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三十六章 吃一碗饭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送走了沈君仪和何向天,谷浩阳才对陈心宁说:“是卓雅来了对吗?”虽然他没看到人,但是他猜得到能让阿姨如此生气的人恐怕也只有现在还住在少飞家里的卓雅吧。

陈心宁点点头,她看到卓雅象个犯了错的小学生一样在那接受别人的批评的时候,心里也是无比的难过。卓雅她不是一个坏人,就算当初她差一点就杀了自己,可是她并不恨她。不管她曾经和哑巴都经历了什么,卓雅却并不知情,她只知道是自己抢走了她的丈夫。想想她也真是个可怜的女人。

“她也很关心你!”陈心宁走到床边,必竟她曾经是那么的爱着浩阳。

“是吗?”谷浩阳却冷冷的回应着她,他这个人有仇必报,当年被卓安绑架的事他不会算在卓雅的头上,可是陈心宁却差一点死在她的手里,这件事情可就完全与她有关了。

“放过她吧?她已经很惨了!”

谷浩阳看着陈心宁,她一贯如此的善良,如果没有他的保护,她是不是会被所有的人欺负。他没有回答她,这个要求他没办法答应她。

陈心宁看着他冷冰冰的表情,心里一凉,是呀,他这个人本来就是有仇必报的人,说服他放过卓雅本身这件事情就是有难度的。凡是伤害过自己的人没有人有好下场的,这一点她比任何人都清楚,甚至在他都知道了自己和姓陈的那一家人有血缘的关系,他依然把他们弄失踪了,还有谁能让他改变主意呢?

有人敲门,陈心宁转头看向了门口:“请进!”

门开了,于小姐还有几个好似高管模样的人走了进来。而陈心宁只见过这位于小姐,其他的人她一个都不认识。

于小姐向陈心宁点点头,走到床边:“谷先生,你好些了吗?”

谷浩阳似乎并不意外他们的出现,他看了一眼大家:“我没事,你们有什么事吗?”这么多人集体出现,可能是有什么事情吧。

“就是收购郊区旧工厂的那件事,现在出现了好几家要与我们争那块地,并且他们的报价都很高,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做呢?”其中一个主管说着。

谷浩阳思索了一阵:“那块地,我是志在必得!”

“明白了。”几个人互相望望,心里有了数。“那我们就先回去工作了,您好好养伤。”说完了他们便要离开。

“于小姐,你先等一下。”谷浩阳叫住了她。

其他人并没有停留着,都离开了,只有于小姐又重新回到床边等着他的下一步指示。

谷浩阳看了陈心宁一眼,她站在一边,好象怕打扰他一样,安静的象一尊雕像。

“谷先生,还有事吗?”于小姐发现老总的眼睛一直盯着陈心宁看,她一直这么站着,到有些不自在了,她可不想在这当个电灯泡。她给谷浩阳当了这么久的秘书,什么事情她都看的明白,尽管老总依然是一副冷峻的样子,可是他的眼神早已经为了这个女人而改变了。任何一个背叛妻子的男人都是可恨的,可是自家的老总就是这样让人恨不起来。做为他的秘书,她可能更加明白老总埋在心里的那份孤独和失落吧。是这个女人拯救了他,让他的眼中少了一些的迷茫和困惑。

“明天把律师约过来,我有事情要办。”他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

“好的。”于小姐露出公式般的微笑,这已经是她的职业习惯了。在谷浩阳的手底下做事,待遇很不错,只要你做的好,他从来不会吝色薪水。有时候她都觉得谷先生很奇怪,虽然他赚了那么多的钱,却又好似对钱不感兴趣,与其他公司的职员相比,他们的薪水已经是高的离谱了,这也是尽管他冷冰冰的甚至有些不近人情,却还有这么多人愿意死心塌地的为他工作的原因。于小姐不得不承认她也是因为工资高的缘故才愿意忍受这样没有好脸色的他。但是在他身边久了,莫名其妙的却多出了一份心疼他的感觉。他这样强势的男人还需要谁心疼吗?原因她说不清楚,但事实就是这样让人捉摸不透。

“没别的事我先走了。”她依然请示着他。

谷浩阳点点头,示意她可以离开了。

看着于小姐推开门出去,陈心宁才走到床边轻声的说:“饿了吧,饭好像都凉了。”自从她把吃的买回来,这屋子里就没断过人,所以他也一直没吃饭。

“嗯,有一点。”他看着陈心宁,他发现自己的视线好象越来越不愿意离开她了,哪怕只是一秒,他都不愿意。

陈心宁把买回来的粥端到他眼前,坐在床边,拿着匙子想要喂他,必竟他受伤了吗?

