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七十三章 把心咬碎了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何少飞的婚礼定在了本月底举行,算下来也仅仅只剩下不到一周的时间。他心里的苦和不甘心,所有人都知道,但是他却无法改变这一切。

他每天都拼命的工作,用忙碌来麻痹自己的神经。突然他发现他好像连一个可以说心里话的人都没有了。原来他还可以找浩阳说说,可是现在,浩阳他已经不再是当初的浩阳了,他疯了,他惧怕所有的人,甚至包括他的父母,自己自然也不例外。或许用不了多久,他也会是这个样子吧?

他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呆呆的注视着家里的一切,这个家曾经因为有了心宁而充满生气,也曾经因为有了卓雅而变得温暖,可是现在,却是这般死气沉沉。

他的电话不停的在响,他不想接,因为他知道这个时候除了杨思晴不会再有第二个人给他打电话,他与她,原本也没什么好说的。杨思晴她是一个优秀的女人,可是却不是他喜欢的女人,他不明白,为了不让自己和卓雅在一起,妈妈就真的忍心置他的幸福于不顾吗?

他苦笑着,在爱情上,他就是一个失败者。他那么爱陈心宁,可是她却心有所属,无论自己为她付出多少,她还是喜欢浩阳。这没办法,他和浩阳今生是不会分开了。而卓雅,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对她如此念念不忘。明明她是表哥的女人,明明她也是表哥一家的仇人,可是他的心里就是无法忘掉她。

卓雅,你在哪儿?你知道我也是这么痛苦吗?

他喝了一瓶的红酒,醉倒在了沙发上。他的酒量本来就不行,心情在不好,就更容易醉了。

他不知道,此时的卓雅就站在他的房子外面,看着他一个人在沙发上孤零零的喝酒,她的心都碎了。少飞,不要在喝了,你是想要给自己喝死吗?泪水模糊了她的双眼,原来现在的她可以舍弃任何的东西,却唯独无法舍弃他。

突然有车开了过来,卓雅忙躲到角落里。车子在少飞的门前停了下来,车门一开,杨思晴从车上下来,走进了少飞的屋子。

杨思晴看到喝醉了的何少飞,心中不免一动。据她的了解何少飞很少喝酒,而酒量也不好,喝这么多,可能是心里难过吧。

可是看着少飞醉酒之后绯红的脸,越发显得英俊了,她忍不住凑过脸去,向他的唇角吻了下去。

卓雅看到杨思晴的举动,心更凉了,是的,他们会成为夫妻,从此少飞的一切都是她的了。她转回身默默的离开了。而她只是想在自己离开之前偷偷的来看他一眼,就一眼。如今看到了,她还有什么理由在留下来呢?

杨思晴的嘴唇还没有碰到他,何少飞突然身子向前倾了过来,猛的咳嗽了起来,血从嘴里涌了出来。

杨思晴吓坏了,忙扶住他的胳膊:“少飞,你怎么了?”

一阵咳嗽过后,何少飞好像清醒了过来,他转头看着杨思晴惨笑了一声:“我把我的心咬碎了!”做为一个成功男人,他的这种无奈和绝望深深的震撼了杨思晴,是的,他把心都咬碎了,没有什么可以给她的了!

然而血也不停的从少飞的嘴里涌出来,杨思晴明白,这可不是小事,她忙拿起电话打了120。

不久,急救车赶来把何少飞带走了。

何向天和沈君仪接到消息赶来了医院,何少飞已经被转进了病房。

医生说他因为酒精的刺激,得了急性胃炎,需要住院观察几天。

沈君仪和丈夫来到病房,看着儿子躺在洁白的病床上,脸色苍白的如同白纸一般,他双目无神的看着眼前的景物,却又好像什么也没看到。

“少飞,你好没好点,为什么要喝那么多的酒,你不要命了!”沈君仪拉着儿子的手,她担心死了,她不知道平时懂事听话的孩子现在怎么会变成这样。

何少飞看着妈妈焦急的样子,拍拍她的手淡笑了一声:“我没事,不用担心,这样不是也很好!”他虽如此说着,眼里却没有半点的光彩,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这样的他要比发脾气可怕的多。

“少飞,你是在怪我对吗?怪妈妈干涉你的生活,所以你要用这样的方式来惩罚我?”沈君仪优雅的脸上不由的滚下了泪珠。她是为了儿子好,她不想让他也受到伤害,难道她错了吗?

何少飞摇了摇头:“不,我没有怪您,要怪只怪我自己没有本事,我没有能力保护我想保护的人,没有能力让我在乎的人幸福,现在我才知道其实我是一个如此懦弱的人。我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害怕什么?”

