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五十六章 往事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记者们来的越来越多,看热闹的人也越来越多,谷浩阳树敌无数,而此刻想要看他出丑的人也不在少数。

谷浩阳打量了一眼四周,他从来都不在意别人的目光,可是他却真的在意她怎么看自己。如卓安所说卓雅真的是自己的妹妹的话,那么他该如何面对她呢?更别说怎么面对姐姐了。

“谷浩阳,心里是不是很痛苦,当初我为什么把你放了,而没有折磨死你,就是因为我想到了现在这个可以报复你的好办法,当然同样也是报复你那个混蛋父亲的好办法。上一次在你的家里,我只是说了一少部分而已,你的妈妈不就又犯了疯病了吗?唉!”他故意叹了口气:“你妈妈还真是漂亮,也许我应该用你爸爸对待我太太的方式来对待他的老婆这样就更好了,我怎么没有想到呢?”卓安奸诈的样子简直是到了另人发指的地步。包括杨瑞航他们这些想要合力对付谷浩阳的人都看不下去了。

“所以给我打电话的人是你对吗?你在利用我?”杨瑞航明显的很生气。

卓安看了他一眼,不屑的笑笑:“不错,我知道你不是这小子的对手,想要联合这几位有势力的老总共同打击他。而我根本不关心这些,我需要的就是这样一个场合,谢谢你啦!”他挑畔的语气真是想让人揍扁他。

“你怎么知道谷浩阳一定会来这儿?”这也是杨瑞航奇怪的地方,谷浩阳虽然冷酷,但是这样的场合他通常是不会出现,就算是知道了他们要合力反击他,他应该也不会亲临现场吧。

卓安得意的笑了,他看向了谷浩阳:“你们都没有我了解他,我发了短信告诉他说他要找的人就在你这里,如果他不来的话,她可能就永远消失了,他那么在意那个女人,所以他一定会来的。”

“我们都被你骗了?”杨瑞航一下子明白了过来。

“怎么说呢?我需要的就是这个机会,是你给我创造了这个机会。”卓安挑挑眉毛,他看的出来他所做的这些都是有效果的,谷浩阳,我们两个谁都别想好。

“安哥,你错了!”一个女人的声音从人群外传过来,听起来有些软弱无力。

而卓安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住了,他不由的转回身看向了身后。

围在他们身边的记者自觉的闪出一条路来,在人群的后面站着一个女人,五十几岁的样子,举止优雅,而且惊人的漂亮,别看五十多岁的年纪,却无法掩饰她的美丽,而且她的身上更具有年轻女人身上没有的端庄娴淑。

“若银?”卓安简直太意外了,他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自己的老婆,更重要的是她居然好好的站在自己面前,这么多年,她一直都是卧床不起的,如今不但能站起来,还能走路。

谷浩阳看到了传说中的白若银,他终于知道卓雅仙女般的容颜像谁了,果然她的妈妈是那种看了一眼就让人无法忘怀的人,难道父亲当年也是看上了她的美貌?

“你怎么到这儿来了?你去哪儿了?”卓安的语气软了下来,纵然有千万的恨,可是在看到她的时候他依然舍不得发火。

白若银一身白色长裙,真如她的名字一般漂亮。她淡淡的一笑:“我是和谷名川他们一起来的。”

卓安向她的身后看去,果然谷名川和沈清仪从门外缓步走进来,身后跟着那个叫阿峰的人。他看到白若银居然会和谷名川在一起,心里的火一下子燃烧了起来:“你们果然藕断丝连,这么多年又背着我干了多少见不得人的事情?”他的声音颤抖着,他爱了这个女人一辈子,但是同样也恨了她一辈子。恨她的背叛和不忠。

“安哥,我们可以换个地方说吗?这里的人太多了。”白若银却是一如既往的冷静,看不出语气的起伏和表情的变化,但这样的表现让卓安更加的生气,她把自己当成了陌生人吗?她对他已经没有爱了?

“不必了,你还是在这儿说吧!”卓安倒是想要看看白若银,这个一向高贵的女人如何能把她做的那些不光彩的事情讲出口,他想要看看谷名川怎么面对这一切,最重要的还有谷浩阳,他已经让自己一无所有了,他要看到他精神崩溃的那一瞬,否则就是死他也闭不上眼睛。

白若银看着卓安,这个和自己生活了二十几年的男人,她居然一点都不了解他,她以为她一直的隐忍会让他回心转意,但没想到最后还是弄成了这样。她轻叹了口气:“安哥,你真的要听我说吗?二十多年前你都没有问过我一句,现在在这样的场合你确定要这么做吗?你不怕丢脸吗?”白若银垂下眼帘,或许二十多年都没有说出口的话,是为了等待今天,在这样一个场合说出来,要让天下人都知道。

