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三十八章 跟踪我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何少飞匆匆赶回家,推开门就看到心宁站在客厅里,她看到少飞好象看到救星一样走到他面前:“少飞,你总算回来了!”

“怎么回事?”何少飞一下子抓紧陈心宁的胳膊,也许因为太紧张和担心了,手上反而没了轻重,指甲几乎都要陷进她的肉里了。

陈心宁微微皱了一下眉,但是她忍住了痛却焦急的说:“这是卓雅的行李,可是她的人不在这儿。”

“她要走吗?”何少飞看着心宁:“你怎么会在这儿?”

“是卓雅给我打电话要我过来接她的,她说她要离开这儿,所以我就来你家了,我找遍了你的家却连个人影都看不到,给她打电话,电话也关机了,你说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这是她现在唯一能想到的情况,否则卓雅本来也不是那么矫情的人,她即说了要离开,等她来接她,她就一定会等她,可是现在人却不见了。

何少飞没想到,卓雅最终还是想要离开这儿。她不信任他,她宁愿相信心宁,相信这个昔日的情敌。可是不管她的心里怎么想的,现在是她的人不见了。他忙着来到电脑旁,他想要调出监控看看卓雅究竟去哪了?如果她是自己走的,她不会连行李都没拿,虽然她的行李特别少,可能只是几件换洗的衣物而已。

陈心宁来到他的身边,看着监控上的画面,只有大门外的监控,看到何少飞开着车出去了,这时候应该是去看他的妈妈了。随后另一辆车却开到了他的门口,从车上下来三四个穿黑衣服的男人,径直走进了他的家,不一会儿,便看到心宁被他们拉上了车,随后车子便开走了。

“这些人是谁?”陈心宁大吃一惊,卓雅不是自己走的,她是被绑架了!

何少飞紧紧的攥着拳头,究竟是什么人敢来他的家里绑人,而且谁会和卓雅过不去呢?现在他还来不及想这些,他现在唯一想的就是怎么能够找到她。他忙拿起电话,不知道给谁打了一个电话然后就要出去。其实何少飞这个人虽然一贯温和,但并不排除他也是位手眼通天的人,想必他是找到什么人来帮自己了。

“你去哪儿?我和你一起去!”陈心宁说着,她实在是不放心卓雅。

“不用了,你回去陪浩阳吧,有什么消息我会告诉你的。”何少飞不想让她这么晚了还和自己东奔西走的,怕累坏了她。

“你喜欢卓雅?”陈心宁看着他修长的身影已经快步走到了门口,禁不住脱口而出,这是她的感觉,一个男人如果不是喜欢一个女人,又怎么会如此的紧张,而且少飞在看自己的时候,眼睛里满满都是关心,却没有了那股爱意,或许他在努力的想要放下。既然知道不管自己怎么努力都得不到的东西,又何必再执着下去呢?她从心里替他高兴,如果浩阳也是这样的人该多好,懂得放下也是一种镜界,更是一种解脱。

何少飞听到她的话,身子不自觉得停顿了一下,好似被人说中了心事一般,他回过头来看着陈心宁,她还是那么优雅而美丽,可是却在自己的眼前越来越虚幻,就好像是站在云端的仙女,美的让人无法靠近。他淡淡的笑了一声:“再见!心宁。”他说完转过头去,华丽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之中,却显得无比的孤独无奈。

再见!他是在和过去告别对吗?他已经要开始新生活了?陈心宁眼角的泪水不知不觉得流淌了下来,她在为他高兴,这是高兴的泪水,也许少飞这一次是找到了真爱,她希望他能成功,可是在这件事情上,她必须要帮助他,因为必竟卓雅现在还不算是自由之身。

她蹑手蹑脚的回了病房,怕打扰到他休息。可是当她来到床边,借着走廊上的灯光,却发现床上根本没有人,她一下子有点慌了,他人呢?她出去的时候明明他都已经睡了,还是去了洗手间。对,一定是,虽然他受了伤,可是他也不是一个怕疼的人,他自己可以下床走动的。如此想着,她转回身往洗手间的门口走去。

突然她觉得昏暗中有一双大手一下子抓住了她的腰,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她已经被紧紧的按在了墙上。她吓坏了,是谁呀,居然攻击她。

