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六十一章 注定孤独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谷名川沈清仪赶到医院的时候,儿子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陈心宁则一动不动的坐在床边,握着他的一只手,静静的看着他。

不到一天的功夫,儿子这是怎么了?沈清仪走到陈心宁面前,一下子拉起她,尽管她脸上的泪痕还没有干,但是沈清仪却一点也不同情她:“离我的儿子远一点,自从我儿子遇到了你,没有一天的好日子过,你对他做了什么,会把他弄成了这个样子?”沈清仪必竟是过来人,她看到陈心宁用衣服也遮掩不住的吻痕,她知道她和自己的儿子发展到什么程度了,可是不管是谁,都没有权利把自己的儿子变成像现在这样,如同受了伤的小绵羊一般躺在那里,没有了以往了神采,也没有了以往的冷酷。

陈心宁看到谷名川和沈清仪好似才回过神来,回过神来的时候她才觉得自己手上被荆草划破的地方有点疼。她看着沈清仪,她是浩阳的母亲,她为了儿子付出了所有,可是在过去的十年之中,他们没有人知道当年的他都经历了什么?也没有人知道他想要什么?他不会把他所遭受的非人的折磨告诉任何人。

沈清仪推开陈心宁低下头,伸出手抚摸着儿子的脸颊,他是睡着了吗?怎么一动也不动呢?突然她看到儿子脖子上戴着的项链,不由的一下子愣住了,这个东西,她有十多年没有看到了,问他的时候,他说丢了,怎么会出现在他的脖子上呢?她伸出手抚摸着那碧绿而冰冷的珠子,不由的回过头来看着自己的丈夫。

谷名川也看到了,他扭头看着陈心宁,他的心里有几分猜测,但是却不敢肯定。

“儿子,你这是怎么了?快醒醒,陪妈妈说说话呀?”沈清仪的眼泪流了下来,儿子,是妈妈不好,妈妈没有保护好你,妈妈太纵容了这个女人不是吗?她扭回头看着陈心宁,她依然静静的站在那里,一句话也不说,可是就因为他不说话,她的心里则更加的生气。

“陈心宁,你说,你究竟要多少钱才可以离开他,你不要再伤害他了好吗?”沈清仪不知道这个女人和自己的儿子在一起究竟是什么目的,但是只要给她足够的钱,相信她会离开的。至少在她看来,陈心宁没有出现的时候,自己的儿子还是正常的,但是现在的一切都变了。

陈心宁摇了摇头,坚定的说:“阿姨,我不会离开他的,无论他变成了什么样子,我都要陪着他。只要我活着,我就一定要和他在一起!”她说的无比坚决,没有人能够把她从他的身边赶走,她错过了十年,这十年已经把他们两个折磨的够惨了,所以无论是谁,也无论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她都要和他在一起。

“为什么?”沈清仪怒吼了一声,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脸皮厚的女人。

陈心宁嘴角上扬,露出了一丝浅浅的笑意,并且用无比幸福的语气说着:“因为我就是他找了十年的女人!”十年来,他时时刻刻的把自己记在心上,从来没有忘记过,外面的灯红酒绿都没有改变他的初心,什么样的女人会和她一样的幸福呢?

沈清仪一下子愣住了,从卓安那里,她也了解了一些关于当年绑架儿子的事情,也听说了有这样一个女人,这么多年,就是这个女人影响着他的生活和情绪,陈心宁就是这个女人吗?儿子依然爱上了她吗?她爱上的是同一个女人,可是为什么她现在才说呢?

“你胡说,如果你是那个女孩子的话,为什么不早说,为什么还要折磨她呢?”

“我不敢说,因为他有了很严重的心理问题,我想着要医好他在告诉他,可是没想到他最后还是选择走上绝路!”陈心宁叹了口气,她应该早一点把他带出去,如果早一点对他进行系统的治疗,或许他会好的,可是她能够带得走他吗?

“我儿子没病!”沈清仪的精神状态一直都不好,她更讨厌有人把自己的儿子当成一个精神病人来看待。

谷名川拍拍老婆婆的肩膀安慰着她:“好了,你累了,该回去休息了,等浩阳醒过来在说吧?”他锐利的眼神划过陈心宁的脸,他知道,不管陈心宁说的是真是假,她对于儿子来说一定是与众不同的。这么多年,除了卓雅,儿子的身边从来没有出现过女人,她是唯一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让儿子愿意把她留在身边的人。如今浩阳他昏睡着,他是太累了,他心里的承受能力已经到了极限,他或许会利用这个时间好好的休息一下。

这时他的电话响了起来,是阿峰打来的,阿峰一直陪着卓雅和白若银,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打来电话呢?

