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五十一章 紧张什么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谷浩阳和陈心宁把何少飞带回家,把他扶到房间睡下。看着他昏睡中脸上那副无奈的表情,谷浩阳的心里一阵刺痛,爱,可以让人变得疯狂,变得痛苦,也变得无奈,比如自己,也比如表哥,他苦笑了一声。

“你也累了,早点休息吧,我来照顾他。”陈心宁看着谷浩阳,她知道他心疼少飞,至少在她的印象中能和他单独相处的人除了自己也就只有他了吧。

她却不知道她的话却让谷浩阳愤怒起来,她来照顾表哥,他喝醉了,谁知道一会儿他醒了会不会把他怎么样呢?还有,她就那么的想要和她单独相处吗?他扭回头冷冷的看着陈心宁,他一直都不确信这个女人的心里是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陈心宁好象明白过来他愤怒的原因了,唉,算了,这一天她总是在惹他生气,连她自己都搞不清楚,她究竟想要干什么?

果然谷浩阳走到陈心宁身边,一下子拉住她的手,阴沉着声音:“跟我回房间!”

“可是他呢?”陈心宁不放心的看了床上的何少飞一眼。

“你这么关心他?”谷浩阳的声音居然有些颤抖了,他把表哥带回来是不是错了,是自己给他们创造了相处的机会。

陈心宁听出他的声音变化,这一回她学乖了,她低下头小声的说:“我更关心的是你。”

没想到这么简单的话居然让他的心情好了许多,他拉着她出了房间,吩咐王阿姨给少飞煮杯解酒的茶,就直接回房了。

他的伤也好了很多,尽管不能做太大的动作,可是换衣服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可是他却站在卧室里看着陈心宁:“我要洗澡,你来帮我!”

陈心宁脸一红,这些天都是她一直在照顾他,可是每一次帮他换衣服她都会脸红心跳,必竟谷浩阳是她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重要的是他的身材也是好的没有话说,配上他帅的逆天的脸,总是让她想入非非。

她跟着他进了浴室,帮他脱去衬衫,他左肩的伤口处缠着纱布,洁白的颜色有些刺眼。她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他的左肩,这一枪打中了当年自己咬他的位置,现在枪伤代替了咬痕,这是不是老天爷也想让他忘掉过去呢?

谷浩阳注视着她的眼睛,她的眼睛湿润了,是看到他的伤伤心了吗?可是你在看少飞的时候,眼里明明也是关切啊!他想到躺在另一个房间里的少飞,心里居然一下子紧张了起来,这个女人是自己的吗?他不确定了,可是他也不会让她成为别人的女人的。他一下子握住她抚在自己肩膀上的手,不给她任何的反应机会,一下子抱住了她,深深的吻上了她的唇。

陈心宁半天没反应过来,他是怎么了?虽然他经常吻她,有时候霸道无比,有时候轻如鸿毛,可是却从来没有过现在这样的紧张,他在紧张什么呢?她轻轻的推着他的胸口,她想要知道他在紧张什么?怕什么?

可是谷浩阳却把她一下子按在了洗手池上,伸出手解着她的衣服,他想要干嘛?他真的想要她,而且是不顾一切吗?陈心宁的心都要跳出来了,虽然她不排斥和他有肌肤之亲,可是必竟她还没有经历过,紧张害羞总是有的。

眼看着她的衣服都被他解开了,内衣都露了出来,谷浩阳却停下了手,抬起头离开了被他吻得红肿的嘴唇,他早已心跳不已,这个女人对自己的诱惑是越来越强烈了,在这样下去可能他真的会沦陷,会崩溃的。为什么,他这么担心少飞会在未来的某一天把心宁带走呢?他盯着她的眼睛,自己能给她幸福吗?能守护她一辈子吗?他迷茫的看着她。

“浩阳,你怎么了?”陈心宁伸出手指点上了他的眉心,这里永远都是这样纠结着不得舒展。她的整个人都快被他扒光了,可是她还是想要先安抚着他。

谷浩阳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一下子把她搂在怀里,在她的脖子上用力的吻了一下,一颗清晰的吻痕出现在她的脖子上,让她觉得好痛,她不由的叫了一声,忙伸手捂住自己的脖子,不解的看着他。

他的目光从她们脖子上移到她的唇上,然后在看向了她的眼睛,这样她就是自己的了吗?他也没办法确定不是吗?想要得到一个女人的身体很容易,可是得到她的心真的很难,陈心宁,她说她爱他,可是这样的爱是不是唯一的呢?就比如自己,明明对姐姐一往情深,至死不忘,却还要来招惹这个女人,而且还那么害怕她会和表哥在一起,他摇摇头:“你出去吧!”

“我帮你!”陈心宁忙系着衣服的扣子,听到他让自己出去,她还是有些意外的。

“出去,我自己能行!”谷浩阳冷冷的说着,他是因为在意她看表哥的眼神,所以才会这样吗?他是那么的嫉妒表哥不是吗?

陈心宁没有办法只好从浴室里出来,她回头看了一眼浴室的门,他一个人在里面,他的眼睛里出现了片刻的迷茫,有时候她真的觉得自己看不透他在想什么?她来到门口,看到王阿姨刚好从门口路过,她叫住了她:“王阿姨,少飞还睡着吗?”