“放开我!你是什么人?”陈心宁尖叫着。

“放开你,是不是放开你你就会去找少飞!你对他的家好熟悉呀!”居然是谷浩阳的声音,昏暗中看不清他的脸,可是陈心宁却能明显的感到他很生气。

“你在说什么呀?我只是有事情才去的。在说你怎么知道我去了他家,你跟踪我?”陈心宁想到了这点,心不由的一动。他居然会跟踪自己,等等,他也去了少飞的家吗?是在自己之前还是之后呢?如果是之前,他难道没有见到卓雅吗?还是说卓雅就是被他的人带走的,这样的事情,他做的出来。

“跟踪你?”谷浩阳重复着,他的行为是跟踪吗?他看到她悄悄的离开了病房,开车出去,他也忍不住跟在她身后打了一辆出租车,看看她究竟去哪?直到看到她是去了少飞的家,他的心里居然涌出了一股醋意。深更半夜的她来找少飞干嘛呢?由其是他站在路的对面,透过玻璃窗看到她走便了整个房间的时候,他都快要被这股酸气酸死了。她熟悉少飞的每一个房间,她也曾在这里住了很久不是吗?想着心宁曾经每天和少飞双进双出的日子,他的愤怒就如洪水决堤一般一发不可收拾。看着少飞匆匆的回来又匆匆的出去,他真想走过去狠狠的揍他几拳。他太在意她了,所以连跟踪这样的事情也做的出来了吗?

谷浩阳松开了抓着她腰的手,无力的垂下胳膊,刚才不觉得,现在才发现肩膀疼的很厉害。他咬了咬牙,转回身躺到床上:“你哪都不许去!”说着他闭上了眼睛,这一夜的折腾,他真的有点累了。

好在这是高级病房,还有沙发可以休息,陈心宁见他睡了,走到沙发上也躺了下来,可是她虽然躺下来,去怎么也睡不着,她不知道卓雅现在究竟在哪里?少飞能不能找到她,还有这件事情会不会和浩阳有关呢?她脑子里想了很多可能,天快亮的时候,她才昏昏睡去。

直到第二天一早,何少飞出现在病房的时候,她才醒了过来。她本想问问他找没找到卓雅,可是看他狼狈的样子,她就知道,他一定是没有找到。

“浩阳,是你抓走了卓雅对吗?你把她弄到哪里去了?”何少飞一下子抓住谷浩阳的衣领,他的眼中布满了血丝,想也知道他一定是一夜没睡,找了卓雅一夜。何少飞找到了在刑警队的朋友,调出了各个路口的监控,查看着抓走卓雅的那辆车开往的方向,可是最后那辆车还是拐进了郊区的土路,没有了踪迹。虽然何少飞派了很多人去找,可是一点线索也没有。按说何少飞找人也不是第一次了,上一次为了找心宁他也是花了大把的力气。最后还是有结果的,可是这回卓雅呢?怎么会一点线索也没有呢?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把这么大个人藏起来居然让他一点线索也找不到。他看了自家房子周围的监控,直到看到了站在自己房子不远处的浩阳,他才想到,这件事情或许就是浩阳做的,因为只有他不会放过卓雅,也只有他有这个本事能把人藏的让他找不到。所以他一刻都没有耽搁,来到了医院,他要找他问个清楚,要把人要回来。

谷浩阳微微眯起了眼睛,表哥的样子好奇怪,通常他是一个极为沉稳的人,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他露出这样焦急的神情,如今这一切都是因为卓雅吗?他看了一眼站在何少飞身后的心宁,她也在用一种质疑的眼神看着他,看来她也怀疑是他掳走了卓雅。他冷笑了一声,不知道这个卓雅给他们施了什么法术了,能让何少飞为之着迷,能让心宁为之担心。

“表哥,我想你好象有一件事情没有弄明白,卓雅可还是我的妻子。你这么关心我的妻子是怎么回事呢?我把她带回家有什么不对的吗?”谷浩阳轻描淡写的说着,眼睛一直盯着何少飞的脸。

他的话果然让何少飞神情一黯,是呀,浩阳说的没错,现在卓雅还是他的女人,自己这般是不是有点荒唐,可是自己真的无法控制。他松开了抓着谷浩阳衣领的手,修长的手指用力的聚拢在一起,如果可以,他真的想要掐死他。

“浩阳,如果卓雅是被你抓走的,我求求你放了她。我已经不怪她了,而且我的伤也已经好了。”陈心宁走到床边,伸出手抓着他的手腕乞求他。是的,她不怪她,因为她的心里不愿意装着仇恨,她要让自己快乐起来,同时也要让他快乐起来,她不希望他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