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五十三章 想同归于尽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龙裕遇到了劲敌,而且这个敌人也毫不掩饰想要打垮他们的意图。杨瑞航从商几十年了,还从未想过有一天会有这样一个年轻人不计后果的和他做对,谷浩阳的做法是疯狂的,做为一个正常的商人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这样的竞争又有什么意义呢?

感觉到不对的当然还有何少飞,他看到关于龙裕股票猛跌的新闻之后,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浩阳,因为除了他,没有人会这么做。他摇摇头苦笑了一声:浩阳,我知道你想要帮我,想让杨思晴知难而退,想要打垮他们,让他们一无所有,可是你可知道我的妈妈她根本就不在意杨思晴究竟是什么身份,有没有钱,她所在意的是只要这个女人身家清白,能给我生孩子就行了,所以你这么做真的是无用之功。

没有人比他更了解他的母亲,沈君仪不是一个势利的人,她也从来不把钱放在眼里,所以就这一点无论浩阳怎么做,也无论杨家最后会落魄到哪种地步,他和杨思晴结婚都是无法改变的事实,除非有更充分的理由,或者是杨思晴主动退出。但是依杨思晴的性格,她是不可能主动退出的,而自己呢?他真的不敢和母亲硬来,因为如果他不妥协的话,那么卓雅一定会为了他的坚持而付出代价的。想到卓雅在这个世上无依无靠,他退却了。

沈君仪在听说了谷浩阳和杨家的事情后有点意外。不过说意外也意外,说不意外也不意外,浩阳这孩子,什么都是由着自己的性子来,别说是杨家了,就是当初他不也是差一点把少飞弄到破产吗?他的事非关和别人都不太一样,但是她也不能看着自己未来的儿媳妇家就这样被这小子给弄破产了,所以她来到浩阳的公司想要问问他这么做的原因。只可惜谷浩阳居然不见她,这小子,他果然是谁的面子都不给。不过好在这几天妹妹要从国外回来了,到时候也只能让沈清仪帮着说两句好话了,浩阳谁的话都不听,但是还是会听他妈妈的话的。

杨瑞航也不是一般人,他知道以自己的能力可能无法与谷浩阳抗衡,所以他想到了别的办法,他联络了十几家大公司的老总,要联合起来共同抵抗谷浩阳的打击,当然之所以会有这么多人支持他,可能是因为大伙都有这样的危机感,因为谷浩阳的存在就好比一颗定时**,说不准什么时候就爆炸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他盯上,如果被他盯上了,仅靠一人之力是根本没有办法自保的,所以几家公司合起伙来想要对付他。

他们在杨瑞航的酒店谋划着对付谷浩阳的方案,他们不知道此时的谷浩阳早已听到了风声,他知道这些人想联手打击他,他到是不怕,不过他倒是很有兴趣想要知道究竟是些什么人想要和自己为敌呢?

陈心宁今天没有跟他来公司,她说她要去幸福之家帮忙。谷浩阳没有拦着她,其实她去幸福之家帮忙是真的,但是还有一部分原因是想要看看卓雅吧。这个女人,身体那么的瘦弱,却有着一颗旁人都没有的宽容之心,和她在一起久了,他觉得自己也没以前那么的冷酷和绝决了。是她在一点点的改变自己吗?他不敢往下想,他怕在这么下去他会舍不得,舍不得她,舍不得这个世界。

以杨瑞航为首的这十几个富商在听说谷浩阳也来到了这里并且想要见他们的时候简直就是大吃一惊,他这是想要干什么呢?是公开挑衅吗?只不过杨瑞航必竟是**湖了,虽然也是意外的很,但是他还是故作镇定的笑笑:“大家别慌,请他进来看看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谷浩阳从容的走进宴会现场的时候,他身上自带的那股冷傲的气质还是让四周的温度冷了几度下来。他看着面前这些人,可以说都是本地有头有脸的人物,虽然与他们没有什么来往,但是对于他们的身家他还是有些了解的。他冷冷的看着眼前的这些人,从他们的眼前一点点的经过,却让他们感到了一种无形的压迫感。他的人就是如此无情对吗?他不会给他们留下一点反击的余地。他缓缓的走到了杨瑞航的面前,微微弯下腰看着他,他五十多岁的年纪,虽然他对龙裕的打击是相当凶残的,可是在杨瑞航的脸上看不出太多的愤怒,要不怎么说必竟是**湖了,喜怒都不形于色呢?