“少飞,你不要这样,这样会吓到妈妈的!”沈君仪看着儿子这个样子,心里如挖心般的痛。

“妈妈,别怕!我死不了的,我还要结婚,让你抱上孙子呢?你放心,我的身体我清楚,再过两三天就会好的,一定不会误了结婚的大事。”他转头看着母亲,看着她泪流满面的样子,他狠不下心,也终究逃不掉这样的命运,就如浩阳当初一样,他是那么冷血的一个人,不也是答应阿姨和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结吗?更何况是自己。

“你确定没事?”何向天怎么能看不懂儿子眼里的那份绝望,如果老婆同意,他会马上取消与杨家的这场婚礼。

他转头看着老婆,老婆却没有说任何的话,是的,现在全国上下都知道了他们何家要和杨家联姻的事,如果这个时候悔婚,是会被所有人耻笑的。两家都是赫赫有名的大集团,谁也丢不起这个人。

何少飞看着父亲,是呀,父亲是最懂自己的人,可是他最疼的却依然是母亲。“爸爸,我没事,您带着妈妈回家吧!这里有医生护士照顾我,不用担心。”

何向天点点头,他知道,儿子是想要静一静,他也不想看到他们吧。他走到沈君仪背后拍后她的肩膀:“君仪,我们回去吧?”

“不,我要留下来照顾他!”沈君仪并不想离开,这个儿子,平时见他一面都那么难,现在他终于可以乖乖的待一会儿了,她想陪着他。

“他累了,你让他多休息一会儿吧?”何向天深深的看了沈君仪一眼,希望她能够明白他的意思,现在是儿子不想见他们。

沈君仪看着丈夫的表情,又回头看着儿子,擦了擦眼泪,才答应离开。

杨思晴站在门口,看着沈君仪和丈夫从病房出来忙走了过来:“阿姨,少飞他没事的,我留下来照顾他。”

沈君仪看着杨思晴,这个女人真是很好的,可是为什么少飞就不喜欢呢?她拉住杨思晴的手点点头:“谢谢你,如果不是你发现少飞病了,现在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呢?替我劝劝他,让他少喝点酒。”

“阿姨,我会的!”杨思晴答应着,可是她心里的阴影又该如何来消除呢?为了爱,她可以不顾一切,也可以大大方方的争取,她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什么。可是少飞说的那句话也彻底的是吓到了她,他把自己的心咬碎了,人是到了多么绝望的境地才会说出这样的话呢?从此他的心已经不存在了,他没有地方让她可以住进去了。

何向天夫妻离开了,她一个人站在门外,看着何少飞闭上了眼睛,他可能真的是太累了吧。

何少飞闭着眼睛,一行泪珠就这样划过脸颊,何少飞,从此以后你就是那个最孤独的可怜人。

卓雅回了心宁的小房子,她收拾着自己的衣服。她和韩冰说过了,要离开一段时间,至于什么时候回来,她也无法确定。

她的东西很少,一个行李箱就装下了。她坐在沙发上,转动着手腕上的水晶手链,这个是少飞送她的,尽管送她的时候只是出于礼貌,可是不知为何,她离开谷家的时候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有带,却把它带了出来,是因为它一直都戴在自己的手腕上没有离开过吗?

想到少飞和杨思晴在别墅里的一幕,她苦笑了一声:卓雅,你以为你是谁,对于浩阳和少飞来讲,你不过就是一个替身,这你早就清楚。可是为什么明明知道自己是替身,却在要离开的时候还是感到了心痛呢?

温热的泪珠滴落在水晶上,越发的刺眼了。

第二天,何少飞住院的消息就上了头条,娱乐记者这两天可忙坏了,先是谷浩阳疯了的消息,接着又是陈心宁不认自己父母的新闻,紧接着何少飞又重病住院,这一个一个的消息就像是长了翅膀一样,几乎人人都知道了。

陈心宁大清早打开电视,电视上全都播着少飞住院的消息,她吓了一跳,少飞他真的病了!

不知道是哪个记者拍到了少飞躺在病床上的照片,看样子应该是在门外偷拍的,虽然不太清晰,但是熟悉的人一眼就看出来是他。

“他怎么会病了呢?”心宁忙拿起电话,想着给少飞打个电话过去。

“他怎么了?”谷浩阳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她的身后。

陈心宁一愣,忙回过头来看着谷浩阳,又回头看了电视一眼:“浩阳,你知道他是谁吗?”是呀,他连自己的妈妈都怕成那个样子,会认识少飞吗?

谷浩阳看着陈心宁,不解的摇摇头:“他好像是病了,但是你不能去看他?”他眼里露出了一丝的恐惧。

“为什么不能去看他?”陈心宁有点不明白他的话:“他是你的兄弟,也是我的朋友……。”陈心宁的话还没说完,谷浩阳已经一下子抱住了她,颤抖着身子:“他是坏人,他在和我抢东西!你不能去!不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