“白若银死了!”阿峰语气沉重的说着,他陪着卓雅和白若银去了医院,亲眼看着医生用尽全力的抢救她,但是没有办法,她中毒太深了,能够撑到现在没有死,可能就是在等这一天吧?真相被彻底揭开的一天。

白若银的一生是失败的,她失败在没有勇气来直接面对问题,而是选择隐忍,纵容,希望用她的温柔和爱来消磨卓安心头的那股仇恨,她以为只要真心相爱,他就会回头,却没想到,最终还是走上了不归之路。

卓安纵身一跳,摔碎的又何止是他自己,同样也摔碎了她的心,如果有来生,她一定要把自己的想法和疑问都表达出来,不会重复今生。

谷名川看着沈清仪,自己的妻子,她也曾经怀疑过他,可是最后她还是选择相信他,选择要亲自去见一见这个传说中的女人。他拉住妻子的手小心翼翼的说:“若银她去了。”

沈清仪愣了一秒,抬起头看着丈夫那复杂的表情,是的,如果不是这个女人,二十多年前,她可能就已经失去他了。对于她,她心存感激。而因为她的心善,却让她一辈子都活在痛苦之中。说到底,这究竟怪谁呢?她难过低下头:“我们去送送她!”

谷名川点点头,带着沈清仪走到了门口。出门的那一刻,谷名川回过头来看了陈心宁一眼,他知道,自己的儿子终有一天会崩溃的,从他被放回来的面无表情,只有在睡梦中闪过脸庞的那一丝笑意他就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而万幸的是,还有一个女人能够拯救他,让他到现在还活着。他的眼神中充满了感激,姑娘,替我们好好的照顾他。他心里默默的说着。

卓雅在医院陪了母亲一夜,可是她终究没有醒过来,连一句话都没有留给她。一天之内同时失去了两位亲人,这对她来说是根本没办法接受的。更重要的是母亲的去世都是父亲一手造成的,或许在若干年前,他想着用这样的方式来报复母亲的时候就是为了今天的结果,他要母亲陪着他一起死。

她的眼泪早已经流干了,在她伤心欲绝的时候,她的身边除了阿峰再没有任何人。从小她就被宠的如公主一般,不管虚情还是假意,但至少她认为自己那个时候是快乐的,可是现在,她一个人孤零零的。

在谷名川的帮助下,卓安和白若银的追悼会还不算冷清,必竟谷名川的交际还是非常广的,而且卓雅现在还是他们谷家的儿媳妇,由他出面主持追悼会,很多人还是很给面子的。

卓雅一个人愣愣的站在一边,很多人过来和她握手安慰她,她只是机械般的点头握手,有很多人她根本都不认识。看着她愣愣的样子,谷名川叹了口气:卓雅,是个可怜的孩子,说起来她和浩阳还真是有点同命相连。

何少飞走进来,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远远的看到卓雅像个木偶一般的站在那里,他的心如同刀割一般的难受,好久了,他都没有和她见面,可是心里对她的思念却是越来越强烈。今天这样的场合,做为谷家的亲戚,他们都必须要来。他的妈妈沈君仪与何向天也来了,知道了真相之后的妈妈不由的也长叹了口气:卓雅,你真是一个苦命的女人。我同情你,可是我的家庭不需要你这样的女人。

何少飞走到卓雅身边,低下头仔细的打量着她,这么久不见,她的脸苍白憔悴了很多,他有多么想要伸出手,抚摸着她的脸庞,给她温暖,可是……。

“卓雅,节哀顺便!”他伸出手,想要和她握握手。

卓雅听到他的声音,好像才有了一点知觉,她缓缓的抬起头注视着何少飞,他也好像瘦了很多,而他的眼中对自己满满的都是关切,让她的心中一暖,少飞,你还好吗?

“少飞,你看到卓小姐平安无事了吧,这回该放心了吧?”一个女人的声音从何少飞的身后传来,卓雅侧头一看,是杨思晴小姐,她走到何少飞身边,不由自主的把手伸到他的手掌中,冲着卓雅淡淡一笑:“卓小姐,你好好保重!”她说的很真诚,这是她做为一个大家闺秀应有的素质,可是她的心里却比任何人都明白,如果她不看的紧一点,早点抓住少飞,那么就会失去他。因为他在看卓雅的时候眼睛里明明充盈着深深的爱意。她不能就这样把他拱手让给卓雅。

卓雅优雅的冲她点点头:“多谢杨小姐。”

“少飞,我们走吧,我们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做呢?”杨思晴依偎在何少飞的身边娇滴滴的说着。她明明就是一个女强人,在他面前却小鸟依人,爱果然可以改变很多事情。她一边说着,一边牵着何少飞的手走了出去。

卓雅低下了头,是的,她和少飞没有可能的。因为她是一个这样不幸的女人,连亲人都算计她,丈夫也不喜欢她,她注定会孤独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