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三十五章 迫不及待要离开吗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浩阳,你疯了!”何少飞丝毫不怀疑他说的话,因为他干的出来,对于他来说,真正爱上了她的话,或许会亲手毁灭这份爱。他是一个疯子,他松开了手,他肩上的纱布已经渗出了血,可是他居然还笑的出来,除了疯子谁能是这样的状态。他的病是不是更严重了呢?他一直都觉得他有心理方面的问题。

谷浩阳冷冷的看着他:“表哥,别以为你做的事情我不知道,你把卓雅留在你的家里想干什么呀?你是同情她还是想要保护她,你保护的了吗?还有,你把心宁带出去和卓雅见面,你安的什么心呢?”

“浩阳,在这件事情上,卓雅是无辜的,就算卓安当年绑架了你,可这件事情卓雅也根本不知情,更何况她也是被卓安算计在内,你不能不分青红皂白就随便致人于死地!”何少飞听到他问及卓雅,心里居然有种莫名的紧张,如果说对于心宁浩阳有可能手下留情的话,那么对于卓雅,他可是没有半点情份的。

谷浩阳看了何少飞一眼,尽管伤口的疼痛在一点点的加剧,可是他完全顾不上这些,反而是觉得表哥的样子有些奇怪,卓雅对表哥使了什么手段吗?会让表哥这么想要维护她。

他不知道的是,此时的卓雅就站在门外,她听说浩阳受伤了,她心里也是非常的着急,便和何少飞一起来了,可是在病房门口,她犹豫了,她怕见到他,卓安给了他那么重的伤害,还把他最心爱的女人逼死了,虽然她不知情,可是她必竟也伤害了心宁,她想,浩阳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她了,或许更严重的是他不会放过自己。她心里明白,如果自己不是住在少飞的家里,或许现在的自己也只是一具尸体。听到浩阳那冷冰冰的声音,她苦笑着,他们之间没有爱,甚至在他们有可能是兄妹的情况下,他依然不会对自己有什么感情。

“你怎么来了?这里不欢迎你,你把浩阳害的还不够惨吗?”一个女人的声音传了过来,卓雅忙回过头来一看,居然是何少飞的母亲沈君仪。明明她是一个那么和善而端庄的女人,此刻却用无比仇恨的目光看着她,她的身后站着的是何少飞的父亲何向天,他们应该也是来看望浩阳的。

卓雅有点手足无措的低下头,轻声的说:“您来了,阿姨。”

“阿姨?”沈君仪冷笑了一声:“阿姨是你叫的吗?卓雅,你这个女人的脸皮还真厚啊?你爸爸害的我们浩阳那么惨,把我妹妹都逼疯了,现在还在美国治病,你居然有脸到这来,还有,你一直住在少飞的家里是什么意思,不会是想进我们家的门吧?卓雅我告诉你,死了这条心,只要我还活着,你就没这个机会!”她越说越生气,想来也是,这世上她就这么一个妹妹,居然被他们卓家的人害了一次又一次,她怎么能够愿意见到卓家的人呢?

何向天拍拍老婆的肩膀:“好了,别说了!”他这个人疼老婆是出了名的,从来和老婆说话都是轻声细语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没本事呢,这么怕老婆。可是在生意场上,他也是一个神一般的人物,雷厉风行,手段高明,看看何氏现在的规模便知道了。但就是这样的人偏偏怕老婆,老婆只要是生气,他都会想办法哄着。人还真是一个挺奇怪的生物。

沈君仪瞪了他一眼:“我凭什么不说,这么歹毒的女人,现在天天在你儿子的身边,你不怕哪一天她不高兴了连你的儿子也一起害了吧。”她可是越说越可怕了。

卓雅低着头,难过的眼泪一串串的往下淌,是的,她说的没错,她这样的人怎么有资格住在少飞的家里,得到少飞的保护呢?任何一个母亲都不会让儿子和她这样的女人在一起的。

“卓雅!”陈心宁买了些吃的,远远的就看见卓雅和何妈妈他们站在门口,走近了些才听清何妈妈说的话,这些话也真是够伤人的,她走到她身后,想要阻止何妈妈继续在说下去。而卓雅在听到陈心宁的声音之后,眼泪更是一发不可收拾,如果说当年绑架浩阳,逼疯他妈妈的事情,她不知情,她是无辜的,可是对于心宁,确实是她向她捅了一刀,她在捅她一刀的时候心里想过要她死的。她最对不起的就是她了。她不敢回头看她,只能颤抖着身子等着何妈妈来骂她。

何少飞本来是和谷浩阳对视着,他不知道用什么方法能让浩阳放过卓雅,他这个表弟太难说话了。可是外面的争吵声传进病房,他听到了是妈妈的声音,而妈妈那么优雅的一个人通常是不会骂人的,那么她现在骂的人应该是站在门外的卓雅才对,他忙转回头走到门口,打开门一看,果然是妈妈正在训斥卓雅,而卓雅却像是小绵羊一样,一言不发,只是低着头流泪。他的心里仿佛被扎进来一根刺一样的痛。“妈妈,你干嘛呢?”

