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七十七章 我们会有孩子吗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电话一直在想,他都好像听不到了,也不想接。可是一直响起来没完,他还是转头看了一眼。电话居然是陈心宁打来的。

他的眼里不由的闪出了一道光,忙接通了电话:“喂,心宁,是你吗?”他有我久没有见过她了,也有多久没有听到她的声音了,此刻他依然无法抑制内心的激动。

“少飞,你身体还好吧?”陈心宁陪着谷浩阳坐在候机大厅里,他们要坐早班飞机飞去美国。

“我没事了,你在哪儿呢?浩阳他还好吧?”听到她的声音,他总算是活过来了。

“少飞,今天是你的好日子,本来我们应该去参加你的婚礼的,可是浩阳现在的样子实在是不方便抛头露面,希望你能理解!”

“我知道。”何少飞当然清楚,如果浩阳此刻出现在他的婚礼,那么他一定会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抢不抢他的风头他无所谓,可是这样的场合一定会让浩阳再一次受伤的。

“我们在机场,我要带浩阳出去治病,少飞,你真的要和杨思晴结婚吗?”陈心宁皱紧了眉头,如果少飞真的爱杨思晴那她会祝福他的,可是真的是这样吗?

“是的,我会和她结婚。”他无所谓的说着。这样的自己和浩阳当初还真是很像。他亲眼见证了浩阳走进婚姻,亲眼看着卓雅在婚姻里遭受得折磨,他也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也会是这样。

“少飞,这么做都是为了卓雅吗?”陈心宁神色黯淡了下来。

何少飞听到卓雅两个字,心里一窒,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心里住进了这个叫卓雅的女人,为了他,他做什么事情都愿意。

“她还好吗?”何少飞小心翼翼的问。

“她也是今天的飞机,她会离开这个城市,这个城市给了她太多的痛苦不是吗?”陈心宁握着谷浩阳的手,是的,她的痛苦算起来也是他们造成的。

何少飞的心在听到卓雅要离开的时候沉到了谷底,明明他是那么的希望卓雅可以离开,去一个安全的不会有任何伤害的地方,可是听到她真的要走,他的心里居然是如刀割般的痛。

他停顿了良久,才长长的叹了口气:“走了好,越远越好。”

“少飞,你真的不爱卓雅吗?”陈心宁觉得少飞早就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卓雅,可是正是因为自己的存在,才让他忽略了自己的内心。

“爱?”何少飞重复着:“你说我是爱上她了吗?”

“少飞,问问自己的心,如果你爱她,为什么不告诉她!”陈心宁看着身边的谷浩阳,他一直呆呆的看着她,也一直抓着她的手,一秒都没有分开,她给少飞打电话,在谷浩阳的心里似乎仍然有着丝丝的不安,这种不安源于自己曾经与何少飞的关系吧。

何少飞没有说话,他明明一直爱的都是心宁,他一直以为他对卓雅只是关心,甚至说是在意,却没想过是爱。

“少飞,你在听吗?”陈心宁有了些许的不安。少飞,他不知道自己的心,可是如果不是因为爱,他怎么可能为卓雅做出这么大的牺牲。

“少飞,你知道吗?卓雅那个还没有出世的孩子其实是你的……!”她答应过卓雅要替她保密,可是眼看着少飞就要和自己不爱的女人结婚了,眼看着卓雅带着所有的痛苦和遗憾离开这个城市,或许以后都不再出现的时候,她还是没有忍住,她觉得她应该告诉少飞,他有权利知道真相。

何少飞听到这个消息整个人都愣住了,他做梦也想不到的事情怎么就发生了呢?他和卓雅?这怎么可能?那时候卓雅还是浩阳的妻子,而他深深爱着的是陈心宁。

“你说什么?”何少飞半天才说了一句话。

“少飞,你喝醉了,所以什么都不记得了。卓雅没有对任何人说过,若不是她喝醉了酒,可能我们永远都不知道事情的真相的。”

何少飞的脑子飞快的转了起来,他想到卓雅对卓安亲口说过,这个孩子不是浩阳的。可是不是他的又是谁的呢?当时的他没有追问,他觉得这是她的隐私,可是怎么会是这种结果呢?

他的头好疼,卓雅是在心宁失踪的那段时间怀上孩子的,那个时候自己确实借酒浇愁过,还是—那个根本就不是梦!

他一直以为那天在梦里和自己缠绵的人是心宁,真实到他甚至都能感受到一个女人皮肤的温度,难道那不是梦,是真的?他眼中的白光到底是什么呢?

“少飞,你怎么了?”陈心宁有些着急了,为什么他不说话,还是他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告诉我,她在哪儿?”何少飞嘶吼着,她在哪儿?为什么不告诉自己,为什么要他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孩子消失,这个恶毒的女人,她为什么要这样伤害自己,惩罚他呢?

