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七十八章 跟我走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等他睡着了,她才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离开,是的,她只是一个替身而已。但不可否认的是她的心里闪过那个念头,如果她怀孕了不正好可以说这个孩子是浩阳的吗?虽然说她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而少飞这样的男人又有谁有资格拥有呢?

然而每次看到少飞的时候她心里的那种自责谁又能懂呢?她利用了他,所以就算是心里在喜欢,也无法正视自己所犯下的错,这一切本不该由少飞来承受。

“卓雅,不要走好吗?”何少飞看着怀里的卓雅,而她明亮的眼中早以溢出了泪水。

她的眼泪居然会让他的心无比的痛了起来,他伸出手,轻轻的擦着她腮边的泪水:“留下来,给我个机会好好的补尝你!”

卓雅摇摇:“少飞,你是一个好人,能得到你的爱的女人一定是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而我不行,我是一个坏女人,我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惜利用你,为了得到本不属于我的爱情,伤害了你所爱的人,所以,我们不可以。”

她一边说着,一边挣脱了他的臂弯,离开他的怀抱,一股凉意瞬间包围了他,何少飞注视着卓雅,她依然美的动人心魄,特别现在哭红的眼圈,他的心好似被揉碎了一般。这就是心宁说的爱吗?

“卓雅,为什么不给自己一个机会呢?我不在乎的!我有责任好好守护你,从此不再让你受到伤害!”

可能是因为太激动的关系,他觉得他的胃好像又疼了起来,不由的皱紧了眉头。

“少飞,你不舒服吗?”卓雅看到他的样子,知道他的病其实并没有完全好,而且也不可能好的这么快。

“既然这么关心我,就跟我走吧!救你也是救我!”

何少飞抓住她的手,他在来的路上已经想好了,今天的新娘不会是别人,只能是她,不管爱的是否那么强烈,可是为了这个差一点就成为他孩子的母亲的女人,他必须这么做。

卓雅苦笑了一声,推掉他的手,是的,少飞他是一个责任心很重的人,他知道了这件事,就一定会对自己负责的。

可是她不需要他负什么责任,一切都是她的错,她的心里何尝没有想过,如果那天不是她恰巧遇到喝醉的他并把他带回了家,那么拥有他的女人就不是她了,也许会是一个应召女,也许会是别的什么女人,那样她的心里同样也是会非常难过的吧。

可是她无法跟少飞走,他爱的人不是自己,又何苦为了责任非要在一起呢?但是少飞既然能找来这里,说明他已经想好了怎么做了。

而他该怎么面对他的家人,面对那么多的媒体。并且以少飞和杨思晴的背景,他们的婚事只能继续下去,否则他们都会被人耻笑的。

她盯着何少飞,他眼中惯有的暖意已经不在了,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自责和苦恼,这样的情形她在浩阳的脸上看到过,所以少飞他也会疯掉吗?

“少飞,今天是你的好日子,快回去吧,新娘子在等你呢?”

“不,除非你跟我走!”何少飞坚定的说着。

“少飞,你爱我吗?”

面对卓雅的问题,他迟疑了,他对她的关心爱护是爱吗?

卓雅的心凉到了谷底,她后退了几步摇摇头:“少飞,我是一个被爱伤的体无完肤的女人,我再也承受不了任何的打击所以你还是走吧!”

何少飞知道,也许是他的迟疑让她非常的失望吧!

一个都不知道自己究竟爱不爱着对方的人,却要人家跟自己走,跟自己去面对那么多的困难险阻,这是不是太天真了。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觉得他不能够让她离开,否则他会后悔一辈子的。

“卓雅,我不许你离开!”他用命令的口吻说着。

是的,他几乎从来都没有和人这么说过话,他一贯的温和儒雅现在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卓雅苦笑了一声:“少飞,你走吧!一个怀里抱着别的女人,嘴里却在不停着念叨着心宁的人,我凭什么要跟你走。你问问你自己的心,你究竟爱的是谁,想要的又是谁?”

她知道,她该想个办法让他离开,否则她走不了,而少飞要怎样面对家人,面对那么多记者。已经走到这步,没有办法回头了。

何少飞的胃似乎更疼了,卓雅说的没错,是的,那天晚上他喝醉了,也许并不是喝醉了,他记得自己只喝了一杯酒,就浑身燥热起来,而他一直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梦到和心宁在一起。

他的心里只有心宁对吗?他转回身一步步的朝着门口走去,他能够给卓雅什么?

就算今天他可以把卓雅带走,母亲会接受吗?她不会再一次的伤害卓雅吗?还有杨思晴,她又该怎么办?

