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四十八章 接你回家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她孤零零的坐在小凳子上,也不知道哭了有多久,直到有人开了门走进来,轻轻的来到她的身边她才努力的止住哭声,缓缓的抬起头,居然是陈心宁站在她的面前。她微微皱起了眉头,是的,她见到卓雅泪眼婆娑的样子,心中是无比的难过。这一切也许都是她的错,如果不是自己不合时宜的出现,可能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了。就算浩阳不爱卓雅,可是如果自己不出现,他们是不是就会继续走下去。在卓雅的心里,只要能和浩阳在一起就行了,她的要求并不高。

如果不是她的出现,卓雅和少飞也不可能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卓雅看到她,一下子抱住了她的腰再一次的哭了起来。陈心宁,她们两个本来应该是敌人才对,而且还是她差点杀死了她,可是她非但没有怪自己,还处处帮着自己,她越是这样,她的心里越是愧疚。现在的自己处境这么艰难,却是她陪在自己的身边,说起来这件事情是有多么的讽刺。

陈心宁轻轻的拍着她的肩膀:“不舍得离开他对吗?”

她不问还好,这一问反而更加刺痛了她的心,浩阳留给自己的是深深的伤害,而少飞给自己的却是无奈,他为了救自己,真的是什么事情都能去做,哪怕关系到他终身的幸福。她想象着以后少飞的日子就和浩阳当初一样,在那个家里不仅感受不到一点点的温情,反而家这个字眼成了一种负担,少飞他也要去过那样的日子吗?

“卓雅,我来接你回家。”陈心宁轻声的说着,是的,沈君仪也算得上是说话算话,她出了门就给陈心宁打了电话,告诉她卓雅所在的地方。

其实沈君仪心里清楚的很,浩阳都没有反对陈心宁要带走卓雅这件事,说明他的心里是默认这件事的。如果自己不答应的话,这小子还说不上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呢?陈心宁在他心里的位置丝毫不比自己的妹妹差,为了她,他可不惜得罪所有的人。为了能够安抚他,能够让少飞顺利的和杨思晴结婚,所以她还是少惹他为妙。

陈心宁把卓雅直接带回了自己在郊区的家。这个家她也有好久没有回来了,房间里依然是那么的冷清,没有什么多余的东西。陈心宁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卓雅,你就在我家里委屈一下吧,以前我也是一个人住,也不怎么做饭,所以冷清了点。”陈心宁现在搬到谷浩阳的大房子里住了,是她占了卓雅的位置,如今她又把自己的这座小房子借给卓雅住,世事还真是无常啊!

卓雅打量了一下四周,看得出来陈心宁之前的生活一定是极其简单的,和她的人一样,也是那么的简单。如今的自己一无所有,还有什么可嫌弃的呢?“这里真的很好,心宁,谢谢你!”她由衷的说着。

“对了,我给你买了一些洗漱用品和衣服,冰箱里也买了一些吃的。”她想的很周到。

“心宁,我该怎么感谢你呢?”卓雅的眼睛里又溢出了泪水,这么多年,她一直追随着浩阳的脚步,她的生命都是在围着他转,现在孤身一个人,她才发现,原来她都没有一个朋友,要不是心宁肯收留她,她居然是一个无家可归,无亲可投的人。

“卓雅,别这么客气,说起来这一切也都是因我而起,你不怪我我已经很感激你了。只是以后你有什么打算呢?”她总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吧。

卓雅点点头:“我想先找一份工作来做,只要浩阳不为难我。”她心里清楚的很,谷浩阳对她的恨意并没有消,如果他真的不再恨自己了,为什么迟迟不愿意和她离婚呢?她可以住在这里,这是浩阳给心宁面子,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可以原谅她。如果他想要报复她,会让她连工作都找不到,这也是她最担心的。

陈心宁明白她心里的顾虑,浩阳那边只能她来说,可是他会不会听自己的呢?她也说不准。不过为了不让卓雅担心,她还是微微一笑:“这个我可以去和他说,你不用担心。”

“心宁,其实我还有一件事情想要麻烦你?”卓雅有点不好意思开口,她知道现在的她有个地方住就不错了,不该有这么多的要求的。

“什么事,你说?看我能不能帮上忙?”

