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三十四章 我的女人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第二天的早上,谷浩阳醒了过来。他转动着眼睛看了一下四周,到处都是雪白一片。一缕阳光射在了他的胸口,暖暖的。他好象做了一个好长的梦,他梦到了姐姐,梦到了他们曾经相遇相爱的地方。姐姐穿着白色的裙子,在草地上追赶着蝴蝶,耳边飘荡着她悦耳的笑声。一切是那么的美好,他走近她,想要清楚的看着她的脸,可是她的脸却越来越模糊,越是想要看清,越是什么也看不到,他焦急着想要喊出口,可是嗓子好象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说不出半个字。

原来是梦!姐姐有多久没有出现在自己的梦里了,他都快要把她忘了吧?他感到了左肩传来的疼痛,不禁扭头看着自己受伤的左肩,是呀,这一枪,把姐姐留给自己唯一的印迹也给打没了,老天爷,你这是要让姐姐在我的心里彻底的消失吗?他苦笑了一声。

他想要起床,却发现手被人握住了,凝神一看,是她趴在床边睡着了的样子,但即使睡着了,却还是紧握着他的手,好象怕失去一般。他静静的看着她,她睡着了的样子他已不是第一次见,但是每一次见都会让他有一种安心的感觉,他不忍心打扰她,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恐怕她也是累坏了吧。

肩上的伤口是越来越疼了,他咬着牙坚持着。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真的心灵相通,陈心宁居然醒了,她忙抬起头看着床上的谷浩阳,发现他已经醒了,不由的有些兴奋:“你醒了?”她站了起来凑到他面前仔细的看着他,他憔悴了许多,平时他就是一副意气风发的样子,现在的脸很苍白,嘴唇也没有了以往的色彩。这样的他看着让人心疼,陈心宁的眼圈红了,她有多么希望那一枪是打在了自己的身上,不让他受这些苦。可是他护住了自己,他用身体保护了她,这个男人,他为什么那么傻呢?就象当初他为了给自己摘野果吃,不惜爬到很高的山崖上,完全不关心他自己的安危,这个男人,是爱她的对吗?当年是,现在也是。

谷浩阳看到她的眼泪在眼圈里直绕,知道她一定是吓坏了,可是他还是轻声的说道:“还好,你没事!”

是的,不仅是那颗子弹没有伤到她,更重要的是她第一次开车走了这么远的路把他送到了医院。他有过担心怕她开车的技术不行,万一路上出点什么事那么他可就危险了。可是当他闭着眼睛听到她给医院打电话,给交警打电话求助的时候,他又有些欣慰,这个女人,比他想象的要坚强冷静的多。也许他该放心了,放心她可以独自面对各种各样的生活。

他的话音刚落,她的眼泪却再也没有忍住扑簌簌的落了下来,一滴一滴的落在了他的脸上。温热的泪水划过他的脸颊,流进了他的嘴角,她的泪居然是苦涩的。他们彼此对视着,一个快要三十岁的女人,她的眼泪居然会让他的心里一痛,这样的感觉,在他第一次看到她受伤的时候就有了,或许他们是有缘分的。

他想要坐起来,想要抱抱她,这是他此时此刻唯一想做的事情。

陈心宁忙把他扶了起来,用枕头靠在他的背上。也许是动的幅度大了一些,他的伤口剧痛了起来,汗珠都顺着额角淌了下来。

“伤口很疼吧,我去叫医生。”陈心宁说着,就往门外走。

谷浩阳却用右手一下子拉住了她的手腕。陈心宁一愣,扭回头看着他。而他也正在看着她的眼睛:“害怕了吗?”他轻声的问着她,他明明知道她很害怕,可是还是想要从他的嘴里听到她亲口说出来。

“怕,怕极了!怕再一次失去你!”她深情的说着,是的,她不能再失去他了,她已经整整错过了十年的时间了,她还有多少个十年可以浪费呢?

“再一次?”谷浩阳皱了一下眉头,他思索了片刻,是呀,如果卓雅那一刀真的杀了她,那么他也就失去她了,原来对于失去这样的事情,是相互的。

他轻轻的把她拉到身边,放开她的手,却搂住了她的腰,把她拉倒在自己的怀里,她坐在他怀里的时候,床的振动使他的伤口又一次疼了起来,他咬着牙忍着。

“该找医生来了。”她看得出他忍的很辛苦。

他摇摇头,这点痛算不了什么。

两个人互相望着,门却开了,何少飞走了进来:“浩阳,你醒了!”他进来之后才发现原来陈心宁坐在了谷浩阳的怀里,他不由的一愣。

陈心宁听到何少飞的声音,刚要起身,却不料被他搂的更紧了,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他为什么要这样做的时候,他已经低下头吻上了她的嘴唇。

