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四十九章 陪我一个人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陈心宁站起了身子,把他搂在怀里,哑巴,你是又想到了以前吗?想到以前,除了想我,还会想到那么多痛苦的事情,为什么还要去想,为什么还不放下呢?

谷浩阳的脸靠在她的胸口处,聆听着她咚咚的心跳声,人生真的不应该有这么多的牵挂和不舍,一旦有了牵挂,就会被绊住了手脚,就比如他现在这样,他愿意和她在一起,享受和她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而他想要做的事却一天天的搁置着。他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说不定哪一天他真的会控制不住自己,想把她变成他的女人,那样的话,就算是死也无法向姐姐交代了吧?他心里苦笑着,谷浩阳,没想到你也是个俗人。

钢琴声再一次响了起来。

陈心宁转头看着身边空空的床铺,听到琴声,他知道是他在弹琴,他所弹的都是她当年唱过的歌,而且都是在孤儿院学过的歌,他依然记得。她究竟是该感动还是难过呢?感动的是这么多年他依然没有忘记自己,难过的是自己的存在反而成了他的负担。明明她是来拯救他的,可是反而让他的情绪越来越糟糕了。

她从床上爬起来,走到走廊的尽头,琴室的门是虚掩着的,昏黄的灯光透过门缝射到走廊上,居然有一丝丝的诡异。

她轻手轻脚的来到门口,向里看着。他果然坐在钢琴前面,不停的拔弄着琴键,悦耳的琴声从他的指尖流出来,陈心宁不懂琴,但是她却从琴声里听到了他心里的纠结和矛盾,他之所以会这样,也完全是因为自己,或许早一点告诉他,自己就是他要找的姐姐,他就不会这样了。她想要推门进去,告诉他真相,她不能看着他一天天的这么折磨着自己。

“姐姐,我都不知道如果有一天你真的出现在我的眼前,我该怎么样面对你?现在的我还有什么资格喜欢你,和你在一起呢?”谷浩阳惨笑了一声,嘴角被他的牙齿咬破了,鲜红的血顺着嘴角一滴一滴的落在了洁白的琴键上,而他却根本感觉不到疼了。

陈心宁停下了即将要推开门的手,哑巴,你让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她默默的转过身,回了房间。

谷浩阳看着明亮如镜的琴架,居然能清楚的看到她的身影,看着陈心宁离去的身影,他苦笑了一声:你让我如何是好呢?

第二天,陈心宁照例送他去上班,路上谷浩阳一句话也没说,应该说从昨晚开始他就没有说过话,即使他们睡在一张床上,也是没有半点交流。陈心宁扭头看了他一眼:“浩阳,我有件事情想要和你说。”她还是没忍住。

谷浩阳抬眼看向了她随后又低下头来:“你是要说卓雅的事?”

“你怎么知道?”陈心宁真是太意外了,她还什么都没有说,他也什么都没有问,怎么就会知道她要说的事呢?

谷浩阳无所谓的笑笑:“你这个人要和我说的事通常都是别人的事,猜也猜得到。不过我实在是不愿意听你提起她,她的事情与我没有任何的关系。”

“我知道,可是你和她还是有关系的”陈心宁抓住了这个机会:“你们现在还是夫妻关系呀!”

谷浩阳听到这几个字皱了一下眉头,是的,夫妻关系,谁知道他们还有没有其他的关系呢?他扭过头看了她一眼:“你想怎么样呢?”

“我?”陈心宁迟疑了片刻,这件事情她之前已经和他说过了,但是他没有同意,现在他能同意吗?看在他并没有阻止自己带走卓雅这件事,他应该是没那么恨她了吧。“和卓雅把离婚手续办了吧。”她说的很是小心,生怕他发火。

谷浩阳沉默了一会儿,是呀,他难道不想恢复单身吗?当初他劝卓雅放弃和他结婚的念头,她不同意,现在她想要和自己离婚,而他又不答应,人啊还真是矛盾的很。

“怎么了?你还是不愿意吗?”陈心宁扭过头看了他一眼:“经历了生死,难道你还不想放下吗?”她不知道浩阳心里是怎么想的,既然都不爱了,又为何要留着这一纸婚书呢?他究竟想要干什么呢?

谷浩阳给了她一个淡淡的笑意,心宁,你可曾知道,这一次又是卓安差一点要了我的命,我和他之间的仇恨是解不开的。可是如果我不把他解决了,留你一个人在世上,我又怎么能放心呢?

“等我把手头上的事情解决了以后在说吧。”他给了她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但是这也算是好事吧,必竟他没有直接拒绝,也许他会慢慢想开的。

“哦,那卓雅的妈妈是不是你派人抓走的?”