“听说你们联合起来要对付我?”谷浩阳说话一向就是这样,比如今天这样的场合,换作其他的人可能根本就不可能来,而他在得到消息之后却只身来了,甚至连个格外的人都没有带,这也不得不让人佩服他的胆量。可是杨瑞航却不慌不忙的说:“谷先生这话说的可不对了,明明是你先惹的事,我自问与你们天宇没有任何交集,到现在我也不明白为什么非要和我做对呢?听我女儿说你不想让她嫁给何少飞,我想弄明白一件事,我女儿要嫁的人与你有何相干,你们是表兄弟,不说祝福吧,但至少也不应该阻止才对,你这么做又是为了什么呢?”杨瑞航活了一把年纪,什么人他没有见过,可是就是这个谷浩阳让他看不明白,他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他所做的事也是那么的不可思议。难道他是因为喜欢自己的女儿?这当然不可能,谷浩阳虽然有钱,但是他的为人业内人还是非常了解的,他最不好的就是女人,况且他的身边也有了一个叫陈心宁的女人,他又会把谁放在眼里呢?或者说他和何少飞还是不对付,前段时间他差一点打的何氏站不起来,现在他依然不想放手,不想看到何少飞过的好?总之谷浩阳所做的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的乱而没有章法。

但是前天却有人给他打电话说他有办法让谷浩阳一败涂地,但是只要他能联合本地的有头有脸的人物聚到一起的话,剩下的事情由他来做。他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也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不管他的方法管不管用,他为了自保也是要找人帮忙的。

谷浩阳冷笑了一声:“没有什么为什么?我想做的事从来都不需要有什么理由。既然你们想联手也不错,你们可能不会知道一个人如果遇不到对手的话是有多么的寂寞!”他不紧不慢的说着,冷峻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起伏,但是他的话却让人听着无比胆寒,难道不管他做什么,都是在玩,是游戏吗?他根本不在乎得失,钱在他的眼里和纸根本没有区别。这样的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不等杨瑞航说话,突然从门外涌进来一大批记者,手里都拿着摄像机麦克风直接来到谷浩阳面前。谷浩阳一下子就被众人围在了中间,这一幕把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呆了,他们不知道这些记者怎么会突然到这里来了,原本他们这只是个小型的宴会,所不同的是来的人都是在本地具有影响力的富商而已。但是又是谁请他们来的呢?

“谷先生,听说您的妻子已经被你赶走了,现在您是和何先生的前女友同居,请问是不是真的?”

“听说十年前你曾经被人绑架过,受过两年非人的折磨,好象您的脑子也有点不正常了,杨瑞航是你表弟何少飞的未来岳父,你为什么要和他们过不去呢?”

“你的父亲和你的岳母当年是老相好是吗?”

“听说你的妻子和你是同父异母的兄妹,并且她还怀了你的孩子,不知道你是否可以给大众一个解释?”

此言一出,果然语惊四座,所有在场的人都被震惊了。都齐刷刷的看向了谷浩阳,这可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了,没想到谷浩阳这么有身份人私生活是这么的混乱,这不就是**吗?

谷浩阳眯起了眼睛,他看着这些牙尖嘴利的记者,他们明显是被什么人指使才来的,因为这件事情除了他和父母,还有卓雅卓安,根本就没人知道,连陈心宁都不知道,这些记都又是如何知道呢?除了卓安谁又会把这件事情公开呢?谷浩阳扫视了一下四周,现在他明白了,自己还是被卓安摆了一道。他不屑的冷哼了一声,卓安,你是无路可走了对吗?想要和我同归于尽,你还真是想错了。

他冷冷的看了那几个记者一眼:“这是我的事情,我为什么要向你们解释!”他阴冷的语气果然一下子震慑住了那些七嘴八舌的想要看热闹的人们。

不过还是有不怕惹麻烦的,其中一个男记者在愣住了一阵之后却不依不饶的说:“谷先生,听说你为了掩盖你娶了自己妹妹的这件事情,把她的养父已经逼得无路可走了,是不是这样?你不觉得谷家已经成了天下人的笑柄了吗?”

明明是谷浩阳想要来看看这些老家伙会用什么样的计策来对付自己,却没想到会把自己推到这么一个难堪的境地。他眼里的凶残进一步的扩大,同时眼中的迷茫也越来越重了,是的,他的前面似乎早已没有了路,除了杀戮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够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