“是的,我刚给他把醒酒的茶送过去,唉。”王阿姨叹了口气:“这孩子是怎么了,喝了这么多的酒,还一个劲的说胡话。”王阿姨虽然和何少飞他们没有太多的接触,但是何少飞小的时候她还是见过几回,那时候他就是一个特别懂事的孩子,和谷浩阳完全是两种性格的人。他沉稳冷静,还有些羞涩。而谷浩阳却是淘气的很,经常会把女同学带到家里来的那种问题少年。世事无常,何少飞还是和小时候一样没有太多的变化,而谷浩阳却完全的变了一个人,就好象现在他只是顶着一张谷浩阳的脸,人却早就被调了包一样。

“我去看看!”陈心宁说着,却被王阿姨挡住了,她看着陈心宁,眼光落在了她的脖子上,一颗草莓一样的红色印迹映入了她的眼睛,她不由的微微一笑,这个一定是少爷留下的,这个时候如果心宁去了何少飞的房间,相信少爷一定是不高兴的,他对于陈心宁的占有欲是出奇的强烈。“心宁,你好好休息吧,再说少爷也需要你的照顾,何少爷那边我去照顾他就行了,你快回去吧。”王阿姨提醒着她。

陈心宁好象才明白过来她现在的处境,只好点点头,退回了房间。她扭回头一看,谷浩阳已经洗完了澡站在房间里面正若有所思的看着她呢?她忙走到浴室门口:“我去洗澡了啊!”她钻进浴室,好怕他再一次的发火。

谷浩阳看着她逃难般的躲进浴室的样子,心里真是很不爽,因为少飞在这儿,所以她才要躲着他吗?

陈心宁洗完了澡出来,却没有看到谷浩阳的影子,他去哪儿了呢?她从屋里出来,蹑手蹑脚的走到何少飞的房间,他的房间门半开着,她探过头去,却看到谷浩阳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看着躺在床上的何少飞,她忙抽回身子,好在自己没那么冲动跑进去,这要是被他看到了,说不定怎么生气呢?算了,既然谷浩阳在他那里,她只管回去好好睡一觉就好了。

谷浩阳坐在床边看着表哥,曾经的表哥是一个多么快乐的人,他总是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他不会轻易与人冲突,也很少有这样的无奈,但是现在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他默默的叹了一口气。

“我很可怜吧?”何少飞突然睁开了眼睛,他的酒有点醒了。

谷浩阳看着他好半天才把床头柜上的茶杯端起来递到他面前:“喝点水吧。”

何少飞坐起来,接过他手里的茶杯喝了一口:“得到你的照顾还真是很难得。”他把茶杯放到一边,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我这是在你家吗?”

“是的。”谷浩阳点点头。他的家几乎没有外人来过。

“为什么把我带到这来?”何少飞有点迷糊,他记得他给浩阳打了电话,是因为他喝醉了,可是他应该把他送回他的家才对。

谷浩阳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阿姨在你家,还有那个叫杨思晴的女人也在。”

何少飞听到他这样说,好象一下子也明白了什么,他从心里感激浩阳,也只有他才能体会他的心情,换作旁人,恐怕早就把他送回了家,看到有女人在他的房间会给他创造更多的机会吧。他明白妈妈的意思,她无非是想让杨思晴住在他家和他联络感情,或许是想让他和她把夫妻该做的事情都做了,让他不能反悔。在这件事情上,他是真的非常感激浩阳的。和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同床共枕,这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你要继续这样下去?”谷浩阳看到他松了一口气的样子,他知道自己的判断是对的。

“不然怎么办?你以为我还有什么办法吗?就算是不爱,我也要和她结婚,只为了给卓雅一个平安的未来。浩阳,她是被你抛弃的女人,这一生她都会被人嘲笑,被人瞧不起的。”

“这与你又有什么关系,她是她,你是你,你根本就不该卷到这件事情当中来,本来就是你自找的。”在他看来,表哥和这个女人本来就不该有什么交集的地方,要怪也只能怪他太仁慈了。

何少飞看到他眼里的那份无情,是的,他从来都没有喜欢过卓雅,而且卓雅还是他的仇人,如果不是因为他们一家,浩阳又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可是必竟卓雅陪在他身边这么多年了,他怎么可以做到如此无动于衷呢?

谷浩阳似乎看懂了他眼里的疑惑,他冷笑了一声:“如果你曾经经历过我所经历的那些,可能你也会和我现在一样。我没有想过放过他们,是因为他们一次次的想要我的命。我早已不在乎生死,或许十年前我就该和她一起消失。等到现在,只为了能让我报了仇而已。”

“那么心宁呢?”何少飞提醒着他,心宁在他的心里又算什么呢?如果不是因为爱她,他又为何要千方百计的把她留在他的身边。

谷浩阳在听到心宁的时候,眉头动了一下,是呀,报了仇之后他还要干什么呢?他还能做什么呢?她的出现就是一个意外吗?可是他的心已经被这个意外给搅乱了。

他没有在回答他的话,而是站了起来,走出了房间,是呀,他都不排斥和她同床共枕,也不排斥与她亲吻,甚至还有些喜欢,这一切不都说明是他变了吗?

陈心宁睡着了,她可以安心的睡在这张大床上,是因为她知道这个男人是她一直寻找的哑巴,为了他她可以付出所有。

谷浩阳看着她熟睡的样子,居然是这么的好看,安静,他的心也跟着安静了起来。是的,有些事情是到了该结束的时候,而生命也是到了快要结束的时候了。他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唇,他居然是如此的迷恋着吻她的感觉,这样的感觉让他越来越熟悉,越来越舍不得,这么多年,他从未对任何的女人动过心,就只有她,所以是他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