谷浩阳眉头皱了一下,对于自己,她可能一直都不信任吧?想到她的质疑,他的心居然疼了起来,原本他是不在乎别人对自己的看法,哪怕是误解,他也懒得解释,可是他是那么的在乎自己在她心里的形象。明明说爱自己的,可是却不相信他,甚至怀疑他,他有点生气了。

陈心宁似乎感觉到了气氛不对,只好住口不语,认真的开她的车。好不容易到了公司楼下,她停下了车:“那个你自己上去吧,我要去办点事情……。”

她总是这么不知好歹,明明已经把人家惹生气了,现在还不乖乖的,难怪谷浩阳冷冷的瞪了她一眼:“你是想要气死我吗?”

陈心宁忙摇摇头:“不是,只是我想陪着卓雅去找工作……。”她的话还没有说完,谷浩阳已经伸手捏起了她的下巴,他对上了她的视线,这个女人,你总是这样一次一次的挑战他的耐心,挑战着所有的不可能,而他已经不止一次的放纵她了,看起来她是越来越过份了。“你居然有时间陪别人,你应该陪的人就只有我才对,如果再有下一次,不论你陪的人是谁,都不会有好下场的!”他怒气冲冲的说完,松开了她的下巴,开车门下了车。

陈心宁知道自己闯祸了,她确实有点得寸进尺了吧,什么事情都应该慢慢来,他不反对她把卓雅接走已经够难得了,她居然想一下子就让他忘掉过去,接受卓雅这不是太难了,她都没有替他想过吗?

她一个人正愣神呢,谷浩阳走到驾驶室的门口拉开车门:“下车,今天你哪都不许去!”他用命令的口吻说着。

她只好乖乖的下了车,跟在他身后上了楼。

这一天他很忙碌,可能他一直这样吧,只不过之前她没有近距离的看过他工作时的样子而已。他有条不紊的处理着手边的事情,完全忽视了她。不过这样也好,否则他一直冷着脸看自己。

临近下班的时候,他的电话响了起来,和他在一起这么久,他真的是一个非常安静的人,几乎没有人打他的手机,有他手机号的人可能就是几个非常熟悉的人,而这个电话也恰恰就是何少飞打来的。他好象喝多了,嘴里含糊不清的不知道说些什么。

谷浩阳皱了一下眉头,少飞虽然喝酒,但是对酒一向是没什么瘾,醉成这样可能还是头一回吧。放下电话,谷浩阳抬头看了一眼陈心宁,这个女人,曾经是表哥最爱的人,或许现在也一直爱着吧?只要想到少飞,他的心里就有一种酸溜溜的感觉。他亲眼见过表哥亲吻心宁,那个时候他就很生气,当初心宁是表哥的女朋友,亲吻她也是很正常的,他的气也不知道是哪来的。

“怎么了吗?”陈心宁不解的看着他,不知道谁给他打电话,会让他有这样的表情。

“少飞喝多了,我去接他,你要一起去吗?”他试探着问她。

“当然去了,他怎么会喝醉了呢?”陈心宁一下子从沙发上站起来,看到谷浩阳眼里的那份不悦,她好象明白过来,自己的反应一定是让他不舒服了,于是忙解释着:“你开车不方便,只有我送你过去了。”这也是事实。

谷浩阳下意识的抚摸了一下左肩的位置,是呀,谁让他受伤了呢?因为手不方便,这些天他连衣服都是心宁帮着换的。

“走吧!”谷浩阳没好气的站起来,象个小孩子一样的发脾气,陈心宁在他身后不由的忍不住轻笑了一声,惹的谷浩阳回过头来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他们开车离开了公司,卓安却从楼角阴影处露出头来,他狞笑着:谷浩阳,没想到你的命还真大,这样都死不了,不过没关系,死不了不代表能够活的起,事情还没有结束,咱们走着瞧。

卓安的头发都白了,与之前那个意气风发的人简直是判若两人了,他的日子就没有好过过。公司被谷浩阳算计了,现在的他是一无所有,还有一身的外债,为了躲债,他只能寄居在一个小山村的一座空房子里,那里很荒僻,民风也很淳朴,外来人通常是走不到那里的,大家都很善良,以为他是一个无家可归的流浪者,还有人给他送吃的。但是他依然没有忘了要找谷浩阳报仇的事情,他不会就这么算了的,既然枪打不死你,那么就只能用另外的方法了,谷浩阳,我看你这一次怎么办?他双眼露着诡异的光芒,他仿佛看到谷浩阳从百米高楼一跃而下的惨状,太让人兴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