但是要迈出门去,他的腿仿佛有千斤之重,胃里的疼痛更加的剧烈,他晃了一下身子,忙用手扶住了门。

卓雅看着他的身子不稳,知道他的病一定是更重了。她想扶住他,可是她又不能,她怕只要她伸手,就再也无法离开。

她只能看着他修长的身子停在门口,独自忍受着身体带给他的疼痛。

她不知道此时的她早已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任凭它冲刷着自己的脸颊。过去的种种出现在脑海,他所给予自己的温暖,爱护……。

她还没来得及多想,何少飞却突然转回身,走到她面前,把她抱进怀里,深深的吻上了她的唇……。

卓雅愣住了,少飞他是疯了吗?他的唇冷冰冰的,却用最猛烈的方式索取着。

她的心狂跳起来,手脚都有些不听使唤,可是这样的感觉她竟然不讨厌,或许她从来就没有讨厌过。

可是他们不可以这样!不相爱的人又何必要做相爱的人才能做的事。

她用力推着他,而他却像是中了魔一样,把她抱得紧紧的,一丝一毫都撼动不了。

一股血腥味钻进了鼻孔,何少飞才冷静了下来,抬起头,注视着卓雅。而自己的嘴唇上正有一股血丝流淌下来。

看着嘴唇被自己吻得红肿的卓雅,原来他对她也是有感觉的,对她也充满了某种渴望不是吗?

“少飞,不要这样?”

少飞的嘴唇被自己咬破了,如果不这样,他又怎么会放手呢?

“你都不试一试,怎么知道我们不可能爱上彼此?”他沙哑的声音响在她的耳畔。

“我……!”

卓雅的话被他没收到了嘴里,没有了之前的粗暴和冰冷,越发深情暧昧起来。

她的心脏不受约束的跳起来,身子也软了下来,少飞,今天是你结婚的日子,你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

他抱起了她走到床边,却没有停下他的亲吻,这个女人,他居然如此想要占有她。

虽然卓雅知道这样不对,想要反抗,可是身体却是那么的诚实,她也想要他。

这么久以来的思念在这一刻释放出来,其实她早就爱上他了是吗?爱到可以付出所有。

缠绵中一道白光闪过,何少飞愣了一下,他的目光停留在她的手腕上,一串水晶手链,曾经她和心宁看中的同一款,她一直戴在手上。

卓雅看到他在看着自己的手腕,忙伸手试图遮住它的光芒,而少飞却把她的手固定在了枕头的两侧,早已被他卸掉衣物的她脸色绯红,他们可以吗?

少飞的电话响了起来,卓雅的心一凉,一定是找不到他的人,所以才打来电话。他终究不是自己的。

卓雅用力想要挣脱他的钳制,却无形中刺激到了他。

是的,他下定了决心要她,什么都无法阻止他。

暧昧到了极致,剩下的就是彼此的拥有。

卓雅蜷缩在床边背对着他,拉开着他们之间的距离。

她不知道自己也有这么疯狂的一面,不管是她的心还是身体都那么想要得到他的爱。可是疯狂过后,她后悔了,她和一个今天要结婚的男人发生了关系,这是多么的无耻。

何少飞转头看着她,只留了一个**的后背给他,他挪到她身后抱住了她光滑如凝脂般的香肩,唇瓣贴近她的耳畔轻声说:“别怕,有我呢?”

温暖的气息拂过她的脸颊,卓雅勉强的挤出了一点笑容:“少飞,我不怕。其实我们都是成年人,我不需要你负什么责任的。”

“卓雅,给彼此一个机会好吗?救我,同样也是救你!在爱情上我们都是心痛至死的人,我希望在未来寻找真爱的路上我们是一路同行的人。”他轻吻着她的耳珠,对于她,他似乎越来越迷恋了。

“好!”卓雅不加思索的回答着。

她的一个好字让他的心瞬间开朗了起来,他不由的再一次吻上她的唇,居然是那么的情不自禁。

卓雅抱着他的肩,迎合着他。爱就是如此吧,愿意全心全意的付出所有。

“跟我走吧,我会和大家说明一切,我要和你在一起。”何少飞穿好了衣服,看着满身吻痕的卓雅。

卓雅站在他的面前点点头:“少飞,我有点怕。不如这样,等你解决了问题在来接我好吗?”

“为什么?”

“少飞,我不想被那么多的人指指点点,这段时间我遭受的非议太多,所以我怕。”卓雅难过的低下头。

她说的没错,从她嫁进谷家似乎已经话题不断,由其是她父亲的事更是把她也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她确实不应该再受到那么多人的关注。

何少飞点点头抱住了她:“好,一会儿我就回来接你,你乖乖的等我回来!”他暖男的独有气质终于回归了,现在他明白这么多天他烦燥的情绪都是因为她,因为找不到她,因为思念她!

卓雅把头深埋在他的胸口轻轻的“嗯”了一声,他的怀抱好温暖啊,她一刻都不想离开。这世上她没有了亲人,没有了婚姻,现在所剩的就是这不知道是不是真心的爱情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