白若银回头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后的谷名川和沈清仪,若不是他们,或许自己也活不到今天,她感激他们,但同时也是因为她,让他们谷家受到这样的伤害。她看着站在眼前不远处的谷浩阳,他第一次见到谷浩阳,这个就是自己的女婿,难怪卓雅铁了心非他不嫁,这个男人不仅有着惊人的外貌,比模特更标准的身材,最重要的是与生俱来的,能够震人心魄的强大气场,此刻虽然他脸色苍白,身上似乎略微有些颤抖,但是这丝毫不影响他贵族般骄傲的气质。

谷浩阳看着对面的父母,他有好久没有见过他们了,爸爸陪着妈妈去国外治病了,他没有打过一个电话。说实话,他心里无时无刻不在牵挂着他们,但同时他的心里对他们还有一点点的怨恨,因为他们,他差一点就失去了心宁,那个可以给自己安慰和关心的女人。但是父母终究是父母,在他看到妈妈好好的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他的心里一下子踏实了起来。原来他所谓的恨不过如此,这个世上妈妈才是最重要的人,她曾经因为自己而精神崩溃,这一切都缘于对他的爱,他的眼睛湿润了,可是他却没有力气走过去,现在的他就像是被抽走了浑身的血液一般,头疼的要命,只能强迫自己站直了,他不能倒下。

“二十六年前的一天,也就是你刚出门做生意没几天,有一个人晕倒在咱们家的门口,我见他浑身是伤,血流不止,所以就把他带回了家,请了大夫给他治伤。这个人就是谷名川。”白若银回头看了一眼谷名川,他的眼睛里对自己依然充满了感激,就如当年一样。她微笑了一下转回头看着卓安:“那段时间,他在我们家养伤,我才知道他是因为被仇人追杀,所以才受了这么重的伤。眼看着他的伤好的差不多了,本来谷大哥也打算离开了,可是那天你的弟弟卓平来了……”

白若银停顿了片刻,卓安看着她,她的眼睛里明显的闪过一丝的恐惧。这个女人一向是触变不惊的模样,这样的表情在他的印象当中还是第一次见。

“安哥,有很多事情你并不知道,我也没有对你提起过,是因为我不想让你担心,必竟你一直为了这个家在不停的努力。”白若银皱紧了眉头,往事涌上心头,她想到这么多年她的处境,这一切都与自己的沉默有关。

“卓平怎么了?”卓安扬了扬眉,他不知道这件事情为什么还要扯上自己的弟弟呢?

“其实你不在家的时候,卓平经常来我们家,还总是说是你让他来照顾我的。可是你知不知道,他每次到我们家来都对我动手动脚的,若不是我一直反抗,恐怕当年的你早就被你的弟弟戴了绿帽子了。”

“你胡说,卓平就不是那样的人,他那方面根本就不行!”卓安不由的脱口而出,是的,他的弟弟受了伤,根本没有办法做男女之事,这个女人,为了给自己洗白,真是什么样的借口都用上了。他从心里怨恨着她,可是在看到她的时候他又舍不得,这么多年,他过的每一天都无比的煎熬。

“我没有胡说,安哥,你不想知道卓平他是怎么受得伤吗?”白若银苦笑了一声,为了你,我忍受了这么多年,只怕你知道真相会更加难受,却没想到你一点也感受不到。白若银向前迈了两步,离卓安更近了一点,他老了,头发都已经花白了,可是按他的年纪却完全不应该是这样的状态,这些年他过的太紧张,太刺激了吧。

“那一次,卓平又到我们家来,他二话不说,就把我拖进了房间想要非礼我,也不知道那天他怎么了,无论我怎么骂他,打他,他都没有放手的意思,原本要离开的谷大哥撞见了这一幕,他当时为了救我,一下子把他从我身上拉走,并且狠狠的踢了他一脚,还警告他,如果他再欺负我的话,他一定不会放过他的。无论他在哪里,只要是我受了委屈,他都会来救我。当时他留了电话给我,并且希望以后无论我遇到任何麻烦都能告诉他。可是我却从来没有给他打过电话,我知道他是为了报答我,可是我不需要他的报答,而且他也已经救过我了,我和他本也两不相欠。至于卓平,被谷大哥那一脚彻底的踢废了。”

“够了,若银,我没想到你到现在还在骗我,你说卓安非礼你,是被谷名川踢坏了,好,就算这一切都是卓平为了报复你们瞎编的,可是你敢说你和谷名川没做过任何见不得人的事情吗?如果没做过,卓雅又是怎么来的?”卓安咬牙切齿的说。

当年他回了家,是卓平亲口告诉他他的老婆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有了一个相好的男人,这个男人好象还挺有钱的。原本他也将信将疑,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却发现白若银居然怀孕了。因为她怀孕了,所以他才彻底的相信卓平的话,从那时候开始,他就在谋划着这个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