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八十章 妈妈病了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小来坐在办公室里,手边放着一瓶新打开的红酒。

谷浩阳被陈心宁带出去治病已经好几个月了,不知道他的情况怎么样?

他没有给他们打电话,他不想打扰他们,而且他也相信谷浩阳一定会好起来的。

不同的是这几个月来,龙裕与何氏却彼此打压着对方,闹的本地的经济都受到了不小的影响。

而何少飞病好之后整个人都变了,也不再是之前那个暖男型的青年老总,他的眼神变得无比犀利,人也变得极为霸道,这样的反差还真是让人怀疑他是不是中了邪。

小来把手中的红酒送到嘴边,爱的太深人都会失去理智,失去本心吧!

据他所知,何少飞派出去好多人寻找卓雅的下落,但是这几个月来一直没有音讯。

世界这么大,如果一个人想要躲起来,想要找到哪有那么容易。

问题是卓雅孤孤单单一个人,她没有任何的牵挂。不像心宁,至少她曾经还有一个关心着的人,所以才会被谷浩阳用那种方法找到。

他轻叹了一口气,他自己到现在都没有找到如何能够挽回小西的办法,是他太笨了,还是他太胆小,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说话。

眼看着学校就要放假了,小西说不定会回老家的。

想到这些,他的心里就烦躁了起来。

有人敲门,他回过神来,放下手中的杯淡淡的说了一句:“进来!”

办公室的门一开,一位约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先生,体育馆今天有个封顶仪式,您要去参加吗?”

小来的眼睛不由的一亮,抬起头看着眼前的秘书,是呀,他有多久都没有去过小西的学校了呢?又有多久没有见过她了呢?

“先生?”

秘书见他愣神,不由的又叫了他一声。

“当然要去,你陪我一起去。”小来对于他是非常的信任,而且他也是一个了不起的理财高手。

想想他们的相遇还真是挺有意思的。那天他被几个流氓追着打,看起来也是伤的不轻。幸好他路过,换作以前,他一定不爱管这样的闲事。

那天也真是奇怪,不知道为什么他就出了手了呢?

他也刚好在原公司辞了职,正要找工作,所以就到他这儿来帮忙了。

王弘生,这个名字起的不错,也很有年代感,而且能力真的是很强,短短几个月,他这新成立没有多久的公司就有模有样了。

王弘生微笑着点点头:“好的,学校那边也是特别希望你能过去。”

“你说学校放假的时候,学生们都回老家还是待在学校呢?”小来到是很有耐心请教他。

“这个嘛,大多数的学生都会回老家休息一段时间吧,也有例外的可能会留在当地打工。你有事吗?”王弘生不明白他怎么会问这样的问题。

“没事,随便问问。”小来避开了他的视线。

王弘生不由的淡笑了一声,别看小来这个人平时冷冰冰的,但是对下属却还不错,但是以他这么多年的阅历,他明显能感觉到这个年轻的老板是一个有心事的人。

年轻人像他这么沉稳又冷静的太少了。这也是他为什么愿意死心塌地帮他的原因。

体育馆的封顶仪式还是很隆重的,中国人讲究这个。

“听说了吗?今天那个古先生会来!他也真是的,投了这么多的钱来这里,居然只来看过一次,还真是放心呀?”张瑶像个广播一样到处宣传。

教室里顿时炸开了锅,这几个月来,同学们议论最多的就是他了,由其是女同学,简直把他当成了偶像。

小西听到他要来学校,心里也是一跳,她低下头,和他分开这么久了,她以为自己可以把他忘掉,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你越想要忘掉的东西记忆却越来越深刻。

“小西,你怎么了?”李昂关切的问。

“还能怎么了?还不是上次人家古先生和小西同桌吃饭,所以她念念不忘了呗!”张瑶半带吃醋的说。

“你别瞎说,只是在一个桌子上吃饭而已,再说,人家古先生怎么会看上小西呢?论长相呢?小西她也算不上最漂亮的,论家世呢?她家的情况大家都清楚,地地道道的农民,学费都成问题,这样的家庭人家怎么能看得上呢?”

一部分女生跟着起哄。

“你们别瞎说好吗?家庭不好又不是她的错,你们何苦这样挖苦人呢?”李昂明显是一副护着她的样子。

张瑶走到李昂面前,冲着他一笑:“我们不是挖苦她,只不过是希望她能够认清自己而已。还有啊,你也不要总是替人家出头了,人家小西对你根本就没那个意思。”张瑶不屑的笑着。

“张瑶,你不要太过分!”李昂明显有些不高兴了:“有钱了不起吗?”

“是呀,有钱是了不起啊!李昂,你呀别想着和小西在一起哟,因为你的父母是不会同意的,我只是想要劝劝你,小西以后会回老家找一个老实巴交的男人结婚,你没机会的。”

张瑶这样的人太多了,小西也懒得理她。

突然小西的电话响了起来,这个时间通常都没有人给她打电话的,她忙拿出电话一看是爸爸打来的,她走出自习室:“喂,爸爸,你怎么打电话来了?我上课呢?”