“你吃了吗?”他轻声的问。想来她忙着照顾他,应该也没有吃才对。

她摇摇头:“没有,等你吃完了我在吃。”

谷浩阳看着她的眉眼,这样一个女人,虽说很漂亮,但终究也没漂亮到让人神魂颠倒的地步,却不知怎么就让他如此恋恋不舍呢?

“我们一起吃吧。”他声音异常的柔和,这两天他整个人都有点奇怪,和平时不太一样。

“哦。”陈心宁点点头,想要把粥喂到他的嘴里,可是他却说:“你先吃。”

陈心宁愣了一下,看着他闪光的眼睛,她的脸红了起来,低下头默默的把粥送到自己的嘴里,粥已经有些凉了,说不上什么好吃不好吃。她感觉到了一束灼热的眼光一直在注视她,好吧,她诚认,就算她喜欢他,爱他,可是一直被她这样看,她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该我了吧?”他轻声的问。

陈心宁心里猛跳了一下,他是要和自己吃一碗饭吗?可是她只带了一只匙子回来,她抬起头看着他,不由自主的把粥再一次送到他的唇边,没想到他真的张开了嘴含住了匙子……。

他不嫌弃自己吗?和自己共用一个匙子。他还说不爱她,如果不爱,会这样吗?可是他就是不承认,他不愿意面对自己的内心,他搞不清楚他究竟爱谁更多一点吗?哑巴,是我,我依然是我,就算容颜改变,可人却还是之前的我,还是那个爱你如生命的我啊。她有多么想告诉他自己就是他苦苦寻找的人儿,可是在看到他嘴角的一丝笑意的时候,她退缩了,她怕从此他的脸上不会再有笑容,她怕他会因为他当年没能保护好自己而自责,这么多年,他在用这样的方式折磨他自己,无非就是在为当年他扔下她独自离开的惩罚。她不敢告诉他,她一定要找一个合适的时间才行。

医生站在门外好久了,也没好意思时来,隔着门都能感觉到病房里的浓浓爱意。医生对于谷浩阳并不陌生,这个冷酷无情的商界奇才,在这个地方恐怕没有几个人不知道。可是他居然会和一个女人搞这样的暧昧,可是他没有想到的。

直到看到陈心宁从床边站了起来,医生才敲门进来。他看了一眼陈心宁,这个女人究竟有什么本事能让谷浩阳露出笑容,他很好奇。不过更让他好奇的是谷浩阳的伤口怎么会渗出血来。他检查了一遍才说:“小心点,伤口还没长好呢?不能做剧烈的活动。”他一边说着,一边看了陈心宁一眼,在他看来,可能是因为他们你侬我侬的牵动了伤口所至。

陈心宁明显的感觉到来自医生眼神里那种什么都了解的意思,她的脸一红。她一回来就看到了他的伤口渗出血来,问他他只是轻描淡写的说没有事,其实她比任何人都想知道她只是离开了一会儿,怎么会弄成这样呢?在说她出去的时候少飞在这里,他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他的。

谷浩阳并不解释,只是任凭护士又重新给他换好了纱布离去。

“以后小心点,你这可不是小伤。”陈心宁叮嘱他。

是呀,因为这一枪打爆了他的左肩,他很疼,可是更让他心疼的是当年姐姐在自己左肩上留下的那个印迹也随之消失了,取代它的是一道枪伤。这点疼算什么,跟他之前受过的那些伤比起来,这只能算做是挠痒痒。

“好。”他回答着,这是答应了她吗?

“以后都不许在受伤了,你要保护好你自己。”陈心宁又重复了一句,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点得寸进尺的意思。

“好。”他依然没有反对。今天的他顺从的象只绵羊。而他温柔的目光更是暖化了她。

陈心宁走到床边,微微弯下腰,伸出右手的食指轻轻的触摸着他的眉心莞尔一笑:“如果这里永远这么舒展该多好!”平时他冷冰冰的,没想到他温和起来则更加的好看了。

谷浩阳轻轻的闭上了眼睛,她的手指好象有股电流一般的穿过他的身体,打到他的五脏六腑,让他的心脏为之震颤。这一刻,岁月静好,他甚至希望从此以后永远不要有人来打扰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