陈心宁羞的脸都红了,心跳也跟着快了起来。这个浩阳他是怎么回事?他都痛成这个样子,而且还有少飞在场,他怎么就能做这样的事情呢?可是自己对于他的亲吻一向都是无法排斥的,尽管她不好意思,可却无法拒绝。

何少飞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们,看着自己最爱的女人就这样被自己的表弟当着他的面亲吻,他心里的酸楚谁又能懂呢?浩阳,你这是在向我挑衅还是示威,还是在宣示主权,你是要告诉我心宁是你的对吗?让我不许染指吗?曾经他也有多么迷恋着心宁那冰冷的嘴唇和纤弱的身体,而现在的这一切都是浩阳的了对吗?他痛苦的摇了摇头,他和心宁成了过去式,也许算不上什么过去,因为心宁从来就没有爱过自己。

不知道过了多久,谷浩阳才放开心宁,看着被自己吻的有些红肿的嘴唇还有她早以羞红的脸,对于她这样保守的女人来说,可能有些事情只能在没有人的地方做吧,他轻声的笑了一下:“我饿了,能给我弄点吃的来吗?”他的语气温柔了不止一度,不仅是何少飞,就连陈心宁都有些意外,他是怎么了?

“好,你等一会儿啊?”陈心宁一边说着,一边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走到门口,何少飞一直看着她,这个女人离自己越来越远了。

“少飞,你们先聊,我一会儿就回来。”她低下头迅速的离开,她该找个地方平复一下心情,此刻多面对他一秒都会觉得很尴尬。

“你怎么来了?”谷浩阳看见何少飞眼睛跟着陈心宁的身影都飘了出去,心里居然有些不爽。

何少飞回过神来看着谷浩阳,这一次他受的伤不轻,从他苍白的脸上就看的出来。他皱了一下眉头:“知道是谁做的吗?”他不知道是谁这么不要命了,居然敢动他,如果敢向他下手,就应该要了他的命,让他没有机会反击才对。

谷浩阳摇了摇头冷笑了一声:“很多人想要我死,我一时也想不出是谁,不过不管是谁,他一定是不想活了。连我的女人也敢动!”他明显有些气愤,那颗子弹若是朝着自己打来,可能他还没有这么痛恨对方,但是不同的是这颗子弹却是打向了心宁,如果不是自己动作快,也许现在躺在这儿的就是心宁了,也或许他就会失去她了。

不知道为何,何少飞却觉得他的话说的是如此的刺耳,明明他到这里来是因为太关心他的状况,可是现在他居然有点恨他。是哪句话刺痛了他呢?如果说刚刚他当着自己的面亲吻心宁让他不舒服,那么现在他的心脏都好似要爆裂了一般的疼痛,他直视着谷浩阳:“你的女人?”他最在意的原来是这句话,他接受了心宁对吗?过了十年,最后他还是会爱上她。何少飞好后悔,如果当初自己不放手的话,是不是浩阳就没有这个机会再一次爱上心宁。

“你爱上了她对吗?”何少飞拧紧了眉头问他。

谷浩阳被他问的一愣,是呀,他爱上了她吗?如果不是爱上,又怎么会情不自禁的把她当成自己的女人呢?可是他敢爱她吗?他的爱是那么的残缺不全。不过看表哥的样子,他心里是真的很生气,是不是表哥的心里还一直惦记着心宁呢?他还没有死心吗?他冷笑了一声:“不管我是不是爱上她,只要我活着一天,就不会让她离开我的视线!除非我死了。”

何少飞看着他那副傲慢不屑的嘴脸,他真想掐死他。他走近了他,伸出右手,狠狠的捏住了他左肩的伤口,随着他的手指用力,他似乎都能感觉到血正一点点的渗出来。

谷浩阳痛的汗珠顺着额头淌了下来,但是他却没有叫,也没有阻止他,而是抬着头用一种胜利者的姿态看着他,伤口处的疼痛反而让他越来越兴奋了。

“疼吗?”何少飞盯着他的脸,为了女人他不惜与他翻脸对吗?“你知道吗?你的伤有多痛,我的心就有多痛,我对她的爱一点也不比你少,她是我这一辈子唯一爱上的女人,而且她跟着我一定比跟你在一起幸福。如果我早一点遇到她,那么她一定是我的!”

谷浩阳眼睛动了一下,早一点遇到,难道他们不是在自己之前遇到的吗?他有点糊涂,不过他还是冷笑了一声:“表哥,死了这条心吧!或许等我死的时候我会把她一起带走的。”他阴森森的说着,此刻他的脸苍白如纸,却显得更加的恐怖了。