“孩子,你妈病了,就在你们这儿的第一医院住院,她想见你!”爸爸的声音通过话筒传了过来,小西能听得出来爸爸是在极力的压抑着自己颤抖的声音。难道妈妈的病很重?

小西顾不上多想,急急忙忙的跑出了学校,打了一辆车赶到医院。

“爸,妈怎么样?”看着站在走廊里的父亲,他灰白的头发刺痛了她的眼睛。

“你妈在里面检查呢?”

“怎么回事,我妈不是一向身体很好吗?怎么会一下子就病倒了呢?”小西紧张的抓着父亲的手。

“小西,没事,你妈她最近吃不下饭,县医院说让上大医院来检查一下,估计没什么大事,她就是想你了。”楚爸爸慈祥的看着女儿。

楚妈妈从检查室走出来,楚小西跑到母亲身边:“大夫,我妈怎么样?”

楚妈妈看着自己的女儿,和蔼的笑了:“医生说妈妈只是小毛病,住几天院打打针就没事了。”

小西搂着妈妈的胳膊,她明显不信妈妈说的话,如果只是小毛病,又怎么会来城里的大医院呢?

“检查结果还没有出来,一会儿结果出来了我会通知家属来我的办公室。病人可以先去病房休息了。”医生冷漠的样子,让人有些不舒服,或许是医德的问题,也或许是见过太多的病人,所以麻木了。

小西陪着妈妈回了病房,扶着妈妈躺下埋怨她:“妈,你怎么不早一点告诉我呢?我是你的女儿啊!”

楚妈妈拍拍女儿的手笑了笑:“好了,我知道是我错了,还有你从学校跑过来,不用上课吗?不管怎样都不能耽误学习知道吗?”她不停的叮嘱着女儿。

“我知道,我很努力的。”

“李玉芳家属来医生办公室一趟。”护士叫着楚妈妈的名字。

楚爸爸忙站起来:“小西,照顾你妈,我去一下!”

小西点点头,看着爸爸离开了房间,却不知为何,她的心里有种不好的感觉。

“妈妈,你饿了吧,我去给你买点吃的。”小西说完紧跟着父亲出了病房。

“大夫,孩子她妈生的是什么病啊,要紧吗?”楚爸爸明显有点紧张,老两口一辈子没有争吵过,一直互敬互爱,他可真是担心老伴得了什么可怕的病。

大夫的脸色算不上难看,但也好看不到哪去。

“是这样,你爱人的病很严重。”医生不紧不慢的说着。

“什么病啊?这么严重?”楚爸爸身子不由的颤抖了起来,他瘦弱的身了似乎经不起打击,若不是扶着办公桌,可能都要倒下去了。

“她得的是肝衰竭。”

“没办法治吗?”

“目前最好的治疗方法就是进行活体肝移植,但是这个手术的费用是特别高的。你们有能力负担吗?”

医生从他们的衣着上看的出来,他们不是什么有钱人,所以也是好心的提醒着他。

“肝移植?把我的割下来给她行吗?”楚爸爸的额头渗出了冷汗,为了救老伴,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办法。

“从医学角度上来说,虽然你们是夫妻,但是配型成功的可能性并不高,这个需要检查才能知道。最好是在你爱人的兄弟姐妹之中,或者是她的子女之中选,这样成功的机会大一点。”

医生专业的解答楚爸爸根本听不进去,他拉着医生的手:“用我的,用我的,我一定合适!”

“那好,可以先去做个检查。合不合适可不是你说了算的。”医生见过太多这样家属,为了家人,不惜牺牲自己,但很多时候都是事与愿违。

小西站在门口,听到了医生和爸爸的谈话,一时间她觉得天都要塌了,妈妈,她怎么会得这么严重的病呢?

大学这几年她不在家,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她将身子靠在了墙上,楚小西,你一定要救救妈妈,可是做这个手术需要很多钱,钱从哪里来呢?

不管怎样,她也不能让爸爸来给妈妈捐肝,这是她这个女儿应该做的。

她走进医生办公室:“爸爸,还是让妈妈用我的肝吧?医生也说了,有血缘的人机率会大一点。”

楚爸爸看到女儿走进来,拼命的摇摇头:“不行,你还年轻,绝对不可以。听话孩子!”

小西看着医生:“大夫,我是患者的女儿,先检查我好吗?”

“小西,我都说了,不行!”父亲极力的反对着,他反对的态度居然是那么的反常。

“为什么?她是我妈妈,为什么我就不能救她!”小西第一次和爸爸这么说话,她一直都是非常尊敬他的。

家里虽然不富裕,可是父母总是把最好的给她,现在遇到这样的情况,她必须为家里出点力。

“啪!”

小西的话刚一说完,爸爸的一巴掌已经打在了她的脸上,她的脸瞬间火辣辣的疼了起来。她捂着脸看着爸爸,她怎么也想不到,从小到大爸爸从来都没舍得打过她一下,这次是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