沈君仪看到儿子不由的瞪了他一眼:“你还把她带到这来,不知道我不想见到她吗?”

“对不起!”卓雅小声的说着,她给太多人造成了困扰。可是这样的她却让何少飞心疼了起来。以前卓雅是一个美丽而大方得体的女人,就算从未得到浩阳的爱,可是表面上她一直是那么的自信。可是现在她低着头完全是一副小女人的模样,即可怜又自卑,面对母亲的指责,她一点也不反驳,只是默默的承受着。

何少飞抓住卓雅的手:“我们走!”

“你要敢走,就不是我儿子!”沈君仪气极败坏的叫着。

何少飞居然真的没有理会母亲,拉着她的手从心宁的身边走过,他看了心宁一眼:他们之间是该结束了,就算浩阳不出现,一辈子不出现,她的心里也不会有他,不会爱上他。

陈心宁看着他们就这样从自己的身边走过,就象一阵微风拂过脸颊,少飞,我是最希望你幸福的那个人。

卓雅坐在车上不停的哭泣,刚才她不敢哭出声,因为她的眼泪在他们看来都是假惺惺的,可是现在只有少飞一个人,所以她无需隐忍。

“我妈的话说的太重了,对不起!”何少飞扭头看着哭的象个泪人似的卓雅,他从来没想过要去伤害什么人,即使是对手,他可能也不会如此用言语上去伤害,妈妈可能是因为阿姨的关系,所以也是恨透了卓家的人。

卓雅摇着头:“你不用说什么对不起,是我本来就不该出现在你家里的,她说的没错,我是一个这么歹毒的女人,也许说不定哪一天我会伤害到你。”

“卓雅,你知道我没有这个意思?”何少飞有点心慌,卓雅,难道我们相处了这么久,你还是不了解我的为人吗?在她刺伤心宁的时候,他恨过她,可是不知为什么,这样的仇恨居然在不知不觉中一点点的消失了,相反的他却更加同情她,可怜她,一个为爱付出了所有的女人,到头来却是一场空,留给她的只有伤害和伤痛。他甩甩脑袋,或许他脑子有问题了吧,卓雅她必竟现在还是浩阳的妻子,他这是在干什么呢?

卓雅慢慢的平复了一下心情思考了良久才轻声的说:“少飞,我想是时候从你家搬出来了,我有手有脚,不能总这样赖在你家。”

“你还在生我妈妈的气?”何少飞停下了车,他不知道其实卓雅早就有这样的想法,他以为卓雅是很在意刚才妈妈说的话。

“少飞,你听我说,我真的非常谢谢你这么久以来对我的照顾,在我无依无靠的时候让我有个安身之所,可是少飞,我终究是一个人,我需要独立,需要独自来面对各种各样的生活,我不能成为你的负担和累赘。我也早就想好了,我该找一份工作养我自己……。”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吗?”何少飞居然有些恼火,和一个女人生气还真是非常少见的。他一边说着,一边踩着油门,车子飞快的向远处驶去。

“你带我去哪儿?”认识他这么久了,卓雅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少飞。他阴沉着脸,不再说一句话。

车子在海边停了下来,四周没有什么人,卓雅看看周围有些不解:“为什么带我来这儿?”

何少飞看了她一眼,她的眼睛已经哭肿了,但是就算如此也掩饰不住她的天生丽质。这个女人也再说要离开对吗?就象当初的心宁一样,她不愿意和自己在一起,卓雅也是如此,他真是觉得好笑,他的人生就是这样可笑,为什么他在意的女人都要离开自己,难道自己不够好吗?原来他这么生气,是因为他在意卓雅,不知不觉中他习惯了保护她,习惯了她每天都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何少飞,你变心了对吗?你明明喜欢心宁,可是现在却对另一个女人依依不舍,你的爱就是这样经不起考验吗?你真的没有资格喜欢她,因为你永远也配不上她。还有浩阳,他喜欢了心宁十年,就算现在依然不知心宁就是当年的姐姐,可是他依然爱上了她,爱上了同一个人。他苦笑了起来,扭过头去,从车上下来,为什么他的眼睛如此酸涩,他怕被卓雅看到这样的自己。

卓雅低下头,看着隐藏在衣袖里的水晶手链,眼泪再一次涌了出来,这是少飞送她的,虽然当初少飞送给她这个手链的时候没有任何的想法,可是她却一直珍藏着它。也许没有人知道,多少个不眠的夜晚,她都是眼睁睁的看着它到天明的。或许她和浩阳之间早就没有了爱,有的只是习惯,她习惯了把自己当成浩阳的妻子,当成了谷家少奶奶。

还有她追随了浩阳这么多年,却让一个出现没多久的陈心宁把浩阳的心拐走了,她有的更多的就是不甘心吧。如果老天再给她一次重新再来的机会的话,她一定不会和浩阳结婚的,也一定不会向陈心宁动刀子的。可是这世上唯一没有的就是后悔的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