卓雅神色黯淡了下来,她思索了一会才说:“我想拜托你问问浩阳,我妈妈是不是被他关起来了,自从出了这件事情以后,我一直也联系不上我妈妈,她身体不好,没有外人的帮忙,她是根本走不了的。如果是浩阳做的,请他一定不要为难我妈妈,她都那么大年纪了,经不起折腾了。”她这个做女儿的,妈妈失踪了,她居然一点办法也没有,她真是恨死自己了。

陈心宁心头一紧,卓雅说的这件事情真的会是浩阳做的吗?是呀,他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呢?连她的家人不也失踪了吗?而且她敢肯定这件事情就是浩阳做的,可是那又怎么样呢?如果他考虑到她的感受,他还会把他们抓走吗?

卓雅看得出陈心宁有些为难,这一点她很能理解,必竟她在浩阳身边这么多年,对他的了解丝毫不比陈心宁少,他想做的事从来都没有人可以阻止。她默默的叹了口气:心宁,或许浩阳真正爱的并不是你吧?你可知道他心里真正爱着的那个女人已经死了,他的心其实也跟着一起死了。

陈心宁看着卓雅,尽管她知道这件事情也许自己没办法办到,但是她还是不愿意让卓雅失望,于是她安慰着她:“我可以问一下他。”

“谢谢!”卓雅知道心宁这是怕自己失望才这么说的,不过她也是很感激她。

“卓雅,这些日子你受苦了,好好休息几天吧。我要回去了,浩阳他开车不方便,快要下班了,我要去接他了。”

“他的伤好些了吧?”卓雅的心不由的也微微一疼,必竟她爱了他那么长的时间,怎么可能说忘就忘了呢?

“好多了,那我先走了,有事你给我打电话。”陈心宁拍拍她的肩膀和她道别。同样是两个优雅的女人,命运虽然不同,但却同样不幸。陈心宁从小被人抛弃,又身染重病,与心爱之人分离十年之久,再相见,他却已经到了心病难医的境地。而卓雅呢?从出生就是一个阴谋,这么多年,她所走过的每一步都是被人计划好的,有人愿意看到他们现在成为大众的笑柄。

谷浩阳坐在办公室里出奇的烦燥,这个女人说溜出去就溜出去了,招呼也不打一个,看起来她依仗自己对他的特别,越来越不守规矩了。

天知道,只要她离开自己的视线,他的心里就有一种空落落的感觉,而他无法表达自己的这份感受,他只觉得这样就是生气。

直到陈心宁小心的开了办公室的门,轻轻的走进来。她没敢打扰他,而是站在门口偷偷的瞄了他一阵。

她刚一出现,谷浩阳就知道了,他的心里一下子安静了好多,但脸上却依然是那种冷冷的表情,他低沉着声音:“去哪了?”

陈心宁耸耸肩膀一笑:“出去办点事情。”

“办点事情?”谷浩阳抬起头看了她一眼,看到她的眼睛有些红,是不是哭过呢?谁能让她流泪呢?除了自己还有别人?他的心有些不太舒服,不过他还是冷冰冰的说了一句:“过来!”

“哦。”陈心宁一边答应着一边绕过办公桌,来到他的身侧:“下班了,我们可以回家了。”她回来的时候已经到点了。

谷浩阳抬起头看着站在自己身侧的她,眉眼之间有种浅浅的幽伤,这是谁给她的呢?他伸了右手,一下子搂过她的腰,轻轻一推,她便一下子坐在办公桌上,刚好和他面对面对视着。

老实说这么居高临下的看他,陈心宁觉得还是有点怪怪的,平时他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她的脸不由的一下子红了。反正和他在一起,她就只会脸红心跳。

谷浩阳打量着她,从这个角度看她,越发觉得她的脸和姐姐真的是非常相似,眼睛也好,嘴唇也罢,还有眼中那丝淡淡的忧郁。她们会是一个人吗?卓安说姐姐当年摔死了,可是他不信。更何况还有他送给姐姐的那条碧寒链的出现。在那座大森林里两年,他没有被任何的野兽袭击,和这条项链有直接的关系,当年母亲把它戴到他脖子上的时候就说过,这条项链寒气逼人,天生就是避邪之物,它会保佑他的。

可是姐姐,既然你还活着,却为何还要躲起来呢?他派了那么多的人去找她,可是依然找不到。以他的能力想要找这样一个人有什么难的,除非她已经改头换面了。他看着陈心宁,心中有了片刻的恍惚,陈心宁,她和姐姐是不是有着某种联系呢?他伸出手指,轻轻的抚上了她的眉心,手指在她的脸上游走,停在了她的鼻尖上,他展开手指,轻轻的捂住了她的半张脸,想要在她的脸上寻找姐姐的影子,可是他的头一下子疼了起来,他不由的放下手,直接按住了自己的头。为什么,他已经想不起来姐姐的样子了,他把她忘了对吗?他忘记了当初对她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