?

“儿子你怎么了,我是妈妈呀!”沈清仪的心都要碎了,这就是他的儿子吗?不是的,她的儿子不是这样的!她伸出手,抚摸着他的头,可是没想到谷浩阳居然一下子躲到了陈心宁的身后,并且语无伦次的说着:“不要打我,不要打我!好痛的!”

谷名川看到儿子的状态,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没错,这就是他所担心的,他担心有一天儿子会变成这样,没想到这一天还是来了。

“名川!浩阳他这是怎么了?”沈清仪也觉得不对劲了,她想要寻求丈夫的帮助。

“清仪,别怕,浩阳他可能只是有点太累了,心太累了!”是的,在他清醒的时候,他从未对任何人讲起过他受到的非人的折磨,在那样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独自生存,没有人与他做伴,只有毒蛇野兽相陪,而且还要隔几天就被人爆打一顿,直到打得他面目全非,他承受了一个正常人无法承受的痛苦,却从来没有人倾诉,直到现在,他所有的心愿都已经达成,他的痛苦也毫无保留的释放了出来。如果这十年间,他出现过这样的状况,说不定问题也早就解决了,但是不同的是他压抑了这么久。

陈心宁比任何人都明白,这一回他是彻底的疯了。她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了,她转回身把他搂进了怀里:“对不起,浩阳,是我害了你!”如果能够早一点把他带出去治病,或许这一切都可以避免的。

“陈心宁,你究竟对我儿子做了什么?他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都是因为你!你走,你马上离开他,我不想再看到你!”沈清仪把所有的怒气都撒在了陈心宁的身上,是的,自从她的出现,他的人生轨迹已经变了。为了这个女人,他做了那么多出人意料的事,而她,明明知道浩阳一直再找她,却还是隐瞒了自己的身份,看着浩阳一点点的走向崩溃,这个女人,不是来拯救浩阳的,而是来害他的。她不会让这个女人继续的来伤害他的儿子,所以她要让她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