陈心宁挂上了电话,如释重负般的喘了一口气,才发现浩阳一直盯着她,而且眼睛里有种很复杂的东西:“怎么了?”

谷浩阳看了她好久才说:“解决了吗?”他知道她一定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他没有打扰她。尽管他不太喜欢她给别的男人打电话,可是还是忍了下来。

陈心宁点点头:“解决了,希望他们两个都能够明白自己的心吧?”

“我们也可以有孩子吗?”谷浩阳看着她,他的眼里没有冷酷,也没有了光彩,有的只是依赖和恐惧,还有那无尽的失落,而他在内心深处也希望和自己爱着的女人有个孩子吧。

陈心宁的心一颤,是呀,她多么希望能和浩阳有个属于自己的孩子,可是造化弄人,也许她永远都没有这样的机会的。不过她还是微笑的说:“可以的,我们一起努力好吗?”

谷浩阳点点头,这个女人她不会离自己而去的。因为她要给自己生孩子的。

陈心宁带着他飞离了这座城市,说不定回来的时候他又会和以前一样了。

卓雅上午九点的飞机,因为住得比较远,所以她要尽早出门。好在她的行李并不多,仅仅只是一只小皮箱而已,这座城市没有什么留给她的。

今天是少飞结婚的日子,一定是轰动了全城,她相信婚礼一定是盛况空前的。但是这一切都和自己没有关系了。

她拿上机票,拎着箱子,打开了房门。另她没有想到的是何少飞就这样毫无预兆的就出现了。

看起来他走的很急,额头上都渗出了汗珠。

卓雅的心不由的狂跳了起来,她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少飞,你怎么来了?”她知道他生病了,她有多么的想要去看他,帮他分担他的疼痛,可是她不能,她不能在给他找麻烦了。

此刻他的脸是那样的苍白,嘴唇也没有半点颜色。他不是结婚吗?怎么会找到这里来?

何少飞看到她,压抑在心底这么久的思念一下子决了堤,他走进了屋子,紧紧的抱住了她。他的手臂像两根铁索般紧紧的把她固定在胸前,生怕一伸手她又不见了。

卓雅的肩膀都要被他折断了,她努力的想要挣脱他的臂膀,可是他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她无法反抗。认识了这么久,少飞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冲动,就算也抱过她,但只是礼貌性的拥抱,或者是还想着要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可是现在呢?

“为什么不告诉我?卓雅!为什么不告诉我?”何少飞不知道就这样抱了多久,才想起来要和她说什么,他的语言功能都退化了,他不知道该说什么,该用哪个字来开头。

卓雅被他问的一愣,是心宁把这件事情告诉了他吗?心宁,你为什么要告诉他,这个时候让他知道他该是多么的痛苦。

卓雅的眼泪再也忍不住的流了下来,多少天的思念一起涌上心头,可是少飞,事情不是这样的。

“少飞,你放开我,放开我好吗?”卓雅用力推着他不受控制的身体。

“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让我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孩子离去,居然还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为什么不告诉我,让我来好好的保护他!”何少飞微微的松了一下胳膊,却并没有打算完全放开她的意思。

卓雅看着他的眼睛,他的眼中有自责,有疑问,甚至还有仇恨,他也恨她对吗?知道真相的他同样也恨她?

她忘不了在陈心宁失踪的那些日子,她以为自己会想到办法让浩阳就范,为了阻止浩阳去找那个不知名的女人,她不惜在他的水里下了药。可是浩阳居然睡着了,人事不知。她为了能让他相信他和自己发生了关系,不惜忍痛戳破自己的身体。

然而事实终究是事实,她并没有得逞,浩阳似乎依然对她不感兴趣。

直到那一天,她来到酒吧喝酒,却看到少飞好像是喝醉了,被一个打扮妖里妖气的女人扶着想要离开,以她的判断,少飞一定不认识这样的女人的。她走过去阻止了那个女人,并且开车把少飞送回了家。

而就在她想要离开的时候,少飞却一把抓住了她,并且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她压在了身下,嘴里不停的叫着:“心宁,不要离开我好吗?我究竟是哪里做的不好,你告诉我,我改,我真的不能没有你的。”

卓雅吓了一跳,忙用力推着他,可是她的力量有限,而且她也明显的感觉到他浑身燥热难受,难道刚才那个女人是给他下了药吗?想到这一层,她吓坏了,拼命的想要从床上爬起来,可是何少飞却没有给她这个机会,直接吻上了她的嘴唇。

浓浓的酒气窜进她嘴里的时候,她有了片刻的愣神,而当少飞动手撕扯她的衣服的时候,她才真正的怕了,可是无论她如何反抗,如何阻止都无济于事,此时的他就像是一只被欲望控制的野兽,急需找到一个出口发泄。

他们之间没有爱,他只是把自己当成了心宁,在一次次的索取中他的嘴里依然不停的念叨着心宁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